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简安陆薄言〕〔大忽悠的位面之旅〕〔首席造梦师〕〔十万九千里〕〔变身之我真不是NP〕〔全职武神逛诸天〕〔全能科技巨头〕〔血刃1937〕〔黑暗的苏醒〕〔重生之少将仙妻〕〔无光之月〕〔漫威之反英雄〕〔最强灵魂医师〕〔龙套神帝〕〔舰娘海贼团〕〔九天仙缘〕〔我爱罗的超能力老〕〔史上第一神话掌门〕〔九叔之兽血融合〕〔见习大记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妖仙佛魔道 第十七章 坦白师傅
    “弟子萧宝霆(钟姝)拜见师傅!”

    “恩,昨夜睡得可还安好!”

    “劳师傅惦念,一切都好!”

    萧宝霆和钟姝四下打量了这个炼丹房,在正中间整齐摆放着三个巨大的丹炉,四周的木架上也放着不少放丹药的玉瓶,形状各异,倒像是工艺品的展示一样。

    而三个丹炉下面都有源源不断的火源在下面蠢蠢欲动,只要灵力催动,便可激发这火源开始炼丹,而丹炉边上的桌子上,还放着不少炼丹所有的灵草,他们的师傅钱友德也正站在那三个丹炉的前面,在往这边过来之前,萧宝霆他们就已经打听到这个丹房平时很少使用。

    因为外门的弟子本身有炼丹本事的就不多,就算有,那也大多是利用自己的丹炉,或是外门弟子公用的一些丹炉进行练习,而炼丹的材料也都可以凭借腰牌在宗门内领取,虽然不多,可稳定的慢慢修炼也还是足够。

    这外门丹房的作用更多的是用来进行一些外门弟子比试,或希望进入内门考核时才会用到,再就是当内门丹房紧缺之时,偶尔也会有内门底子当中的翘楚,过来暂借丹房使用,来炼制一些特殊丹药,而当萧宝霆还在打量丹房的时候,钱友德的声音继续响起:

    “那就好,那就好,你们可知,为师为何要与你们在此处相见?”

    萧宝霆正要叩拜回话,而钟姝却抢在他说话前开口:

    “师傅,弟子不知师傅有何事要我们去做!可弟子却有事禀报?”

    “钟姝?”

    萧宝霆也不知道钟姝到底这是要干嘛,拿眼睛瞟着她,并疑惑的叫着她的名字,她递过去一个眼色就赶紧拉住萧宝霆,嘴里还说道:

    “师兄,师傅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万万不能再继续隐瞒,昨晚咱们不也商量,一定要对师傅坦白,就算师傅责罚,我们也要求个心安么?再说师傅如此宽厚,又怎么可能重罚于我们?”

    “啊?恩,坦白,坦白!”

    萧宝霆已经被钟姝弄得云里雾里,只能顺着她说,先看看她到底又要弄什么花招,而那钱友德,也是意外于钟姝的表现,看他们师兄妹似乎真的有话要说,倒是把原本要说的话,先收了起来,并示意钟姝继续说下去:

    “那你就说说,要跟为师坦白什么呢?”

    “师傅容秉,其实我师兄妹二人,根本就不会什么炼丹之术,那日试炼之时,是因为弟子故意扰乱李师兄的心绪,让他误以为是我师兄炼制出的丹药,而其实,我们二人不仅不会炼制,甚至父亲留给我们的丹药,也早就用完了!”

    “哦?既然用完,那日试炼的丹药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钱友德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入钟姝的圈套之中,按照钟姝的描述,这钱友德如果真是惜才之辈,那首先要关心的,一定是他们二人作假入门,欺瞒与他,可他偏偏关注的确实他们二人丹药耗尽,可是却拿出了极品丹药交差的部分,钟姝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赶紧说道:

    “我们二人本来在父亲仙逝以后,就没了倚靠,想着四处游历,想寻一处无人又灵气充沛的洞府继续修炼,可就在途中,我们遇到了一个自称地符宗的修士,他修为远胜我俩,更是想轻薄于我,我与师兄合力不敌,偏偏被路过的又一位无名的高阶修士所救,他神通广大,只是几势就击毙了那地符宗的修士,还把他的储物袋留给了我们,也是他指点我们来投靠清丹门,还允诺日后会来探望我俩!其实我们过来之时,想提起此事,可我们连那修士姓名也不知,万一他与咱们清丹门并无瓜葛,又显得我俩好像招摇撞骗一般,这才隐着不提!”

    萧宝霆再懵,此时也听出来钟姝的意思,在加上那钱友德的表现,他更加确定了,钟姝这是要献宝与他,求得一时安稳,忙配合的,把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拿出一个半旧的储物袋,幸好钟姝之前将梅云起的储物袋丢给他之时,他只是从里面翻走了一些灵石和一些没用过的小储物袋,而那梅云起用过的,他嫌弃太旧又刚从死人身上拔下,不肯再用,这才刚好应了他们今日的困境。

    那储物袋里,就仅剩两件低阶的下品法器,和不少符箓、常见的丹药等,符箓一类萧宝霆并不会使用,那钟姝也不谙此道,所以他们留着也是无用,下品法器也必然是入不了他们的眼,倒是里面不少的灵石,早早的都被萧宝霆转移了出来。

    萧宝霆知道钟姝心中图谋,所以不仅拿出了储物袋,更是哗啦一下,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小小的一堆,堆在钱友德面钱!钟姝见他配合的拿出储物袋,又大致瞄了瞄里面的东西,接着也赶紧将萧宝霆曾经予他的一些丹药一并拿出,嘴里还说着:

    “当时我俩还发现,这修士还有许多气息很特别的丹药,我们俩一直追随父亲修行,也不懂他们的特别之处,就全都放在我这里,想着入门以后就交予自己的师傅,由师傅处理!今天也刚好借着这个机会,将丹药俸给师傅,也求师傅念在我俩身世可怜,一片坦诚,从轻发落!”

    “我当日试炼之时,也是为了能得师们青睐,用的就是那修士的丹药,是我作弊在先,求师傅责罚!”

    他们俩双双跪在地上,萧宝霆更是一脸赤城,满心的愧疚,他们突如其来的一幕,倒是让这钱友德不知该如何收场!原本他想着,让那萧宝霆现场炼丹,他如果拿出那极品灵器以上的丹炉,那自己明要暗抢,管他什么手段也要拿到!

    如果他们炼制不成,那自己也可以利用他们欺瞒师门这条罪名,逼他们说出丹药的由来和它隐藏的背后的秘密!可没成想,他还没发难,两个人居然不打自招,还拿出不少东西进贡自己,这到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最为重要的是,就算是下品法器,在他们清丹门的内门筑基弟子里,也未必人手一件,而这萧宝霆居然手握两件还能这么从容进宝,除非他真的心地单纯尊师重道,不过他钱友德,可不信世上有如此之人,不过他现在想的却是,先暂且收下他们这投诚大礼,既然他们说是从那已死的修士身上拿下来的,那找个机会,让他们带自己前去查看一番就是。

    如果是真的,那姑且也就罢了,毕竟他们背后可能还真有个不知名的高手指点,自己犯不着惹怒于他,如果他们是凭空捏造,根本就没有此事,那两人随着他出山游历,是凶多,还是吉少就怨不得他这个师傅大义灭亲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乱伦大杂烩〕〔总裁太坏,娇妻要〕〔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