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农民的逆袭〕〔道医天下〕〔大唐不良人〕〔恰红妆〕〔穿越八零:农家军〕〔艾泽拉斯布武〕〔法医颜妃:王爷,〕〔萌妻不服叔〕〔偷个宝宝:总裁娶〕〔汉皇刘备〕〔这穿越要命了〕〔带上洛神去诛妖〕〔王者荣耀与我的传〕〔田园纨绔妻〕〔甜心嫁一送一:总〕〔绝世剑帝〕〔一个盗贼的自我修〕〔我养的宠物都成精〕〔这个时候要装傻〕〔红尘一醉,梦千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将军有点傻 第292章 她没叫我失望
    “倘或哪日国破,少宫还会有心思谈论儿女之情吗?白首偕老,需得双方平安至老。只有足够的强大,才能护得自己,护得珍视的人平安。”

    “国破非一人能成,护国也非一人力挽狂澜。便是你天下无敌又如何?安君乃是当世第一高手,宋国照样灭亡,百年过去,又有谁还会说自己本是宋人?登高者寒,你越是站在高处,越会引得旁人的注意,越会给自己、给身边人带来危险。不若默默无名,反可平安一世。”曲清河抖出折扇,铺开来,微微晃动着。

    风凉,在这夏日里,最能解热。

    “我曾默默无名,换来的,却是家破人亡。”燕梓桑望着前方,视线似乎要透过墙面,穿越到多年前那个午后。

    一群歹人登堂入室,烧杀抢掠。

    她紧紧护着年幼的弟弟,看着母亲在贼人前从容赴死。

    母亲不曾害怕,她的脊背笔直。她看着贼人,恍若看着最为脏污之物,不屑、鄙夷,惹怒了对方。

    身首异处。

    倘或自己能用心习武,那一日,便能同贼人一战。

    虽不可退敌,也能护着母亲与弟弟,撑到救援前来。

    可她没有。

    大错因此铸下。

    母亲是被她所杀。

    自己的无能,就仿若给了敌方一柄利刃。

    他们用着这柄利刃,热饮燕家人的血。

    他们都是她所杀。

    她该死。

    “绾绾。”曲清河打了个哈欠,满是疲倦的声音让险些陷入癫狂的燕梓桑清醒。

    “修习《山海经》,需得心境平稳。你这样,我怎么放心教你?”曲清河双眼似阖未阖,好像真的困得紧了。

    “我能够让自己平稳下来。”

    “那便等平稳之后再说。”曲清河又打了个哈欠,顺带伸了个懒腰。

    他数日不曾洗漱,又是这样炎热的天气,动作一大,那酸臭混合些许腥的味道便在屋中晕染开来,便是昏迷不醒的顾盼,也似乎要被熏得起来大吐一场再说。

    “师兄这次,是真的应承我了?”燕梓桑不去纠结这“明日复明日”,她只抓住了一个重点。

    “嗯。”曲清河点点头。

    “这次应承的,一定能做到吗?”

    “这可不一定了。”曲清河往后靠,椅子前腿便悬了空,晃晃悠悠的,摇椅一般。

    “师兄,算我求你。”燕梓桑无法,只得软下声音。

    她垂下眼,无奈中带了些许委屈。

    毕竟是自己捧在手心宠着长大的师妹,曲清河最受不了她示弱的模样,只好叹道:“好,若我练成了,你能够平稳自己的心境,一定教你。若我练不成……临死之前,一定替你把《山海经》夺回来,好不好?”

    燕梓桑点点头,又道:“我要带她回去。”

    “不行。”曲清河想也没想就拒绝。

    “她是赤鬼军的将领。”这个理由似乎无懈可击,可曲清河仍然不同意:

    “我不放心。”

    “师兄可以一同回去。”

    “不想去。”

    “……”

    “我迁就了你一件事,你总该也迁就我一件。总不能事事都听你的,这买卖亏本。”

    “……”

    “你若非要带她回去,那么之前说的是,我也反悔了。”

    “师兄,大丈夫应当言而有信。”

    “那你当我是小女子好了……要不要我去换身衣裳?顺便洗个澡,之前不觉得,今儿这么觉得,这么臭啊。”

    “师兄,一诺千金。”

    “她值千万金。”

    常说“修罗恶鬼”燕梓桑性子倔强,只要是她想做的事,便没有做不到的。

    可她师兄若是认真倔起来,这位“恶鬼将军”,也是半点办法也没有。

    旁人面前,她可以固执己见,可以谁也不顾,只顾着自己。有时脾气上来了,便是当真陈帝的面,也几乎克制不住。

    可在曲清河面前,不管用。

    论说,她说不过这个无赖。

    论打,虽说曲清河受了伤,又几日没休息,可顾盼还真没十成十的把握能够打得过曲清河。

    毕竟曲清河学会了观门子的所有本事,又练了《山海经》这样的功夫。只是他生性不爱打架,又顾念自己乃是师妹,总是让着不出手,外人看来,才觉得他不堪一击。

    能凭一己之身斗败九大高手的人物,怎么会是无能之辈。

    只能讲理,若曲清河肯讲理的话。

    “此次大家费了极大的功夫,只为救出她。若人还是没有踪影,对士气是个打击。大敌当前,士气不能衰。”

    “你确定,这次大费周折,只是为了救她?默尔尊一部损失不小,连退数十里。短期内,不敢再有什么动作。绾绾,你利用师兄,师兄没意见。可若是在师兄面前,还玩这些虚招。师兄可就要生气了。”曲清河说着,最后一句,已带了几分严厉,“雍和的那封信,你做过手脚。”

    “是。”燕梓桑承认得干脆,她也没有什么不能承认的,“师兄去的那间屋子,的确是默尔尊的住处。可是她,却关在另一处。当晚被带去默尔尊屋子的,是假扮成她的楚宫遥。”

    “他想做什么。”曲清河的声音平稳,听不出什么情绪。

    “劝降不成,便要求娶。求娶失败,恼羞成怒。”

    “你不说,是怕我杀了他,坏了你的计划?”

    “是。”

    曲清河长叹一口气:“罢,罢了。你这丫头,狠起来,六亲不认。你有没有想过,若是默尔尊见来人不对,大怒之下,杀了她怎么办?你可是答应过师兄,她不会死的。”

    “她不会乖乖等着默尔尊来杀,既然决定让宫遥过去,宫遥便已做好了用命来换的觉悟。换的,便是时间。她若不利用这点时间逃出去,又何必叫宫遥去。躲得了今日,躲不了明日。”燕梓桑说着,视线移到顾盼的身上,“她没叫我失望。”

    “也不知她是该高兴还是难过,遇上你这么个师父——带她去吧。”

    “师兄?”燕梓桑有些疑惑,方才曲清河还那样坚决,怎么突然之间,就改变了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重生六零俏媳妇〕〔网游之十倍暴击〕〔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