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难道我是神〕〔都市至尊丹神〕〔权少诱妻套路深〕〔无相神尊〕〔崛起军工〕〔袭魔〕〔大仙厨〕〔星河神女之女帝〕〔游戏币回收系统〕〔概率之外〕〔大刁民〕〔校花有点甜〕〔皇明风云录〕〔傲世武王〕〔逍遥大亨〕〔仙道隐名〕〔茅山之阴阳先生〕〔反派逆袭:我的宿〕〔大魔枭〕〔我的人生奇异事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剧天王 第二十一章 学徒白小飞!
    ,精彩小说免费!

    梅雁舒要唱的是《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的选段是梅兰芳先生与武生泰斗杨小楼于1921年下半年合作创编的,剧本是根据明代沈采所著传奇《千金记》,并参考杨小楼与尚小云、高庆奎在1918年演出的《楚汉争》剧情。

    《霸王别姬》于1922年2月15日在bj第一舞台首演,梅兰芳饰虞姬,杨小楼饰项羽,当即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此后数十年,经过梅兰芳的不断改革创新,加强了艺术效果,《霸王别姬》成了观众百看不厌的好戏,演出场次难以数计。

    流传度很广!

    京剧还是有那么一些爱好者的!

    “…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

    “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一边唱着,梅雁舒一边舞动着手里的长剑…

    虞姬舞剑是《霸王别姬》的一段重头戏,梅派的舞剑,既不是狂舞,也不是卖弄功夫,而是充分展现优美的造型,从始至终融合剧中人物的情感,使虞姬感情的发泄与剧情发展紧密地连结在一起,直到最后悲壮自刎,达到全戏的高潮!

    “大王!汉兵他…他杀进来了!”

    场下观众奋力叫好。

    可惜,青衣社的能量不够,否则把武生界的泰斗王金璐老先生请出山,让他陪着唱这一段,效果肯定不一样!

    事实上,能把大斌老师请出来,就已经很出乎白小飞的预料了。

    ……

    霸王别姬,以虞姬自刎结束。

    “…师傅,您怎么样?”

    看到梅雁舒跌倒在地,半晌没有爬起来,白小飞有点慌了神,按照彩排,梅雁舒应该会倒在白小飞的怀里,只是他刚才被惊到了,没能及时接住…

    这时,梅艳舒慢腾腾爬起来,脚步似乎有些不稳,待白小飞扶住他:“宝贝啊,你看见了吗?”

    梅艳舒一脸苦涩:“我老了…”

    随后,梅艳舒的神色变得激动起来,声音都微微发颤:“可我这七十多年的能耐…我不能带走了啊!”

    说到这,梅艳舒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长剑:“今儿个,要说抹了我的脖子去见霸王,我无所谓,但凡你能学会了,我绝不含糊!”

    看到这一幕,每个人都感觉心里有些堵,想哭又哭不出来那种。

    就这么沉默的看着台上,白小飞颤抖着伸手双手接过长剑,眼眶通红…

    “哗啦啦!”

    像是受到感染一般,也没有人带头,掌声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

    这是对那些即将流失的艺术的致敬,也是对艺术家的致敬!

    舞台上更残酷的还在继续。

    李天林也招了招手:“爷们,过来!”

    白小飞怏怏的走过去,站在李天林身旁,后者叹了口气,指着手里的快板,缓缓道:“这快板啊,我用了六十多年…瞧这颜色,那是身上的汗珠子一滴一滴砸在上头沁出来的色啊!”

    说着,李天林苦笑了几声,摆了摆手道:“没人学了,给你了,拿着!”

    “师傅…”

    白小飞有些抑制不住内心的情绪,直接流下了眼泪。

    李天林摆了摆手,想说点什么,但脸上肌肉抖动起来,赶紧转过身,像是不想让大家看到自己此刻的样子。

    本来有一段‘我就求你一件事——给我们啊,留个盼头!啊?’

    现在看来,似乎不需要了!

    盛一云走了过来,姿态依旧从容。

    “师傅…”

    白小飞有点哽咽…

    “小飞啊,这么多曲种都已经灭亡了,也不差我们这一个…”

    这几个字盛一云说的很慢,像是一个字一个字迸出来的一样,显示她内心极不平静,深吸了一口气,盛一云再次挤出一丝微笑:“师父就不难为你了!”

    白小飞已经泣不成声,哽咽着想说些什么,但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盛一云把怀里的琵琶鼓塞进白小飞怀里,轻声道:“留着吧,做个纪念!”

    说完,盛一云转身回了房间,留给观众一个落寞的背影…

    此时,舞台上的led背景置换成了夜景,在背景皎洁的明月下,整个舞台显得特别孤寂。

    观众再次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来,白小飞情绪到位,彻底崩溃,大哭起来:“师父!”

    这一声喊出,让场上无数人心底一颤!

    直击人们心底最柔软的部分,触动了他们的泪点!

    摄像机不失时宜的捕捉到了后台的几个人,他们也都脸色肃穆,张斐甚至眼眶泛红,眼看着就要哭了出来…

    “哎呦!”

    宋晓突然叫了一声!

    伴随着的是后台几个人倒吸的凉气…

    “嘶…”

    台上的白小飞膝盖一弯,‘砰’的一声跪倒在地,放声痛哭!

    而那沉闷的砸地声,通过舞台的收音,直接放大!

    解释一下,电视台的舞台的地面一般都是大理石制成,白小飞刚才的动作,可没有丝毫缓冲。

    这么直愣愣跪倒在地,那该有多疼啊!

    ……

    其实,如果小品进行到这段完结得话,也很完整。

    喜剧开头,悲剧结尾,但悲的不仅不让人讨厌,反而给人深思,有深刻的现实警示意义,这样的作品,如果在白小飞跪地痛哭的时候结尾,很符合符合套路,堪称经典。

    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少了什么呢?

    此时,《相思赋予谁》的前奏响起…

    “明月妆台纤纤指,年华偶然谁弹碎;

    应是佳人春梦里,忆不起,双峨眉。

    翩跹霓裳烟波上,几时共饮长江水,

    而今夜雨十年灯,我犹在,顾念谁。”

    古典的曲风,华夏味道的低吟轻唱,娓娓道来,并不单纯像一首歌,反而像在讲述一个故事,让人不自觉的就沉浸其中。

    伴随着音乐,白小飞抱着手里的三样东西,先是来到盛一云的房间。

    细致的把琵琶放在靠墙的位置,随后拿起薄毯,盖在盛一云身上。

    接着,又把快板和长剑放在李天还有梅雁舒的床头…

    这些动作看起来很琐碎,但就是让人很暖!

    尤其是搭配着这首音乐,场下的观众擦着眼泪,略带欣慰的看着白小飞的动作——似乎经过刚刚那一番事情,白小飞的心境发生了改变。

    心境改变就是当初高晓攀《梨之园》的立意。

    随后,白小飞来到舞台中央,朝观众鞠了一躬,起身,脸上带着笑:“学徒白小飞,给您带来一段节目,请您赏脸!”

    大幕慢慢拉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见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网恋么,我98K消音〕〔顾轻舟司行霈〕〔小祸害[快穿]〕〔你之蜜糖,我之砒〕〔一胎二宝:冷血总〕〔英雌〕〔人生若能两相忘〕〔国医狂妃:邪王霸〕〔后娘[穿越]〕〔爱情若如初相见〕〔冲上云霄:腹黑机〕〔网游之九转轮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