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先生,我们不约〕〔重生之娇宠小军妻〕〔玉魂夜魄〕〔变身之牧师妹子〕〔饥饿地狱〕〔不死剑修〕〔晚安,我的监护人〕〔神奇宝贝之轩辕未〕〔韩少追妻:老公狠〕〔落地一把98K〕〔魔女课堂:花式重〕〔重生空间之媳妇逆〕〔重生校园女皇:腹〕〔世界第一第二第三〕〔全能尖兵〕〔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穿越之妃本惊华〕〔隐婚天后,霸上瘾〕〔女子监狱里的男人〕〔桃运村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97章 别开生面的迎接
    阴历七月十五,中元节,民间俗称鬼节。

    船刚到渡口,还未停稳,就瞧着岸边来了许多人,基本都是熟人。

    顾倾之趴在船边直乐,因为她看见江家的人,领头的江大人一脸镇定,不过旁边的夫人蒋思如倒是杀气腾腾,旁边服侍的丫环心惊胆战的照顾着,夫人现如今又有二胎,可不能有差池。

    江庭豪也看见他娘,身上一堆肉肉颤了颤:“之之娘,我觉得今天不是个好日子,我们还是寻个黄道吉日再下船。”

    “恩,我也赞同。”旁边陈方圆缩着头,附和道。

    他刚刚也瞧见他爹来了,啧,他爹貌似看见他,朝着他的方向一通阴笑,他的后头皮就一阵发麻,总有不祥的预感。

    顾倾之瞧着他们模样好笑,现在知道怕了,离家出走时,怎么没有想到今天?

    白晨轩倒是无所顾忌,他知道白修然失忆后,也没当回事,这会要靠岸,看到白家的人,这才惊觉,白家的众人要是知道他爹谁都不认识,不知道该做何感想?

    “爹,那是祖父祖母。”白晨轩指着正中间站的白离阳跟赵夫人说道,别的亲人他没介绍,这两位定要知道的。

    “恩。”白修然淡淡回道。

    白离阳瞧着船头熟悉的身影,强忍着心中的激动,他的儿子还活着这比什么都好。

    自从知道白修然出事后,白家上下仿佛笼罩一层乌云,现在总算拨云见日。

    赵夫人早已泣不成声,白家要给白修然办丧事时,她是哭的天昏地暗,晕了好几回,梦中都还找儿子的踪影,那段时间,除了哭,还是哭,就差把眼睛哭瞎。

    等着船靠岸,顾倾之让白修然先下去,失踪这么久的人,莫再让亲人久等。

    “修然啊。”赵夫人也不管在场多少人看着,哭着就上前拉着儿子的手,眼前的人,手是温的,是真实的,让她心安,不过瞧着清瘦不少,定是受了不少苦。

    “娘,你别再伤心,夫君已经回来了,是好事,应该让祖奶奶看看。”秦雁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赵夫人的旁边拿着一方锦帕体贴的给她擦着泪水。

    白修然微微皱眉,刚想说什么,就听见赵夫人喜极而泣的声音:“对,对,老太君还在家里等着了,我们回去。”

    说着拉着儿子的手要离开。

    “等一下。”白修然出声阻止,他扭头寻找后面人的身影,却没看见那张笑盈盈的脸……

    吴刚大步走上前,“白丞相,小姐说香陵就这么大,要见随时都能见。”

    白修然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她今天是不会跟他回白府,想来也是,顾家的人定然也会来接顾倾之,“好。”他淡然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他正好回去问一问,到底是谁休了倾之?

    不管真相如何,她始终是他的妻,不会再有第二人。

    若真休了,大不了他再娶一回。

    风风光光,昭告天下,还她一个盛大的婚礼。

    “顾小姐似乎在躲着白丞相。”南君看着船舱中坐着的人了然的问道。

    “哎。”

    顾倾之叹一口气,这不是躲,是尴尬,当然,不是她的尴尬,她是怕白家人尴尬,当初多狠心的人啊,一纸休书给的毫不犹疑。

    这会儿,她若是跟白修然亲亲我我腻一块,白家的面子往哪搁。

    再说,她也懒得掺和那一堆烂摊子事,瞧着秦雁儿以着白家媳妇自称,她可没有二女侍一夫的度量,她是从现代而来,讲的就是一夫一妻制。

    谁要跟她讲,效仿什么娥皇女英成就一段佳话,她直接拿扫帚撵人。

    所以,等着白修然自己把事解决好再说。

    若是解决不好,也正好,免得她这心总是为他摇摆不定,趁此一刀两断,痛两天就过去了。

    “娘亲。”白晨轩站在船舱的门边,软糯糯的喊了一声。

    顾倾之抬头一惊,“你怎么没回去?”

    说着赶紧让顾大去看看白家人走了没有。

    “娘亲是打算回去后,就不要我爹跟我了吗?”白晨轩问道,一双眼睛泫然若泣,似要哭出来。

    “没有。”

    顾倾之是见不得这孩子在自己面前哭,赶紧过去捧着他的脸,安慰道。

    “那娘亲为什么叹气?”刚刚的谈话,他都听见。

    “额?”

    顾倾之眼神飘忽一下,“我是叹别人都有人接,我家竟然没人来,太伤自尊。”

    她为自己的临机应变点个赞。

    “这样吗?”白晨轩疑惑的瞧着她,“娘是要我跟爹的吧?”

    她若说一个不,他定是要哭出来的。

    “要,咋不要,就我儿子这般模样,一般人都抢着要。”顾倾之保证道,内心无奈,哎,这是上辈子欠这小家伙的吧,这辈子要还的。

    “那我能跟娘亲一起回顾家吗?”他问的小心翼翼。

    “当然可以。”顾倾之点头,她倒没问题,只是不知道白家的人答不答应?

    “主子,白家人都走了。”顾大出去看了一眼,回来说道。

    顾倾之无语,这白家人还真是来接白修然的,直接把白晨轩忽略了,想到这,顾倾之是又急又心疼,就没谁关心下孩子吗?

    “走,跟我回顾家。”她牵着他的手,决定道。

    南君再次了然的瞧着小小的背影离去,还真是个聪明的孩子,懂得以退为进,偶尔的示弱,就把顾倾之给套进去。

    她都能看出顾倾之的迟疑,只怕白修然早就看透一切。

    把儿子留在船上,白修然这一手果然高。

    她敢保证,顾倾之这辈子注定栽在这父子俩手里。

    “南君姑娘不下去吗?”张志成总算是逮着一个单独的机会跟南君说话。

    “不了,等人散去,我也就此离去。”她并没有打算跟谁一同进城,也没想再跟顾倾之他们这群人有什么交际。

    她只想一人去香陵看看,若是寻不到她要找的人,她会再次离开的。

    “南君姑娘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我一定帮忙。”张志成讨好的说道。

    “好。”她答的客气,虽笑着,但眼底却是疏离。

    有太多的男人对她说过此话,其中不乏达官贵人,可她听过就忘在脑后。

    此刻甲板上,江庭豪也迟迟不愿下船,怂恿着陈方圆先下去:“方圆,你爹都来了,你赶紧下去,莫让你爹等太久。”

    “你爹也来了,你怎么不下去?”陈方圆回道。

    “我那不是怕我爹见着我太高兴,所以让他先冷静冷静。”江庭豪睁眼说着瞎话。

    陈方圆撇嘴,“我看你爹不太高兴。”

    “怎么可能?我爹一高兴,就那副表情,一般人都看不懂。”江庭豪狡辩道,随后坏笑道,“陈方圆,你不敢下去,不会是怕你爹揍你吧。”

    陈方圆一僵,说到他心坎上,不过江庭豪也不要太得意,“哎,我娘死的早,我顶多被我爹单打,可我瞧着你爹跟你娘都来了,等下只怕你是混合双打。”

    顾倾之拉着白晨轩的手要下船的时候,听见两人的说话,差点被逗笑,假装没听见般,另一只手拉着江庭豪:“怎么还不下船,等我们一起走吗?走,下船啰。”

    江庭豪顿时苦着一张脸,临了也不能让自己一人痛,赶紧扯着陈方圆,几人一同下的船。

    蒋思如是左等右等,就是没见自家小子下来,也知道他什么德行,哼,躲得过初一,能躲得过十五吗?

    所以她也不急,就盯着船上。

    这会儿,见着顾倾之拉着她家小子过来,森森然一笑,让旁边人把拿着的鸡毛掸子给她……

    江庭豪身上的肉肉又是一颤,突然就想到陈方圆的那句话,混合双打,吧唧一下子就跪下,闭着眼睛一通干嚎,“娘,呜呜~总算见到你了,你差点再见不到你可爱的儿子了……”

    别说,演技不错,眼泪都流出来。

    外人瞧着是这孩子真情流露,这么小的孩子定是在外面受了什么苦,见着自己爹娘,一下子委屈涌上心头。

    顾倾之嘴角抽了抽,撇开头,瞧见白晨轩两眼闪过鄙夷,似是对江庭豪夸张的演技很是无语。

    “倾之,谢谢你把这臭小子给我带回来。”蒋思如还是先道了谢。

    顾倾之摆手,不用跟她这么客气。

    本来这几个孩子跑出来,是来找他们的,说起来,也该她不好意思。

    “改日请你上府一坐,今天我先把这小子带回去,也不在你们面前献丑了。”蒋思如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看着赖在地上的某人,等会看她怎么收拾他。

    顾倾之瞧着江庭豪临走前求救的小眼神,只能表示无奈,她是爱莫能助。

    “方圆,你是长出息了。”

    另一边穿着绛紫色长袍的男子渡着步子过来,瞧着自己儿子,笑的那叫一个恐怖。

    “爹,我错了。”

    陈方圆老老实实的低头认错,以往的经验告诉他,他爹现在很危险,但是躲是解决不了办法。

    顾倾之抬头看了看男子,别说两父子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就知道陈方圆长大后会是什么模样。

    “顾小姐,我家小子我就先带走了。”他也没跟顾倾之客套,过来就打算领人。

    “陈大人,等等。”顾倾之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重生渔家有财女〕〔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萌宝当道:妈咪要〕〔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