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生活在港片世界中〕〔因祸得夫〕〔新婚第1天:总裁轻〕〔驯夫有方〕〔全民修仙世界〕〔重启娱乐圈:最强〕〔算出一个金龟婿〕〔隐婚蜜爱:欧少强〕〔系统的神级小店〕〔快穿女主:男神乖〕〔八零后咸鱼术士〕〔重生之魔王神启〕〔我真不是天蓬元帅〕〔地府刑侦顾问〕〔万界之逆天求生〕〔废柴的飞升方法〕〔魔帝的综漫生活〕〔黑科技研发中心〕〔崛起复苏时代〕〔穿越从恶魔城开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三十七章秦家来人
    顾大面无表情的从地上爬起来,吴刚那一脚狠准稳,他的屁股隐隐作痛,更丢脸的是刚才那两声哎哟,作为男子汉,怎么跟女人一样矫情。

    “顾大,你什么时候来的?”顾倾之好笑的问道,赵怀玲都快哭了,她再不出声,这丫头肯定几天都要躲着吴刚。

    “刚刚。”

    “我刚才想给怀玲找个婆家,你觉得谁合适?”她探着他的口风,看看他听了多少。

    “是吗,我没听到,这样的事主子拿主意就好。”顾大知道主子是让他在赵怀玲面前做个保证,今天的事不准说出去。

    可是他又不能说吴刚在门外全听见。

    赵怀玲这才满意,脸色转好。

    等着赵怀玲出去,顾大才进门:“主子我今天打算去郊外一趟。”

    “明天去吧,我今天有事,你跟我出去一趟。”

    “吴刚呢?”

    “他今天在府上休息一天。”最主要是吴刚块头太大,他跟着很容易查出她是谁。

    “主子,刚刚吴刚也在门外。”顾大不想瞒着顾倾之。

    “啧,他那一脚踢的不错。”从顾大扑在门前,她就猜出来。

    顾大老脸一红,这一脚完全是他没有防备,实在耻辱。

    齐府离着德贤街有五条街的距离,以前齐府甚是风光,齐府上一任主人正是老尚书齐子藤,这位老尚书有很多得意门生,可惜去世多年,膝下只有一女齐菲。

    齐菲之美当年惊艳整个香陵,都说齐尚书家飞来一只凤凰,高贵典雅。

    见过她的人无不被她的美貌折服,当年大批的王贵公子纷纷上门求亲,据小道消息,大皇子赵弘文当年可是爱惨这位美人,曾荒唐的学着才子佳人的桥段特意在寺庙里面假装偶遇。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位美人最终嫁给一位名不经传的人物。

    让很多人扼守叹息不已,真是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谁都没有想到这位美人如今又回到香陵城,独自一人落寞而归。

    “你这都哪来的消息?”顾倾之好笑的听着张志成给她八卦。

    张志成替乔神医送药过来,正好撞见顾倾之要出门,一听说她要见齐菲,瞬间双眼发亮,也闹着要去,顾倾之正好对齐菲不了解,见着他噼里啪啦说了一堆齐菲的事,只好把他带上。

    “前天有个来半世堂看病的人讲的。”张志成兴致高昂的说道。

    “张大夫不仅对医术感兴趣,对美女也是热情高涨啊!”顾倾之调侃道。

    “我们丰城的美女都被拐进你们顾府,我见见你们香陵美女不应该吗?看看到底谁更胜一筹。”张志成非常怨念的看着顾倾之,南君可是丰城人心中的女神,就这么不明不白住进顾府。

    “咳其实我在香陵也是美女,你没发现吗?”顾倾之娇俏的指着自己。

    张志成默默扭开头:“我还是更想见见齐菲。”

    顾倾之撇嘴,眼光有问题。

    齐府好多年没人居住,门前破损,瞧着规模从前还是风光过。

    “你们是谁?”一个老妇人拦住她们的去路,警惕的看着她们。

    “你好,我是红岭过来的。”顾倾之有礼的对着老妇人说道。

    一提到红岭,老妇人眼中精光乍现,小姐嫁去的地方就叫红岭,“你是小姐什么人?”

    “我跟菲姐是朋友,这次来香陵探亲正好过来叙旧。”顾倾之笑的越发优雅,显得人畜无害。

    张志成看着咂舌不已,这位骗起人来眼睛都不眨,笑的模样竟跟南君有几分相似。

    老妇人疑惑的又打量她一眼,听着她亲昵的称呼小姐为菲姐,想来关系定不错,“小姐去承安寺烧香,这位小姐不知可否留下名字,回来我好告诉小姐一声。”

    “不了,我亲自给菲姐一个惊喜吧。”她俏皮的一眨眼,好像真的跟齐菲关系很熟。

    “你们女人说谎是不是都是这样,脸不红心不跳?”坐上马车后,张志成问道。

    “这叫策略,不叫说谎。”顾倾之纠正。

    齐菲回来这么久,什么人都不见,她如果冒然说自己叫顾倾之,只怕也见不了。

    刚才那位老妇人肯说出齐菲的去处,不就是因为她提到红岭。

    五公主赵千寻一心想让齐菲离开香陵,想来赵弘文的颓废也跟此人有几分关系。

    “你知道那个齐菲为什么一个人回来吗?”她问着张志成。

    “谁都不知道,不过很多人猜测她是被人赶回来的。”

    “这不是好事吗?”

    张志成瞪大眼睛,“这怎么算好事?”

    “看你都说齐菲是个大美女,她如果改嫁,分分钟找个更好的。”顾倾之理所当然的说道。

    张志成默,这女人想法果然与寻常人不同。

    应天府衙内,白修然正在跟姚从成他们谈着事情,白府派了一个小厮过来,说是秦家来人要见他。

    江正枫看了一眼白修然,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秦家这次是来者不善啊。

    姚从成也把面前的卷轴收起,“白丞相保重。”

    白修然从椅子上面站起,整理一下衣服,眼神平静淡泊,“总要有个了断。”

    他与秦雁儿之间不会有可能,借着秦家人过来,正好把此事说清楚。

    白府的大厅内,气氛没有一丝的凝重,反而欢声笑语很和谐。

    本来白秦两家就是亲家,现在小女儿要是也能嫁到白府,算是锦上添花。

    “亲家母,我家雁儿在府上叨扰这些日子,没给你们添麻烦吧?”秦夫人客套的寒暄着。

    “你还跟我说这些见外的话。”赵夫人拉过秦雁儿的手,“这孩子又乖巧又懂事,我喜欢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嫌麻烦。”

    秦雁儿在一旁红着小脸,娇嗔一句:“伯母。”

    “你这孩子,不懂规矩。”秦夫人在一旁训着:“你喊什么伯母,要不是贤婿去年在甘南失踪,这会儿你们成亲礼早就办了,说不定连娃娃都有了,哈哈,是不是亲家母?”

    赵夫人心上一凸,这是在给她施压,只是她表面依旧笑着,“等会修然回来,是该提提成亲问题。”

    她把话题丢到白修然身上,她的这个儿子如今都住在顾府,莫说白府,连丞相府都不回,她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更别说让他娶秦雁儿。

    老爷好几次怒气冲冲回来,说是修然当着圣上的面请婚,承诺一生一世只娶顾倾之一人,要不是一干官僚拦着,他都冲过去打人,这完全就是在打他们的脸。

    当时趁着修然去甘南,仓促又给他续弦,的确是他们先斩后奏,未问过他的意思。

    自古都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他们代劳有什么不好?

    但是现在她对秦雁儿也心生出一丝的芥蒂,赏荷会上,秦雁儿诬陷顾倾之的事,让她有些不舒服,名门世家也不是没有阴谋算计,但是她如果选儿媳妇,还是希望心思坦荡的人。

    秦雁儿那天的做法有失风度。

    这事她没告诉老太君,本来老太君就护着修然,若是让她知道,就更不可能赞同修然娶秦雁儿。

    秦夫人没有听到她想听的答案,心中冷笑,她女儿在白府天天伺候着你们,如今一个名分都不敢承认,雁儿性子软,她可不是一个好打发的,“也对,当年贤婿对我家紫衣那是感情深厚,羡煞旁人,可惜,我家紫衣命薄,年纪轻轻就离开,连我那乖孙都没好好看一眼。”

    说着,她开始抹泪。

    赵夫人赶紧安慰,“亲家你也别伤心,是我们没照顾好紫衣。”

    “哎,怎么可能是你们没照顾好,是我们家紫衣没这个福气,我知道紫衣过世,贤婿也是很受打击,刚好我家雁儿也到择婿之龄,模样跟紫衣相像,正好与贤婿凑成一对佳人,让贤婿不会想起紫衣来再神伤。”秦夫人凄凄切切说了一大堆,听着好像句句为白修然好,实在就是让白修然娶了她女儿。

    像白修然这样的人物,青年才俊又是万人敬仰的丞相,多少人抢都抢不来的女婿,她是无论如何,也要把自己女儿嫁进来。

    在场都是人精,哪能没听出她的意思。

    赵夫人心中听着生气,但又不能发火,这是绵里针,她不收也得收。

    “夫人,少爷回来了。”下人过来禀报。

    大厅的人闻言全部看向外面,清瘦的男子缓缓走来,白衣墨发透着常人学不来的气度,清俊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唯有眸中闪现智慧。

    秦夫人不管看几次白修然,都对这个女婿很满意,甚至时时在好友面前显耀,她是何等的运气,找这个金龟婿。

    “娘,岳母。”他朝着厅内的人有礼的打招呼。

    “修然,快让我看看,你怎么又瘦了,是不是下人没照顾好?”秦夫人心疼的说道。

    听着她这么说,赵夫人也心疼看着他,似乎是瘦些,难道真是在顾府没人照顾好吗?

    “倾之每日让人给我熬参汤,名贵药材也用不少,我还胖了些。”他清楚众人的心思,缓缓说道。

    “你莫要宽慰我们,你娘不心疼,我都要心疼,正好我厨艺不错,天天给你煲汤,保证让你身体好。”秦夫人直接忽视他的话,热情的说道。

    白修然默,一个理所当然的人,是听不进去别人的话,他解释再多只怕没用。

    “对了,雁儿也会煲汤,她那手艺跟我学的,刚好她也在你府上,给你煲汤也方便。”秦夫人恍然一拍手,愉快的决定。

    赵夫人斜眼看她,是个厉害的女人,三言两语就想让修然回丞相府去住。

    可惜,她的儿子她还是了解,顾倾之若是不回去,他肯定也不会回去。

    “岳母的心意我领了,只是我喝惯倾之的汤,不劳烦众位。”白修然一口拒绝。

    秦夫人一僵,一点面子都没给她留,脸上有些挂不住,但又不能表现出不高兴,“刚刚听贤婿说几次倾之,这是谁啊?”

    她是故意这么问,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人是谁?

    她觉得正是因为这个顾倾之,才阻挠白修然娶雁儿。

    厅中众人不语,全部看着白修然。

    “吾妻,倾之!”他声音朗朗,带着一往情深的温柔。

    秦雁儿嫉妒的手指间深深掐入肉里,为什么这深情不是对自己?她哪点比顾倾之差?不,是顾倾之那点比的上她,为什么白修然就是不肯多看她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太古龙神诀〕〔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