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白帝无双〕〔快穿之还愿人生路〕〔九天剑途〕〔巨龙法师〕〔全能跨界王〕〔武戏江湖〕〔魔邪之主〕〔重生之电子风云〕〔重生之豪门导演〕〔诡秘三千藏〕〔万界登陆〕〔子昭传之体坛大佬〕〔总裁宠妻别上瘾〕〔重生西游之天篷妖〕〔七冠王〕〔崩坏纪元〕〔瑶光女仙〕〔大明略〕〔肥猫传奇〕〔天空城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224章 南君告白
    “倾之,我看上你爹……”

    门刚第二次打开,南君话还没说完,“嘭~”又利索的关上。

    顾倾之扭了扭脖子,果然是梦,南君可不会说这种话,看来她刚才非礼白修然也是梦,哎,好险好险。

    “顾~倾~之~”

    南君咬牙切齿道,“我数一二三,你再不开门,信不信我把门拆了。”

    除了顾家父女俩,她可从来没有吃过闭门羹。

    “咦~!”

    顾倾之惊疑一声,并不是因为门外,而是白修然早已穿戴好,顺便也给她递了一件外套。

    “倾之,你穿着我的衣服。”白修然含着笑意提醒道,他是不介意顾倾之穿着他的衣服出去,只是这个看似脸皮厚实的女子,若真是被人笑话了,只怕又要怄气,他就又该头疼。

    顾倾之闻言,先瞟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外套,还真是一件男子外套,尴尬的脸一红,假装恼怒把衣服拿过去,赶紧换上,“咳~,你……避避。”

    白修然是瞧出来她的不好意思,“可是,倾之,我避哪?”

    屋子就这么大,一目了然,除了床,好像没有避人的地方。

    两人同时看着床,顾倾之脸越发的红,心中很是唾弃自己,暗骂自己一声流氓,“算了。”

    门再次被打开。

    南君不着痕迹的打量顾倾之身上穿着,速度够快,一会儿就换好,“倾之,我刚才的话,你听见吗?”

    “嗯,你让我开门嘛,我开了。”

    南君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她,“看来你是没听清,我再重复一遍,我看上你爹,这事你必须帮我……哼……,你再关门试试。”

    她扬手把门抵住,语带威胁,又想让她吃闭门羹。

    顾倾之真觉得她今天开门的方式不对,怎么感觉一觉醒来,接二连三让她感到震惊。

    “南君姑娘,酒还没醒吧,先回屋再睡会?”顾倾之哄骗着她回去。

    “顾倾之,我为什么不能喜欢你爹?”她算是看出来,顾倾之压根就不信她看上顾雷霆这事。

    “凭南君姑娘能力,完全可以找个比我爹更好的人。”顾倾之婉转说道,突然给她这么大一个消息,让她怎么接受,一个女人也就比她大几岁,就想做她娘,换谁都接受不了。

    “除了他,谁都不要。”南君固执道。

    “行吧,喜欢谁是你的权利,但是帮不帮是我的权利,南君姑娘还是莫要在我面前提此事。”顾倾之敛了笑意,严肃回道。

    现在想想以前,突然发现很多事都说的通。

    她就说她每次在她爹面前提到南君,她爹的表情变的很奇怪,一脸不争气的瞪着她。

    她还以为这俩人斗气斗上瘾。

    现在想想,她就是一个大傻瓜。

    有很多机会她都可以察觉的,偏偏她总是没有往那方面想,一个妙龄少女,长的绝色无双,才气性情都高,怎么可能看上她爹这个满身铜臭的商人?

    除非是看上钱。

    可是南君又不是一个贪钱的人,甚至与那些文人有些相似,视金钱如粪土。

    “顾倾之,你昨晚可不是这么说的。”南君抱胸看着她。

    “我有说什么吗?”

    “哼,你可是亲口答应我,让你爹娶我,他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南君正儿八经的把昨天的话改编一下,料到醉酒的人未必记得这话。

    这似真似假的话,还真让顾倾之顿住,因为后面那句话,的确不可能是他们胡编乱造的,当年这话风靡各大网络,“额?我昨晚说过这话?”她小声的问着身后的白修然。

    “是。”

    白修然淡然的看着南君将眼中的警告收回,她大概没猜到,他会帮她这回。

    不仅只是商人懂得互利互惠,他有些事,也还需要她帮忙。

    “酒话怎可当真。”顾倾之直接耍无赖,家里有个王英花已经够她头疼的,再扯进来一个南君,她怎么都不会同意的。

    “倾之。”南君突然变了态度,笑的虽说风情万种,但是让顾倾之瞬间防备,态度改变的这么突然,让她总有种,对方挖坑等着她跳的感觉。

    “南君姑娘,别的事都行,唯独这件,不行。”她很是果断拒绝。

    南君的脸一僵,嫌弃的看着她,“迟早让你爹娶我,你反对没用。”

    “行,那我等着。”顾倾之也不在意,打算梳洗一番,去吃早餐。

    “你就不想听一听,昨天你姨娘对我说什么?”南君慢悠悠甩出一句话。

    “无非让你离开顾府呗。”也就她一个傻子没有多想,以王英花那么深沉的心计,只怕早就看出来。

    “你只说对一半。”南君眼中现出玩味,“她还替人传了一句话给我。”

    “什么意思?”

    “没意思,就觉得你姨娘并没有那么简单。”南君说的似是而非。

    顾倾之看了一眼院子中扫地的下人,想了想,拉着南君又回到房间,“她替谁传话?”

    “啊,谁呢?一时忘了。”

    顾倾之一阵无语,这个女人就是不肯吃半点亏,可是她偏偏不接话。

    两人默默相望,都等着各自先说话。

    “难道是宣王府?”白修然皱眉想着什么。

    “哼。”南君不屑声冷笑,算是回答,那个女人,可比她想的难对付的多,从她住府开始,这个女人就热情的派人服侍她,说是服侍,其实就是监视,让那个丫环把她的一举一动全部告诉她。

    一开始,她以为只是一个女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地位,而有意为之。

    毕竟这也情有可原。

    可是,昨天王英花的那一番话,才让她深思,这个女人所图,跟她不一样。

    她求的是人,这个女人要的可比她狠,这个女人要的是整个顾家,但是唯独不包括顾家的人。

    如果这个女人目的再单纯些,或许她真的没有机会,但是现在,如论如何,她都不会把顾雷霆让给这个女人。

    “我很好奇,我姨娘昨天什么话把你打击的那么厉害?”顾倾之八卦的扯了一句别的。

    南君脸上再一僵,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前面她可是未落下风,偏偏该死的,在她要离开的时候,那个女人轻飘飘的来了一句:“老爷跟我说,南君姑娘是一个水性杨花,恶毒且讨人厌的女人,让我不要太靠近你,免得受伤害。”

    再强悍的女人,也受不了自己喜欢的男人如此评价自己。

    顾倾之被南君现在的神情吓一跳,对方两眼冒花,一副要杀人的模样,她咬牙切齿道:“终有一天,我会让她对这句话付出代价。”

    “咳~我们换个话题吧,我姨娘直接跟你说的,宣王府的人带话给你?”顾倾之怎么都不会相信,以王英花如此谨慎的人会说的这么直接。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傻。”南君嫌弃的又瞪她一眼。

    顾倾之瞬间炸毛,刚准备咋呼,被白修然按住,“南君姑娘还是说正事的好。”这次换白修然警告她一眼。

    南君撇嘴,不过还是说起正事。

    她来香陵找人之事,除了顾倾之与白修然他们知道,剩下的就只有二皇子赵明清他们几人知道,可是昨天,王英花自己都可能不知道,她说,“听闻南君姑娘到香陵是来找人的,不会就是我家老爷吧,我劝南君姑娘还是多想想,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一步错,步步错。”

    王英花这话一多半是在试探,但又不敢太确定,毕竟她从来没有亲口承认,她找的人是顾雷霆。

    不过只要是有心人,就能窥探一二,她自从赖在顾家后,整日就在顾雷霆眼前晃悠,不让人有过多的想法都难。

    可错就错在,王英花是怎么知道她来香陵找人的?

    连顾雷霆都不知道,证明顾倾之根本没有对顾府的人提过,白修然就更加不会多舌。

    想来想去,就只有赵明清那边的人,特别是王英花话中暗含警告的词,就更加让人捉摸。

    一个商贾家的夫人,怎么能接触到皇家那边的人?只要深想,不难发现这其中的蹊跷。

    “啧啧,我姨娘可以啊!”顾倾之咂舌良久,夸了一句。

    南君听着她这话,没有一点的惊讶,或者疑惑,很是意外,“你倒是淡定。”

    “不然呢?跟我爹去告状,我爹会信吗?”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是知道一点点。”顾倾之拇指与食指比划一小段距离。

    南君跟白修然两人以为顾倾之会继续说什么,结果她手一收回,苦恼的看了看肚子,“饿了,我们先去吃饭吧。”

    南君简直快气死,要不是白修然给拦了一下,她都会抓着顾倾之摇一摇,都这个时候,难道不该想办法,拆穿王英花的真面目吗?

    “我回香陵时,听说我爹特意找大师,想替我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取个好名字,这次我姨娘刚好又生一个大胖小子,我爹肯定高兴坏了……”顾倾之转头,留了这么一大段话,才出门。

    南君这才冷静下来,她差点忘了,王英花替顾雷霆生一个儿子,即使王英花再做错什么,顾雷霆也不会对她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