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清穿之四爷皇妃〕〔一号狂兵〕〔暗夜龙虎〕〔神话禁区〕〔守护甜心之喵星人〕〔邪王霸宠:特工皇〕〔九龙神君〕〔神光冲霄〕〔武神龙尊〕〔娱乐帝国系统〕〔三界搬运工〕〔贫道要写书〕〔我的尤物老板娘〕〔美女校花的绝品战〕〔他从炼狱来〕〔线灵〕〔武林至尊养成系统〕〔最强透视之眼〕〔重生之无上武道〕〔都市修仙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222章 倾之,我们也生孩子
    顾倾之在一旁瞧着好笑,想着人也送到,要不要离开?

    门在此刻打开,稳婆怀里抱着一个包裹的娃娃,兴高采烈的对着江正枫说道:“恭喜江大人,是位千金。”

    怀中的娃娃哇哇的哭着,江正枫颤着手,不知道怎么抱?

    按理说,他也抱过江庭豪,但是近日看着布裹里的小小婴孩,他却激动的无语言表。

    “江大人,您抱抱看,令千金长的像夫人,长大肯定是一个美人胚子。”稳婆高兴的夸奖道,边说边把孩子塞他怀里。

    娃娃越哭越厉害,江正枫手足无措,刚想把孩子递给稳婆,不想人转身又进了屋。

    “恭喜啊,江大人,添得一女,这一儿一女,刚好凑成一个好字。”顾倾之上前恭喜完,就要走人。

    “顾小姐,你先帮我抱抱,我去看看思如。”江大人僵着胳膊小心翼翼把婴孩递给顾倾之。

    “额?”

    顾倾之脸上一囧,想说点什么,手间传来布料的柔然感,她诧异的低头去看,一个皱巴巴的孩子已经交在她手上,本来哭的泣不成声的孩子,此刻停止哭声,一脸安详,小嘴勾勒的地方,似乎在笑。

    江正枫也挺诧异的看着她,他就是听不得孩子哭,不知道该怎么哄,没想到刚交到顾倾之手上,人立马停止哭声,“顾小姐,真的很有孩子缘。”

    “咳~这大概是人品好。”顾倾之忒不要脸的自夸。

    江正枫:……

    “的确是人品好。”走廊一侧,清朗的声音缓缓响起。

    顾倾之羞红脸,扭头一瞧,一人背对着暮色而来,长身玉立,透着无尽的风华,“你怎么来了?”

    “回去门房说你来江府,我就过来接你。”他眼中含着暖意,看了一眼顾倾之,又低头看着她怀中的娃娃……

    等着坐马车回去的路上,顾倾之昏昏欲睡,正云里雾里的时候。

    白修然:“倾之,我们也生个。”

    “咚~哎哟……疼……疼……”

    顾倾之捂着额头,泪花子转啊转,脑海里的那点瞌睡早吓没了,嗓音都有点劈叉,“你刚才说什么?”

    “今日见到倾之抱着江大人家的奶娃娃,我突然想到如果倾之以后生个娃娃,定然像倾之一样美。”

    “呵呵~。”顾倾之干笑一声,“你这想的有点远。”

    “不远。”他握着她的手,顾倾之有一双非常细嫩的手,握在手中触感细腻,“倾之,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多生几个。”

    “咳咳~咳咳~”

    顾倾之被自己的唾沫呛到,“如果是你生,我倒是不介意。”

    “好。”他满口答应,“倾之,你想什么时候生?”

    顾倾之默默闭嘴,从来不知道白修然耍起无赖来,比一般流氓都还狠。

    难怪说,遇见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空气瞬间安静下来,白修然知道她这是害羞,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反正,娃迟早要生,他也想生个女儿。

    “倾之,我回去的时候,听说你姨娘也要生了。”

    “她也要生了?”顾倾之跟着重复一句。

    白修然听出她话中怪怪的的语气,是他多心也好,过度解读也好,他总感觉倾之并不喜欢她那个姨娘,哪怕这两人在一起相处和睦,他也觉得是人前演戏。

    回到顾府,顾倾之刚下了马车,就听见好些人喜气洋洋说着夫人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顾倾之心中冷笑,的确是件大喜事,可惜跟她爹没半毛钱关系。

    “小……小姐。”

    下人一见着顾倾之吓一跳,又见着顾倾之脸色不善,心中又是一惊,暗叫一声糟糕,虽说小姐是老爷子的命根子,但今时不同往日,以前就小姐一个独苗,老爷才如珠如宝的宠着,现在夫人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将来老爷的家产肯定都得给小少爷继承,小姐再好,也是外人了,心情不好也说的通。

    顾倾之哪瞧不清下人的想法,感到好笑,不是她吹牛,莫说那不是她亲弟弟,就真是亲弟弟,她在她爹那也是排第一位。

    “我爹呢?”

    “老爷在夫人那。”

    “行啦,你下去吧。”她晃着手,腿一转就打算回自己的院子。

    白修然看着她背影,宠溺的笑了笑,“倾之,不去恭喜?”

    “啊,是要恭喜。”她神神在在的应了一声,“不过今日我乏了,明天去恭喜吧,奥,对了,今天好多人跑我府上给我道歉,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没有,大概是他们良心发现过来道的歉吧。”白修然装着糊涂。

    顾倾之好笑的斜了他一眼,“他们这良心都是今早刚长出来的吧?”

    白修然知道她是什么都清楚,也不解释,世间险恶由他来面对,她只要幸福快乐就好。

    “小姐,哇~!”

    院子门口,赵怀玲哭的稀里哗啦,扑在顾倾之身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嚎着。

    顾倾之一脸懵逼,什么情况?

    她记得罚这丫头在静室呆三天反思,也没严惩她啊,难道?

    她眼神瞧着一旁的大块头男人,嘿嘿,这人不会如此迫不及待把怀玲给办了?

    虽说夜间视线有些差,但是吴刚准确无误看见顾倾之眼中的戏谑,手中的拳头紧了又紧,他是那种色急的人吗?好吧,即使他动了点歪脑筋,但是他也不是那种强迫别人的人。

    最关键,这几天赵怀玲不停的念叨她惹顾倾之生气,顾倾之会不会不要她了,她是哭了又哭,简直跟个泪人似的。

    他能说庆幸顾倾之是个女人吗,要是男人,他都感觉那丫头喜欢上顾倾之。

    “小姐,我错了,你千万不要赶我走?”赵怀玲哭的伤心欲绝,她在静思室想了很多,小姐从来没对她发过脾气,这次发这么大脾气,肯定会不要她的,没准已经找了几个丫环替换她。

    所以她这是一出静思室,跑着过来,未想小姐不在家,她就守在院子门口等着她回来。

    “谁说我要赶你走的?”顾倾之无语,把人扯下来,递过去一锦帕,“赶紧擦擦,你要再敢把鼻涕眼泪往我身上蹭,我真要换一个爱干净的丫头。”

    赵怀玲这才破涕为笑,放下心来,跟着顾倾之进院子。

    院子中间的石桌旁,一个人默默的喝着酒,旁边还站着两个伺候的人,她们见着顾倾之回来,赶紧上前:“小姐,你可算回来,南君姑娘都等你半天。”

    顾倾之一顿,还从未见过南君一人喝闷酒,心情不好?

    能把这个妖孽女人惹生气,啧啧,那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

    “你确定她是来找我,不是来找白修然的?”顾倾之略微有点酸的说道,平日就看这两人呆一边说悄悄话,也不告诉她。

    白修然了然一笑,这算吃醋吗?

    “娘亲。”白晨轩软糯糯的喊了一声。

    “哎,儿子,吃晚饭没?”她揉了揉白晨轩的头,心情不错的问道。

    “吃了,不过南姨没吃。”白晨轩指着桌边喝酒的人。

    “谁惹她了?”顾倾之很是八卦道,平日没少被南君调侃,今日好不容易逮到一个热闹,怎么也要上前关心关心。

    “美女,你有故事,我有酒,分享分享。”她也坐到石凳上坏笑的推了推南君。

    “倾之。”南君醉眼迷离的抬头看她,“我是不是很讨厌。”

    “你还挺有自知……知……”顾倾之把剩下的话吞下去,见过她笑,也见过她闹,但是从没见过她哭,古人形容美女哭是梨花带雨,她还觉得这是古人臆想出来的,人一哭,眼泪鼻涕都出来,哪有美感。

    可是现在她突然觉得,古人肯定见到南君这样的美人哭,才想出来的词。

    泪水划过香腮,睫毛如羽翼般沉重舞动,那眼中闪过令人心悸的沉痛。

    南君哑着嗓音:“原来我真是一个讨厌鬼。”

    “屁。”

    顾倾之拍桌而起,“哪个不长眼的说的,我找他理论。”

    “你爹。”

    “谁?”

    “你爹。”

    “咳~!”顾倾之怏怏坐下,“你跟我爹天天掐来掐去,又不是没被他说过,而且,我咋感觉每次都是你赢了,这次,他就说点气话,你还当真啊。”

    “屁。”南君也激动站起,“他哪是说的气话,他就说的真心话。”

    顾倾之仰着她,天啦,是不是她带偏了,南君竟然也会说脏话,“晨轩,她今是受了什么刺激?”

    “姨奶奶肚子疼,说是要生了,然后南姨带着我过去看,姥爷好像不高兴,不让进来,南姨偏要进……”白晨轩小声的把事情经过讲一遍。

    南君想进去的地方,哪能让人拦的住,自是进去了。

    王英花肚子疼了好几个时辰后,生了一个儿子,稳婆出来报喜,可把顾雷霆高兴坏了,南君见着顾雷霆模样,心里不是滋味,就想走,哪想王英花在屋内虚弱的要见南君。

    南君也不是一个怕的人,大大方方进去,没一会儿,南君竟然气冲冲走出来,很是刻意的撞了顾雷霆一下,“我是不是真的那么讨厌。”

    顾雷霆不明就里,但是下意识的答了出来:“是。”

    这话就犹如最后的那一根稻草,南君眼泪瞬间就下来,跑出去。

    “就这样?”顾倾之都怀疑自己听错。

    “恩。”白晨轩实诚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