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之混乱大道〕〔我家农场有条龙〕〔匿形世界〕〔仙侠世界演义〕〔峨眉祖师〕〔道侠厉天途〕〔麒麟伏魔传〕〔神级武当弟子〕〔傲剑浮屠〕〔万古第一杀神〕〔最强皇道系统之召〕〔剑伴天涯〕〔魔欲仙缘〕〔万古界圣〕〔锦衣武皇〕〔五神天尊〕〔兽血青春〕〔主角开始抱团啦〕〔崇祯大帝国〕〔吞天大熊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四十八章赵弘文与齐菲的孽缘
    乔神医继而转身看着顾倾之,一双浑浊的眼睛里透着睿智:“你有证据?”

    “我要有证据,就不会白挨我爹这一巴掌。”顾倾之无辜道。

    “那你活该,什么证据都没有,就冒然对你爹说,正常人都会这样。”乔神医继续替白修然包扎。

    顾倾之见着他不意外,自己反而挺意外,“老爷子,你咋不吃惊呢?”

    “活了这么大岁数,什么没见过。”乔神医一副老江湖的模样。

    “可你眼中一点惊讶没有。”顾倾之才不会被他糊弄过去。

    “白家小子,我该惊讶吗?”乔神医把这个问题丢给白修然。

    “不知情者都会惊讶。”白修然说了一句凌磨两可的话,惹得乔神医瞪他一眼。

    “老爷子,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顾倾之一撇嘴,撒娇道。

    乔神医起先什么都不肯说,但是经不住顾倾之在这里磨蹭半天就是不肯走,无奈只好含糊道:“生孩子本来就是男女阴阳之道,阳气不足怎么就欠一把火候,这事我跟你爹提过。”

    顾倾之眼睛一亮:“那你意思我爹心里清楚?”

    “他心里想法我哪能知道,再说能生下你,没准运气好,还能生下第二个呢。”乔神医说道,“不过你是怎么知道那孩子不是你爹亲生的?”

    “额?”顾倾之语塞。

    白修然也把视线移到她的身上,这也是他有所疑问的,不过倾之不说,他也不问。

    “这个……”她眼神游移,总不能告诉他们,她知道上一辈子的事,“其实我也是猜的啦,那个孩子长的跟我爹一点都不像,反而很像另外一个人,老爷子你说他喜当爹,却不想孩子是隔壁老王的,头上可不是一点绿,完全就是呼伦贝尔大草原。”

    “这孩子跟隔壁老王什么关系?呼伦贝尔大草原在哪?”乔神医问道,又从她嘴里听个新名词。

    “哈哈,我就打个比方而已。”顾倾之很想擦擦汗,一张嘴就把现代的流行词全给说出来。

    “是吗?”

    “对对,那个我就不打扰你忙,我们先走了。”她赶紧撤。

    ……

    白晨轩从尚学堂回来,听府里人说娘亲带一个小孩回来,他就过去看看。

    一个孩子大概刚洗过澡,穿着他的一件衣服,顾倾之正在给那孩子擦着头发,不知道说到什么有意思的事,笑的很开心。

    他心里有些郁闷,总有人出来给他抢娘亲。

    “娘亲。”他站在远处不肯走近半步。

    “咦,放学啦,快过来。”顾倾之高兴的招招手,待白晨轩走近,才介绍道:“牧野,这是我儿子白晨轩。”

    语气中是一位母亲对儿子的骄傲。

    白晨轩郁闷的心情瞬间变好。

    “晨轩,这是牧野,他会在我们家住几天,有空你跟江庭豪他们多带着他玩。”

    白晨轩答句好。

    牧野看了一眼白晨轩,又扭头看了一眼顾倾之:“他长的不像你。”

    顾倾之对这个孩子的明锐观察力很佩服,可见着白晨轩眼中闪过紧张,好笑的敲着牧野的头:“有的孩子随爹,有的孩子随娘,晨轩一看就长的像他爹,多帅啊,牧野,你长的像谁?”

    牧野沉默不响才说道:“我不知道,我只有爹。”

    这一句话不知道是不是触动白晨轩,木着的小脸缓开神色:“有一天你也会遇到一个对你很的娘亲。”

    他边说着边牵起顾倾之的手。

    牧野看着旁边的大小手,眼中闪过迷茫,他与他爹相依为命惯了,不懂娘亲的意义。

    今天顾倾之替他擦头,让他不反感,还有点说不出温馨,或许有个娘是不错。

    白修然走到门边刚好看到这一幕,眼前的女人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的。

    晚上就寝的时候,白修然搂着她的腰,头放在她在的颈边,暖暖的气流吹拂在皮肤上,让顾倾之瞬间红脸,自从蛇的事件,她一直跟他一起睡,不过白修然一直规规矩矩,今日也不知怎么孟浪起来?

    顾倾之心中开始纠结,咳,如果他真要怎么样,她是从了?还是从了?要不,半推半就再从了?

    “谢谢。”白修然沙哑的嗓音说道。

    “额?”

    顾倾之一愣,白修然这没头脑的一句话啥意思?

    白修然其实更想说,谢谢你能嫁给我,谢谢你能再次接受我,可他又觉得太矫情,一句谢谢她应该能懂他的意思。

    偏偏顾倾之就是没懂,想着这人是不是今天受刺激。

    “倾之。”许久白修然放开她,再抱下去,他真怕做出什么他控制不了的事,只好找其他的话题:“你在查大皇子跟齐姑娘的事吗?”

    “恩。”她没隐瞒,顺便把公主要求她的事讲一遍。

    “圣上一直极宠五公主,她的性子难免骄横些,你不用太在意。”白修然宽慰道。

    “答应别人的事,我一向言出必行,再说我也有点好奇大皇子到底怎么变成如今的样子?”顾倾之说道。

    “你真的想知道?”

    “嗯。”

    “其实我知道一些。”白修然知道即使他不说,顾倾之迟早也会知道。

    所幸由他来说。

    齐菲与赵弘文基本算是青梅竹马,齐尚书是大皇子的恩师,大皇子讨教学问的时候,也会去尚书府,自然常常遇到这位齐小姐。

    一个是当今的大皇子,一个尚书千金,如果真能在一起,也是一段佳话。

    “呵呵。”顾倾之笑的危险:“你是不是还说一位主人公。”

    公主可是对她说过,当年的青梅竹马,可不是两人,而是三人。

    “倾之你知道,我失忆。”白修然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无辜的说道。

    “切。”

    顾倾之明显不信他的话,“平日里见你与常人没两样,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失忆?”

    “如果我没失忆,倾之还会喜欢我吗?”

    也许是在夜里,很多白日里不轻易说出口的话,此时说的顺理成章。

    这话他放在心底一直没问出口,倾之似乎很不喜欢以前的自己,如果他恢复记忆,倾之心里会排斥吗?

    最近他似乎记起一些片段,虽然不全,但是记忆慢慢清晰。

    “如果你恢复记忆,还会这么喜欢我吗?”她似笑非笑的反问一句。

    在她心里,以前的白修然一点都不喜欢她,喜欢她的只是失忆的白修然,如果他恢复记忆,大概会记起以前她是一个如何恶劣的人,肯定不会再这般喜欢她。

    “海枯石烂,至死不渝。”他坚定的说道。

    “咳!”

    顾倾之坚决不会承认听见他的话,心里非常得瑟,恨不能跳起来大声尖叫几声,“那个你还是继续说齐菲的故事。”

    白修然见着她害羞也不戳穿,继续讲下去。

    顾倾之有件事没有说错,当年的青梅竹马的确是三人,他,大皇子,与齐菲。

    他作为大皇子的伴读,也是齐尚书的学生。

    自然也与齐菲相熟。

    他是少年成名的才子,自小聪慧又才学出众,很得齐尚书的喜爱。

    以齐尚书的意思,他更想自己的女儿嫁给白修然,赵弘文是大皇子,日后会继承大统,到时后宫佳丽三千人,他不想自己的女儿去跟人争宠。

    白修然不管是人品还是人才是上上选。

    恰好齐菲也喜欢白修然,就更好办。

    齐尚书是有意撮合,可惜一向聪慧的学生突然不开窍,任凭他如何暗示,这个学生都装作不懂。

    后来直到白修然娶了妻,这位心高气傲的齐家之女大受打击,找了当时一位据说才学比白修然不差的学子成亲,随后就去了外地。

    这在当时对赵弘文打击很大,借酒浇愁了好一阵子。

    当然这些事,一半是他查的,另一半是记忆中的片断。

    而且这事他不能全部对顾倾之说,怕说多她乱想,只得捡了几处紧要的讲了讲,女人的第六感在此处彻底暴露出来,顾倾之微微眯着眼:“齐菲以前是喜欢你,而你跟大皇子是朋友,你为了成人之美,才娶了白晨轩的娘,对不对?”

    白修然默,女人往往能看清事实的本质。

    “不过我很好奇,你以前有喜欢过齐菲吗?”她笑的非常温柔。

    “没有。”他果断答道,他有预感如果他答的不让顾倾之满意,只怕以后再同床共枕就难了。

    “很好,继续。”顾倾之对这个回答很满意。

    白修然心底偷偷松一口气。

    今年年初的时候,齐菲从外地独自一人回到香陵。

    齐府因为齐尚书去世,早已凋零,物是人非,到此刻齐菲才感到人情冷暖,没人因为她是齐尚书之女再对她客客气气。

    不过因为她的美貌倒是引来不少登徒子。

    赵弘文恰好出现救了她,并把她带入府里。

    后面的事谁也不知道发生什么,只知道圣上有次去太子府,正好碰见齐菲醉酒,赵弘文正欲非礼,圣上大怒,即使齐尚书不在,但也是赵弘文的恩师,冒然侵犯恩师的女儿,就是不忠不孝不义之人。

    随即责令赵弘文在府中反省一月。

    可是赵弘文不知悔改,丽贵人请齐菲进宫叙旧时,他竟然纠缠进宫,又欲行非礼之事,齐菲不堪受辱,跳湖明智,好在被人救上来。

    自此圣上对大皇子失望透顶,罚他不准进宫,在府中思过一辈子。

    这就相当于变相削了他的太子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