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妖妃:邪帝,〕〔嫡女惊天下〕〔斩龙〕〔还看今朝〕〔帝尊又撩我了:娇〕〔天下珍藏〕〔重生甜妻:狠会撩〕〔帝国海权〕〔魔宠的黑科技巢穴〕〔妖神武帝〕〔末世妖宠:冥君猫〕〔四号别墅〕〔驭食记〕〔贵女联盟〕〔诸界末日在线〕〔乡村小医圣〕〔转魂救世〕〔重生是金箍棒〕〔老爸威武〕〔谁不怀忧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将军有点傻 第155章 冷冷清清
    说好的燕梓桑是家里最受宠的呢?

    这院子荒凉成这个样子,加点野草直接可以拍鬼片了好不好?

    燕平生也舍得自己妹妹这么受苦的?

    那丫头一怔,看了眼一旁站着的宋长束,慢吞吞地开口道:“是大小姐吩咐的。”

    “啊?”

    “大小姐不喜欢有太多人伺候,便将院子里的下人都赶了出去,也只有打扫时,才能进来。”

    顾盼显然没想到这个可能性,愣在原地,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院子后面有口井,大小姐平时洗漱都是自己打水烧水,不叫奴婢们做的。”丫头道,顾盼的视线落在了她手中的水桶上。

    “那你这是干嘛?”

    “擦地。”

    顾盼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又见这丫头虽然故作镇静,可眼中还是有几分畏惧,便摆了摆手:“去吧。”

    丫头松了口气似的,朝顾盼一行礼,先退了几步,而后才转身去了。

    “夫人果然不同凡响,为夫佩服。”宋长束含笑道,顾盼却觉得欲哭无泪:“你说我现在找国不对,我爹多要些下人来伺候,他会同意么?”

    “不知道。”宋长束摇了摇头,“他是你爹。”

    “”想哭。

    难过是难过,可也不能这么干站着。顾盼与宋长束一个去打水,一个去生火,烧了热水给自己洗过一遍后,又巴巴地翻出了衣服换上。要是在以前,这对顾盼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来这边以后,日日被人伺候,包括逃难的那段时日,楚宫遥她们也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反倒把顾盼身上那股懒劲给勾了出来,如今什么都要

    自己做,反而浑身不舒服。

    差不多都收拾好了,便打算去燕成疆即燕梓桑之父那里行礼。

    本来顾盼是想洗完澡舒舒服服地睡一觉的。

    可一来,回家后不去向父亲行礼不合礼数,二来,自家儿子还在那边呢。

    那个奶娘说是抱去哄,然后就没回来了,只托人回了一句送去国公那了。

    再怎么也得把自己儿子抱回来不是。

    所以顾盼只能拖着疲累的身子,在宋长束的半哄半抱之下,去了燕成疆的院子里。

    燕成疆如今甚少披甲上阵,多是在朝中参议朝政,得知顾盼他们回来,下朝之后便直接回了家。

    是以顾盼也不敢过多耽搁,还是默默地加快了步伐。

    才一进院子,便听得一声明朗的“姐姐”,紧接着,一十七八岁,还穿着兵甲的男孩小跑过来,将顾盼狠狠拉入怀中抱着。

    那坚硬的铠甲撞得顾盼胸口发疼,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

    “姐姐终于回来了,一路上可辛苦了!”男孩望着她,眼中仿佛星光闪烁。

    顾盼只后悔自己忘记问燕府里的事了,看着男孩发亮的双眸,那句“你谁啊”始终没能问出来,只是笑道:“还好,也没多辛苦,你倒是长高了啊。”

    反正不管他是谁,总归比燕梓桑小就是了,这么说不会有错。

    男孩果然更开心了些:“那是,我现在都比姐姐高了。”

    说着,就与顾盼站在了一起,挺胸直背。

    果然高了顾盼一个头。

    “挺好的那什么,父亲呢?”

    “父亲在屋里逗着小自悔呢,不过姐姐怎么给取了这么个名字?可是有什么渊源?”男孩问道。

    “渊源是有,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咱们先进去见父亲吧,别叫他久等了对了,这是你姐夫。”顾盼只觉得尴尬,连忙拉宋长束来缓解一下。

    不想男孩看了宋长束一眼,很是不开心似的,嘟囔了一句什么,挽着顾盼的手,笑道:“咱们进去吧,父亲一直念叨姐姐呢。”

    说着,便拉着顾盼往前。

    顾盼连忙回头望着宋长束,后者却对她回以一个笑容,示意她先进去。

    顾盼不由得叹了口气,看来燕府对于宋长束,比她想象中的更不友好啊。

    屋中坐着一五十来岁的男人,两鬓已有了几率灰色,怀中正抱着一婴孩,满脸的慈爱。

    顾盼有些恍然,这人,她见过的。

    在梦中。

    只是梦里的男人,要年轻些许,也严厉许多。

    “绾绾回来了?”燕成疆见到顾盼,眸中有什么一闪而过,面上却是欣慰的笑容。

    不知怎的,顾盼忽然觉得鼻头泛酸,却强忍住了,含笑冲他行了一礼:“绾绾见过父亲。”

    “坐吧。”燕成疆笑道,旁边奶娘似想要接过宋自悔,好让他们父女说话,燕成疆却不放,只是自己抱着。

    对于一双儿女向自己投来疑惑的目光,燕成疆也不解释,只是问道:“这一路可好?出了什么意外不成?”

    顾盼想了想,还是将自己穿越至今的事一件件悉数说了,自然,宋长束对她下蛊之事除外。

    她总有感觉,这件事要是说出来,只怕宋长束活不过今晚。

    男孩听后,嗤之以鼻:“苟且偷生,算什么男人。”

    “这叫为大局着想,你懂什么。”顾盼下意识地为宋长束争辩,却见男孩一瘪嘴,眼圈泛红,竟然委屈起来。

    不是,她也没说什么重话吧。

    “宋燕璋,不是简单之人。”燕成疆的声音沉了几分,似是想起了什么,却很快从回忆中走出,看了男孩一眼:“你以为人人都与你似的,莽撞无脑。”

    男孩心中不服气,却不敢分辨。

    顾盼想着宋长束还在外面院子里等着,正要开口,燕成疆却先说道:“如此说来,你的记忆,竟半点也没恢复?”

    顾盼老实地摇了摇头,看了一眼男孩,笑道:“其实我一直想问来着,他是谁啊?”

    男孩恍若雷击一般,当场就跳了起来:“姐姐你不认得我了,你怎么可以不认得我?我是策儿啊!”

    “哪个侧?”顾盼眨了眨眼,下意识往后缩了缩,生怕这男孩一激动冲她动起手来。

    燕平策却没了精神,摔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都恹了一般。

    顾盼看着,心中着实不忍,只好将求助地目光投向燕成疆。燕成疆叹了口气,道:“他是你胞弟,燕平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穿成男主出轨前妻〕〔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渡鸭之宴〕〔农家子〕〔网游之我能看到数〕〔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神级无敌系统-苏城〕〔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