刚刚更新: 〔清穿之四爷皇妃〕〔一号狂兵〕〔暗夜龙虎〕〔神话禁区〕〔守护甜心之喵星人〕〔邪王霸宠:特工皇〕〔九龙神君〕〔神光冲霄〕〔武神龙尊〕〔娱乐帝国系统〕〔三界搬运工〕〔贫道要写书〕〔我的尤物老板娘〕〔美女校花的绝品战〕〔他从炼狱来〕〔线灵〕〔武林至尊养成系统〕〔最强透视之眼〕〔重生之无上武道〕〔都市修仙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五十五章勾引
    白瑶将事情经过大致讲一遍,见着白修然脸上太过可怖,被吓住,余下的话吞进肚子,“修然哥?”

    “我去找她。”白修然丢下这话就离开。

    白瑶很想问去哪里找顾倾之,她问了很多人,都说没有看见顾倾之。

    可是,现在的白修然陌生的可怕,褪去一身的温文尔雅,似一个煞神。

    这哪里还是她熟悉的修然哥。

    白瑶心中复杂,顾倾之你可千万不要有事,不然她只怕修然哥再也不会变成从来的模样。

    钱秀秀生平第一次进宫,看什么都分外新奇,“表姐,这皇宫好大。”钱秀秀说道。

    钱宝宝虽然也没进过几次宫,但在自己表妹面前,还是要维持她的风度,“我今天带你进宫,也只是让你见见世面,可不要到处乱跑,皇宫可不比别处,这里面稍有差池,我爹都帮不了你。”

    “嗯嗯。”钱秀秀乖巧的点头,随后又兴奋的扭头问道:“表姐,白丞相今天会过来吗?”

    自从润成见过白修然,钱秀秀是日思夜想,润成的男儿再也入不了她的眼。

    正好她表姐一家也在香陵,她让她爹修书一封,让她来香陵住几天。

    钱宝宝维持好的风度瞬间破灭,杏目一瞪,“你也喜欢白丞相?”

    “也不是啦!”钱秀秀扭捏的绞着衣服,满脸的春色出卖她的本心。

    “最好这样。”钱宝宝语气有些重。

    “表姐也喜欢白丞相?”钱秀秀见着她不高兴,小心问道。

    “对,我这些年一直不嫁,就是等着他来娶我。”钱宝宝傲娇的说道,唯一让她气愤的是,白修然为什么一直不肯到她家说媒呢?

    她爹见着她年岁大,急的都跟热锅上的蚂蚁,偏偏她嚷着非白修然不嫁,气的她爹跳了几回脚,也让她见一些青年才俊,可惜,她心有所属,其他人怎么都比不上白修然。

    “其实表姐,等你嫁给白丞相,你当大的,我去当小的不正好吗?姐妹俩个也好有个照应。”钱秀秀在一旁建议道。

    钱宝宝想了想,有些不喜。

    “表姐,你想啊,万一白丞相以后再娶几房,白丞相自然是希望姐妹和睦,可是总有人要争宠,你要作为正室,又不能说的太过,要是我在身边,正好我来教训,表姐出来主持公道变好,这样白丞相一见着姐姐知书达理,肯定会更加喜欢姐姐。”钱秀秀继续说道。

    钱宝宝一想也是这个理,立马阴转晴,“好吧,我考虑考虑。”说的好像,真的能嫁给白修然般。

    “咦,表姐,那不是白丞相吗?”钱秀秀兴奋的拉着钱宝宝指着不远处走过去的人,宫灯下,一身官服的白修然身子更加的挺拔,看的她心跳不已。

    钱宝宝定眼一瞧,可不是就是他吗?

    在白修然身边好像有个宫女,似乎在说着什么。

    哼,肯定是想勾引白丞相,钱宝宝心中吃味,“走,我们跟过去看看。”钱宝宝喊着钱秀秀跟着她一起过去。

    钱秀秀正有此意,她也是怕白修然被哪个女人给勾引。

    ……

    漆黑的大殿内,白修然静静的站着不动,宫女对着白修然行了一礼,“白丞相,顾小姐就在里面,奴婢先告退。”

    听见白瑶说顾倾之不见,他就心生不祥,恰好一个宫女突然出现,告诉她顾小姐刚刚不小心落水,怕他们着急,特意让她过来说一声。

    他怎么会相信这样的话,但是事关倾之,他一定要过来看看。

    一进大殿,空气中不知道焚烧什么东西,一股子腥甜的气息扑鼻而来,他屏住呼吸。

    大殿的门此刻轰然关上,他听见上锁的声音。

    或许很久,也或许瞬间,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

    一双细腻的胳膊环上他的脖子,香甜的吸气吹拂在他的脸庞。

    因为是在黑暗中,他更加能感觉到缠绕的女子身子的柔然,女子胸前的两座高峰在他的胸前扫来扫去。

    “修然。”女子诱惑的在他耳边亲昵的唤着他的名字。

    他却仿若是圣人般,不动不语。

    “呵。”

    女子发出一声娇笑,“你还要再忍吗?”

    灵活的手指在他的胸前画过一个又一个的圈,如此**的手法,换成任何一个人只怕早抛去理智,丢盔卸甲,先一尝温柔乡再说。

    这样的手法她用过几次,哪怕道貌岸然的君子,在她的面前都原形毕露。

    为了白修然,她更是比别人用心很多,空气中的气味是助兴的,在这样的环境中,男人更加克制不住自己。

    女子的手再次勾住他的脖子,准备摸索那张薄唇。

    可惜,开始不动的男子,一把推开她,朝着后面退了几步,随后了无生息。

    女子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可惜四周太过漆黑,她看不清他脸上的变化。

    双手朝着空中拍了一拍,不消一会儿,有灯火燃起。

    一处窗户,身着官府的男子静静屹立在那里,窗户已经被他打开,夜风袭来,吹散满室的香甜,他静静看着红衣的女子。

    记忆中好像有一位女子红衣似火对他笑过,神情有些恍惚。

    齐菲逼近他的身边,想要再次勾住他的脖子。

    “齐小姐,还请自重。”清冷的嗓音,带着生疏的客气。

    齐菲脸色一变再变,“别人都说你失忆,我还不相信,未想你真的把我忘了。”

    白修然默,她也没说错,他的确忘了很多人。

    “哈,哈哈,哈哈哈……”齐菲仿若受了刺激般,发出几声短促的笑声,满脸的讽意,“白修然,当年为何不肯接受我的情意,为何就不能娶我,就因为那该死的义气?”

    当年,很多人都知道大皇子赵弘文喜欢她,她一直觉得白修然当年不肯娶她,就是因为赵弘文的缘故。

    所以,她恨赵弘文,如果他不喜欢她,是不是白修然就肯娶她,何至于后来,她受到的那些苦难。

    白修然更加沉默,前尘往事他脑海中虽只有一些片段,但是如果齐菲当年不那么赌气嫁给一个无名之辈,她可以有另一番的结局。

    只是齐菲太过骄傲,她容不得事情非她所愿,说是报复也好,赌气也好,她就那么随便嫁人。

    “修然,我知道你还是喜欢我的,对不对。”齐菲语气陡然一转,在他的眼前转了一个圈,“你还记得吗,当年我也是穿着一身红色,你还特意为我画一幅画,我知道,你最喜欢我穿红色。”

    窗户外面不远的地方,钱宝宝压低的声音骂了一句狐狸精,还真有人勾引白修然。

    “表姐,这人谁啊?”钱秀秀嫉妒的问道。

    “一个贱人。”钱宝宝说的咬牙切齿。

    “那我们要不要帮忙?”钱秀秀四处找家伙。

    窗户内。

    “修然,我不好吗?还是不够美?”齐菲一双眼睛媚眼如丝的看着他,似一只妖精。

    这么多年,她唯一不变的就是这张脸,魅惑过很多男人,见过她的男人无一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可她都觉得恶心。

    “大皇子的事,是你陷害的吧。”他终于说话,只是话中的清冷始终不变。

    “是的。”齐菲不否认,甚至带着一点笑意,“当年若不是他,我怎么会变成如今的样子。”

    “可当年不是他逼迫你嫁人。”他说着公道话。

    “你还是那么护着他。”齐菲听不得他替赵弘文说话,眼底泛出些许怨毒,“他不是说喜欢我吗,为什么一次都没来看我,你知道我这些年活的多么生不如死吗?哈,你肯定不知道,你身边有如花美眷,躺在温柔乡中,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她越说越恨,心中那些被死死压抑的怨恨都快要爆发。

    “这些年我日日想着,来一个人就好,把我从这苦难中救出去,你没来,他也没来,呵,你看曾经某个男人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可是我痛苦的时候他在哪里?我害怕无助喊救命的时候,他又在哪?他就在他的太子府过他高高在上的日子,被人前呼后拥着,没准都将我忘了。”齐菲说这番话的时候,满脸扭曲,再没以往的空灵感。

    白修然从她话中窥探出一丝不寻常,猜到这些年她肯定发生什么巨大的变化。

    “你应该让人传信来的,如果真的遇到麻烦,我们都不会不管的。”他清冷的说道,不管他以前是否对她有情意,作为恩师的女儿,他应该不会坐视不管。

    齐菲不答,骄傲如她,怎么可能自爆自己的困境,她只怕他再也瞧不起她。

    应该说她内心很矛盾,即不想自己说出来,但又想他们自己能发现寻来。

    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料到,赵弘文为了不打扰她的生活,强迫自己不去打听她的一点消息。

    “是二皇子接你回来的吧。”白修然肯定的说道。

    这次,齐菲很是惊讶,不懂眼前这个男人如此肯定的得到这个结论,随即又释然,对方可是白修然啊,连她爹都大肆称赞的男人,一个聪慧到让人害怕的男人。

    她的确是被二皇子带回来的。

    “你要去哪?”齐菲见着白修然要走,想要抓住他,可惜对方好像知道如何出手,朝着旁边侧了侧。

    “我是来倾之的。”他算是回答她的问题。

    “哈,她啊,只怕……”齐菲笑的非常古怪,好像知道点什么。

    “你什么意思?”一直波澜不惊的脸,瞬间严肃起来,眼中透着锐利。

    “你想救她吗?”齐菲把玩着腰带上的穗子。

    白修然默……

    “其实你只要答应我这个要求,我不是不能救她的。”齐菲上前,手指点在他衣服的第一个盘扣上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