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与萌娃的文艺生活〕〔我在异世界开网咖〕〔傻根正传〕〔最美不过遇见你〕〔极品全能学生〕〔诸天万法〕〔重生之少将仙妻〕〔你似星辰伴月光〕〔一遇慕少爱终身〕〔一胎三宝:总裁大〕〔这座高校由我来守〕〔三国战神赵云〕〔全能透视高手〕〔配角〕〔我欲吞天〕〔反套路快穿〕〔至尊战神〕〔快剑至尊〕〔五神天尊〕〔九仙帝皇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攻略[快穿] 12.冷酷摄政王的白月光(十一)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谢沐之离开文府那日,谢十一郎正与文三郎相谈甚欢,他对自己的好友毫无防备,不知不觉说了好多有关自己和自家九堂兄的事情。

    “我之前看我伯娘翻出了一箱小姑娘的衣服,心里还奇怪,伯娘又没有女儿,怎么会有这么多这样的衣服?你猜怎的,”谢十一郎说的神秘兮兮,故意停顿了一下,想要吊文三郎的胃口。

    然而对文三郎而言,虽然已经好久未见,但并不妨碍他对谢十一郎的了解,他只是淡定地笑笑,也不追问,只是一副倾听的模样。

    十一郎果然也不感到失望,而是继续兴致勃勃道:“原来那是我九堂兄的衣服!九堂兄小时候身体不好,我伯娘听了不知哪个道士的话,一直把他当成女孩儿养!后来九堂兄才名渐显,才换回了男装……”

    这桩轶事憋在他心里好久了,谢夫人为了自己儿子的面子着想,一直瞒得很好,他也不敢到处说。现在遇到了自己信任的好友,他才终于能够把这么有趣的事情说出来了!嘿嘿,不知道自家九堂兄穿女装是什么样子?

    文三郎听后微讶,他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桩故事。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位谢九公子的模样,虽然只有一面之缘,可那如琼林玉树,天上谪仙般的风华姿仪,无疑是令人过目难忘的。

    这样的人,若是身着女装,似乎也并不违和,甚至,会让天下女子都自惭形秽吧?那又是怎样的绝代风华呢……

    想着不由脸上一热,文三郎在十一郎疑惑的目光中回过神来,故作镇定地低头喝茶。

    “三公子,谢十一公子,该用膳了。”进来提醒的侍女眉目清秀。

    谢十一郎突然想起来:“我九兄他们谈完了吗?”

    侍女一愣:“谢九公子下午就出府了。”

    谢十一郎:“……什、什么?”他瞪大了眼睛,“九兄不是来看昙花的么?现在还不到伽灵昙花开放的时间吧?”

    文三郎淡淡道:“十一郎怕是记错了,文府并没有什么昙花。”

    谢十一郎:“……”他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鄙视。

    ……

    雍王府,书房。

    郑先生一脸愤慨:“那卫长道果然可恨!通州赈灾之银,竟被他盘剥了半数之巨!余下的再层层剥削下来,分到百姓手中的,还有多少?”

    慕容昭抬眸:“账本已经整理出来了?”

    “是。多亏了谢九公子。”郑先生感激道。

    慕容昭心里居然有了一丝诡异的骄傲自豪。他轻咳一声,和郑先生一起布置了接下来弹劾卫长道的诸多安排。

    郑先生走后,慕容昭铺开纸,磨墨提笔,却久久未动。直到墨汁滴在雪白的宣纸上,洇出一片痕迹,他才倏忽惊醒,沉下脸,把笔搁在一旁。

    一阵微风拂过,窗前的风铃轻轻作响。慕容昭伸出手,把它捉在手里,下意识地去抚摸上面小小的“福”字。这个字刻得并不正确,左边少了一点。慕容昭也是在认了字之后才发现的。

    大约是那个人自进宫后一直呆在御膳房,没有学过字的原因吧?他也是后来才知道,御膳房规矩严苛,并没有她表现得那么轻松优渥。

    而这,每每想起,都会刺得他心里发疼。明明这个人,配得上天下最好的一切。

    ——慕容昭一直很少想起过去的事情。那时他生母已逝,无人抚养,明明是皇子,过得却连普通的小太监都不如。唯一愿意留下照顾他的姑姑性格谨慎,因为忧虑他不小心会被谁暗害了去,一直给他作女孩儿打扮,让他无声无息地活在角落里。

    他就这样长到八岁。在这辉煌庄严的皇宫里,像是角落阴影里的苔藓,始终警惕地注视着周围,害怕什么时候就被无情地铲除了。他每天活得既茫然又无措,身边除了永远只会抱怨诉苦的姑姑,再无旁人。

    ——直到他遇到了木儿。那时,他在心里悄悄喊她木姐姐。她是他晦暗的记忆里唯一的阳光,甚至是他仰望着的神祗。他们在树下相逢,那个人从上面低头看他,衣衫简单,毫无坠饰,眼睛里却浩瀚得像是装了一整个世界。

    她总是说他听不懂的话,眼睛里有狡黠的光;她会讲许多奇奇怪怪的故事,却让他沉迷其中;她那么坏,总喜欢变着法儿地逗他;可她又那么好,告诉他姑姑从不会说的一切,告诉他这个世界的模样,告诉他怎样去打倒眼前的阻碍。

    只是短短的几个月,他就拥有了一整个世界。只有他和木儿两个人的世界。

    那时,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木儿空闲的时间可以多一些,这样,他们就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了。

    ……

    用过晚膳后,王仁前来禀报:“殿下,花匠来禀,那伽灵昙花大约再有半个时辰就开放了。殿下若要赏花,奴才这便吩咐下去。”

    伽灵昙花不同于其他昙花,花期更短,一次只能开一个时辰,一不小心就会错过。

    “谢九公子在哪儿?”想起那人提起伽灵昙花时发亮的眼神,慕容昭心头温软。

    “呃……九公子许是太累了,已经歇下了。”王仁低下头,竭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

    慕容昭走进房间的时候,沐之正在补眠。

    少年眉目俊雅,黑发如墨。他看起来已经许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眼下有淡淡的青黑。此刻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嘴角浅浅弯起,呼吸绵长,说不出的安谧美好。

    慕容昭在他的床畔停留了许久,终于还是叹了口气,转身出去

    ——他不忍心喊他起来。

    罢了。

    转身出去,他命人喊来培育伽灵昙花的花匠:“可有法子,令此花延迟开放?”

    花匠一愣,不明白主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伽灵昙花的开放,向来顺应天时……”他想着怎么劝阻主上的这个想法,却在慕容昭冷而锐利的眼神下打了个哆嗦。

    “……老奴听过一个法子,用千宿醉混着洋槐粉,浇灌昙花的花根,可以令它延迟数个时辰开花。”花匠心不甘情不愿地说出了方法。那千宿醉一两便价值千金,何等珍贵?拿来延迟花期,实在是大材小用!

    慕容昭一顿。千宿醉这样的名贵之物,是他为两个月后父皇的寿宴寻来的贺礼之一,以他现在的财力,再要得到这样的东西,并不容易。

    只是……

    “如此甚好。所需的材料,让王仁去库房领。”

    ——他不喜欢他皱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杀神叶欢〕〔权路迷局〕〔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婚心计,老公轻点〕〔快穿:邪性BOSS,〕〔老夫少妻的互撩日〕〔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动魄:神秘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