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策天下之女帝风〕〔阴官新手群:阎王〕〔灰色临界〕〔地狱中爬出的神〕〔有眼无敌〕〔重生初中校园:超〕〔繁华轻如雪〕〔闲游大明〕〔强龙为尊〕〔盛世独宠:狼性王〕〔娇笙〕〔玄门大佬〕〔美人枭〕〔九零女神算〕〔超凡战尊〕〔中二宝可大师梦〕〔黎明将起〕〔都市异者传说〕〔尸婆神〕〔邪神法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随身空间:独品农夫的小娇妻 第298章 可能就是个坑
    阿苗有些恼,又有些窘,发问道:“王爷为何这么看我?”脑子转了转,又道:“怪瘆人的。”

    实则,她感觉自己真的成了红烧肉的感觉,害怕信王晚上要吃自己身上的油水,甚至吃干抹尽,她拿什么做抵抗?

    阿苗七上八下的,信王则一副不以为然,淡声道:“王妃倒是懂得持家,会管本王乱花银子了。”

    “……”

    阿苗心里头给他竖起了无数个中指,暗暗开骂:你就喜欢两种花,有钱花,随便花,但都不关我的事。

    外头的歌舞声响渐渐消失,阿苗站起来观看台下。

    原以为要开始拍卖了,却又有爆竹声响起,不绝于耳。好不容易,响了许久得到爆竹声才落下,阿苗堵在耳朵的手刚放下,又有唢呐与锣鼓声响。

    这动静可是热闹得很,但听在阿苗耳里,却是无比的拖沓与嘈杂。

    “怎么没完没了的。”阿苗忍不住吐槽一句。“这是驱邪与震慑,让买家热血沸腾想要撒钱,另外知道盈雪庄不是一般的黑市,别想要黑吃黑。有点儿像是衙门里,升堂的时候,衙役喊威武有些相似。”信王倒是做起

    来导师,极有耐性的与阿苗一一解释。

    少铭的眉眼跳了跳,只觉得,信王后来言语比以前多了,偶尔会跟他们说轻松话,不曾想,在王妃跟前,是这么多话。

    就像他又成了京城第一名嘴——皓月山人。

    阿苗明白了,也只得耐心等候。

    终于等到了所谓的仪式开场过去,盈雪庄的主楼楼主站上了台子。

    想不到,楼主竟是一名身姿曼妙的年轻女子。

    她穿着一身雪白裳裙,面上覆着一层薄薄的面纱,这般看不见真颜,倒显得更加的倾城脱俗。

    “大家就等,今儿庄主大开主楼,只为了售一块稀世珍宝。”女子语落,便有几名婀娜女婢,手捧锦匣,缓缓步上了台子,站在白衣女子身后。

    原本大家都是等着宝物上来的,是以,在女子上台后,全都凝神听她说话,没有发出声响,生怕漏听了什么信息。

    但这会子却有一个男人沉不住气,直接站起来:“聚宝鹏今儿又玩什么花样子?不是说一块价值连城的玉皇吗?怎么上来那么多匣子,究竟有几块?”

    “是啊,物以稀为贵,多了可就不值钱了,还卖那么多关子做什么?”

    “简直浪费时间。”

    有些人是等的着急,有些人是觉得被耍而失望。

    宝物其实并不是年年有,盈雪庄是有卖过不少国宝级的稀罕宝物,但是放出去的消息,让懂行的人都有极大的兴趣。

    阿苗这回倒是极为淡定,目不转睛地盯着下方台子上的女子,不是对她感兴趣,而是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大家稍安勿躁,盈雪庄在江湖间经营这个行当多年,说是宝物,自然就是宝物。”女子泰然自若地应付,仪态与谈吐皆落落大方,干练得很。她停顿的一小会儿,待确定没人插嘴了,方才继续道:“五年前,庄主售卖和田玉王,乃是价高者得,今日这块白玉皇则不是价高便可得,乃是要有缘方能出价,出价也就

    一次,最高者不卖,最低者也不卖,取最中间的价格,方是有缘人。”

    有个年轻人站起来,对着台上的女子道:“若是双数,比如六个人,中间价格便是俩人,如何权衡谁是有缘人。”

    “付教头说的对,规矩还是要说清楚,不然都是你们订,到时候就乱了套了。”有人附和起来。

    女子冲着被人称作付教头的年轻男子微微躬身,甚为尊敬,“付教头说的没错,若是最为中间的价格是俩人,那么便是俩人喊价,价高者得。”

    阿苗对信王道:“你觉得是坑吗?”

    “商人设规则,你说不是坑,能信吗?”

    阿苗点头:“前面弄得玄乎,什么缘分,什么宝物,就是为了让人有兴趣,最后出来的中间价,肯定是俩个人。”

    信王道:“没错,然后俩个人你喊一下,我喊一下,倾家荡产,加之周边起哄或者怂恿,价格可能比多人竞价还会高出不少。”“这么做的可能性,就是他们认准了几个能出天价的主。”阿苗饶有意味地看向信王,满眼尽是:“你就是有可能是他们认定的其中一人,给个守门的打赏出手五十两,再出

    手一袋银子,放眼整个华国,不是傻缺,就是不差钱,钱太多的主。”

    信王抿唇不语,扬了扬下巴,让阿苗注意看台子上,别分神。

    阿苗自然是将精神头全都集中在台子上的那几个锦匣的。

    只等着捧着几个锦匣打开,她好确认,是不是金凤宝玉。

    阿苗的心紧张极了,噗噗乱跳,快蹦到嗓子眼了,真的很希望是。

    老天会让她这么幸运吗?

    须臾后,台上的女子再一次从之前的绕弯弯,安抚那些个没耐性的人,终于再一次说出了竞拍白玉皇的人选要求。

    “既然是有缘人才能竞标出价,这第一步的缘便是寻宝归处开始。”

    阿苗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信王微微偏头,对她道:“你觉得这下一步,他们的寻宝归处是什么花样子?”

    阿苗目光没有移开,也是微侧着头,对信王道:“难道是玩猜大小,或者赌箱子的游戏?”

    “八九不离十了。”信王说出这句时,台上的女子已经挥手让身后的几名女子上前。

    一共是七名女子,手中端着的锦匣分别呈红、橙、黄、绿、青、蓝、紫七色。“这七色盒内,只有一个放有玉皇,若是无意,可以移步旁边副楼,自有好酒好菜招待各位贵宾,若是有兴趣,请贵宾到前台购买竞猜玉牌,一封入场的请柬,方能买一块

    竞猜玉牌,若是有缘,才能继续竞价,若是无缘,小女只能对贵宾们说感谢。”

    听到这句,阿苗有些泄气了,悠悠地叹出一口气。

    “你……放弃了?还是失望了?”信王发问。“弄这么多花招,十成有九成是为了圈钱。出价买玉牌,可以猜箱子,这是赌博,这赌的还不是一赔几的可能,而是赌一个机会,那么就有不少人会退缩。”阿苗道完这句

    的时候,一层处竟然真有不少人交头接耳完,纷纷从侧门出去了。当然,也不乏心里不爽利的在门口骂几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邪王绝宠:医品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