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晚安,傲娇先生〕〔总裁老公,宠宠宠〕〔二货小王爷〕〔就是个普通人〕〔我的极品兵王老婆〕〔神武傲天决〕〔万古金身〕〔变身吃货少女啦〕〔正气冲宵〕〔末世之长歌行〕〔都市之异变修仙者〕〔万鬼吞噬系统〕〔科技研究基地〕〔电影教师〕〔公子撩宠异能妻〕〔三国之弃子〕〔傅先生,偏偏喜欢〕〔混沌幽莲空间〕〔重生神医娇妻:首〕〔最强战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95章 启程离开
    顾倾之但笑不语,她不过说一句众人丑,就已经有人不依,但是昨天那些刻薄的语言可比这来的重十倍百倍,众人可能想过恶语最伤人。

    在场还是有很多明白人,特别是知道昨夜曾发生过的人,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这算是让他们长一个教训吗?

    “娘亲。”

    岸边,一个孩子糯糯的嗓音传来。

    顾倾之讶然,见着白晨轩衣着凌乱,赤脚过来,赶紧过去问道发生什么?

    旁边的护卫解释道,“白小少爷喝药睡下后,不知道是做恶梦,还是怎么?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要来寻你。”

    顾倾之又是心疼又是埋怨:“我的小祖宗,你本来感冒,还不穿鞋子。”

    话虽这么说,伸手要把孩子抱起来,奈何平日里养尊处优惯了,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她竟然抱不动,只得尴尬的瞧着后面的人。

    顾大离着她最近,默默上前把白晨轩抱起。

    “咳,那个我们回去吧。”顾倾之摸了摸鼻子,说道。

    “好。”

    白修然过来牵着她的手,慢慢朝着客栈走去。

    顾大抱着白晨轩默默走在他们身后。

    所过之处,众人慢慢让开一条路。

    今夜发生的一切,跌宕起伏,曲折不断,让他们是又长了见识,又受了教训,心中的滋味各不同。

    不过,最高兴的当属一些学子,恨不能拿着宣纸,把今天听到的诗全部记下来,偏偏数来数去,能记全的没几首,急的告别友人,也不管后面的七巧会,匆匆往家里赶。

    “哎。”

    赵怀玲走在后面,这时候才叹了一口气,刚刚小姐气势霸道的让人磕头认错,她还真的有点小紧张,让着几个男人对着他们磕头认错,她肯定会不知所措。

    好在小姐最后网开一面,放过他们。

    吴刚低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人,知道她心中所想,一只大手覆在她的头上,他比赵怀玲来的透彻,以着他的个性,那几个男人不用跪这般容易,直接揍的爹娘都不认识。

    “吴大哥,”她歪着头,“我是不是太妇人之仁。”

    “是。”他没想骗她,“怀玲……”他看了一眼前面人的背影,这才继续说道:“如果,昨天那些话间接杀死一个人,你还觉得磕头认错严重吗?”

    别人不知道,他跟顾大都清楚,他们两个人一夜未睡,一人守着房门,一人守着后窗,唯恐某人出事,后窗昨夜前前后后开了几次……

    顾二大概早些年的遭遇,心比寻常人来的敏感,那些人一口一个,长的这么丑竟然还有脸活在世上,完全就是给他的亲人丢脸,定是戳到了顾二的痛处……

    顾大那时眼睛血红,杀人的心思都有,他强制按下来……

    不过,顾倾之真的令他再次刮目相看,竟把顾二劝好,今夜的这一出,又把顾大心中的愤怒之气给消了。

    “什么?”赵怀玲嗓音拔高,见着前面的人看向她,赶紧低下头,等过了一会儿,才又小声的气愤道:“你的意思……”她的视线在顾二身上若有若无的晃了晃,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如果因为昨天的恶语,而导致顾二有任何差池,这些人别说磕头认错,即使偿命都不能抵她心中的气愤。

    大半年的时间相处,这些人就跟她的哥哥弟弟般,她是见不得任何一个人出事。

    “不行。”赵怀玲越想越气,果然一个道歉还是太轻了,至少回去踹上两脚才成。

    “行了。”吴刚按着她的小脑袋,“你有时候还是多跟小姐学学。”

    “哈?”赵怀玲没明白。

    吴刚没有再解释,罢了,这样也挺好。

    没有白修然的聪慧,还是不要招惹顾倾之那种类型的女子,纯属自讨麻烦。

    回了客栈,顾倾之一挥手,让着赶紧休息,明早肯定会早起离开。

    顾倾之刚想回自己房间,就见着白修然很是坦然的拉着她的手一同朝着她的房间走去。

    “白大丞相,你房间在隔壁。”她停下脚步,调侃道。

    “倾之今夜让许多人难堪,恐有人心怀不满来找茬,有我在,安全些。”白修然一本正经道。

    顾倾之呵呵两声,有他在才危险,逐送了他四个字,“慢走不送。”

    白修然叹气,“倾之,是信不过我。”

    “对。”她是丝毫不给他留面子,嫌弃的打量他的腿,“等你伤好后,再说吧。”

    “倾之,这是同意了。”白修然开心一笑,又再次捏了捏她的手,“放心吧,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说完,很是优雅的转身回房。

    独留顾倾之一脸懵懂,她刚刚又说什么很有歧义的话吗?

    “主子。”顾大把白晨轩送回房,走到顾倾之跟前喊了一声。

    “啊。”顾倾之还在想着白修然刚刚的话,他是不是理解错自己话了?

    “多谢主子今夜的帮忙。”

    顾大郑重的行了一大礼,把顾倾之吓的,赶紧回神,“顾大,不要给我来这一套,我是把顾二当成弟弟,帮他是应该的,时候不早,你赶紧休息。”

    她后又说了两句,才进房。

    顾大瞧着房门,刚刚白修然的一句话,他记心上,顾倾之今夜一番话的确让一些人难堪,保不齐有心术不正者来寻仇,他还是守在她房门口为好。

    翌日一大早,众人各自忙着收拾东西。

    顾倾之又是最后一个起床,被赵怀玲拉起来,梳洗一番,刚下楼,就瞧见丰城的县令带着人过来。

    “之之娘。”江庭豪从后门进来,见着顾倾之,圆滚滚的就给扑过去。

    邓大人正跟白修然说着什么,见着江庭豪,愣神良久:“江……江贤侄?”

    他不会眼花吧,江大人家的公子怎么在这里?

    “之之娘,我刚刚去厨房,让他们给我们打包五只烤鸡带走,他们竟然不理我的,还把唯一的熟鸡蛋给白晨轩。”江庭豪幽怨的告状。

    白晨轩木着一张小脸,也从后门口进来,陈方圆从他身后探出头,嘴里吃着鸡蛋。

    “最可气,他竟然把鸡蛋给陈方圆了,没分我一半。”对一个小吃货而言,这是最不能忍的。

    “早上五个鸡蛋,江庭豪他一个人全吃了。”白晨轩称述着事实。

    “那……”江庭豪眼睛转了几圈,找不到反驳的词。

    “江贤侄,你可还记得我?”邓大人上前几步问道。

    江庭豪这才歪着头看他,“邓伯伯。”

    “艾,”邓大人很高兴眼前的小孩认得他,“江贤侄怎么也到丰城,你爹也来吗?”

    提到他爹,江庭豪身子僵了一僵,嘴上却是反应很快:“我爹天天忙,我是跟着之之娘过来的,打算游山玩水见识一番。”

    顾倾之听的嘴角一抽,明明是离家出走,却说的冠冕堂皇,这孩子小时候都如此油滑,长大还得了。

    “既然如此,江贤侄就在丰城多玩两天。”邓大人热情邀请。

    “不了,我们在外面也玩的有些日子,家里娘亲惦记着,等回去后,我还是会跟爹爹说起你的。”他人小鬼大道。

    邓大人越发的开心,江大人算是他的贵人,他如今能成为丰城县令,江大人也是有举荐之恩。

    所以,他若是去香陵,必定会去江府登门拜访一番。

    顾倾之打算饶过他们去吃早餐,未想,这位邓大人朝着她一拱手,道歉着,“昨夜未识丞相夫人,还请见谅。”

    “无妨无妨。”她丝毫不在意。

    “对于前天发生的一些误会,邓某还是跟各位说声抱歉,是我管辖无方。”

    “邓大人,无须自责,与你没有任何干系。”顾倾之还是一个讲理的人,冤有头债有主,她不会随意怪罪别人,“对了,邓大人,不知道昨天送去官府的那三个人的同伙找到没有?”

    “昨夜已经抓获……”邓大人兴奋的把事情始末讲了一通,恰好乞巧节,南君又会出现,只要是男人总会去见识一番美人,白丞相建议他带着衙门的捕快,便衣隐藏在人群中,最终把人抓住。

    顾倾之只是随口问的一句,未想人真的抓到,还挺意外,昨夜人那么多,他们怎么知道哪些是好人,哪些是坏人?

    这事她后来问过白修然,才知道,那三个被他们抓住的男人,早就把接头的暗号交代清楚,白修然选了三个个头跟那三个男人差不多体格的人,穿着他们的衣服,做了些假记号,把人全部引诱到一处,最终,瓮中捉鳖,一锅给端。

    客栈的门外,德贤商铺的几个掌柜也全来了,东家小姐第一次来丰城,他们竟然未曾认出,实在过意不去。

    顾倾之他们刚吃完,准备离开时,见着门外的人一愣,后来见着成衣铺的掌柜在里面,这才明白意思,又是一通的寒暄。

    成衣铺的掌柜是个聪明人,也不说把顾倾之买衣服的钱退回去,而是令人又多拿了几套衣服,说是每个地方款式不一,让顾倾之不要推辞。

    顾倾之笑笑,也明白他的意思,让人收下,她小声问着成衣铺的掌柜:“昨天要赶我们走的那位小姐,是位有钱的主吧?”

    “是。”掌柜拿捏不准她话里头的意思。

    “行了,有钱就是大爷,掌柜你也不要往心里,做生意者,一切看着利益。”她笑咪咪的把话说完,才洒脱的摇手跟众人告别。

    她对每一位到她家店花银子的客户都挺包容的,这点方面,她真的随顾雷霆,没办法,谁还能跟银子过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娇妻还小,总裁要〕〔阴倌法医〕〔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顾少的独家挚爱〕〔蜜爱春娇(种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