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落难千金〕〔机甲定制大师〕〔忍者战争〕〔矩阵游戏〕〔万物编程〕〔我是个葬尸人〕〔腹黑专宠:快穿女〕〔大宋新麒麟〕〔久爱成疾〕〔千亿盛宠:厉少,〕〔重生之绝世青帝〕〔影视世界游记〕〔横推诸天万界〕〔踏罪寻仙〕〔惹火狂妻:邪帝,〕〔神祇〕〔重生之至尊仙帝〕〔某东方的红萌馆〕〔全民养鲲进化〕〔冰封斗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三十九章糟心的一天(一)
    这一聊天,竟然聊到三更鸡鸣。

    两人像个傻瓜一样,开始还谈论白瑶的事,后面你瞧着我乐,我瞧着你笑,要是南君在这里,一定会嘲笑一番。

    天刚麻麻亮,顾倾之睡下没多久,就听见门外急急的敲门声。

    “我去开门,你睡会。”白修然按住她,自己起身。

    “少爷不好了,白瑶小姐自杀。”管家王仁义一改往日的镇定,焦急的说道。

    白修然眉头一皱,怕吵到屋内的人,出门把门关上后,才问道,“她现在人呢?”

    昨夜他特意嘱咐过府里的人,多留意白瑶那边,就是怕她做傻事,没想到还是想不开。

    “救是救下来,只是现在一脸生无可恋,我就怕她趁人不备再寻短见。”

    “行了,你等我一下,我把衣服换好。”

    屋内,顾倾之打着哈欠穿着衣服,见白修然进来,“我跟你一起去。”

    “你都听见了?”白修然也没拒绝。

    “恩。”

    王仁义那一句白瑶自杀,她想不听见都难,本来这闲事不该她管,只是昨夜听到白修然跟她说的那些,难得让她起了恻隐之心。

    大概那是白修然的家人,放着不管,也不是她的风格。

    “谢谢。”白修然伸手覆在她的脸上。

    “你这是在跟我客气吗?”顾倾之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惹得白修然一阵笑,她这话让他很受用。

    丞相府内。

    白瑶惨白着一张脸躺在床上,手腕上缠着厚厚的一层纱布,血丝浸出来,旁边几个丫环紧张的在一旁照顾,唯恐人又做出傻事。

    秦雁儿在一旁宽慰她,可惜白瑶木然着脸,两眼空洞望着虚空。

    白修然先进的门,秦雁儿一见着他来,欢喜的站起来,本想迎上去,结果顾倾之出现在身后,她身子一僵,脸上挂着的笑容陡然僵住,“夫君。”

    “秦小姐还是叫我白修然。”他生疏的说道。

    此事他不止说过一回,秦雁儿每次沉默来代替回答,下一次依旧叫着夫君。

    大概这次有顾倾之在场,她瞬间红了眼,眼泪打着转,迟迟不肯落下,瞧着让人心疼。

    顾倾之假装没看见这一切,独自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瞧了瞧白瑶,“一直觉得你挺聪明一人,何时变的这么傻?”

    床上的人一动不动,连眼珠都不转动一下。

    “白瑶。”白修然也走过来,清冷的唤了一声,只是这次她谁都没有搭理,木然着,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像一个只剩躯壳的尸体。

    “瑶妹妹从刚才就一直这样,一句话也不肯说。”秦雁儿逼着自己收起眼泪,解释道。

    “能不能请你们出去,我跟她聊聊。”顾倾之转身对着白修然说道。

    “好。”

    他毫无理由的相信她,让屋内的人全部退下,自己也走出去,秦雁儿在出门前,回头看了一眼顾倾之的背影,眼中闪过恨意,白修然只能是她的。

    房内空气瞬间静默下来,顾倾之从桌上端着一叠点心坐在床边,她也不急着说话,先吃了两块糕点后,才不紧不慢的开口:“你知道你死了,谁是最大的受益者吗?”

    白瑶:……

    “我帮你捋一捋,你如果死了,没准有人造谣,说你善妒,容不下他府上的两个美貌小妾,还虐待婆婆,搞得府上不安宁,最终他忍无可忍,准备将你送回白府,未想你脾气暴烈,直接以死相逼……”

    “闭嘴。”白瑶气的嘴角颤抖,眼睛慢慢有水汽集拢上来。

    “怎么听不下去吗?可是如果你死了,比这更离谱的传闻都会出现,到时候白府也听信他的话,只怨生了这么一个不懂礼数的女儿,家门的耻辱,死后墓碑上没有白家为你写上墓志铭,连你嫁入的那家也不会在族谱上记载你的名字,最终连做鬼都做的孤苦伶仃……”

    “够了。”白瑶不顾身体的虚弱从床上做起,紧紧拽着顾倾之的衣领,“不要再说了。”那眼睛血红一片,脸上带着扭曲,心中的愤恨全部展现出来。

    顾倾之拿着手指在白瑶眼前画一圈,“记住你现在的心情,如果你活着还能让那些污蔑你的人尝到代价,可是如果你死了,即使化成鬼,也什么都做不了,更不要指望谁帮你讨回公道,毕竟你连你自己都放弃。”

    收敛往日的笑意,她话中带着锐利如刀划入她的心中。

    白瑶浑身都颤抖起来,一滴两滴的泪水全部打湿在胸前,似在忍受着极大的委屈,“他根本就不会休我。”

    她爹也不会同意白家的女儿被人休弃回家,他还要面子。

    她的那个夫君就更不会休掉她,在他眼里,前程比什么都重要。

    可如果她继续呆在那个家里,即使活着也跟死了没两样。

    “你如果想和离,也不是没有办法。”顾倾之正经不过三秒,又笑眯眯的说道。

    白瑶疑惑的看着她,她以前那般对她,“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你是晨轩的姑姑呀。”她的理由就是如此的简单。

    白瑶默,嘴角扯出苦笑,“最后竟然是一个外人帮我。”

    以前相好的姐妹,现在没有一个出来替她说话,反而是顾倾之出现说要帮她。

    现实总是残酷的让人讽刺。

    “咳,那个……也不算外人啊,我算你嫂子。”她最后一句话在嘴里饶了半响含糊不清的说出来。

    白瑶陡然抬头,古怪的看着她。

    顾倾之被瞧的头皮发麻,不懂自己刚才那鬼使神差的一句话为什么要说出来?

    “嫂子?”白瑶轻轻唤了一声。

    “咳,你要不习惯,可以称呼我的名字。”顾倾之咽着口水,硬着头皮说道,如果白修然知道她说这句话,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子?

    “嫂子!”她这一声叫的极为清脆。

    “哎!”顾倾之答的无奈,看着她那委屈的模样,眼中的泪水滚滚,拿出锦帕替她擦擦,声音也变的有些软,“白瑶,事在人为,有什么事总会有人帮你,人生有太多的坎坷,不会永远一帆风顺,苦难是留给活人的,舒服才是死人的……”

    她话还未完,身子一僵,白瑶陡然抱着她的腰哭的想一个孩子……

    “呜呜!”

    房内不断传来女子委屈的哭声,白修然在门口听了一会儿,才放下心来,能哭出来总比憋在心中强。

    “少爷。”管家王仁义站在一边轻轻唤一声,他是从内心深处感谢这位新夫人。

    白修然嘴角带笑,他也明白他的意思,既然这里倾之能搞定,他正好跟王伯有事说,两人一前一后去了书房。

    秦雁儿看着远去的背影,就这么无视她吗?

    手中的锦帕被她缴成一条线,死死的崩在手背上,贝齿咬着下唇,她怨恨的转头看着房内,她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

    旁边站着的丫环刚好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中一跳,胆战心惊的唤了一声,“秦小姐。”虽然秦雁儿要求府中的人称呼她为夫人,可是王管家有吩咐过,除非是少爷同意的,其他人一律不用理会。

    “夫君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去厨房为他煲汤。”秦雁儿瞬间恢复成以往柔弱的模样,轻柔一笑。

    丫环赶紧垂眸,她不敢说,因为一前一后的反差太大,秦雁儿的脸上微微扭曲,哪怕容貌再倾城,也让人胆寒。

    等着顾倾之从房内出来,白瑶已经安稳睡着,哭过后,这些日子的压抑全部释放出来,再加上自杀未遂,身体虚弱,没一会儿就睡着。

    “少夫人。”门口守着的一个丫环机灵的迎上去。

    丞相府人都知道,自家的少爷是不会娶秦雁儿,自始至终要的都是眼前的人。

    “白瑶睡了,你等她醒了告诉她,如果不想住丞相府,也可以去我顾府住几天,我那里也热闹。”

    “好。”

    “啊,对了,你也告诉她,她那事只是小事,自会有人替她解决的。”好歹白修然也是一个丞相,如果白瑶真的想和离,他出面那个什么翰林的还能拒绝不成。

    “好。”连丫环都带着笑意,新夫人真的很神奇,白瑶小姐视为天大的事,寻死觅活的,在新夫人话里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事,安心即好。

    “白修然呢?”她出来这么久,也没看见他人影。

    “少爷在书房,需要我去告诉少爷你出来吗?”丫环问道。

    “奥,不用,你等会告诉他我回去就成。”她打着哈欠,昨夜没睡好,这会乏的厉害,她还是回去补个回笼觉。

    “夫人,要给你备轿吗?”

    “不啦,我去天香楼吃个早餐再回去。”她摇着手慢悠悠走出去。

    许久没在天香楼吃过早餐,正好借这个机会吃一顿。

    以往她身边不是跟着吴刚就是顾大,现在变成她一个人,感觉有些新奇。

    一人溜达在路上,看着一城的繁华,还有不少跟她一样过来吃早餐的人。

    “顾小姐,可找到你了。”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

    顾倾之诧异回头,男子瞧着很是面熟。

    “我是在太子府当差的,奉公主之命来找你。”侍卫恭敬的说道,他去顾府找人,顾府的人告诉他,人去丞相府,他有急匆匆赶来,未想在路上遇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见鬼〕〔头号新宠:禁欲总〕〔爱情说它忘记了〕〔重生渔家有财女〕〔穿成男主那宠上天〕〔引凤决〕〔灵狐妖妃:邪性鬼〕〔网恋么,我98K消音〕〔你之蜜糖,我之砒〕〔重生盛宠:总裁的〕〔全能奶爸[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