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庶女追夫:皇后是〕〔逆流非君所愿〕〔温柔是把刀〕〔本妃书外来:冷王〕〔混天玄冥〕〔纯洁防线〕〔婚然不觉:甜妻要〕〔国子监大人〕〔参商〕〔修真狂医在都市〕〔娱乐那个圈〕〔极品小农民系统〕〔将军凶悍:傲娇夫〕〔珍重待春风〕〔蜜爱100度:总裁宠〕〔龙逆寰宇〕〔刀刀爆塔〕〔重生之我是小钻风〕〔西荒记〕〔我的脑内作死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204章 世间没有比此刻更狗血
    赵怀玲发现这几天,自家小姐仿佛跟白姑爷闹别扭了。

    具体她也说不上来,但是就感觉怪怪的。

    白姑爷跟小姐说话,小姐也搭理,也时常一同吃饭,瞧着好像也没什么不同。

    “你们家小姐是不是跟白丞相吵架了?”张志成猛不丁的一句话把赵怀玲吓了一跳。

    “你怎么过来?”

    张志成见到乔神医后,简直跟个小尾巴似的,死皮赖脸的蹭到半世堂去住,当然乔神医也不是让他白住,大概是瞧出他的医术不错,正好也帮他忙。

    这个对于张志成也是求之不得,毕竟跟在神医身边学习,也是他梦寐以求的。

    虽说神医没答应收他做徒弟。

    “哈哈,赵姑娘,我是来给白丞相送药的。”张志成扬了扬手中的瓷瓶,这可是乔神医亲自研制的。

    以着乔神医的脾气,万万不会主动给白修然调制伤药,架不住张志成这个大嘴巴,将白修然在黎崖救顾倾之受伤的事说出来,乔神医这才明白点,为什么顾倾之此次回来,会对白修然如此态度。

    “奥。”赵怀玲听着他送药,打算去忙,后又站住:“你刚刚说我们家小姐跟白丞相吵架了?”

    “不,我就问问是不是吵架?”

    “你为什么这么说?”赵怀玲好奇的问道。

    “气场啊,瞧你们家小姐说话都不看对方的,这不是吵架是什么?”张志成把自己看到的说出来。

    “原来如此。”赵怀玲一拍手,她就觉得怪怪的,可就是找不到原因。

    “还真的吵架了?”张志成八怪的凑过来,“难道是因为白丞相的那位新夫人?”

    “新夫人?”

    赵怀玲跟着重复一遍,“到底什么意思?”

    “啊,原来你还不知道啊,白丞相回香陵后,好多人去白府拜访,大概那些人还不知道白丞相住在顾府,所以都是白丞相的娘,也就是赵夫人带着那位秦小姐接待的,别人都在夸白丞相的那位新夫人知书达理,比前一位好太多。”

    “屁,谁眼睛这么瞎,我们家小姐这么好的人。”赵怀玲可不依,立马卷袖要去理论。

    “我倒觉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白丞相在顾府也住的够久,是该回去了。”不知何时,顾倾之走了过来,露出牙齿森森一笑,瞧着很危险。

    “小姐,你……你……”赵怀玲一急,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出去逛逛,你等会把药端给晨轩喝下。”

    “小……小……”赵怀玲瞧着离开的背影,小姐应该是听到他们谈话吧。

    不远处,白修然放下手中的书,那晚的谈话并不愉快,倾之这几日虽说也与他说话,但是心底却隔了一层墙,处处透着生疏与客气。

    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

    先前好不容易有些进展的关系,仿佛被冰冻般。

    倾之,我该怎么做,你的心才会让我稍微走近一点?

    大街上。

    顾倾之也是非常烦躁。

    这几天的心情,就像过山车般,起起伏伏,她也不全是气白修然,该怎么说,她更气的是自己。

    在未回到香陵城前,她也知道回来后,会面临什么情况。

    可是,等真正回到香陵地界,别的事情虽说远超她的想象,但也能接受,唯一变化的,只是她自己的心境,她好像不能坦然面对白修然。

    回到香陵城,看到这个熟悉的地方,好像时时在提醒她,这是她祖先的故乡,一个可怜女人最终惨死的地方,让她怎么能够坦然去接受白修然。

    最该死,她总是心软,一再心软,都是因为白修然这个人。

    所以,这是最让她窝火的,顾倾之你也太没出息,已经有人在他身上栽过跟头,她为什么就没长点记性……

    “嘣~!”

    天降酒瓶,直接砸在她脚前,顾倾之本来就有火,这下更火,哪个没有公德心的人,竟然公然把瓶子丢在大街上,万一砸伤人怎么样?

    “眼瞎……”她仰头刚要发火,看着趴在窗前的酒鬼,把剩下的话咽进去。

    “顾小姐,不好意思,客人喝醉了,才会不小心把酒瓶掉下来的。”天香楼的伙计赶紧出来解释。

    “无碍。”

    既然碰上了,她好歹上去瞧上一瞧。

    赵弘文醉醺醺的趴在窗前,浑身都是酒味。

    “大半年未见,大皇子比我想象的来的……恩……沧桑。”顾倾之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一番后,给出一个准确的评价。

    赵弘文回头去看,不管什么时候,她好像总是笑盈盈的模样,好像天下没有什么大事能惊扰到她。

    “来,喝酒。”他拿起手中的酒瓶说道。

    “好。”她也不矫情,正好她也想喝酒,找个一同喝酒的人,是件极不错的事。

    只是,有人却未必这么想。

    顾雷霆就是怕她出去又乱见什么人,特意让人暗中跟着她,结果还真是给他闯祸了,暗中跟踪的人,一见着对方的模样,赶紧回去禀报。

    吴刚眼睛撇了一眼某个方向,又静静转过视线……

    顾倾之不是一个做事莽撞的人,所以吴刚对她的决定不会多加阻止,反正总有收拾乱摊子的人,他只要保证她的安全就好。

    “顾小姐,大概还不知道吧,我如今可不是人人恭维的大皇子,好多人见着我,都躲的远远的……”他醉眼惺忪的看着她。

    “是吗?”她不在意的喝了一杯酒,“瞧着是挺落魄的。”

    “哈哈。”

    听着顾倾之的打击,赵弘文反而很高兴,“你知道我最欣赏你什么吗?”

    “嗯哼?”

    “敢说实话,不管什么时候,什么人,你都敢把心中想的说出来。”这点比那些虚以为蛇的人强多了。

    “可我听说敢说实话的人都是短命鬼,我还想长命百岁了。”她打趣道。

    “你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会这样吗?”

    或许对方是顾倾之,他更多了一丝的倾诉欲望。

    “我爹说没有猫的九条命,就不要有太多的好奇心,凡事,吃吃喝喝便好。”

    “噗~!”

    另一个房间内,不知道谁发出一声轻笑,这真是顾倾之式的回答。

    南君掩唇而笑,她实在没有想到,她刚和二皇子约好在天香楼吃饭,竟然会遇上顾倾之。

    两个房间在一起,隔音效果太差,隔壁房间的声音虽听的不太清楚,但是仔细听听,却是能听个一二。

    她瞧了一眼安静夹菜的某人,神色正常,好像并没有当一回事。

    顾雷霆正在自家的一处酒楼里跟着人谈生意,听到暗中保护倾之的人过来告诉他,倾之遇上大皇子赵弘文,蹭的一下站起来。

    把旁边的人吓一跳,“顾老板可是发生什么事?”

    “不好意思,各位,我有点家事要回去处理,先行告辞。”他说完急忙离开。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能让顾雷霆如此失态的事,怕是大事。

    顾倾之正跟赵弘文喝到兴起。

    她酒量不错,让伙计又给她拿了几坛酒过来……

    “顾倾之,我以前总觉得你矫情,仗着家里有钱,就各种胡作非为,啧,当时香陵城只要有点志气的男人,都不愿娶你……”

    “是吗?”她不在意的晃动酒杯,不过,赵弘文也有点意思,酒喝过几杯,就开始直呼她的名字,难怪自古谈生意都爱在酒桌上,的确能拉近人的距离。

    “你大街上公然拦下白修然马车,嚷着一定会做丞相夫人的时候,你不知道,多少人瞧着热闹,简直就是异想天开,可谁都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嫁给他……”

    “没办法,谁让我摊个好爹……”

    “嘭~!”

    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屋内的两人看着屋外的人,顾雷霆:“不好意思,我走错地方。”

    他朝着屋内的人抱歉道,随后退出门外,把门关上。

    两个房间挨在一起,他来的急,一时不察,就给推错门。

    这一推,饶是经历大风大浪的他,都惊出一声冷汗。

    他万万没有想到,房里坐着的人会是二皇子。

    顿时他想到顾倾之,隔壁她与人正推杯换盏之极,大概想不到危险就在她旁边。

    他神色复杂的瞧着另一个房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里面的人可是亲生的,不能生气,一定不能生气。

    “嘭~!”

    房门又是一声响,两间房门同时打开。

    顾雷霆反而吓一跳,刚刚跟二皇子在一起的女子,突然开了门,目光烁烁的看着他。

    “爹,你怎么来了?”顾倾之看着门口站着的人,问道。

    “你是顾倾之的爹?”南君轻启红唇,用一种很怪异的眼光打量顾雷霆。

    顾倾之听着外面熟悉的女音,起身去看,“哟,南君姑娘,真巧。”

    见到自家女儿轻快的模样,她大概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闯下大祸,顾雷霆也没打算跟南君絮叨两句,本就是不认识的人,他看着自己女儿,“听说你在天香楼被人砸伤,我就急着赶过来,伤到哪……”

    他的一番话,是特意说给屋内某人听的,就顾倾之模样,除了身上酒味重些,根本就没受伤。

    “啊,是差点砸上。”顾倾之点头道。

    “奥,对了,刚刚徐管家派人过来,说是家里来了客人,你正好跟我一起回去。”顾雷霆说着就拉过她,想离开这个是非地。

    “啊,原来是顾老板,失礼失礼。”赵弘文也走到门边,醉醺醺的说道。

    “的确是失礼。”另一边,赵明清也站在门旁,笑的一脸阴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食霸天下:傲娇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炮灰的沙雕日常[穿〕〔顾轻舟司行霈〕〔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趁虚而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