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巅仙缘〕〔魔夜大帝〕〔变身女王大仁〕〔穿入仙武〕〔首长红人〕〔仙道隐名〕〔亿万宠妻:入骨相〕〔美利坚仓储捡漏王〕〔桃运医圣〕〔帝神途〕〔大宋经理人〕〔万剑破〕〔吾名白胡子〕〔诡秘妖异之变〕〔异种骑士团〕〔捡来的仙缘〕〔重生之先声夺人〕〔逆行万年〕〔掌心雷〕〔神帝争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两百二十九章哀求
    “倾之,我娶你可好?”他说的非常唐突,只是福至心灵脱口而出。

    “好。”

    白修然一愣,停住脚步,傻傻的看着她。

    他真的没有想过她会答应,且答应的这么痛快。

    白修然:“真……真的?”

    “假的。”

    “啊我差点以为是真的。”若说没有失望绝对不是真的,不过这个时候,是她精神受到刺激,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他如此说,的确有些卑鄙。

    “傻瓜。”她嘀咕一声闭上眼,还说自己能窥探人心,连她说真的假的,都分辨不出来吗?

    白修然:“倾之想去哪?”

    她把头深深扎进他的怀里不搭理,只要不是那间跑进蛇的房间,哪里都行。

    白修然对她孩子气的动作失笑,“去倾之以前的房间?”

    “嗯。”她迷迷糊糊答应,刚刚受到惊吓,现在放松,乏的厉害。

    赵怀玲惊讶的看着自家姑爷抱着小姐进了他的房间,她睡的正熟,被院子一个扫地丫头唤醒,说是吴刚交代她去小姐那边。

    深更半夜的她还以为小姐发生什么?

    结果就看到这一幕,心里把吴刚骂的狗血淋头,小姐跟姑爷这是在促进感情,她横插一脚是会遭天谴的。

    打着哈欠转过身,准备继续回房再睡。

    “倾之,你身上都汗湿,要洗个澡吗?”他怀中的人里衣贴合皮肤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心中几次心猿意马,都被他狠狠压制住。

    “好。”她是该好好洗洗,那蛇贴着肌肤的感觉越想越恶心,不把身上的皮搓掉几层,她是不会罢休。

    “你去哪?”

    她突然紧张的拉着他,他这是打算放下她离开吗?

    无论如何她都不想一个人呆着。

    白修然无奈的坐下,与她对视,“倾之,你要洗澡,这么晚,大家都睡了。”

    他的意思是打算自己烧水。

    “那我不洗。”她果断拒绝。

    明明汗津津的贴在身上很不舒服,却又怕一人呆在房间内,白修然心微微有些疼惜,他的确是嘱咐好手下的人保护好院子,也让吴刚他们把倾之看紧点,可他没想到有人会从屋顶投蛇,若不是对方从他屋顶上空经过,瓦块的声音惊醒,他真的不知道顾倾之会怎样?

    不,或许是,他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

    若是顾倾之有个万一,他不介意让整个香陵都掀起腥风血雨。

    都说他是谦谦君子,待人有礼,处事有方,可谁都不知道他心中也藏有恶魔。

    “倾之要不要陪我去烧水?”他拉着她的手说着反话。

    “好。”她乖巧答道。

    厨房内,火光映射,一人忙前忙后的点火烧水,一人如同一个小尾巴,就在他身后转悠,“噗嗤!”顾倾之突然笑起来,两眼笑成月牙。

    “倾之,好笑吗?”

    “嗯,堂堂丞相大人半夜偷偷在厨房烧水,要是被你那些爱慕者看见,还不得大吃一惊。”

    他宠溺的看着她,清丽的脸上这才恢复一些颜色,他突然伸手抚摸上她的脸,顾倾之一呆有些不知所措,他的手又收回,“你脸脏了。”

    “奥奥”她发出无意义的词,刚刚心漏一拍,她竟然心动。

    夜色撩人,灯火如豆。

    白修然拿着一卷书安安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屏风另一侧,有水声传来,他的心忽远忽近,想起让她洗澡时,她脸红的模样,卸下往日的没心没肺,柔弱的如同风雨中的花朵,“哪个……你能不能就在旁边,我怕。”

    这是第一次她在他面前示弱,他没有狂喜,只有疼惜。

    看书的双眼渐渐锐利,让他的宝贝如此受到惊吓,有些人是该受到惩罚!

    “白修然,你在外面吗?”屏风另一侧,不安的声音问道。

    “在,一直都在。”他安抚的回答,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些片刻,似乎曾经也曾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他坐在屏风的一端静静听着屏风另一边的水声,然后水声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小到他连书都忘记放下,穿过屏风,看着沉入木桶底的人……

    “顾倾之。”

    他吓的魂都快出来,一把将水底的人拉起来,“你是不是又想把自己闷死在桶里?”

    “额?”顾倾之诧异的呆住,她就一时玩性大起,沉到水里憋个气,没想他突然冲过来,不管不顾的把她拉上来。

    “以后不准再给我沉入水底,不然……”

    “不然怎么样?”她从来没见过他这么气急败坏。

    脖子被人勾住,在她还未弄明白什么情况下,一张嘴堵上去,炙热而又霸道。

    “唔!”

    她想推开他,奈何力气悬殊太大,被动的接受着一切,一只大手顺着她的曲线蜿蜒,她支撑不住,软在他怀里。

    两人谁都没有想到事情是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他收不了手,她迷蒙着眼睛,今夜格外的不想一个人……

    夜色正好,良辰美景,情到深处,自然发展……

    翌日。

    顾倾之呆呆的坐在床前发愣,屋外脚步声来来去去好多遍,想推门又不敢的模样。

    瞧着满身的痕迹,她是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她若是喝醉酒,还能把一切推到酒上面,偏偏她一滴酒未沾,昨夜的事,现在回想起来她还历历在目,那双在她身上的手,仿佛施了魔法,碰到哪里都让她升起一团火,他留遍全身的印记。

    如果没有她最后哭着的哀求,只怕最后一步也完成。

    “怀玲,倾之姐还没醒吗?”门外,顾怜儿焦急的问道。

    “姑爷交代谁都不能打扰小姐,醒没醒我不知道。”赵怀玲实诚的拦着想进去的人。

    虽说姑爷整日就那一个表情,但是今日貌似有点不同,不瞎的都瞧出姑爷心情很好。

    “怎么?她还没醒,我去叫她。”南君摇着一把折扇进来,日升三竿,她竟然还未起床,果然还是当个大家小姐好,怎么睡都不会有人说。

    “不不行。”赵怀玲一伸手,把人全部拦住。

    南君挑眉,视线在赵怀玲脸上扫了一圈,露出坏笑的表情,“什么情况?”

    赵怀玲也是未经人事的丫头,被这么一问,脸色绯红,“没事。”

    她越说没事,南君笑的越厉害,心中已经有了隐约的答案。

    “南君姑娘。”吴刚过来解围,以赵怀玲的道行,根本不是南君的对手,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白丞相,请你看样东西。”

    “奥!”

    南君跟着他的身后,同时不忘调侃两句:“倾之身边的那个丫头好像吃醋,为什么呢?”

    吴刚不语,不过心里倒是高兴。

    南君最不喜欢这种什么都闷在心里的男人,还是白修然让她欣赏,喜欢谁坦然的告诉对方,少去那些猜忌,让感情变得纯粹。

    “到了。”吴刚止步。

    南君先是疑惑,等看清楚东西,眼神发生变化,“这是昨晚发生的?”

    “是。”

    南君看着蛇的尸体,有两种蛇头她认识,非常剧毒,剩下三种她不认识,但想着也不是什么善类。

    “顾雷霆知道吗?”

    吴刚:“白丞相让我们等小姐的意思。”

    “那些人还真是等不及,白修然人呢?”南君露出嘲笑的神情,看来顾倾之的那些话的确刺激到某些人,竟然连夜下手,他们或许还不知道惹怒白修然的下场,动他的宝贝,不是找死吗?

    “白丞相去顺应府。”他没有将全部实情告知,昨夜抓住一人,白丞相特意嘱咐,谁人都不能告知,他要秘密审问。

    “行啦,我去看看倾之。”既然正主不在,顾倾之肯定也无事,不然不会这么放心离开。

    房门敞开着,屋内却无一人。

    南君转身看着赵怀玲,“人呢?”

    “小姐跟怜儿小姐出去的。”赵怀玲撇着嘴,小姐每次都喜欢撇开她,不高兴。

    “她倒是心宽,亏别人关心她。”南君晃着扇子打算离开。

    “小姐跟姑爷有什么关心的?”赵怀玲单纯的问道,小姐出来时,她紧张的打算去扶,结果被小姐拍掉手背,“收回你脑子的不良思想。”

    她就很纳闷,她脸上写的很明显吗?

    南君斜睨她一会儿,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还小。”

    另一边。

    顾倾之头疼的坐在马车内,顾怜儿哭哭啼啼的把事情经过说一遍,她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平日在她府上兴风作浪就罢了。

    未想大街上公然调戏一位女子,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当今五公主赵千寻。

    顾怜儿知道的时候魂都快吓没,她娘拉着她直嚎,让她求求她弟弟。

    她怎么救?

    没办法,硬着头皮亲自去求见公主,结果被人拦在门外,她连公主人影都没见到。

    几次三番,她也知道这不是办法。

    所以才厚着脸皮来求顾倾之,“倾之姐,你帮帮我。”她一个孕妇,本就身体不好,结果她娘整日在她耳边哭诉,让她去想办法。

    她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办法,对方又是公主,她是无可奈何。

    “你那个弟弟是该教训一下,小小年纪不学好,再不管教,长大指不定惹出更大的祸事。”顾倾之拒绝。

    “倾之姐。”顾怜儿挺着一个大肚子跪在她面前,声泪俱下,“我也知道我那个弟弟不成器,但是我娘年纪大了,受不了这个打击,求你帮帮我,我知道以前我做错很多事,求你大人不计小人,帮帮我这一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超神学院:至尊河〕〔见鬼〕〔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头号新宠:禁欲总〕〔傲娇帝少,宠翻天〕〔重生渔家有财女〕〔人生若能两相忘〕〔穿成男主那宠上天〕〔总裁的贴身特助〕〔爱情说它忘记了〕〔灵狐妖妃:邪性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