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和你诉说爱情〕〔回到西游当惊仙〕〔漫威之无限娘化〕〔垂钓未来〕〔道圣〕〔极品神医俏小妹〕〔重生之捉鬼天师〕〔神界红包群〕〔农妃天下〕〔夫人持剑〕〔因子缘第四部〕〔修仙女配的逆天之〕〔世上最乱混穿〕〔我成了武侠乐园的〕〔女装吧,妖魔鬼怪〕〔神帝的宠妃〕〔不死琉璃心〕〔青铜战纪〕〔最强杀人刀〕〔萌宝来袭:总裁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三十一章找茬
    车水马龙的大街上,人来人往非常的热闹。

    一个胖墩墩的小子肩膀上面搭着一个布袋子,大步在前面走,不时回头催催后面的两个人,“你们两个倒是快点,要是被人发现我们逃学,就该倒大霉。”

    白晨轩木着一张脸不语,这是他回香陵后第一天上学,没想到被江庭豪撺掇逃学出来。

    如果让人知道,他是偷偷翻墙出来的,只怕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从小到大,他一直规规矩矩,还没这么冒失过。

    “晨轩,你不用紧张,要真发现,干娘又不会揍你,我就难说。”陈方圆扯着白晨轩的袖子叹气道,他爹要真知道他逃学,指不定罚他抄多少本书?

    “可娘会失望。”比起他爹惩罚,他更怕娘亲对他的失望。

    陈方圆一愣,疑惑的重复一句:“干娘真的会对我们失望吗?”

    “不会。”江庭豪不知道什么时候蹿过来,肯定的答道,“干娘要知道我们去找那个老道士的茬,没准举双手赞成,你想啊,那道士就是个坑蒙拐骗的主,不知道我娘怎么会听那个道士的话,拿鸡毛掸子给我驱邪,我屁股都疼好几天,咳,当然这不是重点,等我们把那个骗子在众人面前戳穿,你说干娘知道后,会不会夸我们?”

    江庭豪一张嘴特能说,他能从尚学堂把这两位忽悠出来,跟他一起去找上次的灰衣老道,这会一番话,又让两人打消顾虑。

    陈方圆能答应江庭豪,完全是因为白晨轩竟然会同意。

    白晨轩自有他的想法,上次回来,娘亲嘴里还嘀咕着,那个老道是个骗子,害她白白被她爹跟乔神医一顿鸡毛掸子打。

    他也觉得此人并不是什么高人,刚巧江庭豪告诉他,知道那个灰衣老道在哪里,三个人一合计,就想先会会那道士。

    城皇子庙在香陵的北边,据说国师就住在这里,不过很少有人碰到。

    庙前面摆着很多算卦的摊位,许多人都愿意到这里来算命,据说有几位算的特别灵验。

    墙根的一处拐角,有几人蹲在那里问着各自的前程。

    “大师,你给我算算,我能飞黄腾达吗?就像顾雷霆那样有钱的。”一个长的特别福泰的秃顶男人激动的问道。

    灰衣老道眼皮都没抬,“每个人命格判官都替你们写好,有权未必能求来钱。”

    “大师的意思,我能当官?”男人更加的激动,不停的搓着手。

    “异想天开,把你好高骛远的心思收一收,努力才是正道。”

    “那大师我该怎么努力?”

    灰衣老道这才缓缓抬高眼皮,又慢慢垂下,男人立马明白,很有眼色的从怀中掏出钱递过去,灰衣老道视线在钱上转悠一圈,才满意收进去,“今年你切莫去西边,多往南边走,切忌不管谁叫你去西边,都不要去。”

    “好勒,谢谢大师指点。”男人感激涕零的离开。

    江庭豪拉着白修然他们蹲在不远处,两眼很是鄙夷的看着灰衣老道,“看见没有,他这完全在忽悠人,我说的都比他高明。”

    白修然跟陈方圆默,这是实话,就江庭豪的嘴皮子,加以时日,死的都能说成活的。

    “快看,快看,又来一个。”江庭豪指着过来一个女的。

    对方看模样也就豆蔻年纪,少女羞答答的坐下来,“大师,能帮我算一卦吗?”

    “问姻缘吧。”灰衣老道肯定道。

    “对。”少女更加娇羞。

    “那你写个字。”灰衣老道推过去一张白纸,少女在上面写了一个好字。

    老道端详着字,半天皱眉不语,少女顿时紧张的问道:“大师,到底怎么样?”

    “字是好字,偏偏姑娘把这个字写的有些开,女跟子隔着一小段距离,只怕婚事难成。”

    少女立马变了神色,求着老道给她化解一番。

    “姑娘拿着符咒,放在心上人枕头下面,要是一个月后还是不成,你再来找我。”老道递过去一个黄色的符咒,说道。

    少女赶紧接过去,付了钱,感恩戴德的离开。

    “啧啧,这也太好骗了,我感觉以后我也能成为一代大师。”江庭豪感慨道。

    陈方圆一笑:“江大师不用以后,现在你就是,你先去会会那位大师,看看是你赢,还是他赢?”

    “肯定我赢。”江庭豪站起来,骄傲的挺着小胸脯上前找茬。

    “大师,我要算命。”

    老道一听对方是个娃娃声,眼皮抬起,上下打量一番,“上学期间,不好好,跑老道这干什么?”

    江庭豪心中一惊,“你认识我?”

    “不认识。”

    “那你怎么知道我在?”

    “瞧你小小年纪穿的气派,应该是位有钱人家的少爷,这会儿不在还能干什么?”

    江庭豪一听,也是这个理,不过他也不是这么好忽悠的,“那你看我,今天过来干什么的?”

    “找老道麻烦的。”老道说的很镇定。

    江庭豪又是一惊,扭头看了一眼身后,见到白晨轩木着一张脸站起来,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老道的声音传来:“原来是三位小友一起来的。”

    江庭豪很是懊恼,这老道甚是狡猾,先是扰乱他的心神,现又把他请来的两位帮手也给发现。

    白晨轩跟陈方圆也走上前,白晨轩从容的朝着老道行了一礼,“刚刚听见道长替人算命,有几个疑惑,不知道道长能否替我解开?”

    “好。”老道上下打量他一番,回的爽快。

    眼前的三个孩子,即使不去看生成八字,他都知道是人中龙凤,观此面相,将来定成大器。

    “道长为何让前面的男子不要去西边,多往南边?”

    老道颇感欣慰,这孩子问到点子上面去,“香陵西城本就赌场多,他算命之前,就见着他怀里掉下过骰子,证明是个赌徒,只要他能戒掉赌,不止南边,东南西北他都能去。”

    “那你这根本就不是算出来的。”江庭豪说道。

    “世上哪有那么多神仙,不过是眼力过人,洞察人心而已。”老道打着禅机。

    白晨轩心中对老道有些改观,逐又行一礼,“刚刚那位女子,道长为何说她成不了?”

    “她脸上虽带着喜气,但是眼中带着血丝,眼外略微浮肿,证明哭过,我让她写字,她偏偏写了一个好字,恰恰证明她心底的惶恐,只怕事情并不好,所以此事难成。”

    “那道长为何要给她符?”

    “宽心而已,那女子面相并不是一个苦命人,只要不太操之过急,事情未必没有转机。”

    白晨轩跟陈方圆两人对视一眼,这人即使不是得道高人,也是一位窥探人心的高手,难怪香陵城那么多达官贵人愿意找他。

    不远处,顾倾之饶有兴致的看着三小只堵在灰衣老道的摊前。

    她从太子府出来,顺着街道走着,今天吴刚跟顾大都没有跟她出来,瞧着她似乎一个人,其实暗中也有人在保护她。

    她走了一段路,恰好听见有几人正在谈论算命之事,话中提到那位灰衣老道。

    她腿一转,就绕道城皇子庙。

    她原本是去找茬的,没想到看到三小只。

    别人都在上学,唯独这三小只竟然偷偷溜出来,顾倾之顿时不急着上前,安心找一地,坐下来看戏。

    她们家晨轩不错,先礼后兵,不过瞧到最后,三小只都没占到上风,反而那灰衣老道撇了她这边几眼。

    啧,顾倾之心中诽腑,别的不说,眼力劲倒跟白修然和南君他们有的一拼,都属于变态级别的。

    江庭豪气闷,从刚才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占上风,我方人员虽说不差,但是敌方更厉害。

    “不知道道长能否替我算一卦?”陈方圆嘴角勾着一抹笑意,眼中闪过算计,颇有种他爹想阴人时的模样。

    只是一只小狐狸怎么斗的过法力高深的道人。

    “小友想算什么?”灰衣老道泰然自若道。

    “就算我爹几时休了他那小妾。”他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江庭豪都对他咂舌不已,他要不要效法一番,看看他娘以后打算生几个?

    以前家里就他一个小子,所有人都宠着他,现在多个妹妹,总是听见下人讨论他妹妹生的好看。

    一个满脸皱巴巴的娃娃哪里好看?

    “此事在人为,不关天命,老道爱莫能助。”灰衣老道坦然说道。

    “切。”江庭豪两眼很是不屑,“既然这样,那你给我算算,我以后会怎么样?生辰八字,称骨看命,这总该能算的出来吧!”

    “小友了解倒挺透彻。”灰衣老道夸赞一句。

    江庭豪很神气的挺胸,“我可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古往今来,我也是研究的很透彻。”

    这话要是换成二十年后的江庭豪,或许有人能信,偏偏毛都没长齐,说这话特别好笑。

    白晨轩跟陈方圆两个往旁边一站,与江庭豪保持距离,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喂,你俩站那么远干什么?”江庭豪不满的嚷嚷。

    两人假装听不见,专心研究墙上的纹路。

    江庭豪越发气的跺脚……

    顾倾之瞧的好笑,准备起身也去会会灰衣老道。

    “既然不是诚心算命,小友还是不要掺合。”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顾倾之诧异回头,只见她对面坐着一位老者,老者穿着普通,但一双眼睛却不似他这个年龄的浑黄,反而黑白分明,若不是眼底透出的沧桑见证岁月的痕迹,她还真不敢确认这是一位老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太古龙神诀〕〔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冷酷总裁霸爱妻〕〔总裁太坏,娇妻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