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无艺〕〔荣宠田园:药香王〕〔萌师在上:逆徒别〕〔厨神的投食系统〕〔木仙传〕〔校草是女生:高冷〕〔小夫小妻小仙人〕〔天辙道〕〔天醒之路〕〔重生都市修真〕〔神器收藏家〕〔神医凰后〕〔梦幻西游大主播〕〔魔鬼主教〕〔云州物语〕〔无敌小皇叔〕〔美女总裁的特种高〕〔终极雇佣兵〕〔大靠山〕〔我开棺材铺的日子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99章 我信她
    王英花挺着大肚子站在门口等着他们。

    见着顾倾之下来,喜的泪眼汪汪,“可算是回来,都担心死我们了。”

    “夫人,您都快生了,说这话不吉利。”旁边服侍的丫头赶紧说道。

    “对啊,姨娘,赶紧重说一遍。”顾倾之笑道。

    “你这孩子,还迷信这个。”王英花拉过她的手,上下打量一番,“出去一趟,你这是又瘦了。明天让厨房给你多炖炖燕窝。”

    别说,这一整套真情实意,的确够打动人心。

    若是以前的顾倾之,没准信以为真,真以为眼前的女人是在关心她。

    可现在的顾倾之眼中瞧的清楚,眼前的女人是巴不得她不回来。

    “姨娘才应该多补补,可别饿着我的小妹妹。”她回握着王英花的手,纯良的说道。

    王英花明显面上一僵,别人都说她怀的是儿子,将来是要继承顾家财产的,怎么可能会是一个丫头?

    身后,默默站在一边的徐有图,稍微抬头看了一眼顾倾之,又低下头。

    “你这丫头,什么妹妹不妹妹的,哼,你爹想要个儿子。”乔老爷子敲了一下她的头,幸灾乐祸的说道,“以后再不见,没准你爹都不打算再寻你。”

    顾雷霆听着这话,哭笑不得,这是在离间他们父女俩的感情吗?

    “不会的,看我爹这么疼我,即使生个弟弟,我肯定在他心里排第一位,对吧,爹。”顾倾之笑嘻嘻的问道。

    “对对,你们还要在外面站多久,赶紧进去。”顾雷霆无奈道。

    说虽如此,心里却很高兴,果然女儿回来就是不一样,偌大的屋子都仿佛热闹不少。

    一桌子的饭菜,炒的,蒸的、煮的,溜的……全是顾倾之爱吃的。

    顾倾之把白晨轩拉到自己旁边坐好,这才开吃。

    大户人家都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她家是个例外,一桌子都热热闹闹,光听见顾倾之在那说。

    “爹,我跟你说,就这猪肉,可没我在布布村吃的肉好吃。”接着,噼里啪啦讲着冬天大雪封山后,火炭上面铁锅里热滚滚的野猪肉炖竹笋,浓厚的肉汤配着竹笋,真是一绝。

    众人听着听着,都来了胃口。

    平日一碗饭的量,结果众人愣是在顾倾之说话瞬间,又吃一碗。

    乔神医瞧着说的眉飞色舞的某人,“感情我们在家担惊受怕,你在外面是吃香喝辣。”

    “哈哈,儿行千里母担忧嘛,知道老爷子关心我。”顾倾之打着哈哈,赶紧略过此话题。

    可惜,乔神医不打算放过她,“既然活的好好的,为什么不带个信给我们?”顾倾之要是不好好回答他的话,或者回答的话不满意,他这鸡毛掸子还没丢。

    顾雷霆也瞧着她,这正是他想说的。

    “说来话长,不如改日详聊。”她讲给众人的都是好的一面,并不想把这不好的一面讲出来,出门在外,她一女子,身上又没钱,又身在异乡,防人之心不可无,为了寻德贤商铺,她一路带着顾三走来,其中的甘难幸苦只有自己知道。

    有好几次,若不是机灵躲过,没准被人抓去当小妾。

    乔神医跟顾雷霆哪个不是老狐狸,早就看出她的小伎俩,也不戳破,反正人回来,路上发生的事,总有一天会知道。

    吃过饭,顾雷霆把顾倾之叫去书房。

    “你打算让他住这?”顾雷霆问道。

    他说的这人,正是白晨轩,白家人对顾倾之的态度,顾雷霆老早都有意见,虽说当初是嫁的不地道,但是他闺女哪差了,模样俊俏,画艺出众,性子也不错,他眼里,香陵城没几家千金抵得上自己闺女。

    白家人要是不喜欢,大可让白修然与倾之和离,两方留一线,日后也好相见。

    未想白家在顾倾之被人冤枉之事还未查清楚,就火急火燎的把休书送来。

    是唯恐玷污他白府名声吧。

    顾府与白府早已闹掰,平日偶然见到,他都甚少过去搭话。

    现在白家最宠爱的小孙子住顾府,只怕白府人知晓后,又来闹一番。

    “那我让人把他送回去。”留他住一晚,倒也没什么问题,只是顾雷霆发话,顾倾之也不强留,总归她爹比她想的透彻。

    “你与白修然怎么回事?”刚还在说着白晨轩,顾雷霆话锋一转,又问着白修然。

    自从有了顾倾之消息后,他倒是得到不少关于倾之与白修然的消息,内容很是让人玩味。

    “啊,就是他失忆了。”顾倾之撇嘴说道。

    “我不关心他失忆,我是问你与他怎么回事?”顾雷霆不许她顾左言他,直接点明要害。

    “爹,你说一个人失忆后,性情会大变吗?”顾倾之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与白修然的关系,皱眉不解的问道。

    她实在想不透,以前对她爱理不理的人,会突然对她深情不已。

    想想,她都觉得很不真实。

    “这个问题,你可以问问乔老爷子,他大夫,应该接触过这类人。”

    顾雷霆刚说完,就见顾倾之两手一拍,“我怎么没想到,对对,赶紧问问老爷子去。”

    说完,立马溜走,也不管顾雷霆后面还有什么话。

    顾雷霆瞧着好气,在他面前耍花样,以为这样就能躲的过去吗?

    出了书房,顾倾之走在横廊上,瞧着眼前熟悉的景色,有些感慨,若是顾三在,指不定跟个猴子似的,跳上窜下。

    也不知道他回东悦后会怎样?

    皇家的人,个个都不是吃闲饭的,顾三如今又傻乎乎的,回去后,免不了要吃亏。

    不过,以着他的性子,明亏肯定吃不了,暗亏就不一定。

    她要不要派人打听下他的情况?

    虽然她说着管不了顾三的事,但是关心下近况也是可以的。

    正想着出神,她竟然走岔道,所幸也不拐弯,随心所欲的走着,总归是她家,迷路也迷不到哪里去。

    僻静的一处地方,有人小声说着什么。

    “小姐。”一个丫环模样的人喊了一声,里面说话的人赶紧闭嘴,一人接着离开。

    顾倾之看着对她行礼的人,“新来的?”

    “奴婢是半年前进府的。”身着蓝色布裙的丫环小心答道。

    “是说瞧着眼生。”顾倾之嘀咕一句,又接着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是来给夫人送披风的。”

    “倾之,你也过来看风景。”王英花突然从拱门前走出来,和颜悦色道。

    “恩,刚刚吃多了,消消食。”顾倾之随口答道。

    “我也是,吃多一点都不舒服,可是肚子里小家伙想吃,没办法。”她虽抱怨,但瞧着大起来的肚子,又含着母爱的光芒。

    顾倾之思绪一下子被拉到很远,她祖宗深陷牢狱时,眼前的女人抱着襁褓中的孩子耀武扬威的站在她祖宗面前,满眼的讥讽恶毒,哪还有曾经伪装的贤良淑德。

    啧,一个女人能够把自己伪装十几年,心思该有多深沉。

    想想,都很可怕。

    这样的女人,莫说她祖宗,就是顾雷霆都看走眼,最终一败涂地。

    “倾之啊,你在听我说话吗?”王英花说了好几句话,没见顾倾之搭理,逐问道。

    “啊,抱歉,走神了。”顾倾之歉意一笑,“姨娘如今也怀有身孕,算是得偿所愿,姨娘有想过给我妹妹取什么名吗?”

    王英花今天是第二回听见顾倾之说她肚子里是个丫头,心下思量,顾倾之到底什么意思?

    她刚刚见过徐有图,两人也合计顾倾之话里话外的意思。

    顾家如今的家业,谁不看着眼红,顾倾之怕被人夺走,也是情有可原。

    只是,顾倾之的确比以前聪明许多,想探她的话,有些困难。

    王英花也有她的考量,虽说她肚子里是个带把的,但是毕竟还未出生,等着长大,也要等些年,顾家还有一个顾喜年,哪怕不是亲生的,但顾倾之却把他当成亲哥哥般对待。

    如果顾喜年也想着顾家的这份家业,顾倾之肯定会帮他,到时候,她的儿子能得到多少就是一个未知数。

    以着她的胃口,顾家的一切都必须是她儿子的。

    但她又不能明说,只能慢慢谋。

    “取名这样的事,我一个妇道人家哪能取,我让老爷取,老爷说,这是喜得麟子,就叫顾麒麟。”王英花娇羞的说道,摸摸自己的肚子,“儿子,你在肚子里可要乖乖的,不要折腾娘。”

    顾倾之心中冷笑,这是在跟她强调,这胎是儿子吗?

    可惜,不管是儿是女,都不是他们顾家的种。

    只是现在无凭无据,不能跟她爹摊牌,暂且让这个女人在府里呆着。

    “是呀,可不能折腾姨娘。”顾倾之笑眯眯的也打量她的肚子,“姨娘,快生了吧?”

    “恩,快了,这都七个月。”王英花答道。

    “我那个表妹顾怜儿现在也六个月身孕,你们都赶一块。”

    “是吗,有时间,让她到顾府来坐坐。”王英花半真半假道。

    季玄舒自从考中状元,除了回去那次,成亲后就一直留在香陵,并在此安置房产。

    顾怜儿下船后,早早被季府的人接回去。

    此时,白府中。

    众人是百感交集,日思夜想的人终于回来。

    白老太君拄着拐杖,看着眼前的人,“瘦了,是受苦了。”说着,浑浊的眼睛泪光点点,旁边的人也跟着抹泪,顺便安慰道,好歹人回来,莫再伤心。

    赵夫人是紧紧拉着自己的儿子不松手,又哭的稀里哗啦,“我儿回来就好。”

    秦雁儿在一旁递着锦帕,又安慰一番。

    “晨轩了?”白诗柔见着堂哥回来良久,竟然没有看到白晨轩的身影,忍不住问一句。

    不知情的人面面相觑,是没看到孩子身影。

    赵夫人跟着白离阳却是一僵,他们知道原因。

    “我让晨轩跟着倾之回去了。”白修然清冷的说道。

    大概没有谁比他说的更理所当然,既然她不愿意跟他回来,他就把儿子留下来,他也好找个借口登门拜访,见见岳父大人什么的。

    白家众人听着他的话,除了白老太君,面上都有些不自然。

    “修然,你失踪大半年,有些事,你定是不知情,你刚出远门,你那位夫人就背着你与人有染,让人抓个现行……”白家某位亲戚唯恐他不知道,不管是不是道听途说,有不管话有多夸张,全说出来。

    空气瞬间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看着白修然的脸色,唯恐错过他脸上的表情。

    可惜,他依旧冷冷清清的模样,一点涟漪都未起。

    他说:“有件事我要告诉大家,我失忆了,我不知道她从前什么模样,但我信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超神学院:至尊河〕〔见鬼〕〔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头号新宠:禁欲总〕〔傲娇帝少,宠翻天〕〔重生渔家有财女〕〔人生若能两相忘〕〔穿成男主那宠上天〕〔总裁的贴身特助〕〔爱情说它忘记了〕〔灵狐妖妃:邪性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