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撩人:老公大〕〔腹黑总裁狠给力〕〔某科学的疾风泪爷〕〔我是绝世树仙〕〔地球暴走时代〕〔帝国总裁的天价逃〕〔战神升级系统〕〔千亿新娘,总裁大〕〔御房有术〕〔次元中转站〕〔重生之军长甜媳〕〔鉴宝神眼〕〔龙纹剑神〕〔聊斋好莱坞〕〔帝道独尊〕〔绝品透视〕〔完美神话世界〕〔倾城逆袭妃:尊帝〕〔掌天弑神〕〔身家亿万的男保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207章 诉梦
    当得知南君入住顾府的消息,赵明清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花费那么大的力气,南君都不肯去他府上住几天,但那个女人也聪明,寻常的吃饭,她从不拒绝。

    可他没想到,南君会去顾府。

    到底是为了什么?

    以他的了解,这个女人对金钱与权力并不感兴趣。

    好像只有一件事……

    “来人。”赵明清眼神不善:“去查查顾倾之是不是查到南君要找的人?”

    从顾倾之与赵弘文一起喝酒开始,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可能成为他的阵营,只是她暂时还有利用的价值。

    “主子,顾府有人送信过来。”底下有人把信交上去。

    赵明清打开看了看,随后嘴角微勾带着邪气,果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

    白府的众人最近心情很不好。

    白修然好不容易活着回来,没想到一不在白府住着,也不在丞相府呆着,竟然住进顾府。

    堂堂一个丞相,竟然住在别人家。

    偏偏这个别人家不是张家李家,而是顾家。

    当初他们代替白修然一纸休书送到顾家,两家基本算是撕破脸,可如今白修然往顾府一住,多少人暗地里瞧着白府的笑话。

    “娘,你说这是什么事。”白修然的娘赵夫人诉苦道。

    住一个儿子她都受不住,现在孙子一块住进去,她都没脸出去与几位交好的夫人喝茶谈心。

    白老太君仿若没听见般,下人把药端过来服侍她喝下,当初休书一事,她就说过,此事切不可鲁莽,还是让修然自己下定夺。

    结果没一人听她的意见,直接自作主张把休书送过去。

    要给白修然娶秦家的女儿,也是老二一家越俎代庖给办了,说什么白修然是他的儿子,当初他让白修然娶了顾家的女儿,也能让白修然再娶秦家的。

    现在人失忆,住进顾府,一个两个慌了,来她这拿主意,她能有什么办法。

    “娘,你都不知道什么外面人怎么说我们白家,我脸丢尽不要紧,连着白家一起跟着丢脸,日后去地下,怎么好见白家的列祖列宗。”赵夫人说着说着,就开始哭。

    “哼,嘴长在别人身上,谁能堵悠悠众口。”白老太君哼了一声。

    “可也不能让修然就这样住在外面啊,人都说顾府那丫头不知道给我们修然下了什么迷魂咒,迷的爹娘都不认,还说顾府很快就会有一个上门女婿……”

    “嘭~!”

    装药的碗砸在地上,白老太君这才变了神色,她什么都不想管,但是白家的子孙是万不可做别人家的上门女婿。

    “让他明天回来见我。”

    赵夫人擦着眼泪,这才心满意足离开。

    白修然是在白老太君膝下长大的,他对白老太君的尊重不是谁能比较的。

    如果白老太君一句话,他定不会不听的。

    “娘,你没事吧。”秦雁儿见着赵夫人从门内出来,上前关心道。

    赵夫人拍了拍她的手,“没事。”

    “娘,你也不要太担心夫君,他因为失忆才会那样的,等夫君恢复记忆,一定会回来的。”秦雁儿体贴的安慰道,她知道赵夫人现在唯一烦恼的就是白修然的问题。

    丞相府开始来了一拨又一拨的人,当知道白修然在顾府后,人越来越少。

    大家似乎都知道白修然失忆的事跟他住在顾府的事。

    私底下的笑话少不了,当初顾家因为休书一事,成了整个香陵的笑话,如今白修然入住顾府,瞬间又让白府成了笑话。

    大家不用想都知道,那休书定然不是白修然自己的意思。

    当然也有人提出不同意见,现如今白修然失忆,他以前做过什么,肯定不记得,若是以后恢复记忆,想想今日种种,不知道会不会肠子都悔青。

    “雁儿啊,是我们白府对不住你,让你跟着受委屈。”赵夫人歉意道,“等着修然恢复记忆,一定让他风风光光的把你娶进门。”

    “娘,我一点都不委屈,只要娘不嫌弃我就好。”秦雁儿乖巧的说道。

    赵夫人看着眼前的女子,这才是她心目中儿媳妇的模样,为什么她儿子就一定跟顾家那位纠缠不清。

    白家的帖子是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送过去的。

    帖子的事,白修然没有瞒顾倾之,大方的说白老太君让他回白府一趟。

    “其实你不用特意住在我这里,即使你再失忆,也该回到你原来的地方。”顾倾之如实说道。

    “可那里没倾之。”

    他说的平淡,却让她哑口无言。

    “我先回去看看,晚上等我一起回来吃饭。”他握了握她的手才离开。

    “我凭什么要等你一起回来吃饭?”可惜,这话是她一人自言自语。

    下午,她左右没事,就陪着白晨轩看了半响的书。

    “娘亲,你有心事?”白晨轩放下书,软糯糯的问道。

    “没啊。”

    “可娘亲的书还在第一页。”

    “啊。”被人戳穿,顾倾之也不尴尬,“我在思考人生。”

    “那娘亲的人生里有我吗?”

    “额?”

    这让她如何回答,这个孩子总是一针见血的直戳要害,小小年纪都这么聪明,长大还得了。

    “娘亲。”白晨轩垂眸看着床上被罩上面的花,“其实有件事我没有跟你们说。”

    “嗯哼?”她心不在焉的应声。

    “娘亲不是跟我说那****发烧说胡话吗?其实我做了一个梦,这梦在丰城的时候,我也做过一回,一模一样。”他似乎想到什么,稚嫩的脸上带着犹豫不决,本来就是一个梦而已,根本当不得真,但那梦太过真实,真实到,他醒来都还心有余悸。

    顾倾之瞬间回过神,略微紧张道:“什么梦?”

    世间应该不会有这么多巧合的。

    “我梦见我掉进水里,不停的叫救命,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我见着娘亲,就站在岸边,不停的看着我这边,我心里期望着娘亲来救我,可娘亲一直没有过来,后来,我就沉入到水底……”

    “嘶~!”

    椅子突然发出刺耳的声响,赵怀玲端着点心进来都吓一跳,顾倾之的脸色很不好,她死死看着床上的人,“你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这哪里是梦。

    这就是上辈子她祖宗所经历过的事,她也同样梦见过,她眼睁睁瞧着那孩子就在自己眼前淹死,而她却无能为力,每每想到那个梦,她都愧疚。

    一个几岁大的孩子,还没长大,就已经逝去,也不怪上一辈子,白修然不肯见她祖宗,丧子之痛,几人能经受的住。

    “小姐,你怎么了?”赵怀玲小心翼翼的问道。

    顾倾之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顿时颓废的又坐回原位:“你说这梦,你做过两回?”

    “嗯。”

    难怪那次丰城,他连鞋子都没穿急急的跑出来,是被梦吓着吧?

    赵怀玲疑惑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她怎么不懂意思?

    “晨轩。”顾倾之感觉到嘴中的苦涩,“那只是梦,我不会不救你的。”

    “我知道。”白晨轩蓦然抬起他精致的小脸,信任的看着她:“我相信世上任何人不来救我,娘亲一定会来救我的。”

    尚书堂,他被人怀疑是天花时,一人孤零零躺在床上,看着四周一点一点的暗下去,如同他的心。

    都说孩子年龄小不记事,可他却是个心思重的,什么都记得,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她突然出现,用着笑意缓解他的害怕,她一句,“抱歉,我来晚了。”

    顿时让他心中的委屈溢满胸腔,这是他记事起,第一次被人抱在怀里安慰,那时,他就在想,这人就是娘亲了,谁来都取代不了。

    虽说那梦太过真实,但他明白岸上的女子只是与娘亲的长的像,因为梦里,他对岸上的女子只有求救,并没有感情。

    哎,顾倾之心思复杂过去拉住他的手,如果一开始对这个孩子只是为了帮助她祖先弥补一点愧疚,那么现在,她是真的对这个孩子有感情。

    “娘亲不用感到愧疚。”白晨轩看出她的沉重,“梦本来就是假的,若是现实我掉进水里也不会有事的,我会游泳。”

    什么?

    顾倾之疑惑的看着他,“你会游泳?”

    “恩,爹教过我一些。”

    “你说你会游泳?”她再一次重复的问道,脸色越来越奇怪。

    “小姐,白小少爷是说他会游泳。”赵怀玲不懂她家小姐为何一直纠结这个问题,是没听清吗?

    她离的远都听见了。

    顾倾之这次不仅是脸色,就连眼神都很奇怪,她紧紧盯着白晨轩,脸上出现似笑非笑的表情,感觉好像听到一个笑话。

    “娘亲?”白晨轩不解她为何流露出这样一幅表情。

    “晨轩,你给我细细讲一讲这个梦。”她的心中仿若卷起万丈巨浪,白晨轩会游泳,那为何上一世会被淹死?

    确定没有人为因素吗?

    白晨轩虽说不懂她为何这么在意那个梦,但是娘亲想知道,他又从头讲了一遍……

    屋内只听见一个孩子稚嫩的嗓音娓娓道来,屋外日头正烈,顾倾之却感觉不到热,还沁出一丝寒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女主她有锦鲤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