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断大明〕〔落地一把AK47〕〔绝对荣誉〕〔汉末皇戚〕〔校花的极品仙医〕〔[全息网游]杂牌术〕〔星武联盟〕〔超神全能兵王〕〔茅山鬼谷门〕〔落跑灵妻:灭世阵〕〔重生女王:宠妻无〕〔王爷太高冷:假面〕〔神婆鲜妻:总裁你〕〔萌妻狂撩:总裁太〕〔最美的青春遇过你〕〔时钟游戏〕〔略过岁月去爱你〕〔我真不是欧皇〕〔大虫子的至尊惩戒〕〔浅浅心事有谁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214章 赏荷(一)
    千阳池与城外的护城河是连通的,水面干净,因有心人刻意打造。

    水面设了九道拱桥,九座六角亭,非常的精巧。

    满池子的荷花,莲花,各式各样,颜色各异,红的,粉的,黄的,白的,蓝的,单瓣的,复瓣的,看的人眼花缭乱,美不胜收。

    圣上每年这个时候,都会邀百官一同前来观看。

    因为都带着家眷,所以,那些女人变着法打扮自己,唯恐落人与后头。

    顾倾之过去的时候,已经来了很多人。

    很多都是三三两两站着,显然都有自己的小团伙。

    顾倾之刚从马车上下来,就收到四面八方的注目,毕竟她这一身穿着,实在太过闪瞎眼。

    “倾之。”蒋思如掩着袖子似笑非笑的过来,明目张胆的上下打量一番她,“你这又是什么目的?”

    “没目的,还能有什么目的,圣上相邀耶,怎么也得穿的隆重些,稳重些。”顾倾之正儿八经道。

    “白丞相,你确定倾之这一身……叫稳重?”除了颜色老气外,她实在没看出来稳重。

    “嗯。”白修然是脸不红气不喘说着瞎话,他向来偏爱素净的衣物,对这种大红大绿,花里胡哨的色彩,实在欣赏不来,可对方是顾倾之就不一样,只要是穿在她的身上,他都觉得好看。

    蒋思如瞪大一双美目,这确定还是那个刚正不阿的丞相大人吗?

    顾倾之偷偷直笑,蒋思如的表情跟南君的如出一辙,有必要这么震惊吗?

    “白丞相。”有几位大人过来行礼。

    顾倾之拉着蒋思如到一边,男人之间的事,她们女人还是不掺合。

    顾怜儿他们也下了马车,顾怜儿的娘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大人物,转着脑袋,左看看右看看,活脱脱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模样,顾怜儿深感丢脸,却又奈何不了。

    “哇哇哇。”顾虎低声欢呼,不仅是对满池的荷花,更是对众多的美色。

    “倾之姐~!”顾怜儿略带哀求的声音传来。

    正在跟蒋思如寒暄的人扭过头,眼神凉凉的扫过顾怜儿的娘跟她弟弟,警告意味明显。

    顾虎是没有见识过顾倾之的厉害,心中不屑,但是顾怜儿的娘,心中一禀,她吃过几次这煞星的亏,要是不信邪,大可去挑衅,不过最后吃亏的是自己。

    顾虎打算朝着一群女子站立的方向走近,被顾怜儿的娘紧紧拉住,他们这次就是来长个见识,看看能不能巴结上某个大人物,并不想惹事。

    “思如姐,见笑啦。”顾倾之又恢复笑眯眯的模样,好像刚刚威胁的人不是她。

    蒋思如瞧着好笑,“还第一次见你这幅模样。”

    “没办法,有人就是记打不记吃,奥,对了,思如姐,你的小姐妹们呢?”顾倾之环视四周,她见到几个熟面孔,不过都是跟别人站一块。

    蒋思如默,许久带着轻蔑的笑意,“呵,倾之听过世态炎凉这句话吗?”

    “嗯哼。”

    “现在我家大人不受重视,很多人自然要保持距离。”官场就是这样,谁受宠,就有人巴结,但是谁被冷落,为了明哲保身就会保持距离。

    “搜嘎。”顾倾之一把挽住她的胳膊,在蒋思如诧异的眼光中,继续笑眯眯道:“那我们两个组成个小团伙得了。”

    蒋思如哑然失笑,真如她第一次见到顾倾之时候的模样,也难怪她家小子那么喜欢顾倾之,总是闹着要拜顾倾之为干娘,为此她可是吃醋一阵子。

    “王妃,那位就是顾倾之?”不远处,一位长相妖娆的女子问着霍香雪,旁边还站着不少人家的官夫人,其实很多人都在看顾倾之。

    对着顾倾之的打扮很是不屑,就这模样,也不知道怎么把白修然给迷的七荤八素的。

    “正是她。”霍香雪给予答复,她如今贵为六王妃,很多人都来巴结她,可为什么他就不肯正眼看她一次呢?

    论漂亮,她今天的装扮比顾倾之更好看吧。

    她的眼中闪过怨恨,远处白衣的男子,长身玉立,站在人群中,也是鹤立鸡群的存在,她默默喜欢多少年,却一直得不到他的心。

    “哼,也不过如此,都还没有王妃好看。”有人不屑的来了一句,心中不知道是嫉妒还是其他。

    周围的人纷纷附和她的话。

    甚至有人过去想要挑衅:“圣上说让诸位大人带家眷,怎么有些明明不是家眷的人跑来蹭热闹。”她们是拿白府曾经休了顾倾之来做文章,特意说的此番话,她已经不是丞相夫人,有什么资格来这里。

    蒋思如听闻,脸色微僵,紧张看一眼顾倾之。

    “也对。”顾倾之竟然符合:“既然只要求带家眷,就应该把身边的那些丫环仆人放家里,这一个个带的过来,也不知道带没带脑子。”

    原本准备嘲讽她的人一噎,一口气堵心中,这算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吗?

    作为官家夫人,谁不是身边带着几个丫环仆人过来。

    蒋思如这才脸色缓和,强忍着笑意,还真是顾倾之,一点都不会吃亏。

    “顾小姐,今日也过来赏荷?”陈飞腾踱着步子过来打招呼,他今天也把他那位新夫人带过来,女子长的不错,大眼小脸,就是品味跟顾倾之有的一拼,也是穿的极为花哨,不过她是没有顾倾之的财大气粗,身上挂的饰品抵不上顾倾之满身的金晃晃。

    “老爷,这位就是方圆口中的顾小姐吗?”女子娇滴滴的撒娇道。

    “呵呵。”

    顾倾之皮笑肉不笑,指着二皇子的方向:“陈大人,你的好友都在那边。”

    “啊。”陈飞腾配合的瞟了一眼那边,“不过都是一群男人,天天朝堂都能见到,也不差这一会儿。”他这话听着有些轻佻,但是由他说出来,带着些许风流。

    好像,什么都抵不上他与美人说话。

    他的那位夫人似乎没有听出弦外音,还在想着什么意思?

    顾倾之跟蒋思如却是听出来,蒋思如不懂这位风头正盛的人物要亲自过来打招呼?

    是为了看她的笑话?

    或者……她把视线放在顾倾之身上。

    “顾小姐,我们借一步说话。”陈飞腾朝一边示意。

    “好。”顾倾之爽快答应,她让蒋思如等一会儿,稍后找她。

    待到一处僻静的地方,陈飞腾才停下脚步,“顾小姐,是否有兴趣当我儿子的干娘?”

    “哈?”

    顾倾之想过很多种话题,但是没想到他说出这么一句话。

    脸上毫不掩饰的诧异,“为什么?”

    “这话是有些唐突。”陈飞腾也是无奈,他家小子回来后,他是罚的有点重,跪了一夜的祠堂,抄了几遍的孝经,最后生生昏过去,最后才知道,这孩子染了风寒还未好透,结果硬扛着。

    病中,心心念念喊着娘,他一个大男人听着都心酸,想着是不是自己罚重了。

    不过,最让他诧异的事,从来不表露心声的孩子,借着生病,竟然有几次胡乱伸着手在空中乱晃,叫着之之娘……

    “喂喂,收起你这眼神,咱俩不可能。”顾倾之做出一副防色狼的模样,实在是陈飞腾的眼神越来越诡异,瞧的她心里毛毛的。

    陈飞腾很不文雅的瞥了一眼她,很是轻视道:“放心,我眼光一向比白丞相好。”

    “那就好。”顾倾之放下心,“小方圆我是挺喜欢,不过拜干娘一事,是你的意思?还是小方圆意思?”

    “如果是我的意思呢?”陈飞腾好奇问道。

    “那就免了。”她直接拒绝,就这人花花肠子,指不定憋着什么坏。

    “如果是我儿子意思呢?”

    “择日不如撞日,就让他明天过来吧,正好我爹也在家,拜了干娘,再拜干爷爷,让我爹给他包个大礼。”她的主意打着挺好。

    陈飞腾却听的哑然失笑,搞不懂眼前女人的脑回路,总是一副没心没肝的模样。

    他其实让人查了顾倾之很多事,但就是查不出,她是如何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不过,比起从前,如今的人变得有意思的多。

    “陈大人,我不介意你这么看着我,但是你那位夫人,大概有点意见。”顾倾之左手点了点旁边,躲在一颗树后面探头探脑的女子,努力想听见她家老爷到底在跟顾家这位小姐说什么。

    陈飞腾心中闪过不悦,突然想到他儿子的一句话,“爹,你知道你与白丞相最大的差别在哪里吗?那就是眼光。”

    看来他选的这位夫人,除了皮囊好看,的确脑子差一点。

    “行了,我就不打扰了,小方圆要是想我,让他来顾府玩。”顾倾之摆摆手,准备离开。

    “咳~!听说南君姑娘住在顾府?”陈飞腾莫名说道。

    顾倾之顿时八卦的瞧着他,“你要是想过来,可以跟小方圆一起过来。”

    还真没瞧出来,他也对南君有意思。

    不过就南君,大概不愿给人当小。

    当然知道归知道,她还是愿意当个吃瓜看热闹群众,毕竟南君的热闹不容易瞧,只是不知道,这个满肚子坏水的男人遇上那个聪明女人,谁更胜一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重生渔家有财女〕〔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萌宝当道:妈咪要〕〔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