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清穿之四爷皇妃〕〔一号狂兵〕〔暗夜龙虎〕〔神话禁区〕〔守护甜心之喵星人〕〔邪王霸宠:特工皇〕〔九龙神君〕〔神光冲霄〕〔武神龙尊〕〔娱乐帝国系统〕〔三界搬运工〕〔贫道要写书〕〔我的尤物老板娘〕〔美女校花的绝品战〕〔他从炼狱来〕〔线灵〕〔武林至尊养成系统〕〔最强透视之眼〕〔重生之无上武道〕〔都市修仙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 第194章 霸气护妻
    面对人群的激动。

    吴刚他们表情反而很微妙,赵怀玲恨不得叉着腰,对着人群狂笑,知道那乌篷小舟内是谁吗?

    那里面坐的可是她家姑爷。

    顾倾之斜靠在石桥边的柱子上,很没正形等着乌篷小舟内的回答。

    她现在可是激起众人的愤怒,按照现下的情形,不出面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如果他就此离开,两边都不得罪,也能保全自己。

    若是他出来,一边是她,一边是丰城的百姓,他得罪哪一边都不好。

    只挂了两盏灯笼的画舫内,门边挂着的风铃叮叮咚咚一阵清脆的响声,许多人猛然闭嘴,兴奋的瞧着画舫的方向,灯火照耀下,一只芊芊素手拨开悬挂的风铃。

    一个女子施施然走出来,时间仿佛在此刻下了定身咒,四周鸦雀无声,连呼吸都显得小心翼翼。

    女子身着淡紫色的抹胸长裙,外面又套着一件轻纱,修长的天鹅颈,盈盈不过一寸的腰肢,墨发半挽,发髻间两三朵紫色小花装点期间,却不知人比花更娇!

    不过站在船头,却让所有人都移不开视线。

    赵怀玲有句话不假,这个女人一身风华,除了白修然,再没有见过比她更好的。

    “啪~!”

    顾倾之手中的折扇一合,在石柱上敲打几下。

    女子对着她微微额首,算是打过招呼。

    顾倾之眉眼弯弯,笑的灿烂,与寻常的登徒子一般,视线在南君身上饶了一圈,“还未来丰城前,就听闻南君姑娘的美名,未想,本人比传言更美。”

    赵怀玲都快听不下去,小姐,这时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时候吗?

    “姑娘过奖,刚刚听闻姑娘的诗才是令人敬佩,不知道姑娘贵姓?”南君并未因顾倾之一句夸奖而起丝毫情绪,有礼的问道。

    “免贵姓顾。”她又一下子打开折扇,笑眯眯的答道。

    “不知姑娘哪里人士?”

    “香陵。”

    一个问,一个答。

    问的句句有心,答的人却是没心没肺。

    南君心中百转千回,一个信手拈来就能说出绝句的女子,绝不是一个无名之辈,昨日赵怀玲说过,她家小姐在问香会上得过第一,香陵往年问香会上得第一之名者,好像只有一个女子姓顾,那位跌破所有人眼睛,硬是力压群芳,夺得第一者。

    关于那位姓顾女子传闻很多,最耳熟能详的,绝对是她能嫁给名满天下的青年丞相白修然,不过,倒是听说,白家休了她。

    眼前男扮女装的女子,会是那位顾家千金吗?

    “不知南君能否有此荣幸,邀姑娘船上一叙?”南君对着她发出邀请。

    “好说。”她答的随意,但是话锋一转:“不过,还待南君姑娘等一等,我还等着这几位磕头道歉。”

    南君没想到她还是未忘记前面的事,很少有人驳着她的面子。

    输掉的那几个人脸色通红,“姑娘要羞辱,便羞辱,我们宁愿死都不会磕头的。”

    “还挺有骨气。”顾倾之赞了一句,“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去死吧。”

    输掉的几人:……他们就是说气话,怎么可能去死。

    周围的众人:……这女子也太过分,怎么能让人去死,偏偏他们论文采,却是比不过女子口中的诗,心中憋屈的让人发狂。

    难道真的由着这个女人嚣张下去吗?

    “公子,我代表丰城的百姓请公子帮忙。”有人朝着乌篷小舟内行了一大礼。

    一瞬间,连锁反应,好多人此起彼伏高喊作揖,仿若把小舟内的人当成救世英雄。

    “船家,把船靠岸停住吧。”清冷的话语落,就见着一身白衣的男子从乌篷小舟内出来,灯光下,满身的风华让众人窒息,眉眼中藏着万千的睿智,不似凡间人,更像九天仙。

    纷纷攘攘的吵杂声,再次熄灭,四周静默一片。

    这人是谁?

    这是所有人心中共同的想法。

    南君顿了片刻,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人的名字……

    白修然没有去看四周的众人,而是略显无奈的看着石桥头旁拿着折扇的女子,她明明知道乌篷小舟内的是他,偏偏任着旁人起哄让他帮忙对付她。

    心中眼中都是拿她没有办法的模样,也就是她,他才允许着胡闹。

    “倾之。”待到船靠着岸边,他站在船头,温柔的唤了一声。

    顾倾之傲娇的把头偏向一边,假装着不认识他,别人可都等着他帮忙了,她怎么能跟他很熟的模样。

    “吴刚。”他越发的无奈,他腿伤未好,若是从船上跳到岸边,却是有些困难,旁人,他是不愿意别人帮忙的。

    众人开始没明白他喊的是谁,等看着女子旁边那个高大的男子大步走上前,伸出手把他扶上岸后,众人顿时感觉被雷劈。

    什么情况?

    他们千呼万唤出来的人,跟那女人一伙的?

    “从来不知道娘子才学之高,修然甘拜下风。”他拉过她的手,眼中星光熠熠。

    顾倾之老脸一红,白修然的一句娘子,是向众人表明她的身份吗?

    邓大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那个女人是白丞相的夫人?那他刚刚那话,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画舫上的女子即使猜出他的身份,但是见到这位青年丞相众目睽睽下拉着女子的手,也是让她侧目,传闻也许并不可信。

    “哼,原来是一丘之貉。”白日里那位有身份的小姐嫉妒的说道。

    却被身边的一个女子急急拉住,她怎么如此没有脑子,白日那几个小孩都说过他们的身份,那位据说是丞相犬子的小孩喊着顾倾之为娘亲,现在白衣男子唤着顾倾之为娘子,不难猜出他的身份,他可是赫赫有名的青年丞相啊。

    即使当时对他们的身份也些许怀疑,见到白修然本人,再多的怀疑也化为乌有,天下能有此风度的人,当属独一份。

    “白修然,你是来管闲事,还是来劝和的?”顾倾之故意刁难着他。

    若是轻易放过眼前没诚意认错的几个男人,她可没有这么大的肚量,还有这些自诩正义人士,没有一记响亮耳光,她怎会善罢甘休。

    昨夜把她的人欺负成那样,就想轻易了结吗?

    她从来都不是善良的人,认的只是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若你欺我一寸,我让你寸步难行。

    别人的以德报怨,她学不来。

    她就是一个小女子,书中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白修然:“既然倾之要与丰城诸位文斗,不若我代劳,若输了我来磕头认错,若侥幸赢了,还请各位愿赌服输。”

    他话虽清冷,但却透着霸气。

    他的女人定是由他护着。

    顾倾之从没有想过,他出口竟是这句话,心中生出片刻的无措。

    “你连事情始末都未弄清楚,就来帮我,万一是我故意找茬了?”她压低着声音说道。

    他捏了捏她的手心,“于我而言,事关倾之的事,无关对错。”

    赵怀玲挨着近,把两人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内心感动的一塌糊涂,就冲着姑爷这话,他一辈子都是姑爷,谁都抢不走。

    邓大人没想到看着似不理世事的男子,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公然叫嚣整个城镇。

    哎,偏偏这人还是丞相大人,若世间女子知道他这般为一人,只怕要疯掉。

    在场的人再没有叫嚣的欲望,一个本就强的踩在他们头顶的女人,再加上一个厉害且护短的男人,他们别说赢,连输都会太难看。

    那几个输掉的男子脸色由红转惨白,有人心中懊恼的要死,都怪他朋友口无遮拦,取笑那个满脸疤痕的男子,现在人家是寻到面前,硬是不肯罢休。

    他们又无计可施,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昨夜是我们过于无理,的确是我们有错在先,拿人外貌取乐,本就非君子所为,在这里,我向诸位赔个不是。”其中一个男子站出来,先是对着顾二郑重的行了一个礼,后又朝着赵怀玲他们行一礼。

    最后一咬牙,撩起衣服下摆,准备跪下。

    一只大手拦住他下跪的身子,顾大面无表情挡在他面前。

    顾倾之眼中这才显出笑意,“既然顾大觉得你诚意到了,此事就算了结。”

    她本意不是让这些人难看,若认认真真给顾二他们认个错,此事就当翻过,可是一开始,这些人根本就没有道歉的打算,她才会出此下策。

    要跪的男子一愣,没想到她竟然轻易就说此事了结。

    顾倾之看着剩下几个男人,大多脸色尬然,她全然不在意别人心中怎么想,反而看向四周,“我不知道昨天有多少义愤填膺的围观者,我就想问一句,我这个弟弟丑么?”

    她放开白修然的手,站在顾二面前,问道。

    不知情的人却是莫名,顾倾之旁边的少年面容清秀,跟丑一点不搭边,就这容貌还被嘲讽丑,也太夸张。

    昨夜在场者却是沉默,这少年与昨夜少年完全像两个人,昨夜那位的确丑,他们好多人都跟着嘲讽过。

    “当然,依着诸位的眼光,眼界高也是可以理解。”她说理解,眉眼却藏着讥讽,一群以貌取人的人,注定得不到她的尊重,“我也觉得人的外貌分三种,一种好看,一种普通,一种丑,以我们家这位做评判标准……”

    她说这话时候,手指着白修然,“他属于前一种,嗯,诸位在我眼里嘛……”她先是伸了两个手指,后又加了一根,再众人眼前晃了一晃,纯良道,“除了南君姑娘,诸位也就排第三种。”

    赵怀玲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随后赶紧绷住,她家小姐是拐着弯把昨天的仇还回去,世间能比的过她家姑爷的,还真没几个。

    白修然无奈,任者她胡闹。

    那位邓大人听到刚刚人的道歉,大概也猜出点什么,也是无奈任她嘲,丑就丑吧。

    “凭什么你说丑就丑。”那位有着身份的小姐不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