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纹剑神〕〔最强特种兵之战狼〕〔桃运透视兵王〕〔武侠见闻录〕〔我要上头条〕〔网游之野望〕〔我能召唤神仙〕〔重生之家有宝贝〕〔宦海特种兵〕〔神背后的妹砸〕〔超级鳄龟分身〕〔女配逆袭99次:你〕〔绝地求生之电竞巅〕〔重回五零当军嫂〕〔名门女帝〕〔冠盖如顾〕〔火影里的修道者〕〔寒夜刺客〕〔极品朋友圈〕〔祖宗嫁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五十二章 宰相肚里能撑船
    顾倾之没有想到,她又碰到齐菲,美人红衣似火,以前空灵的让人可远观而不可近亵,今日又添了一份别的味道,似要点燃所有人眼中的热情。

    “呵。”白瑶突然一笑,似乎知道点什么。

    顾倾之扭头看她,“你嫉妒?”

    白瑶好险被气死,直接说道,“修然哥当年可是特意为她作过一副画,也是差不多的打扮,绯衣加身,眉目皆含情,你可要小心点。”

    “你的意思,白修然喜欢她?”顾倾之眯起眼睛,露出整齐的八颗大白牙,笑的森然。

    “喜不喜欢我不知道,不过因她的缘故,修然哥才娶的秦家那位小姐倒是真的。”白瑶不怕事的说道。

    “哼。”顾倾之心中冒酸,姐看重的男人总有那么一个两个不错的女人出现抢。

    白修然要是敢起什么歪心思,看她怎么收拾他。

    “嫂子吃醋啦。”白瑶憋住笑。

    “对,还是山西老陈醋,我已经喝一坛。”

    “嫂子不必介意,现在修然哥眼里只有你再没有别人。”

    “那可不一定,从前有齐菲,有秦紫衣,没准以后还会再出现个谁?”她越说越酸。

    白瑶哑然失笑,别的她不敢说,但是对秦紫衣,修然哥是有一定的情分,但若是跟眼前的人比起来,一个是喜欢的人,一个是爱在心尖上的人。

    当年的修然哥,少年意气风发,何等的风华,爱慕他的女子如过江之鲫,他虽不搭理,但也算是见识到满园春色,秦紫衣虽然漂亮,文采也不错,但是比她更好的也不是没有。

    自修然哥成年后,白家人着急,想他尽早成亲好传宗接代,媒人也是一茬接一茬的上门说亲,画像都堆成一个小山,他恰好因为齐菲的事情,就从众多的画轴中随意抽出一张。

    就是那么凑巧,拿到的是秦紫衣的画像。

    这也仿佛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后来修然哥游历的地方也途径那里,就顺带去了秦家。

    齐菲也看见顾倾之,起先一愣。

    第一回见到顾倾之的时候,她就知道她是谁。

    当时的心中满满不屑,不过而已,白修然竟然当作宝贝似的捧着。

    再次见到,她就站在那里,似一朵美丽的蓝莲花,让人眼前一亮,也难怪二皇子赵明清会评价,顾家的这位小姐长着一张不勾人,却让人想征服的脸。

    笑的时候似三月的暖阳,不笑的时候拒人于千里之外。

    “没想到在这里能遇见你。”鬼使神差,齐菲走过去说道。

    “没办法,缘分总是这么奇妙,齐小姐今天是一个人来的吗?”顾倾之随意的问道。

    “你既然知道我,怎么不知道我的以前?”她不答反问。

    作为齐尚书的爱女,曾经少不了到皇宫来玩,她想来自是有办法来。

    顾倾之知道她话中的意思,大方的伸手,“第一次见面还未介绍,我姓顾,顾倾之,白修然的夫人。”

    齐菲漠视着看着前方,仿若没看见她的手,“不是前夫人吗?”

    白瑶在旁边听的一僵,赶紧去看顾倾之的脸色,千万不要发火。

    顾倾之优雅的收回手,掩唇笑的两眼弯弯,透着甜蜜:“夫君说,前也是我,后也是我,总之,在我之前已经是过去,在我之后再无她人,从今以后能冠上他之姓的人,除了我,旁人是万万没有可能。”

    齐菲袖子中的手指狠狠掐进肉里,死死的克制自己。

    以前一个秦紫衣,现在再来一个顾倾之吗?

    白修然,你是不是从来未将我放上心上。齐菲怨恨的想到。

    白瑶一看气氛不对,赶紧找了一个借口,拉着顾倾之走人。

    待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白瑶看着顾倾之,“你就刺激她。”

    “可她先刺激我的。”顾倾之委屈的说道。

    白瑶无奈,这位是一点亏都不吃,“你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若是修然哥要娶她,只怕旁人再多嘲讽,她都乐意接受,她心里不舒服,你就当没听见。”

    “可是如果我嫁给别人,只怕你哥要疯。”顾倾之纯良的说道。

    白瑶一噎,瞪了她一眼。

    “咦,这不是白姐姐吗?”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穿着水红色长裙的女子挽着张语堂过来。

    白瑶的脸色立马变了,严阵以待。

    一只手在背后不急不缓的拍了拍她。

    顾倾之朝前踏了一步,似带着惊喜:“好巧。”

    张语堂的眼睛一亮,眼前的女子精心打扮实在太过亮眼,上次让人去打听她的名字,都没打探出来,没想到这次竟然碰到。

    不过她怎么和白瑶在一起?

    再看白瑶,几日未见,气色红润,穿着一身粉色长裙,百花腰带点缀腰间,白瑶长的娇俏可人,此刻更是透着甜美。

    张语堂眼神又是一亮,“瑶瑶,你最近怎么没回家,我都去白府找过你很多次,他们说你不在,可急死我。”

    刚刚还愤怒的心,因他的这句话瞬间冷却下来。

    呵,男人啊,要说谎话也要编一点像样的,她是不在香陵吗?

    先不说他有没有去白府找她,即使去了,难道白府的人不会告诉他,她在丞相吗?

    不过隔着两条街的距离,难不成是隔着十万八千里?

    顾倾之有句话说的对,当一个女人彻底放下,就很容易分辨男人哪句是真话,哪句是假话?

    “瑶瑶。”

    张语堂见着她不语,以为是被他感动,上前几步想要去拉她的手。

    白瑶身形一偏,站在顾倾之另一边,“翰林大人,请自重。”

    她这句自重又客气又生疏,仿若对着一个登徒浪子。

    张语堂一愣,不解几日不见,她变的如此硬气,“瑶瑶,你这是怎么?”

    “翰林大人,大家都心知肚明,还请不要再虚情假意,我俩缘分已尽,今后各自安好。”白瑶清冷的说道,这一刻,她的语气有些像白修然。

    张语堂被震慑片刻,立马醒悟,有些气急败坏,也不顾上平日的体面,“白瑶,你可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可不是你想撇清就能撇清的,岳丈他老人家同意吗?”

    “同不同意,那也是白家内部的问题。”顾倾之淡淡接一句,随后弹了弹手指,“再说婚姻自由,你有再娶的权利,她也又再嫁的权利。”

    “哼,女人就是以夫为天,伺候好公婆,照顾好丈夫是她的责任,她哪有婚姻自由,不过就是依附男人生存而已。”张语堂鄙夷的说道。

    白瑶的脸都气白,身体发抖。

    顾倾之捏捏她的手,让她镇定,“男人不过就是暖床的工具,传宗接代出分力而已,有何好骄傲的,女人要是发奋图强起来,只怕没男人什么事。”她说的霸道而又大胆,直接都把那位红衣小妾愣住,这位可真是什么都敢说。

    这个时代,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全靠男人在外面挣钱养家,说女人是依附男人生存一点也没错。

    可是她不知道,顾倾之见识过现代,现时代的女性,打的过流氓,杀的了木马,既能赚钱养家,又能貌美如花,不高兴直接把男盆友丢一边,自己高高兴兴去旅游,活的要多潇洒就多潇洒。

    张语堂即使再垂涎顾倾之的美色,此刻为了男人的尊严,也拉下脸,“这位小姐,不知贵姓,你说这话的时候,可曾想过令尊要是知道你说出这番话,不知作何感想?”

    “额?”顾倾之蹭了蹭下巴:“我爹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感想,不过你可以问问我夫君,看看他的想法。”

    张语堂一听说她有夫君,心中微微失望,这下更不会客气,装出一副替她夫君抱打不平的模样,“没想到小姐已经成亲,不知是哪位大人?我倒要好好与那位大人聊聊,一个妇道人家,是不是能如此说话?”

    今天能进宫的,绝对都是官宦人家的夫人小姐,所以他大胆猜测。

    “白瑶叫我嫂子,你可以问问她。”顾倾之不明着回他。

    张语堂瞬间变脸,被白瑶称为嫂子,想来想去,就只有那么一位,“你……”他语塞的说不出话,他是站在二皇子一个阵营的,本来前途无忧,等他日二皇子登基,他也能跟着水涨船高,更上一层楼。

    就是这个该死的白丞相,听有些同僚透露,白丞相最近在查官员贪污受贿案,他比起别人贪的不多,但是数量也算客观,如果真查到他这里来,可是吃不了兜子走。

    “走吧,时辰也不早。”白瑶心情陡然好转,愉悦的拉着顾倾之离开。

    平日里觉得顾倾之嘴贫的厉害,有时候很欠扁,但是今天说的话就很可心。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张语堂脸色阴沉,一个羞辱他,一个漠视他,哼,一个他没有办法对付,但是另一个,总归是他的娘子,等着被他虐吧!

    “嫂子,你也够胆大的,也不怕修然哥听到你那些话往心里去。”白瑶心情一好,就不忘打趣道。

    “这个我倒不担心,毕竟有个词专门为白修然创造的。”顾倾之晃悠晃悠的说道。

    “什么?”

    “宰相肚里能撑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超神学院:至尊河〕〔见鬼〕〔重生盛宠:总裁的〕〔引凤决〕〔头号新宠:禁欲总〕〔傲娇帝少,宠翻天〕〔重生渔家有财女〕〔人生若能两相忘〕〔穿成男主那宠上天〕〔总裁的贴身特助〕〔爱情说它忘记了〕〔灵狐妖妃:邪性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