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生活在港片世界中〕〔因祸得夫〕〔新婚第1天:总裁轻〕〔驯夫有方〕〔全民修仙世界〕〔重启娱乐圈:最强〕〔算出一个金龟婿〕〔隐婚蜜爱:欧少强〕〔系统的神级小店〕〔快穿女主:男神乖〕〔八零后咸鱼术士〕〔重生之魔王神启〕〔我真不是天蓬元帅〕〔地府刑侦顾问〕〔万界之逆天求生〕〔废柴的飞升方法〕〔魔帝的综漫生活〕〔黑科技研发中心〕〔崛起复苏时代〕〔穿越从恶魔城开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四十章 糟心的一天(二)
    赵千寻让人这么急迫的找她,定然是发生什么事。

    遗憾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飘香楼,看来只能另找时间再过来吃饭。

    太子府内,赵千寻急躁的走来走去,也没心思理会赵弘文喝不喝酒。

    “公主,顾小姐到了。”有人过来通报。

    一听顾倾之过来,她提着裙子急匆匆迎上去,口气很不好:“你怎么才来?”

    “公主虽然我答应你过两天给答复,你也不要这么急啊。”顾倾之调侃道,一路上若不是因为男女有别,侍卫恨不得背着她一路狂奔过来。

    “顾倾之。”赵千寻重重的叫她一声名字。

    “嗯。哎,哎……公主,你别哭啊。”她看着赵千寻瞬间红的眼,立马被吓到,今早白瑶刚在她面前哭过,怎么这位一言不合也开始哭。

    可惜,赵千寻越哭越凶,“顾倾之,我该怎么办?”

    额?

    她从刚才到现在都是懵的,公主啥都没说,就问她怎么办?

    她也不是天桥摆摊算卦的,还能掐指一算。

    “我该怎么办?”赵千寻语中带着绝望。

    原本以为能看到希望,意外总是先希望一步达到,让她绝望。

    “啊哟喂,我的公主你先别哭。”她掏着袖子里面的锦帕,突然发现锦帕落在白瑶的床上,手举了又举,见着对方哭花的小脸,一咬牙,就着袖子替她擦了擦。

    赵千寻嫌弃的把她推开,“你不会用锦帕吗?”

    “今早刚替人擦过。”见着她情绪稍微稳定,顾倾之才问到底发生什么事?

    最新消息,东悦的新王在今日登基,朝中又有人把和亲之事提上日程,原本定在两个月后的时间,突然提前到这个月,也就是说她连萧以东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就会作为和亲的人送过去。

    “就这事?”她还以为发生什么天大的事,都做好天崩的打算,结果比预想要好。

    “什么叫这事?是不是不关你的事,都不是大事?”赵千寻如同被炸毛的小猫嚷道。

    “咳~,公主,小点声。”

    旁边站着的不管是侍卫还是丫环,全部假装自己是个瞎子聋子,公主突然像个泼妇发飙,实在有失她的身份。

    “小点声就能改变一切吗?”赵千寻瞪着她。

    顾倾之无语,大点声也改变不了什么。

    “父王这是逼我走上绝路。”赵千寻喃喃自语。

    “天无绝人之路。”顾倾之赶紧劝慰,今天的确不是一个好日子,一个两个都想着寻死,她又不是圣母玛利亚,没事去搭救世人。

    “你有路?”赵千寻含泪看着她,绝望与希望就在顾倾之回答的一瞬间。

    “九九八十一难的取经路,你要不要试试?”

    她就随口一说,平日贫嘴惯,南君是从来不信她这些话的,没想到赵千寻因她这句话,仿若一个落水的人找到浮木,脸上散出一种喜悦,“好!”

    “哈?”

    顾倾之恨不能给自己一耳光,让自己多嘴。

    “你不会想反悔吧?”赵千寻瞬间变脸,眼神不善的盯着她,要是敢耍她,她就跟她拼了。

    “公主,天罗是大国,东悦来求亲,有直接点名非你不可吗?”她赶紧转移话题。

    “没有。”赵千寻摇头。

    “那不正好,让其他公主去不就成了,嫁给东悦的新王,相信有很多人愿意的。”顾倾之高兴的一拍手,没想到事情就这么迎刃而解。

    “可天罗的公主就只有我一位。”赵千寻看白痴似的瞪着顾倾之,还以为她有什么好主意。

    “咳~!”

    顾倾之尴尬的摸摸鼻子,她平时没怎么皇家有多少皇子公主。

    “公主,东悦的新王是哪位?”

    “跟我有关系吗?”

    “恩。”如果是顾三,以她跟顾三的关系,写封信求个情,或许和亲的事还能再议,如果是那个叫莫凌天的上位,她是爱莫能助。

    “我听他们说好像是三王子莫沧澜。”她只是匆匆听了两句,就出来找顾倾之,但是名字她记住。

    “当真。”顾倾之高兴的问道。

    “你不相信我?”赵千寻不满有人质疑她。

    “不是,不是。”顾倾之赶紧摆手,“公主,你有所不知,我与顾三,咳,就是那个三王子莫沧澜有过一段交际,关系还不错,他这人我了解,如果你不想嫁,他也不会勉强。”

    “当真?”这次轮到赵千寻迟疑问道。

    “嗯。”她赶紧点头,如果是她出马,顾三不会不给她这个面子。

    “那好,你赶紧写一封信,我让人送去。”

    “喂~喂~,公主,你容我吃口饭。”

    可惜,赵千寻根本没听她说什么,拉着她朝书房走去,既然顾倾之如此肯定,事不宜迟,迟则生变,所以早早把信送到东悦她才算安心。

    顾倾之苦着一张脸,看着眼前的笔墨纸砚,迟迟不肯下笔。

    “你写啊。”赵千寻眼神示意。

    “不是,公主,我这个毛笔字还有待再练练,要不,我说,你找人代写?”

    “不用,还是你亲笔写的好。”赵千寻一口否决。

    既然公主都发话,顾倾之无奈提笔,刚不过写十个字,赵千寻嫌弃的声音传来:“你这字真跟你的人不配,白丞相也不教教你,他的字可是重金难求。”

    “公主,你要不去旁边坐会,你再这么看,我实在写不下去。”顾倾之脸皮再厚实,也经不住她的说辞。

    赵千寻也懒得再看,顾倾之那笔五岁小儿都比她写的好。

    丞相府内。

    白修然刚跟管家谈完事,就听见书房门响了两声。

    他以为是倾之过来,赶紧开门,未想秦雁儿端着一罐汤笑吟吟站在他面前。

    “昨天娘让我给你煲汤,今日我特意去厨房给你准备的,你尝尝。”秦雁儿柔柔的说道。

    “不用太麻烦。”白修然回绝道。

    “一点都不麻烦。”秦夫人热情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她听说白修然回丞相府,赶紧过来的,“贤婿啊,这是雁儿的一片心意,你喝喝看?要是不喜欢喝,我亲自给你煲。”

    王仁义默默站在白修然身后,两母女还真是算好时间,一前一后的出现。

    “贤婿不接汤,是嫌弃汤不好喝,还是嫌弃我们母女俩?”秦夫人见白修然迟迟不动,又接着问了一句。

    白修然这才把汤接过来,因为失忆,对眼前这位前岳母,他一点印象都没有,可是因为她是紫衣的母亲,晨轩的外祖母,总该是要有些礼数的。

    秦雁儿见着他肯喝自己煲的汤,欢喜的上前帮忙盛汤。

    “你是王管家吧。”秦夫人突然看着管家王仁义。

    王仁义行了一礼,应承了自己的身份。

    “王管家,你先忙吧,这里有我照顾着贤婿,你大可放心。”她下达逐客令,大概是想让自己的女儿跟白修然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王仁义怎么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他看了白修然一眼,哪怕对方使尽万千计策,少爷的心中也有那一位新夫人,其他人再好,都与他无关。

    “王管家,还不走吗?”秦夫人语气有些不悦,她是最讨厌这种没眼色的人。

    “少爷,我先忙了。”王仁义对着白修然说完,才退出去。

    白瓷小碗里,汤熬的刚刚好,扑鼻浓香。

    秦雁儿看着白修然一勺一勺的把汤喝进去,眼底闪过疯狂。

    “雁儿,我有点事,你先陪着贤婿。”秦夫人见目的达到,给了秦雁儿一个眼色,朝着门外走去。

    “娘,我送送你。”秦雁儿乖巧的跟过去。

    门外,母女两个站定,看着四周无人,秦夫人才小声的问道:“东西放进去了?”

    秦雁儿:“恩。”

    她亲手放的。

    “太好,等会你可要好好服侍,我倒要看看那个顾倾之怎么跟你争。”秦夫人露出得意之色。

    “娘,我不会把夫君让给任何人的。”谁都不行。

    “这才是我的好女儿,进去吧。”秦夫人拍拍她的肩膀,满意离开。

    看着屋内,秦雁儿眼中闪着势在必得的决心。

    很快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人,再不愿也会娶她,以顾倾之那么骄傲的性子,怎么可能忍受白修然娶别的女人,所以最终,这个男人只属于她一个人。

    白修然仿佛什么都不知道,把一碗汤喝了大半才放下。

    “夫君不喝了吗?”秦雁儿进来,打算再替他盛一碗。

    “秦小姐,我应该说过很多次,除了倾之我不会娶任何人。”他已经把话说的够透彻,以秦雁儿的聪慧,不会听不懂。

    秦雁儿拿勺子的手一顿,垂下眼眸,掩盖住情绪,“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以后会慢慢改的。”

    白修然对她的示弱没再说什么,除了顾倾之,他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

    “姐夫,我能叫你姐夫吗?”秦雁儿心中算着时间,慢慢打着亲情牌。

    “你永远是晨轩的姑姑。”也仅此与此,再多身份他也给不了。

    “姐夫知道吗?以前你来我们家的时候,我跟我姐姐躲在屏风后面偷偷去看你,都说少年才俊,天下名闻的才子,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对象,竟然来到我们家,像一个大大的惊喜砸过来……”

    她娓娓道来,像在回忆,带着甜蜜。

    白修然起先还能听清,后来耳朵越来越模糊,意识也越来越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太古龙神诀〕〔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