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尺之内有男神〕〔天赋武神〕〔重生军医:厉少的〕〔女友来自新世界〕〔每次醒来都为反派〕〔英雄联盟之永不凋〕〔我的脑内作死系统〕〔超级作品位面〕〔都市仙帝神医〕〔无极玲珑塔〕〔古镜奇仙〕〔都市超狂仙医〕〔大夏王侯〕〔dota荣耀〕〔熙熙不攘攘〕〔腹黑老公,别撩我〕〔最强修仙带练系统〕〔海贼里的时光穿梭〕〔独家宠婚:景少,〕〔焚天帝皇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随身空间:独品农夫的小娇妻 第315章 无路可选
    幽暗的石室内,只有一盏微弱的油灯,灯芯上的火苗只能照亮石室的一隅。

    阿苗蜷曲在榻上,挂起来的简易帘子外,是萧亦坐在小木凳上的身影。

    萧亦的眸光蕴着惆怅,又有着难以形容的温柔,一直定定地望着蜷缩在里处的娇妻身影。任少做事周全,这儿的粮食是充足的,就算待上几年,都不是问题。但她的药,她的身子原来这么羸弱。弱到像是将将开放的昙花一样,还没看清,还没闻够芬芳,没有

    多少心里准备,就可能枯败了去。

    外头都是宣明帝与信王的人马,出去了,他就不能无时无刻守着她了。萧亦不想失去她,

    可如今为她煎药都成问题,加上屋子是潮湿的,她经不住。

    萧亦心里矛盾得很,若是没有甩开搜寻自己的兵马,他俩如何相依相守?心内纷乱,思绪亦是凌乱,心内的不甘是因为三年的找寻,好容易才将她绊在身边。

    萧亦掀开帘子,一把将阿苗捞进怀里,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上。她身上的味道他独爱,没有她的被褥永远不会暖。再上等的绫罗绸缎,没有她,都是那么的冰冷。因为她在,他的心便是热的,心热了,吃什么都是好的。眼里有她,怀

    里有她,而不只是心里装着她,却看不见,抱不了。

    阿苗原本是闭着眼睛的,这些天她人很难受,一直这么躺在榻上。她半睁着眼,动了动,萧亦立即知道意思,松开她,为她调整枕头的位置,让她躺得舒服一些。

    俩人面对面,阿苗星眸半开,是真的很疲惫,全身酸疼,睁眼都很吃力。

    昏暗的光线中,萧亦的脸庞看得并不怎么清晰,一双如曜石般深邃的眸子,带着疼惜与温柔,就这样静静地看着。

    阿苗有些恍惚,抬手抚上他刚硬俊美的面容,多少次梦中,多少次醒来,多想能够再见到他用这般温柔似水的眸眼看着自己,等自己醒来。他最是喜欢抱着她睡,哪怕俩人朝夕相处,他只要与她独处时候,能贴着就绝对不好好坐着。他最是喜欢做章鱼,手儿腿儿全都缠住她。然后她想掰开,却无能为力,苦

    恼地捶他,让他松开手,念叨着这会子不是亲热的时候。

    那时候的他就会闷闷发笑,总说她动不动就脸红,像一朵被染上胭脂的玉兰花儿,别提多好看了。

    就算她睡着了,他也是抱着她,睡梦中,她迷迷糊糊的时候,只稍微微动弹一下,必然被他揽进怀里,让他闻着他身上带着青竹似的特有体香,再次沉沉睡去。

    过去的一点一滴袭上心头,让阿苗的鼻眼一酸,泪珠儿立即就涌了上来。

    萧亦修长的指尖轻轻抚触上她的脸颊,瞧见了她眸眼的水光,“怎么哭了,做恶梦了?”

    阿苗摇头,想起他反复的发热,以及自己不争气的破败身子,竟又是没了言语,只是摇头。

    萧亦探过身子,灼热的吻一下下落在她的面颊上,“你累了,就睡吧,还是我再帮你按按?”他说着便起身,抬起她的手儿,力道拿捏得恰到好处地为她按压。

    阿苗推开他,昨儿他这么帮自己按压了一天,都忘了给他自个儿换药的事情。

    萧亦瞧她推开自己,以为她是排斥,心内被什么扎了一下,压着嗓音,低声轻柔地说:“是我让你受苦了,没照顾好你,你生气是应该的。”

    “你将我囚在这儿,是因为就算死在一起,你都觉得是件不错的事情。”阿苗说话断断续续的,有气无力,说出这么一句话,都是非常吃力的。萧亦楞然,没错,她说的很对。心如明镜的她是知道的。他其实一直没有好好换药,好好处理伤口。那日在盈雪庄将她带出来,他迟迟不理会伤口,是他故意的,让她心

    疼,让她看见他身上的血,只要她对自己还有一丝丝夫妻情分,就会关心她。他像是祈爱的小娃娃,用病痛激起大人的关心。

    那一日,她眼底的心疼与担心是实实在在的,她没有变心,起码没有将他忘记。没有被萧赫冉占据了所有心房。

    失而复得,叫他如何能放手。东哥迟迟没找到离去的万全之策,他本应该回到太子的位置主持大局,部署一切,才能带她离去,或是安排好俩人的未来。

    目下这情况,萧亦不得不承认自己算漏了信王这头狼,暗地里的势力让他出乎意料。人总有看不见的地方,总有没想到的地方。她清楚得很,他依然与她待在石室里,是因为他就是要粘着她,一刻都不分离,一刻都不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纵然是困在这儿,直到死去,他觉得与她有这么一个安息

    的地方,也好过与她分开来得要好。

    她很了解他,就算分开甚久,他的心思,她还是说得这般精准。

    室内安静得可以,俩人都没有说话,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良久后,灯火火苗摇晃几下,冒出一缕青烟,微弱的光照也没有了。

    萧亦起身,添上灯油,又在旁边的小炭炉上生火,该熬药了。

    阿苗强撑着起来,那里旁边桌子上浸泡在水里的药草放在小炭炉上熬煮。

    “你躺着,让我来”萧亦蹲在她身边,将她拿着蒲扇准备扇火的手儿包裹在自己的大掌内。

    他的手掌很烫,又烧了。

    阿苗将旁边放着的一杯水,拿给他,希望他多喝些水,才能退热。

    萧亦望着她手中的杯子里的水,问道:“你要我喝?”萧亦道。阿苗点头,将杯子拿高一些,是催他快些接过杯子。她的手肘很疼,没有温泉汤池浸泡,就连沐浴的水也没有。只能拿着生姜水敷在犯疼的关节,但是效果真的微乎其微

    。

    是以,一举一动,都很吃力。

    萧亦的胸膛起伏起来,像是压抑着什么,陡然抬手,一把挥去她手中的杯子。

    木制的杯子掉在地上,发出一声闷闷的声音。萧亦强忍着心中的愤恨,质问道:“你真的让我喝?我喝了,睡过去了,你就可以出去找萧赫冉了是不是?”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总裁的贴身特助〕〔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邪王绝宠:医品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