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人在上,督军在〕〔甜妻的双面犬夫〕〔奥特时空传奇〕〔重生太上至尊〕〔影后吸猫日常〕〔最强榜单〕〔金色绿茵〕〔鸾枝〕〔植物崛起〕〔人道天尊〕〔诡三国〕〔重生资本狂人〕〔紫青龙吟记〕〔王者大陆修行传〕〔冒牌愿望店〕〔元狩〕〔天上掉下个靖王妃〕〔圣武称尊〕〔太阳神的荣耀〕〔重生娱乐圈女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之异世升级 59.第 59 章
    ..,

    萧远和陆柒笙一直往前走,花温纶不紧不慢的跟在他们二人后面,目光落在萧远身上,偶尔也会把打量的眼神落在陆柒笙背上。

    这个小子是谁?他倒是没有见过,看这和萧远走的挺近的,看来不是一般的关系呀。花温纶心中想道。

    陆柒笙眉头越皱越紧,他朝后面狠狠瞪了一眼,对萧远道,“这人到底是谁?能不能不要让他跟在我们后面,要不然我就要忍不住动手了!”

    陆柒笙是看到过花温纶跟在白少瑾身边的,对花温纶这人自然也印象不好。

    萧远无奈耸肩道,“这就是怪人一个,我也不知道他跟着我们干什么,要是你能打得过他,我自然是希望你去把他打跑的,不过你可要掂量清楚,你也只是个玄级武者,他可是地级武者!”

    萧远随时注意着周边的环境,时不时还大喊着萧宏的名字,之前从软膜上下来的人并不少,可他们走了快半个时辰了,也没有遇见其他人,萧远心中疑惑,在上面的时候看,并没有觉得这个地方有多大,怎么一进来了,这些人都遇不到几个呢?

    陆柒笙心里面还记得楚钦知叫他保重自己的叮嘱,面对花温纶这个地级武者要动手也会在心里面再考虑考虑。

    萧远揉了揉眼睛,朝远处看去,昏暗的光线让他什么都看不清楚,他回头看向陆柒笙,开口问道,“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之前在软膜上并没有看见你呀!这里你都已经找过哪里了?”

    陆柒笙伸手指了指山体下方的坑洞,“我刚刚从那下面走上来的那下面有很多人蛹,我敲开了一个看了看里面的人还像活着一样。”

    “但看他们的服饰,应该不是我们现在进来的这些人。也许是以前来探查秘境,迷失在这里的人也有可能。”陆柒笙板着脸,猜测道。

    花温纶走上前来,冲萧远邪魅一笑,他眼睛上挑霸气开口,“小远想去看看吗?也许你哥哥就在那里……”

    “你闭嘴,小远是你能叫的吗!”萧远狠狠瞪了他一眼,拉着陆柒笙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你别再跟着我们,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真是个小辣椒,够味!”花温纶眼睛微眯,露出势在必得的神情,他总会让萧远主动回到他身边的。

    似乎是感觉到了花温纶的恶念,萧远啐了一口唾沫,怒道,“真是个神经病,要是等我实力够了,我一定要把他……”他咬了咬牙,冷哼了一声。

    陆柒笙眼眸微沉,他突然勾起一个僵笑,低声阴森森道,“如果我们两个合作,说不定能让他吃个大亏……你想试试吗?”

    萧远眼中露出兴趣,但很快他就摆了摆手,惆怅道,“哎,不,不行啊,我现在要去找我哥哥,收拾这个神经病的事儿,等之后再说吧!到时候我倒是不介意和你合作一把坑他一坑!”

    陆柒笙抿唇,目光落在雪亮的匕首上,心中充满战意,他这匕首也很久没有见过血了,是时候拿出来用用了。

    “万年以来,圣鼎自择人为主,三千年为一届,今圣鼎重现,天下武者齐聚于此,然有缘者得之……起!”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陆柒笙猛的一转身,警惕的目光从四处看去。

    这声音十分古老,带着苍凉和神圣,声音传遍整个秘境,在声音落下后,秘境的昏暗褪去,重新出现光明。

    猛的一瞬间,周围像是出现了幻境一般,四周出现人影在街上各处行走,能清楚的看见每个人脸上的表情,或欢喜或忧愁或悲哀。

    然而这画面只出现了约三秒钟,便全然消失。萧远和陆柒笙两人都呈警戒的姿势,萧远桃花眼微眯,里面的笑意消失,他低声喃喃道,“幻境?圣鼎?”

    “那是什么?你知道这个东西?”陆柒笙看向萧远的脸,话里面虽是疑问,但眼神却肯定道。

    萧远顿了顿,点头道,“圣鼎这个东西在每本法器杂记录里面可以说都存在着,这个东西可以说是每个炼药师都梦寐以求的药鼎,但上一次圣鼎出现还是在几千年前的昇东城里,但你应该也知道昇东城遭受了巨变,圣鼎的踪迹也在那里面消失了。”

    昇东城的巨变,可以说读过几本书的人都应该知道,萧远想当然的便认为陆柒笙也知道这件事情。他叹了口气,开口道,“虽然杂记里面对于昇东城巨变的原因众说纷纭,有些根本是杜撰出来的,但是这圣鼎却是每一本杂记里面都存在着的一个东西。”

    “圣鼎对于炼药师来说,怎么特别重要了?”陆柒笙眼中血色稍退,他没有拿匕首的那只手摸了摸下巴,圣鼎不就是药鼎吗?而他之前让楚钦知去药师大比不就是为了找到一个合心意的药鼎吗?如果……

    “传说圣鼎是九级法器,虽说是鼎,但不只用于炼药,它还是一个九级防御法器,试问一个炼药师在炼药时最怕什么?那不就是被别人偷袭吗?而这个圣鼎自带的防御功能,还是如此强的防御能力!这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啊,谁不想要?”萧远眼中露出几分向往,他虽然不是炼药师,但是对于这个圣鼎也有几分心思。

    看来这药鼎确实不错,陆柒笙心里有了自己的打算,并没有说什么,只和萧远一起往前走,现在视线明朗之后,两人行走的速度更加快了。

    “这可能是一个选拔,你也听见刚才那声音了,圣鼎自选人为主,那现在我们进入秘境的人都成为了候选人。等到时候,圣鼎选好了人以后,免不得发生一场血战,我们要快点找到我哥哥和你夫君了!”萧远思量着,边走边和陆柒笙说道。

    “血战?”陆其生在口中咀嚼着这两个字,这是不是说明他可以在血战中把白少瑾除掉?每次都会遇见这个人,真是让他很不高兴啊。

    萧远看了陆柒笙一眼,扁了扁嘴道,“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呀?说话还只说一两句,怎么一直都是我在说?你这样显得我很话唠啊!”

    陆柒笙冷漠的看了他一眼,自顾自的走路,并不答话。

    萧远扁了扁嘴也沉默下来。

    可能是因为光线变明朗了,现在他们走在路上,倒是能看见一两个人,只是都不是他们认识的人。萧远有些挫败,心里面也更焦急起来,他哥哥到底被弄到哪里去了?按照他哥哥那老好人的性子,萧远是真不放心他一个人在秘境里面。

    “圣鼎现!”突然,刚才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你快看天上!”天空中突然闪现出剧烈的光芒,萧远抬起头看了一眼,手上拍着陆柒笙的肩膀。

    陆柒笙眯着眼睛看过去,只见天空上出现了一个约人脑袋那么大的一个小鼎,陆柒笙有点不确定开口道,“这,这东西就是圣鼎?”

    黑漆漆的,有一个小鼎,这怎么看也没有特殊之处啊。陆柒笙心里面想着九级圣鼎可不是这种模样……他有点怀疑这东西的真实性。

    “杂记上并没有圣鼎的图,我也不知道圣鼎到底长什么样子。”萧远挠了挠头,又道,“应该不可能是假的吧。”

    在他们说这话的时候,圣鼎周围出现了五颜六色的光芒。萧远叹气道,“这些人怎么听不懂人话呢?都说了圣鼎是自选人为主,这些人还想着强行把圣鼎打下来吗?”

    陆柒笙看那圣鼎一动不动的样子,暂歇了心里面动手的心思。看来只能等它选完主人后再去抢过来了……

    萧远朝四处望去,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立马大叫道,“希姐!”

    他边叫着边跑过去,白祎希一回头,惊喜抱住萧远道,“你小子,你跑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你们好久,怎么一个人都找不到!”

    “我哥呢,我哥没有跟你在一起吗?”萧远焦急的看了看周围,却没有一个人是萧红。

    白祎希摇头苦笑道,“没有,我醒来周围就只有我一个人,没有看见你哥哥,不过从软膜下来之前,我倒是有看见白少瑾抓住你哥哥的手,说不定他们两人在一起。”

    “白少瑾那个贱.人!”萧远眼中充满了恨意,果然又是那个人托了哥哥的后腿,他绝饶不了他。

    还没等萧远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愤恨,半空中又传出来一阵声响。

    “圣鼎已择主。”

    萧远和白祎希面面相觑,这么快吗?算上声音刚出现的时间,这连一个时辰都没有。什么宝物选主会这么快?有这么不谨慎的吗?

    陆柒笙皱起眉,朝另一边走去。

    “哎!你等等,你去哪啊?!”萧远注意到陆柒笙离开,连忙拉着白祎希追了过去。

    “萧远,这是谁啊?”白祎希看向陆柒笙,看了两眼她疑惑皱起眉,“你,我们是见过吗?怎么这么眼熟?”

    陆柒笙看她一眼,当初离开昇东城时看见过这个女人,但是她也看到自己了吗?不可能吧。

    萧远见陆柒笙只是走,一直冷脸不说话,无奈对白祎希笑道,“他急着找他夫君,可能不想说话吧……”

    “噢……”白祎希挑了挑眉,不再看向陆柒笙,或许只是以前在路上见过吧。

    而此时的楚钦知一脸懵逼的看着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手中的小鼎,掌心大小的黑色小鼎十分迷你。

    楚钦知怀疑的看了看四周,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他手中?

    话说楚钦知走在路上寻找陆柒笙,他一路走到底,却发现走到了一片深渊,再看周围其他穿着几千年服饰的人却一脸毫无察觉的走入深渊之中,消失不见。

    正当楚钦知怀疑人生时那几个药师学院的人也走了过来。

    “哎,小兄弟,没想到在这里又遇见了你!看来我们果真有缘分,以后我们一起去药师学院吧!”莫一高兴的走到楚钦知身边,指了指前方道,“你看前面不远处就是我们药师学院的分院!”

    啊哈?楚钦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向那一片漆黑之地。确定那里是有东西的?他往下看了看,一片漆黑,就像是无底深渊一般。

    老人走过来,也道,“我看白虫这事情似乎已经平复下来,小兄弟,不如和我们一起去分院坐坐,你要找的人,我们也可以叫人出来帮你一块寻找。”

    “对啊,”莫一极力邀请道,“我还想请教你很多问题,你说你要找谁,我们都可以帮你找的!”

    楚钦知眉头动了动,莫一这话倒是让他有些心动,可是其中的风险也很多,齐伊依在这里,那白少瑾花温纶会不会也来到这里了?若是让白少瑾发现了陆柒笙,那可不太妙。于是,楚钦知摇头拒绝道,“不了,我自己去找他就好了,你们应该也还有很多事情要办。”

    老人看楚钦知脸上表情坚决,意识到不可能动摇他的决心,他叹息道,“那便算了,如果你找到你想要找的人了,一定要来我们药师学院做客啊!”

    莫一看着楚钦知,想道楚钦知说他是从山上下来的,他声音带着诱劝开口道,“你一定要来啊!我们药师学院十分好客的,来我们这做学术交流,保证你不虚此行!”

    “一定一定。”楚钦知心中无奈,就这漆黑未知的前路,他可不敢去,楚钦知微笑着看他们走入漆黑之中。

    这究竟是真实还是虚幻?楚钦知伸手往前挥了挥,啪的一声,他的手拍到了一道看不见的墙上。

    这,这难道是结界?

    正当楚钦知思考着这里的怪异之处,突然一个东西砸在他手里面,正是那掌心大小的小鼎,通体漆黑,入手温凉。

    看着不太简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