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鬼,求放过〕〔全面征服〕〔我的影子会挂机〕〔鬼片的世界〕〔时光与你共缠绵〕〔玄门都市〕〔穿越晚明之不朽帝〕〔极品透视狂兵〕〔大昏君〕〔快穿之女二只想当〕〔一代武侠〕〔最强医仙混都市〕〔无敌魔剑〕〔凡世高手〕〔保安的逆袭〕〔美食供应商〕〔妙手神医〕〔神农小医仙〕〔金鳞〕〔秘典传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208章 白修然的日常表白
    从白府回来,白修然就发现顾倾之有心事。

    时常会心不在焉,或者发呆。

    他私下问过人,赵怀玲说她家小姐是因为最近太闲,才这样。

    可他瞧的分明,她心中藏着事,但她并未对他提起,或者说,她谁都没有告诉。

    他尝试探过她心中想法,她却四两拨千斤把话题转移开。

    最后,还是吴刚说了一句,晨轩对她讲过一个梦。

    梦这种东西很玄而又玄,不能说假也不能说真,有些梦是现实经历的,有些梦只是凭空出现的……

    晨轩的这个梦怪在,他自己并未经历,但是特别真实,连梦里的场景都记得清清楚楚,而且同样的梦连做两次。

    很少有人一个梦重复做几次。

    这应该算是一个噩梦,或许旁人听了,会安慰两句,就此忘记。

    可为什么倾之会如此紧张这个梦呢?

    白修然暂时想不明白。

    “少爷。”白府的管家王仁义抱着一叠东西过来。

    自从知道白修然失忆,王仁义时不时过来给他讲一些以前的事。

    “王伯,我以前有让人查过倾之的事吗?”白修然问道。

    王仁义不解他为什么会这样问,但仍想了想,才回答:“少爷,你有些事向来不会跟我们说的,不过我可以回去找找看你有没有留下什么记录。”

    “好。”白修然同意,随后又继续问道:“王伯,你给我讲讲倾之嫁到丞相府后有发生什么事吗?”

    王仁义心中诧异,少爷今日怎么对新夫人问题如此执着?

    难道是外面有什么风言风语传到少爷耳朵里面?

    他把顾倾之嫁进丞相府那天开始一直到后来顾倾之离开香陵前大致讲了一遍,有几个特别的事件,他着重说一遍,包括有天晚上少爷不顾外面的大风大雨,固执的出去寻人,最后抱着新夫人回来,虽说少爷没有说什么,但是他总感觉那晚一定是发生什么事。

    当然顾倾之跟大皇子一起失踪的事及顾倾之被人陷害,与小萧将军两人躺在飘香院床上的事,他也讲出来。

    不过,他提到飘香院床上一事时,少爷眼中似乎闪过什么?

    难道是吃味?

    王仁义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他是从小看着少爷长大的,后来少爷出来立府,带着他一起过来,他从来没有见过少爷有情绪外露的时候,越是在意的人,少爷越是不会有太多的表情。

    “我那个时候在干什么?”白修然问道。

    “你去甘南了。”

    “为什么没有带着倾之一起?”

    “额?”王仁义一愣,少爷这话信息量有点大啊,少爷以前也出过门,从来没有说要带着家眷一起出去的,再加上这又是公事,带家眷多少有些不合适。

    白修然可不这么想,如果是现在的他,一定是走哪带哪,毕竟最在意的人,还是放在自己身边才最安心。

    “少爷,秦小姐那边怎么办?”秦雁儿一直住在丞相府,她是前夫人的胞妹,又是赵夫人亲认的媳妇,虽说当日成亲并没有完成,后来又发生一系列事,但是秦雁儿一直以她是白家媳妇自居,且现在也住在从前秦紫衣住的院子。

    白修然回来后,没在丞相府住过一天,一直住在顾府,其实已经很能说明问题,可是秦雁儿仿若并不在意似的,每天早上去白府请安,陪着赵夫人说会话,再回到丞相府呆着,弹弹琴,规矩的哪都不去。

    按理说,这话王仁义并不该问,但是最后总该有个解决方法。

    白修然沉默半响,纵使没有顾倾之,他也不会娶秦雁儿,毕竟他娶了秦紫衣,定不会再娶小姨子。

    有了顾倾之就更不可能,还未回香陵时,他就直接说过,他的妻只有顾倾之一人,旁人再好,也是旁人,再无多余的位置留给其他人。

    秦雁儿应该是明白他的意思,一路上也没有过多纠缠。

    他以为回来后,他与白家说一声,将人送回去,不管以后秦家如何责骂,他一律承担。

    可真的到了香陵,秦雁儿反而一改路上的忍让,处处不经意把自己摆在是他妻子的位置上,加上他娘又护着,纵使当日成亲拜堂礼并未完成,整个香陵都认为,秦雁儿是丞相府新的女主人。

    就如同休书之事一样,并不是他本人授予,也完全无效,可整个香陵都认为他休了倾之。

    只怕解释一千遍,一万遍,都不会有人相信。

    骑虎难下,恐怕就是解释如今的局面吧。

    只是他不明白秦雁儿为何要这样做?

    或许他自己有些明白,如果谁让他放弃顾倾之,他只怕用尽万千手段,也要把人留住。

    不管身份高低的男人,娶三妻四妾也属正常,可他除了顾倾之,谁都不想要。

    “王伯,给秦家送一封信吧。”白修然下了决心。

    “少爷,你可想好?”王仁义心底叹了一口气,他其实也有私心,如果冒然把秦雁儿送回秦家,让世人知道,只怕骂少爷是个负心汉,毕竟少爷失踪的时候,秦雁儿不离不弃的守在丞相府。

    这事要想寻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是把秦雁儿留在府里,给她一个名分,哪怕少爷日后天天呆在顾倾之身边,至少少爷的名声没有受损。

    “这对她好。”他能留给秦雁儿的温柔,大概只剩下这个。

    他虽然失忆,但是心里喜欢谁,不喜欢谁,他分的清清楚楚,一个女子最美好年华就在这几年,把她送回秦家,秦家为她寻一门好人家,这样也会有人护着她,宠着她,日后,还有孩子围绕身边,如此幸福美满过此一生,总比耗在丞相府蹉跎一生的好。

    王仁义没有再说什么,少爷能如此说,大概早就决定好。

    “少爷,外人盛传你失忆前不喜欢新夫人,这……都是谣传。”最后要走的时候,王仁义磨蹭片刻,说出此番话,他知道现在香陵都在传,顾家的千金会迷魂之术,把当今的白丞相迷的神魂颠倒,连爹娘都不认识,整日住在顾府。

    并且有人绘声绘色的讲起,从前白丞相对顾家千金如何冷淡薄情,用来对比现在的情况,让人信服白丞相并不是失忆,一定是顾家千金施了什么蛊术。

    竟然真的很多人信了这种谣言。

    “我知道。”白修然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掌心,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失忆之前,他肯定也喜欢顾倾之,不然不会失忆后,依然念念不忘。

    一个人到底要多深的感情,才会令连死都不要让自己忘记的人存在脑海里?

    他了解过他与顾倾之的从前,一个并不友好的相遇造就以后他对她的偏见,所以才会在成亲当天,留下她一人独自拜堂。

    可是从什么时候,她走近自己的心呢?

    他真的很好奇。

    他应该不是一个执着的人,可是他对顾倾之却执着的可怕,这种执着带有着一种毁灭感,被他死死的压制在心底的深处,他不知道,如果有一天,顾倾之真的不要他,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白修然,我选的那两个服侍你的丫头,你怎么又退回来?”顾倾之趴在窗户上问道。

    她体谅他腿脚未好透,身边又都是一群大老爷们伺候,特意给他寻了两个手脚麻利的丫头过来,结果直接给她退回来。

    那两丫头知道去服侍白修然时,高兴的小脸红扑扑。

    结果退回来后,哭的梨花带雨,搞得好像被人抛弃般。

    “你怎么过来。”他站起身,缓缓走到窗边,看着她懒散的模样,眼中带着暖意:“王伯送来我以前珍藏的好茶,要不要尝尝?”

    “好。”

    她笑嘻嘻的从窗户外爬进来,也不管这合不合规矩,白修然帮她把裙子上沾的灰尘拍掉,拉着她坐到桌边,把桌子旁的一叠书放到地上,这才给她倒了一杯茶。

    “恩,好茶。”

    她其实不懂茶,但是喝着好喝,闻着好闻,对她来说就是好的。

    “这是雀舌。”他说着茶的名字,料定她不懂茶,但是却想多跟她说说话。

    有些人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他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可只要跟她在一起,他总有说话的欲望,看着她笑,看着她闹,他竟然感到幸福。

    “恩,难怪好喝。”她是不懂装懂,喝了半杯后,才又抬头看他,“说,你到底为什么把我给你选的人退回去?”

    “麻烦。”

    “额?”顾倾之没反应过来,派两个人过来服侍他,怎么就成麻烦?

    看着她眼中的不解,他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头疼?

    那过来的两个丫环,见着他,眼神炙热,两颊绯红,说话娇滴滴,他实属无奈把人打发回去。

    “既然你不喜欢这两个,要不,我再跟你换两个?”顾倾之认为自己还是很通情达理,没准这两个不合白修然的意,那她就按白修然的喜好挑两个。

    “倾之。”白修然无奈制止她,“我的伤无碍,下面的人能照顾好。”

    “就你身边那些都是男的,哪有女的细心。”

    “倾之,我不用人服侍,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会跟你说的。”他的手覆在她的手背上,认真说道,他知道她是担心他的腿伤,这段时间时不时有些疼,乔神医给他看过几次,肯定也跟她说了。

    “好吧。”他不要,她也没办法。

    “倾之。”

    “嗯?”

    “如果说缺什么,我大概只缺一样。”

    “什么?”

    “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