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村扎纸人〕〔抗日之战将传奇〕〔完美风暴〕〔机变之乾坤诀〕〔在下慎二,有何贵〕〔女村长的贴身兵王〕〔幻神〕〔超品巫师〕〔丹武帝尊〕〔极品小神医〕〔神魂丹帝〕〔生死突击〕〔重生校园:天下男〕〔都市透视小神医〕〔重生1988:城少的〕〔卡焰〕〔通天神捕〕〔龙组使命〕〔帝国总裁深深爱〕〔八零天后小军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228章 毒蛇
    顾倾之闻言一僵,她那话背地说可以,当着正主面就有些尴尬,强自镇定转身,“你怎么来了?”

    “你身边人说的,我就过来。”白修然自然的牵过她的手,就像寻常人家的夫妻般,“回来总要见见你我才安心。”

    顾倾之老脸一红,又被撩到,傲娇的把头偏一边来躲避脸红的事实。

    两人牵着手,慢慢走着,谁都没有再说话,但气氛非常温馨。

    “咳~!”

    顾倾之清清嗓子,想把白天发生的事跟他讲一遍,毕竟白晨轩是他儿子。

    白修然其实知道她想讲什么,但是他却想多听听她说话,所以宠溺的等她把话说完。

    “喂,我话都说完,你还看我干什么?”顾倾之假装老羞成怒,但语气却透着她都没有发现的娇嗔。

    “因为倾之好看。”白修然理所当然的说道。

    在他眼里,心里,没有谁比眼前人更好看。

    顾倾之这下不止脸红,耳朵都热起来,小声嘀咕,“又没让你说我。”长的又帅,没事又对她说情话,杀伤力实在太大,她别说抵抗,就差丢兵卸甲。

    白修然见目的达到,眼中闪过笑意,他就要细水长流,每天都这般待她,让她慢慢习惯,慢慢将他放在心里。

    顾倾之感觉到他的视线还在自己身上,心中诽腹,你还看,再看扑倒,吃掉不负责。

    心中想的很霸气,行动却很没出息,她又想溜。

    “倾之。”

    白修然无奈拉着她,这才开始说正经:“晨轩的事我知道,晨轩说让你不要放心上。”

    本来人在她顾府冤枉,现在反而被人安慰,她怎么好意思接受:“我不放心上,我记心上,那些人,我不去招惹他们,反而过来对付我,哼……”

    她的脸上闪过不悦,她不会让那帮人得意太久,也该到偿还的时候。

    他就知道会这样,听说倾之与南君两人在静室谈一下午,有机会他去找南君打探打探,问倾之只怕不会跟他说实话。

    “你就不问问我知道点什么?”他还未问,她反而先开口。

    南君都能看出来的事,以白修然的聪慧,不难察觉什么。

    “倾之会说吗?”

    他的嗓音低低沉沉,好像带着些失落,听的顾倾之陡升愧疚,但又不知道从何开头,难道要她说,就因为上辈子她祖宗因嫁给他,导致后来惨死狱中?

    两人同时沉默。

    阴暗处,有谁怨恨的盯着他们。

    吴刚与白修然同时察觉到危险,等去追寻视线,空空如也。

    子夜。

    气温依旧闷热异常,顾倾之热醒过两三回,开始怀念有空调的日子,哎,哪怕有台电风扇也是好的。

    等着睡意再次袭来,她又迷迷糊糊睡过去。

    梦里牛头鬼怪扑面而来,让她躲无可躲,各式各样的人物交织在一起,她听到谁呜呜咽咽的哭声,凄苦悲惨,等着她寻声过去,一个女子站在井边,白衣罩身,烟发四处披散,她拿手去拍女子,想问问她是谁?

    突然女子抬起头,一个硕大的蛇头,血盆大口直冲她面门……

    她一惊从梦中醒来,手臂因为热,垂搭床外侧,一道凉凉的物体顺着她的手腕攀爬而上……

    “嘶嘶~!”

    烟暗中的声音清晰的传到她的耳边,她睁着眼,直挺挺的看着上空,不敢动,也不敢喊,只希望这是幻觉,嘶嘶声越来越近,近到她感觉下一秒那蛇信子就能抵达到她脸上。

    胳膊上的缠绕一圈又一圈,她的额头已经布满汗珠,背部僵硬成块,心脏已经不清楚是快还是慢?

    她生平最怕蛇,现在宁愿自己能晕过去,再继续这样面对,她不是被咬死,要是被吓死。

    谁来救救她?

    顾倾之此刻只盼望佛祖显显灵,或者哪位神仙出来搭救。

    可惜,谁都不能听见她心底的呐喊。

    仅仅不过一分钟而已,她却感觉经历几个世纪。

    白修然,救救我!

    她不知道在这一刻,她想到的人会是他?

    她没有那一刻比这一刻更想着他,如果他能出现该多好?

    可这个时刻,所有人都在熟睡,他怎么可能会出现?

    绝望与幻想不断撕扯,胳膊上那冰冷的爬行已经到床边,蛇类独有蜿蜒行走,已经到了颈边,脖子上的触感真实的让她想大声尖叫。

    可是此刻,她连吞咽都不敢,点点汗珠顺着额头已经没入发鬓,眼睛干涉开始发酸。

    白修然,你在哪?

    顾倾之无数次的内心呼唤,她这次要真有意外,有可能再也见不到那个男人,她其实还有很多话要对那个男人说的。

    麻蛋,要是知道有今天这个情况。

    她就应该把男神给睡了,干嘛要端着,她祖宗的恩怨,跟她又没有关系,不有句话说的好吗,只管生前风光,哪管他死后巨浪滔天。

    她又不是什么大人物,死后也不会有史官给她添上一笔名流万古。

    脑子里只有想到白修然,她才会勉强忽略脖子上的那条蛇,只是蛇似乎在衣领处找到一个可以钻进去的地方,顺着她的肌肤朝着里侧爬行……

    已经到了忍不可忍的边缘,这已经到了她忍受的极限。

    她宁愿被蛇咬死,也不愿这种滑腻腻冰冷的东西钻进衣服里面,死就死,在她正准备动手时,门在此刻非常轻微的打开,似乎有谁进来?

    脚步非常轻,她几乎听不到任何脚步声,空气中慢慢弥漫酒的气息,点点的酒珠也落在她的脸上,手上,胳膊上,衣服上,那准备爬进衣物的蛇物,像遇到什么天敌,不再慢悠悠爬行,急急蹿到安全的地方,顺着床腿爬下,朝着屋外跑去。

    屋外顿时传来剑出鞘的金属声,不过瞬间又消失无声。

    “倾之。”

    白修然一把抱住床的人,白色里衣背后全部汗湿,头发也仿佛趟水里般湿润,双眼木然毫无生气,身上僵硬始终不肯放松。

    他知道她被吓着,只得一遍遍拍着她的背,极温柔的在她耳边诉说着:“没事了,倾之,乖,没事了……”

    她好像听不见任何的声音,也看不到任何的景象,眼前是雾蒙蒙的一片,她出不来,也走不动。

    谁?谁来救救她?

    门再次被打开,吴刚跟顾大脸带杀气的进来,“白丞相。”

    “处理干净?”白修然从没如此想杀人,他怀中的宝贝,他都舍不得弄掉一根头发,却差点被人杀掉。

    “是。”

    一共五条毒蛇,对方可是大手笔。

    唯恐毒不死顾倾之,竟然准备五条剧毒之蛇,只要一小口,人就会毙命。

    “今晚放蛇之人我要活的?”白修然压着体内暴躁的野兽,有人总该受到惩罚,他会让惹到倾之的人后悔十倍。

    “是。”两人领命出去。

    “倾之啊。”他捧过顾倾之的脸,两人的额头抵在一处,“是我来晚,让倾之受到如此惊吓,今后不会再这样,以我之命发誓,一定一定不会让倾之再受到威胁。”

    他向来话少,今夜却说的格外多。

    他一人不停的说着,从天文地理说到风土人情,朝廷大臣每日的勾心斗角,香陵城内发生的一些狗血事情……

    他不知道说多少,她却丝毫没有反应。

    “倾之一直不相信我为什么喜欢你,为什么呢?我问过自己无数次,我为什么非倾之不可?旁人都知我失忆,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我表现的太过正常,哪怕与以前的旧人见面,我也能像从前那般交谈,可是谁都不知道我花费多大的精力来应对这一切,所有的人我都能运筹帷幄,唯独倾之在我计划之外,对你,我的大脑好像不能运转。”他指着自己的头,苦笑一声,“明明所有人都不记得,为什么还记得你,一个名字都让我的这里不停的叫嚣。”

    他拿过她的手放在心口的地方,“我从来没有发现这里竟然还关着一头野兽,一头我都无法控制的野兽。”

    木然的眼睛似乎因为他这个动作慢慢有了光彩。

    “我以为天下不会有令我感兴趣的东西,什么都太容易,书看完一卷又一卷,人心看透一个又一个,实在太过无聊,我偏偏还要看着众人不亦乐乎的明争暗斗,偶尔还要参与其中,我不知道以前的我是不是也是这般想法,倾之真是一个意外,连我都诧异,什么时候我也变得患得患失,也学会吃醋嫉妒,看着那些对倾之有企图的男人,我就想宣告主权,阻挡所有人的窥探……”

    “骗人?”干涩的嗓音响起,她平常可没见过白修然一点的吃醋或者啥的。

    见她终于缓过神,白修然高兴的再次把她搂住,“我以圣人启誓,若有一丝一毫的谎言,甘愿天打五雷轰。”

    “还以为你能说点别的,怎么男人发誓都是这套。”顾倾之苍白脸,额头上的汗水还未干透,笑的非常勉强,蛇虽然逃走,但是心底的阴影还在。

    “因为在感情方面我也是寻常的男人。”

    “油嘴滑舌,你跟谁学的?”她挣扎的想要起来,现在缓过神来,她别说身下的这张床,连这个屋,她都不想多呆片刻。

    奈何浑身无力,手脚使不出来力气。

    身子陡然悬空,顾倾之吓的搂紧对方的脖子,“你……”

    “如果不想呆在这里,你可以对我说。”他抱着她宠溺的说道。

    “那你一开始就应该把我抱出去。”她恼羞成怒。

    他哑口无言,所以才说顾倾之对他是一个意外,什么事到顾倾之这里,他的脑子就仿佛不灵光,他只恐慌她会害怕?

    完全忘了其他。

    “你笑什么?”顾倾之看着他嘴角勾起的笑意不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