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天后,霸上瘾〕〔女子监狱里的男人〕〔桃运村医〕〔符界之主〕〔会穿越的橘猫〕〔美利坚大亨〕〔宠妻狂魔:腹黑帝〕〔玄医归来〕〔梅花剑客上官凌〕〔唯妃欲为〕〔前方江湖,女侠请〕〔{综}平安结〕〔重生国民千金:冷〕〔御武成圣〕〔最强王者宝箱系统〕〔圈妻自萌〕〔药气冲天〕〔重生村丫头之逆袭〕〔攻略高岭之花的正〕〔谢谢你,赠予我欢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210章 聪明人的态度
    因着白修然的一句话,顾倾之非常没出息的遁了。

    她刚红着脸从白修然那出来,就瞧见顾雷霆怒气冲冲的回来。

    “爹,你这是怎么?”很少看见顾雷霆有如此大的情绪,生意人讲究的就是一个镇定。

    “哼。”

    一向不舍得对她说一句重话的人,竟然不悦的瞪了她一眼,从旁边走过。

    顾倾之是一头雾水,难道又是外面什么奇怪的传言刺激到她爹?

    “倾之,今天吃什么?”南君慢悠悠的走过来,笑的格外璀璨。

    顾倾之见着她,眼皮没来由的一跳,这人吧,开始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瞧着特仙一人。

    自从住进顾府后,也不称呼她为顾小姐,总是倾之倾之的叫着,搞得她们关系很好似的。

    而且,一日三餐定准时到场,她要是没记错,船上的时候,这人就吃两餐,什么时候改变习惯?

    不得不提,她们顾府是个神奇的地方,不管什么样的人进来,总会变的不正常。

    以白修然为例,最近也是极为不正常,自从吵架过后,他越发对她……嗯……,该怎么说了,她找不到一个词,很准确形容这种感觉,貌似越发的对她温柔体贴,也越发的宠着她。

    她刚想到一件事,他提前给办妥。

    她想着什么好吃,那食物就端上桌。

    她打个喷嚏,衣服就拿过来,嚷着无聊,他备好马车说带她出去走走……

    绝对是想她所想,做她所做,比她自己都还了解一般。

    “倾之,如此发呆,莫非在想白丞相?”南君了然的看着她。

    顾倾之尴尬的别过脸,“我是在想今晚该吃红烧狮子头,还是小鸡炖蘑菇?”

    “白丞相似乎挺爱吃红烧狮子头。”南君一本正经道。

    “那就小鸡炖蘑菇。”她傲娇的决定,今晚怎么也不会让厨房做红烧狮子头。

    “对了,南君姑娘今天去哪逛了?”

    顾倾之也只是随口问的一句,她本意是想问问,外面是不是有关她奇怪的流言再次传出,未想,她这一句话,南君笑的很是开怀,直接答道:“婉词院。”

    额?顾倾之一怔,这人也去的婉词院,“那你今天有没有遇见我爹?”昨日就听她爹说与人约好去婉词院,晚上是不会吃饭的,结果大下午的怒气冲冲回来,显然遇见什么不高兴的事。

    南君双眼一弯,笑的如同一只狐狸,“自是见到。”

    她何止是见到,两人还同桌坐在一起,下午听到不少顾雷霆的趣事,她是挺愉悦的,几个损友把顾雷霆近些年的糗事全讲了一个遍,不过某人脸色烟的跟锅底似的……

    “你……”

    顾倾之话还没说出口,就看见前面跑过来几个人,神色慌张,有人嚷着请大夫。

    “发生什么事?”南君拦住一人,惹得顾倾之侧目,怎么比她还紧张?

    “啊,夫人刚刚在书房滑到,嚷着肚子疼,老爷让我们赶紧去请大夫。”下面的人急匆匆的解释完,赶紧朝着门外跑去。

    书房内,顾雷霆紧张的抱着王英花,他刚推开书房的门,许是把里面的人惊着,一不留神撞在书架上,那上面的书掉下来,砸在王英花的肚子上,就见着人儿软绵绵的倒在地上,瞬间脸色苍白,喊着肚子疼。

    他吓的魂都快没有,“英花,不会有事的。”

    “老爷,我没事……”她脸色苍白,努力想笑着安慰他,可惜两眼一发烟,彻底昏过去。

    顾雷霆更加不淡定,浑身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把人抱起来,大步朝着门外走去,口中吼道,“大夫呢,怎么还没请来?”

    “爹,姨娘怎么了?”顾倾之赶过来时候,顾雷霆已经把王英花抱着走了一段距离。

    “快,把大夫请来。”顾雷霆来不及跟她解释,心里眼里都担心王英花的安危。

    顾倾之快速看了一眼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的人,虽说不知道发生什么,但是她知道王英花会没事,“爹,我觉得你应该把姨娘放回房间,不然你这样抱着,万一出事怎么办?”

    王英花虽说是一个女子,但也是一个即将生产的孕妇,重量在那里,而且万一,人没抱稳掉下来,可就难办。

    顾雷霆也是关心则乱,听着顾倾之的话,这才赶紧把人往院子里抱。

    南君是跟着顾倾之过来的,她并没有走近,而是站的有些距离,她只是稍微看了看顾雷霆方向,随后把视线放在顾雷霆身后跟着的一个小丫头身上。

    那丫头一脸的慌张,眼神闪躲,瞧着像被吓着,可她却瞧出点别的东西。

    “哎哎哎,你拉我去哪?”顾倾之打算跟着顾雷霆去看看王英花到底怎么回事,却被南君拉住,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南君并未解释,她想去看看现场。

    书房还未来得及收拾,书散落一地,瞧着有些狼藉。

    顾倾之疑惑的打量她一眼,怎么感觉她比自己还上心?

    南君绕着书架看了一圈,踮起脚尖伸手碰了碰第二格的架子,随后又走到门外,看着她刚刚站的地方……

    “你这是?”顾倾之试探的问了一句。

    南君嘴角一勾,眼中快速闪过什么,“原来如此。”

    顾倾之听的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她也学着南君的样子站在门外,瞧着里面,看不出什么玄机。

    “白丞相,能否请你站在那个方向。”南君指着架子边的一个方向,说道。

    “好。”他没拒绝。

    顾倾之反而吓一跳,这人什么时候来的?

    只见白修然走到书架,完全没有让南君指使,自己绕道书架后面的地方,淡然说道:“这里怎么样?”

    南君从他走到那个地方开始,眼中光彩闪耀,果然是个聪明人,“恩,可以。”

    她话刚落,书房内应着声,又掉落几本书。

    顾倾之瞧瞧这个,再瞧瞧那个,她总感觉这两人发现什么。

    “没想到岳丈藏着这么多好书。”白修然走出来,捡起地上的一本书,说的随意。

    “的确好书。”南君也捡起地上的一本书。

    “你们来书房就是为了来看书?”顾倾之最讨厌这种打哑谜的人,感觉别人全都懂,就她一人不懂。

    白修然抬头看着她,伸手捏了捏她的手,算是安抚她,然后跟南君两个人站一边开始密谈,郁闷的顾倾之牙痒痒,竟然把她撇一边,哼,以后别想上她的床……

    南君笑眯眯的看着顾倾之在那里踢着木板:“你不怕她生气?”

    白修然也看着顾倾之的方向,眼底淌过笑意,“我更怕她危险。”

    听到这话,南君才正色神情,:“你发现什么?”

    “跟你一样。”

    两个聪明人交谈,唯一的好处就是不怕对方的话听不懂。

    “我只知道,那架子很稳固,轻易撞上,不会使那些书掉下,除非……”她的话停到这里,视线又在书架上饶了一圈:“除非像你刚才那样,从背后推,才有可能掉落。”

    白修然不置可否,情况的确像她说的那般,只是对方为什么要那样做了?

    “而且,我还发现一件更加有意思的事,掉下来的书,全是最上面的两排掉落的,我试了试高度,推书的人应该不是女子,你觉得会是谁?”南君说的笑吟吟,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谈论什么有趣的事。

    “听闻顾府管家今天也进过书房。”白修然回了她一句。

    “啧,你连这消息都打听好了。”南君夸赞一声。

    “路上过来听着下人说了两句。”他淡然,丝毫没有因为佳人夸奖而高兴,依旧波澜不惊道。

    “那还有没有听到别的?”

    “管家与倾之的姨娘是旧识。”这个消息,并不是他听来的,而是他让人查的。

    自从看出顾倾之有心事后,他查了很多东西,包括顾府的一些事。

    他说的旧识,可不是一般的旧识,而是青梅竹马。

    知道这个消息以后,他有些讶异,顾雷霆怎么会让徐有图进府做了管家?

    “啧啧,那就有意思啦。”南君连着发出两声不明意味的啧音,到底是为了什么,两人不惜拿王英花肚子里的孩子来冒险?

    或者他们是为了掩盖什么?

    想到这里,南君与白修然同时对视一眼,两人似乎想到一块去。

    看来书房,有什么让人感兴趣的东西。

    “南君姑娘倒是对顾府挺在意。”白修然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没办法,谁让顾府的主人这么招人待见,你说对不对,白丞相。”南君反问道,她知道这个人绝对是看出她的意图。

    “是挺招人待见的。”说这话的时候,白修然盯着顾倾之,不远处的人儿,无聊的蹲下来,手指不停画着圈,他觉得莫名的可爱。

    “其实我可以帮你。”南君好心的说道。

    “南君姑娘,还是帮好自己。”他果断拒绝,他与倾之的问题尚能解决,那位的问题可是很难办。

    “是我的,总是我的,你说对不对?”南君眼中光芒闪烁,心中早已势在必得。

    两人都是少有的聪明人,对方的想法,多多少少明白些。

    白修然惊讶她的态度与固执,不懂她与顾雷霆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可看着顾雷霆对她的态度,明明不认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重生渔家有财女〕〔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萌宝当道:妈咪要〕〔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