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冥王老公,晚上见〕〔倾城娇女:将军,〕〔妖孽狼君请上榻〕〔千亿继承者:恶魔〕〔天青色等蔷薇雨〕〔凶兽横行〕〔现代杀手生存指南〕〔异世界旅行手册〕〔庶宠生娇〕〔不能放过你〕〔预见你的死亡〕〔末世徐少:超芯时〕〔特种龙王〕〔未来之王者荣耀〕〔清穿之王爷请跪好〕〔都市圣医〕〔家里有个18线套路〕〔跨万界游戏系统〕〔锦衣卫创始人〕〔钱探吴乾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200章 变天
    大厅中,因着他一句话,再次鸦雀无声。

    众人诧异良久,最后白修然的大伯白立诚诧异着又重复道:“修然,你失忆?”

    “是。”他说着淡然,仿若在谈论别人的问题般。

    众人这才确认他们没有听错。

    顿时,白家的众位吵开,他们怎么都不相信,白修然会失忆。

    因为从进门开始,白修然都是很淡然的跟着他们打招呼,且无一人喊错称呼,这怎么可能是一个失忆人?

    就是正常人见着他们家这么多人齐集,没准认错一两个。

    “修然,你不要吓我,你怎么就失忆?”白老太君紧张的看着她一手带大的孙子,在她眼里,白修然比谁都来的重要。

    “无碍,奶奶。”白修然安慰着老人,失忆原因大概跟他早先的那场受伤有关,只是他不愿意说出来,让众人担心。

    在他知道他是白修然时,他就已经开始了解以前种种及他认识的人。

    例如白家的这位大伯,信息上有说明,性子是最稳重的,所以他一见面,就能很快的分辨出来,再来说他爹旁边还站着一位妇人,如果没猜错,那就是他爹第三位小妾刘夫人,信息显示她极爱桃红色。

    只能说,他的洞察力太过明锐,能很快的通过细节和信息来判别谁是谁。

    若是换第二人,只怕没有他这么变态的能力。

    “怎么会没事,来人,把乔神医请过来看看,实在不行,面请圣上,把宫里的太医请过来。”白老太君说道。

    赵夫人也表示赞同,她竟然不知道自己儿子失忆,从见面开始到现在,他表现的太正常,正常到她都未察觉出有什么不妥。

    “雁儿,你也知道修然失忆吗?”赵夫人还想再确认一遍。

    “恩,见到夫君时,听他说过。”秦雁儿答道。

    “你应该早点跟我们说。”赵夫人有些埋怨。

    “对不起,娘。”秦雁儿乖巧的没有反驳,她早一刻说明又怎样,白修然照样恢复不了记忆。

    自从听到白修然说他失忆后,她开始还有所怀疑,他怎么可能失忆,瞧他对顾倾之的那份熟悉,可也正是他对顾倾之的不一样,才让她确认白修然的确失忆。

    以前的白修然是从来不会把心中的想法袒露在众人的面前。

    哪怕他跟她姐姐秦紫衣相处时,也只是琴瑟和鸣,外人称羡,可谁都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

    只有在顾倾之面前,他是不一样的,如谪仙的男子瞬间变成普通的男子。

    正是这样,她才更舍不得把白修然让出去,同是女人,她为什么不能得到白修然这份浓烈的爱?

    哪怕是花上十年,二十年的时间,白修然一定会知道她的好。

    他与顾倾之这才短短一年多的缘分,她不信用几十年的时间,不能换来他的感情。

    “你说她干什么,下船到现在,她哪有说这样的机会。”白离阳说了一句公道话。

    “对对,是我太糊涂。”赵夫人拍拍秦雁儿的手算是表达歉意,这孩子在白修然失踪后,一直在安慰着她,天天陪她去庙里烧香拜佛求得白修然的平安。

    白修然垂眸,蓦然有些想顾倾之……

    宫中。

    圣上的身体也是一日不如一日。

    坐在龙椅上的老者咳嗦看着手中的奏折,旁边的李公公伺候着,“圣上,听说白丞相今天回来。”

    “朕知道,咳咳~!”老者说到白修然时,神情很愉悦,人总算回来。

    “圣上不想见见白丞相吗?”李公公多嘴问了一句。

    “只怕白家的人比朕更想看见他,就让他多与家人相处一天,明日再见吧。”老者体贴道。

    李公公再没说话。

    白修然的回来本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可惜,香陵的风向早已变了。

    五公主赵千寻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府邸中喝酒的人,“大哥,白修然都回来了,你怎么还在喝酒?”

    “啊,他回来吗?”赵弘文染着醉意的双眼抬起,下一刻,又低头喝酒。

    “对,他回来,你应该马上去找他,他不是很有办法吗,他一定会帮你。”赵千寻一把夺过他的酒瓶子,训斥道。

    “他恐怕不愿意看到我此刻的样子。”赵弘文笑的有些颓废。

    赵千寻怒其不争,就她大哥这个样子,她都不愿意看到,“大哥,如果你再是这个样子,神都帮不了你,你好自为之吧。”

    她是气着,把酒瓶砸在地上,转身就离开。

    看着赵千寻离去的身影,赵弘文这才露出苦笑,世事无常,谁能想到不过半年的时间,他会落魄如斯。

    国舅府上,萧国舅爷看着眼前的外甥,赵明清品着杯中的酒,笑的满脸的高深莫测。

    萧国舅:“你就那么肯定他失忆了?”

    “是。”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狂笑不止,天都在帮他,只怕他那个大哥还不知道此事。

    天罗注定是他的。

    “可你不要忘了,国师还在香陵。”萧国舅提醒道,比起白修然,他更在意那位国师,圣上对国师简直是言听计从,保不齐哪天国师一句话,圣上就听了。

    “所以……”赵明清把酒杯晃了晃,没有说下去。

    国师最宝贝的是他那个徒弟,如果能把此人拉拢到他这边来,一切就将成定局。

    所以最关键的人物,并不是白修然,而是顾家的那位千金。

    萧国舅自是知道他的意思,“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舅舅就等我好消息吧。”赵明清把酒杯放下,站起身,弹弹衣服上的褶皱打算离开。

    “只怕有些人会不识抬举。”萧国舅意有所指。

    “若给路不走,就只剩死路一条……”赵明清冰冷无情道。

    萧国舅因着这句话笑了,他儿子的死,他恨上所有有关的人,包括那高位上的人。

    山雨欲来风满楼。

    “小姐,这天刚刚还清朗,这会怎么变了?”赵怀玲瞧着外面的天,乌压压的一层,一看就要下大雨的节奏。

    “夏天变天很正常,你把门窗关一关,我先眯会。”顾倾之不在意的说道。

    “奥。”

    赵怀玲关着窗户,似又想到什么:“小姐,你让吴大哥把白小少爷送回去,白小少爷好像哭了?”

    “啥?”

    刚刚还瞌睡连连,瞬间清醒,“谁欺负他?”

    她是最见不得,也最听不得白晨轩哭这件事。

    “小姐,因为你要把白小少爷送回去,他才哭的。”赵怀玲如实答道。

    “那他人了?”顾倾之头疼。

    “好像在荷花池边坐着……额,小姐,你干嘛去?”赵怀玲话没说完,顾倾之就已起床出门。

    小小的身体坐在一棵大树下,看着满塘的荷花不发一语,远远看去,很是孤单。

    “晨轩。”顾倾之喊了一声。

    前面的人并没有回身,依旧看着荷花。

    “晨轩。”她走近又喊了一声,挨着他坐下,仔细瞧瞧他脸上,眼睛未红,赵怀玲这丫头肯定又夸大其词。

    “娘亲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白晨轩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

    他听过,也见过很多母亲对待孩子,即便亲生的,都未曾有她这般对他用心。

    如果说是另有企图,很多人是图他爹才对他好,可是眼前的人,他瞧的明明白白,她并不图他爹。

    哪怕曾经传言,她对他爹死缠烂打。

    相处后,才知道传言并不可信的。

    所以,她为什么对他这么好?

    顾倾之哑然,顿了一会儿,才说道:“因为你是我儿子。”

    这样吗?白晨轩安静的看着她,顾倾之坦然面对,她是真的把眼前的孩子当成自己儿子看待。

    “可娘亲为什么要把我送回去?在娘亲这里住一晚都不成吗?”

    “晨轩,你一个人跑出去,白府上上下下肯定很担心,你以后在顾府住多久,我都无所谓,但是今天你一定要回去见见白老太君,让她安心。”

    “那我今天回去,明晚过来住可以吗?”

    “额……”只怕是白府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可是瞧着白晨轩希翼的眼神,她如论如何都说不出口,“行。”

    到时候白府不让他过来,她也没办法。

    白晨轩等着就是这么一句话,“爹下船前跟我说,他明晚一起过来,所以娘亲,你院子里可能要多打扫几间空房。”

    说完,也不待顾倾之有什么意见,对着不远处的吴刚点点头,准备回去。

    顾倾之一脸懵……

    雨最终还是落下,打着芭蕉叶上咚咚直响。

    白日折腾一天,好多人都早已睡下。

    顾府的大门此刻突然响起。

    守门的人窝火的起来开门,“谁……啊,姑……姑爷,不不,丞相大人,你这么晚了,有何贵干?”

    “我找倾之。”白修然打着雨伞说道。

    “这么晚了,小姐肯定睡下,丞相大人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守门的人问道。

    顾府上下都知道,白家把小姐给休了,他要是冒然把白修然放进去,怪罪下来,他担待不起。

    “晨轩病了,嚷着要见她。”

    “啊?”白日里见着白小少爷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就病了?

    而且病了,不是找大夫吗?

    找他家小姐有什么用?

    “劳你去通传一声。”白修然无奈道。

    吴刚把白晨轩送到白府后,白府见着白晨轩无恙,这才放心,不过免不了训了几句,晨轩也乖乖认错。

    晚上,他们回丞相府,他跟管家王仁义正在说事。

    有人过来说是晨轩睡着睡着,就开始说起胡话来,一摸额头,烫的厉害。

    他想都没想,安排马车把白晨轩给带到顾府。

    守门答应一声,让人去通传。

    这一等又是半炷香的时间,回来的人支吾半天,才说明白,“老爷说,白丞相早已跟顾府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有什么事,请明天再说,令子生病,还是自己去请大夫看看。”

    顾倾之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是顾大说的,他去给顾倾之拿酒,刚好看见门房的人去找顾雷霆,不小心听了两句,才回来告知她。

    “你说,他这么大的雨站在顾府外面?”顾倾之怀疑自己听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食霸天下:傲娇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趁虚而入〕〔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