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天后,霸上瘾〕〔女子监狱里的男人〕〔桃运村医〕〔符界之主〕〔会穿越的橘猫〕〔美利坚大亨〕〔宠妻狂魔:腹黑帝〕〔玄医归来〕〔梅花剑客上官凌〕〔唯妃欲为〕〔前方江湖,女侠请〕〔{综}平安结〕〔重生国民千金:冷〕〔御武成圣〕〔最强王者宝箱系统〕〔圈妻自萌〕〔药气冲天〕〔重生村丫头之逆袭〕〔攻略高岭之花的正〕〔谢谢你,赠予我欢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227章 两个女人的谈话
    “年纪轻轻,记性不太好啊,没事,我会让你慢慢想起来的。”南君特妖孽的一挑眉,拿着染成豆蔻色的指甲在女子脸蛋上划过,“在我们南湾,有大把烈性的女子,你猜最后的结局怎么样?”

    多少女子傲骨不肯屈服,那调教女子的老鸨,个个经验老道,即使一块铁,都给你掰弯,莫说那些细皮嫩肉的女子,一整套手段下来,大多数都服服帖帖,少数不服的,只怕在南湾的水底成了一截白骨。

    刚刚还一脸不怕的女子,因着南君的动作,身子密密麻麻起着鸡皮疙瘩……

    顾雷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南君,收敛了她的风情万种,身上透出些许的冷漠,这是经历太多事态炎凉才透出的阅历。

    不知怎的,他突然想起婉词院中的琴声,慷慨激昂,听的人热血沸腾,没有男儿的气魄,是弹不出这种味道,可她做到。

    “怎么样?现在想起来没有。”南君慢慢问道。

    女子眼神游移,好几次视线瞟到床的方向。

    顾倾之注意到,顾雷霆也看到。

    “行了,此事到此为止,屋内的人全部换掉,这个人……”顾雷霆看着被推进来的女子,“让人查明是不是我府上的人,不是撵出去。”

    他心中已经明白一切,再追究下去,大家都不好看。

    “不行。”

    顾倾之直接拒绝,顾雷霆蹙眉,她跟着搅合什么?

    “爹,我尝过被人诬陷的滋味,别说什么清者自清,那是圣人,我们只是凡人,也需要一个清白,我们家晨轩多好一个孩子,五讲四美三热爱,那可是祖国的花朵,早上初升的太阳,今天被人这么一通诬陷,幼小的心灵受到创伤,要是不给孩子一个公道,日后还怎么敢对人善良?”

    她噼里啪啦一通诉说,让顾雷霆无话可说,他知道这个理,可是他却不能让她继续下去。

    “日后查明,我会给他一个公道。”

    “我也不要什么日后,就今天,刚好人都在。”

    “你……”顾雷霆没见过她这么固执,就是不肯留有余地,心中来气。

    “老爷,我……我难受……”

    床上,王英花虚弱的唤了一声,彻底晕过去。

    “来人,快请大夫。”顾雷霆大声喊道。

    “喊什么喊,我这不来吗?”乔神医提着一个医药箱,很是不满的走进来,“孩子在哪?我看看?”

    “看什么孩子,你先看看她。”顾雷霆急忙说道。

    乔神医不搭理他,先看着顾倾之,进来就瞧见她脸色不好,以往笑嘻嘻的人,嘟着一张嘴,满脸不高兴,“丫头,谁惹你?”

    “老爷子,我要求跟我爹滴血验亲,看看我是不是他亲生的。”

    “你这又说的什么气话?”乔神医斜顾雷霆一眼,找到惹顾倾之不高兴的罪魁祸首。

    “老爷子,你懂医,dna亲子鉴定是证明双方有没有血缘关系最科学的方法,不管是从法医学,或者生物学,或者遗传学上来说,子女会从生父处继承一半的分子物质……”

    顾倾之用她仅有的一点常识,忽悠道,她根本不懂这些,但是好歹港台电视看过一些,勉强还能装模作样说下去。

    乔神医生平第一次听到这种理论,顿时来了兴致,也不忙着看床上的人到底怎么样,听顾倾之说道。

    南君在顾倾之滔滔不绝大谈亲子鉴定开始,也很有兴趣的听着,可惜,一句没懂,想着顾倾之是胡诌的,还是真有其事?

    顾雷霆本想打断顾倾之的说话,结果被乔神医狠狠瞪一眼,“我今天没空行医,你另请大夫。”

    顾雷霆急的都快跳脚,他是拿乔神医没办法,拿他那个女儿也没有办法,只好让人再去请大夫。

    床上,王英花根本没有彻底晕过去,她安静的听着顾倾之在那里说的话,酷暑闷热的夏天,她为何感到一丝冷意直接绕在她心脏处。

    “丫头,你这些都在哪里听来的?”乔神医好奇问道。

    “医书上啊。”

    “哪本医术?”乔神医眼中迸发出光芒,很是喜悦,他一定要看看。

    “咳~,这个不急,我先跟我爹把亲子关系验一验,我非常怀疑,我不是他亲生的。”顾倾之赶紧转移话题。

    “胡闹。”顾雷霆气的两眼要冒火,这要真不是他亲闺女,一巴掌扇出门外。

    “没准真不是亲生的,如此贴心的小棉袄,一定是我亲孙女。”乔神医唯恐天下不乱,在一边添油加醋。

    顾雷霆那个气啊,床上的人晕倒,这边跟他置气,他是两边为难。

    门外传来婴儿的啼哭声,一个丫环抱着孩子匆匆忙忙进来,“老……老爷,小少爷不知怎么的一直哭,我打算抱过来给夫人看看。”丫环没想到屋内站这么多人,吓一跳,赶紧说道。

    吴刚因为站在门外,他瞧的分明,顾家的那位管家此刻从隔壁房间出来……

    孩子的哭声暂时打破一切,顾雷霆接过孩子,结果孩子哭的更凶,一个大男人无措的看着孩子,求救的看着乔神医,他是大夫应该有办法让孩子不哭。

    乔神医不爽瞪他一眼,连自己闺女都能惹生气,不去哄,还想他哄他儿子,不过,手还是伸过去接住,怀里的孩子哭的都快断气,似乎没有停止的迹象。

    乔神医一僵,看来他也没有办法,一般都是女的抱孩子不哭,所以转身,把孩子塞顾倾之手上。

    顾倾之怀里的婴儿打了一个嗝,瞬间停止哭声。

    屋内所有的视线全部集中在她身上,像看怪物似的。

    顾倾之木着一张脸,“我什么都没做。”

    “还真是有孩子缘。”南君夸一句,不管是白晨轩,还是江庭豪他们,对顾倾之都有一种亲近感,有些人就是这样,天生具有吸引孩子的能力,旁人羡慕不来。

    “我把这份缘让给你。”顾倾之假笑的想把怀中婴儿递过去,南君退后一步,虽说孩子无辜,但是她与王英花之间,是不会成为朋友。

    “晨轩,跟南姨回去,你跟我走,你也跟我走。”南君指着推进来的女子,又指着地上跪着的小红,一并说道。

    顾雷霆挡在她面前,不语。

    “怎么?舍不得我。”南君用着甜的发腻的嗓音说道。

    顾倾之听的都受不了,抖了一抖,更别说顾雷霆,严肃的脸上又要发怒的征兆,“南君姑娘,还是不要管我们顾府的闲事。”

    “没有啊,她是我的人带来的,我带走,不应该吗?”

    顾雷霆:……话虽如此,但这个女人怎么可能不捣鬼?

    “行啦,我也有事。”顾倾之把孩子交给旁边的下人,“爹,还是先看看姨娘怎么样?”

    顾雷霆实在是拿顾倾之没有办法,这事的确他理亏,也不在说什么。

    几人刚走出门外,顾倾之突然扭头来一句:“爹让我取名字,我想到一个,顾得龙,怎么样?”

    “好。”虽然不知道她这个时候突然提名字的事,顾雷霆还是同意这个名字。

    走廊上。

    南君拉着顾倾之走在最后,“倾之,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

    “你有事从来也没跟我说。”

    “我连喜欢你爹这样的事都告诉你,我还有什么事没告诉你?”南君纯良的说道。

    “我宁愿你没说这一件。”就因为她这句话,她连着做几天噩梦,梦里全是南君追着她,让她喊她娘。

    “她连你身边的孩子都设计陷害,你觉得你现在不说,有用吗?”

    顾倾之默,这事的确触及她的底限,本来她还想让这些人得瑟几天,“咚~”她一脚踢在栏杆上,带着些许烦躁,“关键没有证据,说出来我爹也不会信,我不想他伤心。”

    “长痛不如短痛,这事不是你决定,而是让你爹自己决定。”

    顾倾之深深看她一眼,“找个地方聊聊?”

    “好。”南君笑靥如花:“对了,你那个五讲四美三热爱,是什么?”

    “讲文明,讲礼貌,讲卫生,讲秩序,讲道德……心灵美,语言美……热爱祖国……”

    “你这都哪听来的,还挺有道理。”

    “肯定有道理。”

    南君瞧着她得瑟的小模样,忍不住想笑,“突然也想生个跟你一样的女儿。”

    “一边去,占我便宜,反正我爹的事我不答应。”

    “切,迟早有一天你会改口。”

    静室本来是给人静思的,现在顾倾之跟南君两个人呆在里面,谁也不知道两人在里面说什么,只知道再出来时,天色已晚,晚霞满天,煞是好看。

    “倾之,请相信我,顾家我会帮你守护好。”南君郑重的拍拍她的肩。

    “不要给我整这些文艺的,我都还没想到办法,你能有什么办法?”顾倾之嫌弃的拍掉她的手。

    “你等着看吧,我可不会把你爹让给那样的女人,我多好的女人啊,唯有我才能配上你爹。”

    顾倾之:……这样自恋真的好吗?

    “倾之,你那个dna鉴定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但是现在没那个技术,我就吓唬她。”

    “滴血验亲呢?”

    “没把握,毕竟o型血可以和任何血缘融合在一起,我不能保证那孩子是不是?”

    “啧,你说你知道真相有什么用?”南君露出嫌弃的眼神。

    “吓唬人呗,那些做亏心事的人,因为我这一句两句的吓唬,自己心里害怕,就慢慢露出马脚。”

    “啧,你到底傻?还是聪明?”

    “肯定聪明,我就很奇怪,你是不是很早以前认识我爹?”她爹一口认定没见过南君,她就觉得一定见过。

    “你爹怎么说?”南君斜过眼神询问。

    “从没见过你。”

    南君因这句话,郁闷之极,右手拍拍胸口,用着咬牙切齿的声音:“迟早一天,我会让他记起来的。”

    她心心念念,记得所有一切,从南湾那么远的地方赶来,他却把她忘的一干二净。

    “南君,有没有人告诉你,不要透出这么露骨的眼神,会吓跑男人的。”因为两人有共同对付的人,一下子拉近距离,她也不客套,直呼她的名字。

    “啧,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家男人也是这么说的,很明显吗?”多少男人希望她能露出这样的神情,她都不屑一顾,偏偏那位嫌弃的要命,气人。

    “南君,我发现你最近变化太多,以前说话多斯文有礼,嗓音甜甜的,表情完美,举止优雅,活脱脱一个女神,你瞧瞧你现在,没事啧啧啧,有时候还翻白眼,你要让丰城那些迷你的百姓看见,一定会伤心的。”

    “要不说,近朱者赤近墨者烟。”南君留下话,施施然离开。

    顾倾之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人原来在损她,“呀,我多好啊,我家那位就喜欢我真实。”她忒不要脸的自夸。

    “倾之,真了解我。”

    身后,一个清冷的声音带着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重生渔家有财女〕〔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萌宝当道:妈咪要〕〔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