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宠降临〕〔重生之胆大包天〕〔乘龙佳婿〕〔我的邻居是女妖(〕〔军少花式宠妻〕〔医农双修:重生农〕〔惹火甜妻:老公大〕〔极品异能学生〕〔玄医影后〕〔大唐技师〕〔我在末世吃鸡〕〔小农民修真〕〔穿梭在电视剧〕〔伊本毒物见你封喉〕〔诸神共主〕〔神魔之上〕〔倩谁说〕〔万能魔方系统〕〔跳蚤有妖气〕〔逸剑惊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随身空间:独品农夫的小娇妻 第124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跟皇亲国戚叫板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阿苗苦思冥想,在渝州城里,没有可以制住京城有靠山的许家,那就只能来到京城寻出路。

    而告状这条路子风险太大,会吃大苦头。

    没法走明路,就只能走小路,绕着弯来达到目的。

    她与姜三郎商量的结果是,试着找出瑞安伯府许家的仇家或政敌。

    按着分析,瑞安伯府许家再怎么表现无害,有不少结亲的家族与交好的府邸,势必要有一两个死对头才对。

    奈何阿苗与姜三郎都是升斗小民,从平日听说的小道消息里,没法摸清世家间的真实关系。

    只因他们上流社会的人太会做表面工作,没有到家破人亡,或者被抄家流放的时候,相互之间,就算心里恨得牙痒痒,面上都是笑嘻嘻的。

    但阿苗觉得,只要调查工作做得好,定然可以揪出那个与瑞安伯府早已结怨,只要有机会,就会加以利用与牵制瑞安伯府的那么一个府邸。

    只是这样的家族到底在哪呢?

    这是阿苗与姜三郎来到京城后,首先要摸清的一件事。“瑞安伯府送了个许妃进宫才得了势。这次世家又要送秀女入宫,姿色好的,或者家族显的,许妃肯定会有危机感。假如我猜的没错,许妃早盯着选秀呐,那咱们也盯着,说不定就会有什么空子被咱们钻到

    。”阿苗是这样跟姜三郎解释的。

    接着,她打了个哈欠:“先睡一觉吧,至于其他的,等休息好了再细想啦。”

    她闭起眼睛,但是姜三郎依然睡不着,他的思想比较沉重,没法像阿苗这般轻松。

    感觉到姜三郎没有闭眼睛,阿苗叹一口气。

    理解他是这个时代的本土汉子,为了让互坝村解围,另辟蹊径地来京城针对瑞安伯府,等于是草民布衣跟皇亲国戚叫板。

    说出去,谁都会说他们夫妻俩是傻瓜,是找死!

    “我们来这边试一试而已,就算没用,好歹努力过了,没有对不起自己。”这话阿苗说过很多次,这厢重提,是想让姜三郎不要再心事重重,就算这一趟是徒劳,也没多大关系的。

    “嗯,我知道媳妇儿的意思。”姜三郎直勾勾对看着帐顶,没有像阿苗期待的那样,乖乖地闭眼睛休息。阿苗干脆坐起来,拍了拍姜三郎:“算了,既然睡不着就不要睡啦。”她直接起来披衣服,穿上包袱里的男装,又把里头料子好些的袍子丢给姜三郎:“穿上,既然不肯老实地睡觉,就老实地陪我压马路吧!

    ”

    “什么叫压马路?”

    阿苗已经戴上面具,是铁做的黑面具,一般破相的人才才会戴这种面具。

    “一般官道都是走马车的,所以叫马路,咱们走在路不就是压着路吗?当然叫压马路!”

    囧,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又说了二十一世纪的词了!

    小俩口穿戴好出了客栈,商量后,决定去如意街的茗听茶楼。

    那是京城里生意最好的一家茶楼。

    据说那边的说书先生乃是京城第一名嘴——皓月山人,每天都有许多听客前去,就是为了听那皓月山人说书。

    阿苗觉得,只要人多的地方就是个议论是非的好地方,也就成了偷听是非的最佳场地了。

    进了茗听茶楼,小俩口择了一个比较中间的位置落座。

    姜三郎跟小二点茶水的时间里,阿苗在默默与金凤蛋蛋对话。

    “蛋蛋,我有个疑问。”阿苗暗暗发问。

    金凤蛋蛋正在呜呜啊啊的哭鼻子,不过阿苗心里跟明镜似的,清楚它是装哭想要奶吃。

    就为了街边的糖画,至于嗷嗷得这么夸张么?

    适才路过街口,金凤蛋蛋就对一处老大爷的摊子流口水。

    非要阿苗买那老大爷摊子上最大的糖画,它馋死了,想吃。

    可是阿苗不方便买啊。

    这厢要去做正经事儿,怎么可能甩开姜三郎,拿着糖画到没人地方,让金凤蛋蛋把糖画弄进空间?

    阿苗跟金凤蛋蛋说下次买。

    金凤蛋蛋就不开心了,一番耍赖一番说服,阿苗任是不屈服。

    熊孩子非要闹零食和玩具的话,干脆就晾一边,冷处理!

    是以,阿苗现在叫金凤蛋蛋,它有小情绪,也不正经答应一声,继续呜呜呜地闹腾。

    阿苗暗哼一下,觉得自己对它的冷处理还不够,若不是现在有正经事,非要把金凤蛋蛋撇到空间角落晾几天,它才会反省。

    “主人不厚道,竟然想着弄个小黑屋,惩罚这么可耐的蛋蛋宝宝。”金凤蛋蛋听见了阿苗的心声,越发“伤心”起来。

    阿苗检讨,心理活动变成了心里言语,这个切换技术还有待加强。

    “打住,糖画的事情咱们先押后,你的个人情绪,还有我俩的恩怨全都撇一边,我问你,你能听见这个厅里别人小声说的话吗?”阿苗默默问道。

    “也许、大概、或许、可能……”

    “别拿乔,赶紧的,到底听不听得见?”阿苗催促。

    “大约……”

    金凤蛋蛋感觉到阿苗真的没耐性了,嘻嘻一下,道:“可以是可以啦,但是要消耗灵力啦,探索周边也是这样,也要消耗灵力。”

    阿苗得到了答案,暗道自己没有判断错。

    金凤蛋蛋当日在山里能够靠神识察觉两界山不是实心,还有石头里有玉石,那听一听墙根的事儿也是难不倒的。

    “那你能听到什么程度?”

    “不要太累的话,正常人类听力的两到三倍问题不大。”金凤蛋蛋道完这句,嘿嘿两下,发出两声细碎的奸笑后,再次道:“主人让我听别人说话,两幅糖画,最大的那种。”

    “嗯,成交!”

    金凤蛋蛋道:“主人找釜底抽薪的机会。哇塞,主人好厉害,胆识、谋略一级棒,主人是天才。”

    阿苗掏了掏耳朵,“你这是得了糖就卖乖么?在拍我马屁?”金凤蛋蛋继续着:“非也非也,蛋蛋其实想说,天才跟疯子只有一线之隔,换句话说,主人是疯子,想跟瑞安伯府叫板,好像在给自己挖坑活埋自己耶,蛋蛋好怕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