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清穿之四爷皇妃〕〔一号狂兵〕〔暗夜龙虎〕〔神话禁区〕〔守护甜心之喵星人〕〔邪王霸宠:特工皇〕〔九龙神君〕〔神光冲霄〕〔武神龙尊〕〔娱乐帝国系统〕〔三界搬运工〕〔贫道要写书〕〔我的尤物老板娘〕〔美女校花的绝品战〕〔他从炼狱来〕〔线灵〕〔武林至尊养成系统〕〔最强透视之眼〕〔重生之无上武道〕〔都市修仙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三十二章片断
    顾倾之又坐下来,这才发现她坐的地方也是一个算卦摊。

    一张矮桌,两把凳子,桌子上放着一本古旧发黄的书,简陋的再无其他,甚至连个算卦标示都没有。

    “大师也算卦?”她试探的询问道。

    “偶尔卜一卦。”老者似是而非的答道。

    顾倾之装模作样的点头,心中思量,她先前坐这里时,似乎没看到这里有人,到底是她疏忽?还是眼前的人存在感太差?

    “不知大师能否替我算一卦?”她这话也是临时起意,同不同意对她来说也无所谓。

    “小友的卦,非常人卦,此处不是一个卜卦的好地方。”老者说完,拿着书起身离开。

    顾倾之一头雾水,这老者说话,说一半留一半,什么意思?

    等着老者走到城皇子庙大门前,要进大门时,似看了她一眼,才恍然大悟,赶紧起身跟上去。

    墙根处,灰衣老道眼皮一跳,看来老友等到他要等的人。

    今早,他去老友处讨酒喝,未想见着老友一副寻常打扮,说是要去门外替人卜卦。

    这可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大事,能得他这位老友卜卦的人,世间简直凤毛麟角。

    为凑这个热闹,他也在不远处支个卦摊。

    一个上午,老友处一个人都没有,反而他是生意兴隆,卜卦的人络绎不绝,若不是看在酒钱的份上,他只怕摞挑子不干。

    三个娃娃的出现是他意料之外。

    更让他想不到,一位女子竟然坐到老友的摊位上,上午的时候,来来往往那么多人,没有一个注意到那个地方,偏偏那个女子无意坐过去。

    他看的很清楚,女子并没有算卦的意图,而且从始至终看的都是他这边。

    偏偏在女子要离开时,突然又坐下,谈攀几句后,他见着老友回到城皇子庙,女子也跟过去,他就知道老友等的人就是她。

    “道长你有没有听我在说什么?”江庭豪说的口干舌燥,结果一看人,根本在走神,气愤道。

    “老道今日有些事,不若几位小友改天再来。”灰衣老道很想跟进去看看老友到底要对女子卜什么卦,所以也不打算跟这三个娃娃过多纠缠。

    虽说,这三个娃娃让他颇欣赏。

    “晨轩,我刚才好像看到干娘了?”陈方圆小声的嘀咕。

    “在哪?”白晨轩回头寻人。

    “我不确定是不是,就看见一个背影进庙里面,很像干娘。”陈方圆拿不准,他刚好眼风里瞧见衣影,人就已经进了庙。

    “那我们去看看。”

    “几位小友等等。”灰衣老道笑眯眯的拦下他们,他耳力过人,将两人的话听的清清楚楚,真是意外之喜,“刚刚听见两位小友说话,不知小友的娘亲是何人?”

    “哈,你不是道士吗?掐指一算不就出来。”江庭豪正好逮着机会取笑他。

    灰衣老道也不生气,笑眯眯点了一下他的头,:“小友取笑,老道不是神仙,没有那大的本事。”

    ……

    城皇子庙内,青铜大鼎上面插满香,烟雾缭绕,檀香入鼻。

    顾倾之跟着老者走在里面,庙内的人见着老者都是恭敬行一礼再离开。

    她越发的断定老者的不简单。

    心中盘算着,这人难不成是庙里的掌教?

    从大院绕道小院,越走越安静,人也慢慢少起来,环境确是清幽雅致。

    一处房门敞开,站在外面就能看见里面挂着一个大大的禅字。

    顾倾之有意思的看着字,修道的人,怎么还参起佛来?

    “佛道本就不分家。”老者竟然看出她心中的想法,说了一句。

    顾倾之心中更是诧异,她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老者竟然知晓,委实厉害。

    大大方方走进去,在屋内的桌边坐下,她此刻才有了兴致,好奇老者能给她卜出什么卦?

    老者从架子上取出一个乌龟壳,澄亮光滑,上面的纹路清晰可见,随即又从怀里掏出几枚古币放进龟壳内。

    “大师这里也有好酒?”顾倾之发誓,她起先真的没有发现那些酒坛子,直到空气中那一丝若有若无的酒香钻进她的鼻子,她才好奇环视一圈四周。

    肚子里的酒虫都被这酒香勾引的蠢蠢欲动,她好酒,但不嗜酒。

    其实她什么好酒没有喝过,但是这酒香就让她升起想喝的**。

    老者拿着龟壳的手一顿,别人到他这里都是规规矩矩,唯恐说错做错,结果这个女娃娃坦率的说出来。

    还真是跟某人描述的一样。

    “小友若想喝,可以尝尝。”他也是爱酒之人,可惜某人不爱喝酒,倒是挺爱拿他的酒。

    “可以吗?”她嘴上客套,手上很自觉的搬过一坛酒,等着开封打开,酒香更加浓郁,实在太香,“好酒。”

    她大赞一声,倒了两杯,推给老者一杯后,自己才尝了一口,“这酒好喝。”

    这不是恭维,真心赞美,她爹的珍藏,她也喝过,圣半秋藏的好酒,她也喝过,但是眼前的酒更香更浓郁,“咦。”她惊疑一声,又给自己倒一杯下肚,“这酒我好像喝过?”

    她自言自语,心中很是疑惑,记忆中似乎真的对这种酒有印象。

    老者闻言,没有说什么,安安静静晃动龟壳的古币,可不是喝过么,他那位得意弟子,做过最荒唐的事,恐怕就只有一件,当着他的面一本正经的拿酒走人,说是有人爱喝。

    他这酒是高山上的猴儿酒,根本得不了几罐,平日谁敢碰?就连他那位老友想喝酒,还得厚着脸皮在他这磨蹭,唯独这位弟子他是无可奈何。

    “大师,这是什么酒?”

    “猴儿酒。”

    “猴儿酒?”她跟着念了一遍,随后恍然大悟:“是啦,就是这酒,我喝过,我哥让人稍回来的,说是山里的猴子酿的酒,太稀少所以没多少。”

    老者眼皮一跳,是没多少,但是孽徒硬生生拿走一半,说是还他十倍的酒。

    寻常的酒能跟它比吗?

    “小友还是少喝些酒,这酒醉人。”古币落在桌子上时,老者多说一句。

    “不会,我酒量很……”

    她话还未完,软趴趴的倒在桌上。

    暗中护卫的人显出真身,站在顾倾之身后,警觉的看着老者。

    “不用紧张,等我把这一卦解完,她自然醒了。”老者看着桌上的卦象说的淡定。

    迷雾蒙蒙,四周一片混沌……

    顾倾之朝前踏脚一步,忽的四周景色全变,她看见顾喜年静静的擦拭着一块石碑,眉眼间全是淡漠,“倾之,我找到让你回来的方法,你且多睡会儿,下一次,一定让你得偿所愿。”

    她未明白意思,上前想要询问,未想手伸过去,直接穿透对方的身体。

    诧异的看着手,为什么会这样?

    顾喜年站了许久,她也看了许久,等到对方离开,她依旧在原地不能变动。

    慢慢天色渐黑,一袭白衣从远处走来,她眯着眼睛,静静看着走近的人,他怎么会来?

    瞧着身形越发的单薄,眼中没有她熟悉的温度,冰冷成一片,他拿着一壶酒倾斜而出,就那么洒进泥土中,等着酒壶空了,他才看着这石碑上的几个字,手中的拳头紧了又松,似带着怒气:“顾倾之,明明那一夜是你设计我,明明我不愿娶你,可你就这么报复我吗?一尸两命,你怎么就那么狠心……”

    顾倾之惊讶之极,呆在当场,什么意思?

    头在一瞬间快炸裂,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叫一尸两命?

    她的手不由自由的放在小腹上,眼泪簌簌落下,带着无名的伤悲,这明明不是她的情绪,但却不由自主落下。

    她到底怎么了?眼泪胡乱的擦着,心中委屈真实而又绝望。

    “你若聪明些该多好。”最后,他带着遗憾苦笑,不清楚自己心里到底有没有那个清丽女子的影子。

    她若收敛一些脾气,她若少些鲁莽,或许就不会是今天这幅局面。

    一切真相都已查明,他才知误会她很多,但却再不能说一声抱歉。

    最让他难以释怀的,还是她瞒着有身孕的事?

    他不知道当初她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离开人世?如果当初他去看她,会不会对他说出真相?

    顾倾之心底波澜陡起,瞳孔一缩,白修然竟然落泪,这个人之骄子,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现在爱她如命的白修然都未曾见他落过泪,过去那么讨厌她祖宗的白修然,会在她祖宗的墓碑前落泪,为什么呢?

    画面再陡然一转,面前不再是萧条的荒外,而是一间密室,四周昏暗压抑,墙上地上到处都是符咒阵法之类,鲜红的血液在石槽中蜿蜒,顾倾之心下一沉,快步寻人,一处石台前,风华正茂的男子手中拿着匕首,口中念着什么,边说边划着手腕,鲜红的血液落下石槽中仿佛着魔自动逆行直上。

    她的心都快吓出来,明明知道他听不见,她依然吼道,“喜年哥你给我住手。”

    可是谁都阻止不了他的疯狂,她顾不了其它,上前拉他,画面再次转变,她又回到老地方。

    冰冷的大牢内,难闻的气味,让她升起熟悉感,几个女人披头散发疯狂的朝着牢外嘶吼,“我们是冤枉的。”

    可是白衣男子丝毫不受影响,手中一张判书,“秋后处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