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存储系统〕〔官路风月〕〔穿越之古墓逃妃〕〔土拨鼠拨土〕〔不灭龙帝〕〔逆变九二〕〔医等狂兵〕〔仙道圣祖〕〔那时青春太狂放〕〔幻界仙途〕〔妖妃嫁到:九爷,〕〔九封天下〕〔我身体里的家伙们〕〔超品相师〕〔随身带着众神国度〕〔悠宁的星际卡修生〕〔重生西游之妖僧〕〔科技改变异界〕〔无利不修仙〕〔快穿:男主,求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之异世升级 52.第 52 章
    老头咬牙, 浑身灵力都被这奇怪的丝线截断,让他连聚集灵力都做不到, 老头恨恨看向这两个人, 奈何在黑暗中他也失去了视线,并不能知道这两人到底是谁, 只能狠声喝道,“你们究竟是谁派来的!”

    楚钦知叹息, 眼神淡漠,轻飘飘道, “看来你不吃点苦头是不会好好回答问题了。”

    说着他手一扬聚集更多树洞中的灵气, 让更多的灵线缠在老头身上,再次问道, “当年纳戒的事情,是谁指使你的?你说出来, 我们只要知道幕后主使是谁,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你大可放心。但是你若是不说……”

    老头痛苦大叫,“啊啊啊啊!我说!我说!饶了我吧,我什么都说!”

    楚钦知动作稍缓,轻笑一声,“说罢。”

    “当年齐豫在拍卖树鉴定到一枚纳戒,品质上佳, 他把这事告诉了我……”老头停顿下来。

    陆柒笙匕首一挥, 剑气落在老头身边, 他刚刚恢复的一点灵力又被他消耗一空,厉声道,“快说!”

    楚钦知将陆柒笙抱进怀里,抓住他攥紧的一双手,无声吻了吻他的头顶,给他无言的支持。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上面的人,她要我把纳戒的事情散布出去,趁机抢了纳戒。”老头咽了咽口水,心惊胆战,这两人来问当年的事情,莫不是来寻仇的吧?

    “除了城里的武者,还有谁在追杀他们?你上面的人派人来了吗?”

    “没派人来,当初来追杀的人里面,我看着有齐家的人……”老头颤声道,“我知道的我都说了,绕了我吧!”

    “你可还没说完,”楚钦知稍稍往前走了一步,他在黑暗中可是能清楚看见老头的表情的,“你是谁,怎么会认识齐家的人?你上面的人又是谁?……老实点!别想动歪心思!”

    见老头眼神飘忽,楚钦知收紧手中的灵气,“我这可有很多花样,你大可试试……”

    “我说!”老头痛苦的在地上打滚,每一丝骨头都像要裂开了一般,这还只是身上的痛苦,而全身的灵力竟像是被绞碎了一般到处乱窜,这让老头感觉丹田都要爆了,如同被人强行自爆一般,难受痛苦又不自控。

    “我是曲暝,以前是锦鹭城曲家的下人,因为犯了事被赶出曲家,是曲大小姐救了我,后来大小姐成亲,让我来到讯钦城安家。”

    看到老头眼里的感激,楚钦知冷笑,曲思那个女人会那么好心?

    “我在锦鹭城的时候有幸见过五十年一次的世家争夺赛,对于四大家族的人都有印象,而当时来讯钦城追杀那个人的是齐家小姐身边的人。”

    楚钦知沉吟一番,再而开口道,“你们抢到的纳戒呢?”

    “纳戒在争夺中消失了,所以大小姐才叫我关注关于纳戒的消息。”

    楚钦知仔细打量老头的表情,看样子倒是没说谎只是纳戒消失了?听到怀里人发出一声呜咽,楚钦知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问道,“纳戒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哪里?”

    陆柒笙紧紧抱着楚钦知的肩膀,把脸埋进他怀里,他的脆弱只会在楚钦知面前显露。

    “纳戒被拿着纳戒的那个人扔进了虚空。”

    坠入云中,谁也不敢去云里找纳戒,因此这件事才渐渐平息下来,可曲思一直不相信。

    “你知道拿着纳戒的是谁吗?你知道你们追杀的人是谁吗?”

    “我,我并不清楚,”老头眼神有些闪躲。

    楚钦知冷冷勾起唇角,不清楚?他看他是清楚得很。

    “曲思为什么没派人来?”楚钦知想不明白,按理来说,曲思对白露身上的宝物如此垂涎,怎么会只让曲暝在这趁机抢夺?不合理呀。

    “大小姐在白家处境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好,她根本没有人手可用!”老头恨恨道,如果他能回锦鹭城,那他一定能让大小姐过得更好,他又开口,“白渊那个废物根本不能带给大小姐幸福!大小姐那么善良,到了白家却被处处刁难。可怜大小姐还为了白渊到处寻找资源,白渊根本不配!”

    曲暝以为是白渊不让他回到锦鹭城,不过事实却和老头以为的完全相反,其实正是他的心善大小姐下令不让曲暝回城。

    楚钦知手上的灵力渐渐染上一丝蓝色,以极快的速度窜进曲暝身体内,这是他本身的灵力,因为在蓝潮里吸收了太多的蓝萤,他的灵力完全呈一团幽蓝色,而陆柒笙丹田内的灵力只是染上几分蓝色。

    这些天忙着炼药制器,他还没来得及研究这蓝色灵力究竟有何作用,正好现在在这老头身上试验一番。

    “我都说了,你们放过我吧!”见面前两人久久不说话,曲暝心悬了起来,大声哀求道,“你们说了会放过我的!”

    蓝色灵力注入曲暝身体内,曲暝突然停下呼喊,奇怪的摸了摸自己,之前丹田内的灼烧感竟然一点点消失?如同一阵温凉的海水拂过,久不突破的修为也隐隐松动,如果是以前他必定是欣喜异常,可现在,他大惊失色,这是怎么回事?!

    楚钦知快速抽手,抱着陆柒笙快速往树洞口跑去。

    “我要杀了他,阿钦,我要……”陆柒笙紧紧握住匕首,不甘看向那点越来越小的光亮。

    突然,“嘭!”

    巨大的灵力波动直接将楚钦知两人轰出树洞,陆柒笙瞪大眼睛,刚才老头身上突然亮起一个蓝色的光球把他包裹在其中,而下一秒,陆柒笙便看见蓝色光球炸开,直接炸的老头碎成数块,而再下一秒还在空中的碎肉块直接被蓝色光圈消融,除了地上的鲜血,一点痕迹都没留下来。

    “这精纯的灵力果真是不一样,”楚钦知轻呼一口气,要知道他刚才只是想小小的施一个灵爆,把老头的丹田先废了,没想到这威力居然如此巨大。

    陆柒笙拿过刻纹笔,在树干上轻轻一划,从树洞开始,树干上出现红色的光圈。他镇定的拉住楚钦知的手,眼睛却错开楚钦知的目光,开口道,“阿钦我们走吧。”

    楚钦知并未多问,他点头半抱着陆柒笙离开。

    在他们离开数十米后,红色光圈亮到最大,那棵树开始从内部爆开,树身产生剧烈的晃动。

    楚钦知停下回头看了一眼,转身便和陆柒笙离开。

    回到藤屋,陆柒笙有些心虚,他坐在藤凳上看着楚钦知,双眸透彻,有些不安道,“阿钦,我最后把那棵树毁了,是不是……”

    “没关系,”楚钦知轻笑,没想到陆柒笙一路上魂不守舍就是担心这个?眼神无奈中带着宠溺,楚钦知揉揉他的头发,坐在他身边握住陆柒笙的手,“来柒柒,我们来说说刚才从曲暝老头那得到的线索。”

    “父亲母亲是被害死的!”陆柒笙咬紧牙,亲耳听到当年不为人知的事情还是让他受到不小的冲击。

    “齐豫泄露拍卖信息,曲思指使人散布出去,为父亲母亲招来杀身之祸,而当初的事情齐家也有掺一脚,”楚钦知其实觉得这之中白家也逃脱不了干系,大约还有什么线索是他们没找到的。

    “树书的老人慕乾仁是你父亲的旧识,你要不要去见一见他?”楚钦知玩着陆柒笙的手指,心中思量,说不定能从慕乾仁那再知道一些线索。

    陆柒笙沉默的看着虚空某点,良久后他摇摇头,“我不想见他。”

    楚钦知疑惑,陆柒笙居然不想去见见慕乾仁?他看向陆柒笙不解道,“为什么?”

    “……”陆柒笙沉默的摇头,转身窝进楚钦知怀里,把脸埋在他胸口,不发一言。

    楚钦知拍着他的背,不想去看就不去吧,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他想到别的,开口道,“等三日后拍卖会结束,我们就去三星植钧城。”

    “好。”

    讯钦城内,关于三天后的拍卖会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拍卖会的人还派了信使去三星城,最大的拍卖点就在于别出一格的法器。

    三天里,讯钦城又聚集了大量的高阶武者,而此时去昇东城探查极品天极天赋几波势力也来到了讯钦城,可以说,这一场拍卖要比之前的蓝潮还要热闹。

    三天里,楚钦知和陆柒笙都待在藤屋里,楚钦知对于蓝色灵力的作用依旧在开发,而陆柒笙因为情绪不稳被楚钦知禁止修炼,他便只好看看关于植钧城的书。

    植钧城对于楚钦知和陆柒笙完完全全是一个陌生的城市,陆柒笙撑着下巴,手指翻着书页,有些无聊道,“阿钦,这上面说植钧城是一个海城,人们都住在浮岛上。”

    此时楚钦知手心正有一团极小的蓝色灵力,灵力样子如同蓝潮中的蓝萤一般无二,正乖顺的绕着他的手飞。

    “不是说植钧城有很多炼药师吗?在浮岛上,他们哪里来那么多的药植炼药?”楚钦知随口问道,手心一抓,把指尖的蓝色灵力攥入手心,再张开手掌,蓝色灵力已经消失。

    “浮岛上全是药植,”陆柒笙看着书,一脸不可思议,“那里有数千座浮岛,每个浮岛上都有药植,最好的浮岛被各方势力控制,上面的高级药植也被众多武者看守。”

    楚钦知点头一笑,“倒是有点意思。”

    而此时拍卖场,大掌柜凑到艾悠身边,“那两位贵客没来?”

    艾悠点头,“天字树洞没有人进去。”

    大掌柜眼神有些失望,他拍拍艾悠,“你去吧。”

    齐豫站在拍卖树外四处观看,那位大人怎么还没来?左等右等还不见人,齐豫咬咬牙朝上树走去。

    走到那处,齐豫震惊的瞪大了眼,不见了?不见了?!

    他犹豫着靠近,虚空中,那棵树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而这边,拍卖会开始。

    此次来参加拍卖会的武者众多,但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的制器师。

    白祎希拉着白祎琮坐在拍卖场树洞中,饶有兴致的看着艾悠介绍药剂。

    白祎琮翻个白眼,不耐的靠在凳子上,口中嘟囔道,“不是我说你,锦鹭城的拍卖会不比这个有意思?这些小拍卖会你来这浪费什么时间?就这四级药剂你不会想买吧?你身上五级六级药剂都不少……”

    白祎希撇嘴,她根本不看白祎琮,开口道,“你懂什么,你现在有了五级药剂就忘了以前怎么求长老多给你一份四级药剂了?”

    听到这话白祎琮脸有些燥热,他恼怒摆手,“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还拿出来说!”

    “这事我能记一辈子。”白祎希撇他一眼,目光又回到场内,这时艾悠已经拿出一件法器,白祎希瞬间坐直身子,她早前听说了这一次拍卖的法器很是不同,她也是一个制器师,自然见猎心喜,磨了白谦禹好久才让他答应多留几天。

    “见到法器就这幅德行,”白祎琮小声嘀咕着。

    白祎希拿自己的私房钱拍下一件护甲,很快护甲就送到了她手上,她拿着护甲到一边研究,时不时发出一声惊呼。

    白祎琮嫌弃的撇嘴,并不想看白祎希那样子的他看向拍卖场内,这时他被艾悠手上的骨坠吸引力视线。

    白祎琮目前还是一个三级刻纹师,此时见到这骨坠自然也有些好奇,不得不说,他现在这模样和白祎希刚才那神情一模一样。

    而在拍卖场另一边,萧远撑着头有些无聊,他掰掰手指,“哥,那个药剂鉴定出来没有?”

    萧宏拍拍萧远的头,无奈一笑,“那边还没传来消息,这又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这么上心?”

    萧远憋嘴,讨饶笑着,“我就是好奇嘛。”

    “你啊……”

    楚钦知和陆柒笙在拍卖会结束之前便去取走了之前拍卖换取的材料,离开时楚钦知正巧看见从上树下来的齐豫,他打了个响指,一个蚊子大小的蓝色光点飞到齐豫身上很快消失。

    随后楚钦知带着陆柒笙低调来到了离城海口。

    这里有着通往植钧城的海路。

    讯钦城是颠倒世界,通往植钧城的路要穿过上海,其间有一个特殊通道,便是海路。

    穿过讯钦城的海到达的是植钧城的海域,植钧城比讯钦城大很多很多,讯钦城的海只占植钧城的海百分之三十。

    而两城的海域,巨大水流之间的边界形成了无形的屏障,困住了来自讯钦城下方和植钧城上方的人和各种生物,这是天然的结界。

    对于海路的形成,众说纷纭。

    有人说是自然形成的,有人说是众多高阶武者合力打通的一条路,关于海路的来历始终没有官方解释。

    现在在海口的人并不多,楚钦知四处看了看,并没有收取灵珠的离城城卫,他面上不显,观察了一圈周围的人,最后挑了一个满面胡子但眼神淡定平静的武者走上去询问。

    楚钦知温声开口,“大哥,二位小弟想要离城,但这怎么没有人收取灵珠?”

    那人低头看了看楚钦知和陆柒笙,眼神没什么变化道,“等蝠鱼来了,路费都是交给蝠鱼的。”说完那人又看了一眼楚钦知,开口道,“而且,蝠鱼不收取灵珠。”

    “那它收什么?”楚钦知好奇,这蝠鱼难道还会挑东西?

    “这可就多了,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只要蝠鱼看得上,都可以。”那人看了一眼海域,“来了。”

    楚钦知和陆柒笙也看过去,只见一个巨大的黑影正缓缓游了过来,宽度约二十米,长度约十五米,身体扁平,按照楚钦知所见,这有点像飞机。

    站在前面的人已经拿着东西走到蝠鱼面前,他一伸手将手中的东西递到蝠鱼口前。

    楚钦知看着那蝠鱼眼珠子动了动,张开了嘴,武者快速将手上东西扔进它口中,然后跃入海中到了蝠鱼的背上,很快一个气泡就罩住了他。

    当然,这之后也有武者拿出来蝠鱼不满意的东西,他自然是上不了蝠鱼背上。

    有点意思,楚钦知摸摸下巴。

    陆柒笙看着蝠鱼,也摸了摸下巴,心中郑重思考,这东西好吃吗?要不要搞一只给阿钦试试?

    到了楚钦知两人,他拿出两瓶黑色的瓶子递到蝠鱼面前,只见蝠鱼眼珠子快速转动,头猛的一伸直接将楚钦知手中的瓶子叼进了嘴里。

    周围武者好奇看向楚钦知,这人手里拿的什么东西?竟能让蝠鱼情绪波动这么大?!

    楚钦知嘴边微笑不变,牵着陆柒笙走上蝠鱼背上,对于数十道目光熟视无睹。

    一刻后,蝠鱼转动身体,朝海中游去。

    楚钦知带着陆柒笙坐在那大汉旁边,不搭话,和陆柒笙靠在一起看着海中游过的鱼群。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