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的师妹〕〔诡海〕〔晨光已熹微〕〔甜蜜军婚,兵王的〕〔东晋北府一丘八〕〔萌妻难哄,首席宠〕〔无敌神锄〕〔密斯特传奇〕〔总裁的掌心宠儿〕〔太虚禁区〕〔秀才家的俏长女〕〔玄道之门〕〔大仙官〕〔重生星空至尊〕〔史上最强万界掠夺〕〔星海图书馆〕〔纯禽大叔坏坏哒〕〔诺言无价〕〔氪金魔主〕〔首长红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三十四章关系好转
    她不由自主的向他们走去。

    “小友尽管去投胎,终有一天你会再回去。”老者对着女子说道。

    女子眉眼间全是悲伤,“国师,你说我若再次投胎做人,可以变的更好吗?这次我不求荣华富贵,只求做个擅画、会诗、爱笑且聪慧的女子?聪明一点或许别人都不会为我受到牵连。”

    “小友心中执着,会有收获。”

    “能有收获便好。”女子笑的苦涩,伸手覆在小肚上,“我一生不觉亏欠谁,偏偏对白晨轩愧疚,当日若我擅水,那孩子不会那么早夭折,二是亏欠我这肚子里的孩子,未出生便陪我一起到地府,如果我变了,他们会不会健康长大?”

    “倾之,倾之……”

    耳边谁不听的喊着她的名字,睁眼白修然一脸的关心,见她醒来才彻底放下心来:“你终于……”

    他话还未完,她突然主动抱住他。

    这是第一次她如此主动的抱他,白修然眼中闪过错愕,心中更多是狂喜,虽不知她为何这般,但她下意识的动作说明一切,他在她的心里是有分量的。

    “白修然。”她闷闷的喊道。

    “嗯。”他极温柔的答应,伸手环住她的腰。

    “我回来了。”

    “我知道。”

    顾倾之并没有告诉他,她的回来不是回到顾家,而是她跨越空间、时间,从遥远的时代回到这里,难怪她如此爱画,也难怪她不爱,却偏偏对诗词感兴趣,心有所愿,她执着的想学好,是为了想让眼前的男子对自己刮目相看吧。

    纵使心伤,他依然在她心中占有不由磨灭的位置。

    她的回来,注定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所有关心在意她的人。

    “啧啧,门都没有关严实就搂搂抱抱,合适吗?”南君倚在门边调侃道。

    如此温馨时刻,总有一两个不解风情的人出现,白修然淡淡瞧了她一眼,顿时南君站直身子,这人竟然敢对她不爽。

    “看见别人促进感情,南君姑娘不懂什么叫回避吗?”顾倾之收起心中的狂风巨浪,又恢复往常模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一次她一定不会再让悲剧发生,只是有一点她比较难办。

    上一世的顾倾之肚子有个娃,按她的意思,这一世还与这个孩子再续前缘。

    既然再续前缘,麻蛋,就是她肚子里必须有个娃,她一个人又不可能无缘无故多出一个娃。

    “嘶倾之,你掐我干什么?”白修然吃痛的看着胳膊上的手,这手的主人一脸凶相,很是不高兴,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她怎么又变脸?

    “疼吗?”顾倾之阴测测的笑道。

    “嗯。”他如实回答。

    “生孩子可比你这疼百倍。”她说的咬牙切齿。

    白修然不懂她突然扯到孩子问题上,只道女人心海底针,她若是不开心,就让她出气就好。

    男人不懂这个意思,南君却是听出其中蹊跷,很是意外的看着顾倾之,不过一天的功夫,她的心态怎么变化这么大?

    以前顾倾之对白修然,总是隔着一段什么?时不时还想把对方推开。

    可现在她明显感觉到顾倾之的变化,开始顺从她自己的心。

    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扯到生孩子问题,就足以证明这个女人已经接纳这个男人,哎,聪明一世的男人,偏偏在遇到顾倾之的问题上,就笨的像个傻子,南君心中偷笑,活该,刚才还瞪她,她可不会提点他。

    “南君姑娘若是没事可以离开。”白修然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南君怄气,但是面上不显,心中诽腹,好你个白修然,求她来帮忙的时候,可是对她客客气气的,一听说顾倾之醉酒回来,紧张的立马过来,不知道的还以为顾倾之发生什么大事。

    现在佳人在怀,立马闲她碍事,想把她提走。

    “白丞相真薄情,刚刚可不是这样对奴家的。”南君抬袖遮面,说的哀怨断肠百转千回,像一个被人辜负的女子。

    顾倾之嘴角抽经,“我应该叫我爹过来瞧瞧,南君姑娘不仅人长的漂亮,演戏还一流。”

    “切。”

    南君放下袖子,“我这叫撒娇,男人都吃这一套的,倾之要不要学?”

    “不要。”她果断拒绝。

    “一点女人味都没有,真不知道白修然是怎么看上你的。”南君非常嫌弃的说道。

    “我女儿不好吗?”顾雷霆出现在她身后,严肃的问道。

    他听门房传话,说是倾之是被人背回来的,似是喝醉。

    他知道倾之的酒量,极少会不省人事,除非心情极度糟糕,他想着是不是昨日的事还让她不痛快,他现在虽然得了一个儿子,但是在心里,宝贝女儿永远排第一。

    所以就赶过来看看,刚巧就听见南君在评价倾之。

    他家的闺女还不论到外人评头论足,特别是不好的评论。

    “好。”南君依旧保持着她的风度,看着顾雷霆笑的风情万种,“只要是顾老爷的女儿自然是天下最好的,因为在我心里,顾老爷是最好的。”

    “咳咳咳!”

    顾倾之吓的咳嗽起来,白修然替她顺着背,话虽惊世骇俗,但是贵在直白坦率,像顾家这两父女,若不直白是从来不会放心里。

    顾雷霆脸色黑的跟锅底,狠狠瞪着南君,哪想眼前的小女人巧笑谦兮,美目盼兮,一波一波的秋波朝他这边投送,他是无可奈何,只好狠狠瞪着跟过来的下人带着警告的意味,谁要把这一幕讲出去,小心有他好看。

    “顾老爷你这是要走?”南君看着顾雷霆转身离开,笑吟吟的问道。

    “哼。”顾雷霆一甩袖子,走的更快。

    “啧,我还以为顾老爷是知道倾之昨夜惊吓的事。”南君自言自语道。

    “什么意思?”顾雷霆陡然转身,锐利的看着她。

    “咦,顾老爷有事吗?”南君无辜的眨巴眼睛。

    对方若不是一个女人,他早就动手。

    “哎,天色已晚,肚中腹饿,顾老爷饿了吗?”南君就是不肯说道正题。

    “倾之,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顾雷霆直接问着当事人。

    “额?”顾倾之看着南君杀气腾腾的眼神,,面对她爹就是一只温顺的小猫咪,怎么一面对她就瞬间化成老虎?

    “倾之是不是头疼,你躺着休息一下。”白修然出面替她解围。

    “对对,头是有点疼,大概是昨天没休息好,爹,我头疼。”顾倾之无辜的眨巴眼。

    顾雷霆知道她这是不想说,又不能冲她发火,只好瞪了一眼南君,“晚饭已备好,南君姑娘请吧。”

    “好啊。”南君娇笑一声,回头给了顾倾之一个识相的眼神,今日这事帮了她,以后她会还她这个人情。

    等着人离开,院子安静下来,顾倾之叹口气躺下来,哎,她为什么就帮她呢?

    “倾之不讨厌她吧!”白修然了然的看着她。

    “呵。”顾倾之傲娇的不肯承认,“她若是想做朋友,我是很喜欢,可是她偏偏想当我娘,我就实在接受不住。”

    “因为她只比你大几岁吗?”

    “哼。”

    “还是你觉得她不会真心待你爹?”

    “……”

    “倾之,你知道南君姑娘对我说过什么吗?”

    “什么?”

    “她说她很高兴她比你爹小很多,这样你爹老了,她还能照顾,等百年后,她能亲自陪他到最后一程,她不愿走在他的前面,因为走在最后面的人注定会伤心,她不愿你爹伤心……”

    南君的这段话对他触动太大,他完全能感同身受,爱一人唯恐对方伤心难过。

    这大概是他想帮忙的原因。

    只是缘分的事,也讲究两厢情愿,他不知道他那位岳丈会不会接受南君?

    “就她现在死缠乱打,我爹肯定不会同意的,姨娘陪在我爹身边那么多年,都没让她转为正室,你知道为什么吗?”顾倾之说道。

    她承认她被有些话触动,见过上一世白修然孤独终老,她不愿她爹也这般,太孤独太寂寞,若真有一人陪伴他到最后是极好的。

    “为什么?”白修然拉过她的手,她能这么说,就已经证明她有些接受南君。

    “你可以让南君去我爹书房看看,书架第三个格子有一副画像,她见到自然就明白,以她的聪明,应该知道接下来她到底该不该放弃?”顾倾之无奈道,在她爹心里,她娘就是她爹心上的朱砂痣,是那窗前的清明月,谁人都比不了。

    “她见过。”

    “你说什么?”她陡然坐起来,怀疑自己听错。

    白修然看着她一脸诧异的表情,可爱又懵懂,忍不住捏捏她的脸,入手滑腻,触感极好,“倾之像岳母,都是美人!”

    画像上的美人当真倾国倾城,也难怪岳丈一直放心上。

    “咳!”顾倾之老脸一红,感觉她被人调戏。

    不过这个时候,不是你侬我侬,有些问题她还是要问清楚,“既然她见过,怎么还不放弃,没看见我爹在上面的题字吗?”

    那上面可是一个男人对妻子的思念与承诺,至此一生,他只有一妻,不会再有人能取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军妻鲜嫩:权少宠〕〔重生渔家有财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