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界大地主〕〔美人尸香〕〔庶女不狠,地位不〕〔我的绝美校花未婚〕〔制霸女权世界〕〔史上第一绝境〕〔穿越之傲娇王爷爱〕〔我能和动物沟通〕〔诸天头号大反派〕〔师叔无敌〕〔重生燃情年代〕〔贵族纹章〕〔我的谍战生涯〕〔遇见另一个世界〕〔万界魔音〕〔剽悍矮个子〕〔死不了我也很绝望〕〔怪物乐园〕〔扶明录〕〔睦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226章 闹剧
    王英花心中再是一惊,这话表面虽是在说她屋内一干伺候的人,她却不敢深究,太意有所指,好像顾倾之也在指责这就是一场阴谋。

    “倾之,是我乏了,让她们不要弄出响声吵醒我,所以才没进来。”她体贴的替那些人开脱。

    “姨娘,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但是莫要姑息她们,你刚生孩子身子弱,屋内至少要留一个照应的,姨娘你不懂,她们难道不懂。”顾倾之话中绵里带针,说的王英花彻底闭嘴。

    她真的小看这丫头。

    顾倾之哪里说她善良,就差说你也别装了,你什么货色不知道吗?

    “退一万步说,在外面候着,不应该是在门外吗?这好歹只是夏天,你们个个不见踪影,若是寒冬腊月天,你们是不是各自回屋躲被窝里候着?”顾倾之一双眼睛在那几个伺候的人身上扫来扫去,其他几人吓的大气不敢喘,唯独那位奶娘脸上依旧愤愤不平。

    “怎么?有意见?”

    “奴婢不敢,您是顾家小姐,您说的都对,只是白小少爷来无忧苑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奶娘话虽如此,但语气很冲,依旧死咬着白晨轩不放。

    “的确事实。”门外,一阵娇笑传来。

    人还未进,早已有香气先来,气味幽香又不浓烈,闻着让人神清气爽。

    南君穿着一身浅紫色长裙跨过门槛,先是看了顾倾之那边一眼,转而又朝着床上的人一笑,“我刚刚闲来无事,瞧了瞧,倾之,你猜我发现什么?”她俏皮朝着顾倾之眨眼。

    顾倾之憋住心里的狂笑,这人看似纯良,其实腹烟,她要出马,只怕有些人又要不安生,勉强甭住脸上的表情,“南君姑娘,可是发现我儿子是被人陷害的?”

    “聪明。”南君夸奖一句。

    屋内的人更加沉默,不知是真是假。

    “倾之,你的院子在南边,无忧苑在东边,厨房在西边,这完全都不是一条路线的方向,偏偏有人端着东西绕道你院子前面,恰好遇到晨轩,假装自己还有急事,让晨轩把东西拿到无忧苑。”

    “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奶娘眼神闪烁,强词夺理。

    “晨轩,你告诉我,是不是这样的?”南君自信说道。

    “恩。”顾倾之怀中的人带着鼻音,不过依旧坚定的回答,他毕竟是个孩子,即使心里清楚,他是被人冤枉,但毕竟第一回遇到这事,勉强镇定面对众人责骂,到顾倾之来后,心中才开始委屈。

    “一个孩子的话,如何可信。”奶娘据理以争,“孩子做错事,总怕别人责罚,往往喜欢狡辩。”

    顾倾之:“连你都懂得辩解,凭什么不许孩子替自己解释。”

    奶娘:……

    “晨轩,你跟娘说,到底怎么回事?”顾倾之温柔问道,她现在强忍着怒火,有些人她不去找麻烦,竟然有人来找她的麻烦。

    白晨轩这才把事情经过说一遍。

    院子前面一处阴凉地,顾倾之让人打了一个木架子,安了一个长排竹摇椅,人坐在上面非常舒适,白晨轩就很喜欢过去坐坐,拿着一本书一看就是一上午。

    他正在看书,走廊上急匆匆过来一个人,请他帮忙把东西送到无忧苑,说夫人等着,而她厨房火上还煎药,实在分身乏术。

    对方哭哭啼啼红着眼睛,一副可怜的模样,白晨轩心软,就答应。

    他以为到院子,把东西交给下人,他就回去。

    未想,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无奈,他自己端进去,床上的人睡着,他没打扰,轻轻放下就打算离开,未想摇窝里面的孩子突然哭出来,他见过家里人哄孩子,就是摇一摇那个摇窝,小孩就不会哭,他刚把手放在摇窝上面,门就被从外面打开,就听见一个女人厉声尖叫:“你在干什么?”

    “白小少爷,说的是假话。”一个柔柔的女音响起。

    顾倾之寻声看去,一个小丫头站在奶娘的旁边,这人她也认识,就是被她爹罚到柴房一夜的小丫头,按理说,惹她爹不痛快的人,应该会调到别的院子,没想到还在王英花身边,看来很不一般啦。

    南君眼中光芒大盛:“你怎么知道是假话?”

    “因为夫人的药从来不在厨房煎,无忧苑里有专门的小灶。”小丫头说的很小声,柔柔弱弱,看着无害:“而且我们院子里的人,今天没有一个去厨房。”

    闻言,顾倾之与南君对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一样的东西。

    手段高明啊,只怕那个让白晨轩帮忙的人,早已不在顾府里面,凭她们再厉害,无凭无据,只怕白晨轩都难洗脱罪名。

    “晨轩,你端过来的东西呢?”南君询问道。

    “桌子上那个蓝色瓷罐就是。”白晨轩指着桌边水壶边的一个瓷罐说道。

    “胡说,那是我后来端进来的,白小少爷根本什么都没带进来,夫人,你可要给我们做主啊。”奶娘情绪激动的跪在床边向王英花喊冤。

    “夫人,我们都看见,这是桐姨端进来的。”小丫头也在一旁作证。

    王英花不答话,而是看着南君,这个女人,她早就警告她赶紧离开顾府,不要再打顾雷霆的主意,没想到现在还死皮赖脸的呆着不走,哼,她有儿子在手,不怕顾雷霆不听她的。

    “既然各位言之凿凿,我就告诉大家一件有趣的事。”南君神秘一笑,拿出锦帕在空气中挥了一挥,“怎么样?香吗?”

    屋内的人不懂她什么意思,都静等下文。

    顾倾之也轻松的拉着白晨轩找个凳子坐下,等着看热闹。

    “这香味,可是我独家秘方,香味持久,若附在物体上,也能延续一段时间。”她不紧不慢的讲着她的这个香味,顾倾之眼中笑意更加深。

    王英花右眼皮陡然跳起,心中隐隐不安,面对这两个女人,她总是感到威胁。

    “我今天恰好给小晨轩试用下,你们猜,那瓷罐上有没有这种味道?”南君露出恶作剧的表情,俏皮而可爱。

    屋内站着的人,却因她这话陷入死寂。

    几双眼睛不自觉的去看桌上,喉咙上下吞咽一声……

    “不可能,那瓷罐明明就是我拿进来的。”奶娘三步两步上前,举起瓷罐,“它不可能有那种味道……啊……”

    “嘣~!”

    在她惊讶的尖叫中,瓷罐似乎没拿稳,从手中滑落,一声巨响,罐中的汤水洒一地。

    南君好像也不惊讶,挨着顾倾之旁边坐下,还不忘点评一下:“摔的不错,证据彻底摔没了。”

    “恩,就是摔的难看点,不过目的算是遮掩过去。”顾倾之附和。

    “我只是没拿稳才掉地上,根本没有毁灭证据。”奶娘见东西碎成一地,心中得意,看她们还有什么证据。

    “哼。”顾倾之懒得搭理她,刚刚南君暗示她拖延时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刺激刺激某人也是可以,“姨娘,我前几日听到一件趣事,叫狸猫换太子,简直太有意思。”

    王英花放在床内侧的一只手攥着,指甲已经掐进肉里,但脸上却风轻云淡,“不过说书人讲的故事,哪能当真。”

    “故事都来源于生活,大千世界,总有真的发生,有些人还想瞒天过海,自以为天衣无缝,所幸她不在某个时代,不然抱着孩子去医院,亲子鉴定,孩子爹是谁一目了然……”顾倾之手指在桌面点着节奏,“当然,要分别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也不是没有办法。”

    她后面的话没有说,但王英花身体微不可查的一抖,强自镇定。

    “夫人,你是不是冷。”奶娘眼尖的发现,上前关心的问道,顺着手把搭在一边的衣服给她披上,“你刚生完孩子,身子虚,万不可着凉。”

    “是吗?”王英花半垂眼眸,不敢去看顾倾之的眼睛。

    南君似乎也发现点什么,这个天气,屋内如此闷热,她竟然觉得冷?

    她的视线在王英花额头上密密麻麻的虚汗绕了一圈,回到顾倾之身上,不过几句闲话,把王英花逼到这种地步,到底是人的威力?还是话的威力?

    想到这里,她不受控制的看着不远处的摇窝,心中思量顾倾之的那句话,狸猫换太子,瞒天过海,到底什么意思?

    这一想,就想的更多,“嘶~!”顾倾之吃痛,看着某人掐在她胳膊上的手,她俩不是一个战壕的吗?现在掐她干嘛?

    南君仿佛没看见般,收回手,坚决不承认是自己太激动,“倾之,你刚刚说有办法分辨,什么办法?”

    “额?”顾倾之疑惑的看着她,怎么感觉南君现在非常愉悦,就差写上几个字表达自己高兴之情。

    “夫人,夫人,你怎么了?”床前,奶娘一声惊呼,床上的人软绵绵的歪倒一边,脸色差的难看。

    “快,请大夫。”顾倾之冷静说道,对方貌似中暑。

    “没……没事……”王英花摆手,她也想听听顾倾之到底有什么办法分辨。

    “到底怎么回事?”顾雷霆大步从院子进来,忽然就听见屋内的惊呼声。

    “姨娘……”

    顾倾之话没说完,奶娘大声的抢过去:“老爷,你快看看夫人吧,本来今天受了惊吓,现在又这副模样,要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让小少爷怎么办?”

    顾雷霆顾不得其他,坐在床前,探了探王英花的额头,“怎么这么多汗?”

    “还不是吓的。”奶娘嘴快的说道。

    “怎么回事?”顾雷霆脸色一沉,屋内,就倾之,白晨轩跟南君,他看着地上碎的瓷罐,心中直接认定是南君所为。

    “老爷,你可要为夫人做主啊……”奶娘瞬间哭哭啼啼的跪在地上,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

    顾倾之咋舌不已,就这变脸技术,就足以让她佩服。

    她也不阻止,南君似乎也想听听对方怎么编排,所以悠哉的看着。

    奶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白晨轩突然闯进院子,要对小少爷不利,刚要行凶,让人抓个正着,不仅不承认,还想狡辩,最后顾倾之过来,还护着白晨轩,南君也搅合进来,不问缘由帮着顾倾之欺负夫人……

    她说的不像顾倾之归纳这么直接,但是让人听起来就是这么个意思。

    如果心思重的人听到这里,定会想的更多。

    是不是这一切都是她顾倾之指使的,嫉妒王英花生个儿子,怕她地位不保,到时候失宠,所以先下手为强。

    “来人。”顾雷霆烟着脸,严肃的喊道。

    外面的护卫走进来两人,吴刚守在门外,盯着里面的一举一动,如果顾倾之下命令,他马上进来。

    气氛在此刻凝固,奶娘低着头,嘴角忍不住的上扬,哼,这下有顾倾之好瞧的。

    顾倾之倒是无所谓,歪着头,坦然的看着她爹,如果只凭对方三言两语就信了,那她爹也太好骗,这么多年的生意白做。

    “把挑拨离间的老妇人给我拖下去,打三十大板后赶出顾府,永不录用。”顾雷霆沉稳的说道。

    奶娘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嘴角那抹笑都还未消去,配上满脸的错愕,看着很是滑稽,“老爷,我根本就没错,你不能赶我走。”

    可惜,两个护卫根本不给她多说话的机会,拖着人出了门。

    远远听见,那奶娘杀猪般的尖叫咒骂传来。

    王英花本来想劝说两句,见到眼前的情景,默默闭嘴,只是眼中含着泪水,似在控诉顾雷霆根本不征求她的意见,就把她找来的人赶走。

    可惜,顾雷霆没有看见,他看着屋内战战兢兢不敢说话的几个丫环,“我让你们好好照顾夫人,你们人去哪?让一个孩子进来都不知道。”

    他这话的杀伤力,可比顾倾之前面说的厉害多。

    有几个吓的站不稳,身子晃了几晃,直打哆嗦,谁都知道在顾府当差,月钱是最高的,活也不太累,好多人削尖脑袋想进来,如果她们被赶出去,只怕别的府上更不会用她们。

    “是……是夫人……”有个丫环顶不住压力,想说什么。

    “啪~!”

    一记响亮的巴掌狠狠煽在她的脸上,对方可能被打蒙,看着身边站的人,心里一个激灵,醒悟过来,她要万一说出实情,只怕在顾府更加呆不下去。

    谁都没有想到,被她爹以前罚到柴房的小丫头打人那么狠,干脆利落,与她人前柔柔弱弱的一面,实在太不相符。

    “小红,你给我跪下。”王英花呵斥道。

    “夫人。”小红听话的跪下,眼中泪珠滚落,“小红容不下别人随意污蔑夫人,遇到事,自己不敢承认,就拿夫人当挡箭牌,你身子不舒服,几天没睡好,今天好不容易见你睡下,我们几个不敢打扰,就赶紧退出去,怕吵到你,让外人进来,是我们失职,小红愿意接受惩罚。”

    她这一段声情并茂,感人至深,即解释为什么人不在屋内,又表现主仆情深。

    当真是高明。

    顾倾之很对这个小丫头刮目相看,有胆有识,她开口说的几句话,没有一句是废话,比那个奶娘聪明多。

    “爹,如此重情重义的小丫头,惩罚就算了。”顾倾之大度的说道。

    南君疑惑的看着她,闹不懂她突然开口的意思?

    若是她,一定不会现在开口。

    “不过了,这几人的月钱要减一个月,当是给她们的教训。”顾倾之笑眯眯继续说。

    “好。”顾雷霆答应。

    “谢谢小姐。”几人心里松一口气,一个月的月钱是小事,被赶走才是大事。

    “但是。”她的话锋又是一转,“你们几个全部调到其他院子,派几个手脚麻利,机灵的丫头过来伺候姨娘,你说这样好不好,爹。”

    “好。”顾雷霆正有此意。

    王英花听的心里太吐血,这是她千挑万选的人,对她有用途,一个都没给她留,气死她。

    “倾之,我院子里还缺个丫头,我挺喜欢那个丫头。”南君此刻也出来搅合,指着跪在地上的小红说道。

    “这事……”顾倾之看她爹一眼,给?还是不给呢?

    “给她。”顾雷霆可不想南君等会来找他麻烦。

    “小姐,人找到。”

    屋内凭空出现一个男人,恭敬的对着南君说道。

    “终于来了,带进来。”南君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意。

    顾雷霆从那个男人出现开始,脸色烟的快赶上锅底,他堂堂顾府,岂容一个外人神出鬼没出现,当他的护卫的都是摆设吗?

    顾府的安全问题岂不成了一个笑话。

    南君知道顾雷霆瞪着她,她无辜的看过去,顺便抛个眉眼……

    “你们凭什么抓我。”门外一个女子拼命抵抗,死活不肯进来。

    可惜,抵不过对方的力量,推进来,男人目的完成,朝着南君行一礼,又突然消失。

    顾倾之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对方这种神出鬼没的功夫,她很喜欢,不知道吴刚跟他比怎么样?

    “就是她。”白晨轩立马认出,就是这个让他送东西过来的人。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女子立马否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重生六零俏媳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