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去经年〕〔妃命难抗〕〔极品朋友圈〕〔诸天万界第一战机〕〔青春上扬〕〔九零学霸小军医〕〔我和我的冒险团〕〔邪王溺宠:嫡妃惊〕〔闪婚成宠:少将大〕〔鹰扬美利坚〕〔我是你路过的风景〕〔这里有妖怪〕〔重回五零当军嫂〕〔大靠山〕〔特工狂妃:拐个王〕〔护灵人之医道无边〕〔紫卿〕〔诸神之国〕〔美人谋之冰山帝君〕〔我就是大德鲁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217章 赏荷(四)
    赏荷一直从上午到晚上。

    圣上今天的状态不错,与百官共同用了午膳,下午精神差些,才摆驾回宫。

    千阳池的白天是一个样,晚上又是另一个样。

    所以很多人依旧没有走,等着晚上继续热闹。

    月上枝头,众多的灯笼陆陆续续亮起来,明亮的灯火把造型各异的灯笼照的活灵活现,千阳池内,荷花灯一盏盏飘在水面,越发的美丽。

    顾倾之现在很崩溃。

    五公主赵千寻拉着她吐槽一天,走不让走,连着中午别人寻她去吃饭,都被这位公主拒绝,让人回去传话,说是她见着顾倾之很高兴,想多聊聊天。

    当时顾倾之都想呵她一脸,关键她不想多聊天喂。

    早知道,她就不该到处乱走,碰见这么个煞星,想走都走不了。

    她记得,她跟公主以前关系不怎么样。

    为什么一定要拉着她聊天?

    “喂,你有没有在听?”赵千寻不满的看着她,竟然敢走神。

    “啊,公主,我倒是想听,关键肚子在抗议。”说着,肚子又唱了一出空城计。

    “啧。”赵千寻很是嫌弃的看着她,“你不是刚吃过糕点吗?”

    要不是对方是公主,顾倾之都想掀船,她一天没吃东西,就给她一碟花糕,她连个底都没垫上,现在竟然嫌弃她吃的多,那叫多吗?

    “公主,大皇子又嚷着要喝酒……”过来禀报的人支支吾吾的说道。

    赵千寻一阵头疼,“我马上来。”

    听闻此话,顾倾之来了精神,终于要把这煞星送走。

    “顾倾之,我明天继续来找你说话。”赵千寻对着她把话说完,这才上岸离开。

    “呵~呵~!”

    她干笑一声,明天说什么都要找个地躲躲,再这么听下去,她不知道还能不能维持好自己的风度。

    顺着石头小路,原本想插个近路回去。

    结果,半路又遇上一个让人头疼的主。

    顾倾之瞧着站在水边的人,对方一脸的泪痕,紧紧盯着水面,也不知道是在看荷花,还是想着要跳水?

    为了避免麻烦,她装作没看见,打算继续走过。

    “顾小姐。”秦雁儿沙哑的嗓音,凄凄惨惨的看着她。

    “恩,秦小姐。”她有礼的点头。

    “顾小姐,不知可否听我说两句?”秦雁儿请求道。

    顾倾之一阵头大,她长的很像知心姐姐吗,一个两人都找她吐槽。

    “不好意思,秦小姐,今天实在有事,要不……”

    她刚想婉转拒绝,未想刚刚柔弱的跟小白兔的女子,顿时情绪激动,脸上扭曲的可怖,“顾倾之,你不就是仗着你爹有钱吗,你凭什么霸着夫君。”

    这是什么逻辑?

    平白无故的被人训,顾倾之不打算跟人多废话,准备离开。

    “你不准走。”秦雁儿冲过来,扯着她的衣服。

    离着近,顾倾之才看清对方眼中的恨意,一双眸子中怒火烧的正旺,好像与她有不共戴天之仇,她的脸色也沉下来,“秦小姐,你失礼了。”

    心中有点后悔没有把顾大带上,让人在外面等她。

    “哼。”秦雁儿此时早已失去理智,“是不是就是你这张脸,才把夫君迷住的,你说,我要把你这脸毁了,夫君还会再喜欢你吗?”

    她疯狂的看着顾倾之的脸,心中叫嚣着毁掉~毁掉。

    顾倾之似听到什么好笑的事,“秦雁儿,你应该照照镜子,现在的你真丑。”

    “怎么可能?”秦雁儿摸着自己的脸,笑的疯癫:“别人都说这张脸与姐姐无异,怎么可能会丑?”

    “再是相似又如何,他娶的人始终不是你。”

    “哼,要不是当年我年纪小,他何至于娶姐姐,我才是第一个看见他的人,凭什么姐姐能嫁给他,我就不能……”她越说越疯狂,眼中闪过杀意,“我好不容易要嫁给他,都是你从中作梗,他才会漠视我,你去死,去死……”

    她突然掐着顾倾之的脖子,朝着水池逼近……

    顾倾之心中暗叫一声糟糕,她开始未把秦雁儿放在眼里,不想着了道,这本就是一个僻静的地,等着人过来,只怕已迟。

    袖中的匕首闪现,她一刀划过,有血在眼前飞过,掐着她的人吃痛的放开手,嘴角笑的诡异,只见她朝着后面一倒,“救命啊~!”秦雁儿凄惨叫道,扑通倒入水中。

    顾倾之右眼皮突突直跳,有着不祥的预感。

    想着电视剧里面老掉牙的桥段,难道今日要发生在她身上?

    木然着脸,转过身,果不其然,身后站着一群人,以霍香雪为头的几个女子惊恐的看着她,水池边的女子拿着一把匕首,匕首上面血珠滑落,她们亲眼看到顾倾之想要杀人……

    “杀……杀人啦……”

    紧接着,一群女人尖叫连连,划破夜空。

    一群又一群的人闻声赶过来,秦雁儿已经被人打捞起,小脸惨白一片,身上湿漉漉的直颤抖,好像被吓到,谁问她话,都只默默落泪,任谁见着都心疼。

    反观顾倾之,脸上镇定,并没有因被人撞见杀人而惊慌失措,默默擦拭着匕首上的血迹,这匕首还是她回来后,老爷子又送她的一把。

    人向来同情弱者,又听着那群女人言之凿凿的说着她们见到顾倾之如何行凶,如何可怕,大多数人的心都认定顾倾之才是坏人。

    只是碍着她的身份,一时没人敢开这个口。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小小一个女子如此心思恶毒,来人给我拿下。”

    说这话的人,正是二皇子旁边的一个大人。

    他早就看白修然不顺眼,没想到他喜欢的人,也是个心肠恶毒的毒妇,人证确凿,他看白修然如何敢拦他。

    “大人查都没查,就给我按了这个大个帽子,是不是有失偏颇。”从那群女人惊声尖叫开始,顾倾之的心反而平静,该来的总该来。

    “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好狡辩?”说话的人表现出一副刚正不阿的态度,想要从语言把顾倾之镇住。

    顾倾之感觉到好笑,难道真是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谁表现的柔弱谁就是好人吗?

    “倾之。”

    一声清冷的话音打破一切,白修然穿过人群走到她的面前,仔细打量她一番:“伤到没?”

    “白丞相,你问错了,是她伤着你的另一位夫人。”有多嘴女子指着浑身湿透,看着很是狼狈的女子说道。

    可白修然仿若没听见般,从听到有人说出事,他就朝着这边走来,由于腿伤未好透彻,所以走的慢,没料到,里面的人会是倾之。

    “哎,看来以后要多多看着你。”他是无奈的说道,话中透着宠溺。

    围观的人如同吃了黄莲般,“丞相大人,你这是打算偏袒她?”有人不怀好意的问道。

    若真是这样,他不怕告到圣上那里去,让白修然吃不了兜子走。

    “白修然,你还是看看这位秦家小姐,人家可是为了你,掐死我的心都有。”顾倾之嘴角微勾,说话透着寒意,这个女人敢如此陷害她,她可不是吃闷亏的人。

    白修然何等聪慧的人,一听她这话,不着痕迹的看了看她的脖子,这才转过身面对大家,“白某做事向来讲究证据,不知是谁看见倾之要杀人?”

    “我们可都看见。”站在霍香雪旁边的一位夫人激动道,立马添油加醋的把事情讲一遍,甚至还描绘出当时顾倾之脸上如何凶狠。

    白修然听完,淡然问道,“我很好奇,倾之应该是背对着你们,不知道你们是如何看到倾之脸上神情的?”

    说话的人脸上一僵,支吾起来:“这个……反正我亲眼看见她要杀人的。”

    “二皇子,白丞相明显是要替那顾家之女开脱,臣肯定你主持公道。”赵明清旁边的那位大人情绪激动道。

    顿时他旁边的众人纷纷附和。

    “邓大人,审案本来就是要讲事实,拿证据,白丞相只是客观的询问,不知哪里看出开脱之意?”姚从成在一旁开口道。

    “哼,你跟白丞相关系交好,肯定包庇他。”邓大人反驳道。

    “邓大人,说话有失公平,我们都是天罗的臣民,效忠的是圣上,你如此之言,是有何意?”

    姚从成三言两语把话还了回去,邓大人一时语塞,讪讪闭嘴。

    “本王今天就看看白丞相是如何断理此案。”六王爷赵庆阳开了口。

    白修然继续询问:“刚刚听你说,你只是看见倾之拿刀,那你有看见前面发生什么吗?”

    “哼,杀人就是杀人,要不是我们碰巧撞上,只怕这会秦小姐都已遭遇不测,白丞相,亏我还觉得你人品不错,原来也是一个是非不分之人,放着温柔贤淑的大家闺秀不要,偏偏要个蛇蝎心肠的人。”后面这话是越说越过分。

    白修然脸上顿时很不好看,他认识这位人,是工部侍郎吴大人的夫人,一个男人又不好与女人计较什么。

    “白丞相。”霍香雪此时也开了口,“前面这位姐姐言辞有些激烈,但也是事实,我们亲眼看见顾小姐扬起匕首把秦家小姐逼下水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军妻鲜嫩:权少宠〕〔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