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手皇妃难自弃〕〔缠情私宠:尤物小〕〔恶魔少爷求放过〕〔抗日之战将传奇〕〔魔尊毒宠:鬼医大〕〔谋倾天下〕〔高能诱妻计划:学〕〔高冷教官:媳妇,〕〔无限升级之穿越诸〕〔报告帝少:前方甜〕〔女帝在上:皇夫乖〕〔早安大叔〕〔妈咪好甜:爹地诱〕〔乾龙战天〕〔我有一座黄金岛〕〔冒牌高人〕〔明朝败家子〕〔明星聊天群〕〔奇迹世界传说〕〔图腾圣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五十三章好戏开幕
    白瑶一时无言以对,竟然觉得很有道理。

    只得拉着她赶紧去宫宴。

    宫宴是设在四宝大殿内,传闻当年制造这座大殿的时候,出了一点状况,后来埋了四件宝物进去,才平息此事,取名的时候干脆就叫四宝殿。

    陈飞腾刚从里面出来,就见着顾倾之过来。

    一双眼睛打量着顾倾之的穿着,还以为今日又要穿的与众不同,没想到精心打扮让人眼前一亮。

    “都说顾小姐生的一副好皮囊,今日才算见识一番。”陈飞腾笑眯眯说道。

    顾倾之一撇嘴,“我这皮囊又不是今日才变漂亮的,还是我们家修然眼光好,不仅能发现我的外在美,还能看到我的内在美。”

    白瑶一阵无语,这是在秀恩爱吗?

    “顾小姐,不知道南君姑娘最近可否安好?”陈飞腾突然扯到别的话题。

    顾倾之心中警觉,这人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她挺好,吃嘛嘛香,气色红润,饭后还能走九十九。”她胡言乱语的答一堆。

    陈飞腾听着好笑,“可我怎么听说她不在香陵?”

    被人戳穿,顾倾之也不尴尬,“你都知道她不在香陵,还问我干嘛?我又没有千里眼还能时时盯着她。”

    陈飞腾疑惑的看着她,看她神情似乎有些事真的不知情,心中思量,白修然看来很多事情都瞒着她,“听说令尊最近也不在香陵城?”他状似随意的说道。

    顾倾之眉头轻蹙,“我爹何时不在香陵城的?”

    难怪每次顾府下人过来时,她让他们回去,有事让她爹过来说,那些人眼中都有难色,开始她还以为是她爹拉不脸过来,现在想来,人原来早已不在香陵。

    可是,她爹这个时候离开香陵,为什么?

    “其实问问白丞相更好,他知道的更多。”陈飞腾缓缓说道。

    他不说,顾倾之也不强求,只是他每次故意开口,总会有些别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呢?

    “陈大人,刚刚提到南君又提到我爹,不会是想告诉我,南君去找我爹?”她也就随口一说,总不会那么凑巧。

    “顾小姐果然冰雪聪明。”

    顾倾之突然找不到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她爹又不是一朵花,至于时时跟在身边吗?

    “其实我也挺好奇,南君姑娘到底与令尊有何渊源,如此的纠缠不休?不管年龄才学能力,我觉得我更适合南君姑娘,怎奈何君子好逑,佳人无梦,哎。”陈飞腾说完,还感叹一声,好像真的挺不甘心的样子。

    第一次见到南君的时候,他就对这个女人升起兴趣。

    八面玲珑,风情万种,总让人如沐春风,却又聪慧从各种泥潭中全身而退。

    是个聪明的女人,唯有这样的女人才让人有征服的**。

    他以为这样的女人见多了红尘中的痴男怨女,是不屑那种男女感情,可谁曾想到,她是未遇见她想见的那个人,一旦遇见,绕指成柔,瞬间变成另一番模样。

    顾倾之得瑟的看着他,“这点方面,你羡慕不来,只能说我们顾家人是个香馍馍,总会有识货的人出现。”

    陈飞腾虽说想反驳,但她说的也是实情,一个白修然,一个南君,都是极其出众的人。

    也只能说她顾家运气好,遇上两个这么优秀的人。

    白瑶是懒得听顾倾之在这边得瑟,拉着她对陈飞腾说了一句抱歉,就要进门,她虽然不关心朝政,但是也曾听张语堂说过,二皇子最器重的人就是这位陈大人,她们还是不要沾惹这些是非。

    陈飞腾也清楚她的意思,并没有点破。

    “其实我比较好奇,你明明是二皇子那边的人,怎么感觉你老喜欢往我们这边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那位是谁。”擦身而过时,顾倾之小声嘀咕一声。

    陈飞腾没想到她会说出此番话,微微一愣,才笑道,“因为我是聪明人。”

    只是他说这话的时候,顾倾之刚好踏进大殿的门,有没有听见就说不准。

    陈飞腾也不在意她能不能听见,聪明人从来都是审时度势,本来二皇子一直拉拢他,他虽说表面是站二皇子这边的,但是也并未明确表态,他一定会站二皇子这边。

    从眼前局势来看,二皇子的确胜算很大。

    萧国舅拉拢一大批的朝臣跟随二皇子,连六王爷都站二皇子这边,圣上又对大皇子特别失望,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可是他却总觉得不尽然。

    特别是最近,他发现一些很有意思的事。

    熟赢熟败,还是一个未知数。

    进了大殿,很多人的目光看过来,跟赏荷会比起来,今天的顾倾之漂亮的不是一点半点,一群人心中诽腹,白修然也不知走了什么运,不管喜欢他的,还是他喜欢的,都是人间绝色。

    白瑶突然有些后悔替顾倾之打扮这么漂亮,终于知道修然哥为什么这么包容顾倾之乱七八糟的打扮,美还是自己知道就好,外人不明最好。

    “顾小姐,白丞相还没到吗?”六王爷赵庆阳过来打招呼。

    “嗯。”

    “不如过来坐吧,刚好香雪也过来。”

    “不了,我们有位置。”顾倾之拒绝,开玩笑,她可不想跟霍香雪做一块,那女人自始至终都惦记着白修然,没事就想给她下点绊子。

    赵庆阳也不勉强。

    顾倾之跟白瑶随便找一个地方坐下,等着宴会开始。

    一直听说宫宴不错,她还没吃过,正好尝一次。

    这一等,等了许久,圣上一直都没有出现,宫宴自然不能开始。

    顾倾之饿的受不了,正想打退堂鼓,听见一个公鸭嗓喊道:“丽贵妃到。”

    一个穿着华丽的女子,缓缓走了进来。

    岁月真是优待这位美人,一点没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像一位二八年华的女子,若不是脸上有着常年累月练就出来的威仪,谁都不敢猜测她的年纪。

    顾倾之一直觉得二皇子赵明清长相阴柔,这下她知道原因,赵明清继承丽贵妃的长相,这长相在女子脸上显得楚楚动人,长在男子脸上就很阴柔。

    丽贵妃走到一半突然停顿一下,才又继续上前。

    “诸位大人,圣上有事,会迟些过来,他让诸位大人先行用膳。”丽贵妃得体的说道。

    “嫂子,你说修然哥也还没来,是不是在圣上那边?”白瑶小声的说道。

    半天没人响应,低头一看,某人吃的正香。

    白瑶:……

    用过膳,所有人全部到水榭香阁,那里安排的歌舞表演,很是热闹。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还是缘分,她的旁边就是霍香雪,另一边是齐菲,丽贵妃正在跟二皇子说着话,两人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来。

    “嫂子,我觉得此地是是非之地,还是先走为妙。”白瑶小声的嘀咕。

    “我也知道,关键丽贵妃一直盯着我,想走走不了。”顾倾之也小声回道。

    “那怎么办?”白瑶问道。

    光旁边这两个女人都不好对付,更何况是丽贵妃。

    “顾小姐,贵妃请你过去。”一个太监过来说道。

    “好的。”顾倾之感觉自己笑的非常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丽贵妃总不会大庭广众下找她麻烦。

    “嫂子。”白瑶担心的拉着她的衣服。

    “我去去就来。”顾倾之安抚的拍拍她的手。

    丽贵妃将她上下打量一番,笑道,“也难怪白丞相大殿之上求圣上赐婚,这样的人儿,国色天香,是我,我也这么做。”

    顾倾之知道她这话是客套话,也没当真,但是总要配合一下别人,小脸微红,低头含着娇羞:“贵妃娘娘说笑,跟贵妃娘娘比起来,倾之顶多算一片绿叶。”

    “瞧,小嘴还挺甜。”丽贵妃对着二皇子说道。

    二皇子赵明清笑的阴柔,“她那张嘴就是会说。”

    “是吗?看来你也领教过。”丽贵妃笑道。

    “自是与顾小姐打过几次交道。”

    两人完全把顾倾之当空气在一旁拿她打趣,顾倾之也不尴尬,正好趁着空闲在心中诽腹,这两母子都是肚里阴坏的人,她以后还是尽量少见为妙。

    “倾之,听香雪说,你绘画很厉害。”丽贵妃说了良久,突然问道。

    顾倾之不懂她突然扯到这方面有什么目的,只得斟酌一番,“也不算好,一般而已。”

    “你也不要谦虚,圣上也在我面前夸过你的画艺。”

    顾倾之只好假装被夸奖的不好意思,害羞的笑笑,不语。

    “正好香雪也善画画,不如你们比试一番。”

    “额?”顾倾之一愣,为难的看着左右,“这里作画也放不开,不若改日再比试。”

    “正好,宁华殿离这里很近,哪里有上好的笔墨纸砚,这些歌舞看来看去也就这些花样,还是看你们绘画来的精彩。”丽贵妃早就做了万全准备。

    顾倾之无奈,这人一早就把她的话堵死,对方又是贵妃,若是直接拒绝,不太好。

    她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她本来打算跟白瑶说一声,结果一转身,没有看见白瑶的身影。

    “顾小姐可是在找谁?”赵明清问道。

    “奥,白瑶今天跟我一起来的,我怕她等会找我,我先去跟她说一声。”

    “顾小姐不用急,等会让宫人告诉她一声就成。”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顾倾之想拒绝都难。

    总是心里不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食霸天下:傲娇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炮灰的沙雕日常[穿〕〔顾轻舟司行霈〕〔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趁虚而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