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就是大牌〕〔无尽世界的大魔王〕〔某美漫的特工〕〔我真不是学神〕〔我是文娱巨星〕〔随身带着原始世界〕〔死宅回忆录〕〔玄赤〕〔我,即是深渊〕〔都市瞳术师〕〔机甲天魔〕〔战国第一纨绔〕〔重生之神医军嫂〕〔主神的位面穿越之〕〔陛下免礼〕〔穿越安置区〕〔无线混乱〕〔掀翻时代的男人〕〔茅山鬼王〕〔武星耀侠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将军有点傻 第9章 绿油油的帽子
    ,!

    殿下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不清不楚的?

    寸缕看他们的眼神都变了喂!

    还有,什么时候变成姑娘了,她宁愿被叫夫人好吗!

    “请先生慎言。”

    “姑娘记起在下了?”

    “是啊。”顾盼“呵呵”一笑,她敢不记得,再劲爆的话都能从这位殿下嘴里说出来。

    “在下姓谢,上锦下初,字云洮。宸儿若不介意,日后唤在下云洮便好。”

    “介意。”顾盼扬起一张笑脸,这殿下还真是蹬鼻子上脸。

    “还有,请殿下自重,唤我宋夫人。”

    谢锦初望了顾盼一会儿,方道:“是,在下唐突了。”

    顾盼也无意与他多说,带人回去拿了画之后,笑容和善的,直接请了出去,连杯茶也不给上。

    谢锦初走后,顾盼冲着吃枣泥糕的宋长束重重一脚:“平时闹腾得欢,关键时候一点用都没有。别人当着你的面给你戴绿帽子了知不知道!”

    宋长束摔坐在地上,茫然地摸了摸脑袋,却也知道顾盼这是生气了,连忙爬起来:“燕璋知道错了,宸儿不气。”

    顾盼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问一旁的寸缕道:“这个康王,是什么人?”

    “康王殿下乃是先帝的遗腹子,当今圣上一母所生的幼弟。自幼便深受圣上与太后的疼爱。”

    “难怪呢,老夫人这么怕他。”顾盼嘟囔了一声,见寸缕脸色不好,不由发问:“怎么了?”

    “夫人与殿下,是旧相识吗?”寸缕小心地问道。

    “不是。”顾盼摇了摇头,见寸缕并不信,想着若说不清楚,只怕是她心中一根刺,若是胡乱猜测——她又是个极护主的,真当自己与谢锦初有了什么瓜葛,暗地里使绊子就惨了,索性将丫头们都支出去,关上了门,只对她道:“昨儿不是带着你家少将军出去了吗,后来就遇上了这殿下。”

    “那方巾......”

    “我不是摔了一跤吗,他借给我擦脸的。”

    闻言,宋长束扬起了头,一脸的关切:“宸儿摔着哪了?”

    一面拉着她起来仔细察看。

    “你别给我趁机占便宜。”顾盼按住他那双四处摸索的大手,“我好得很。”

    “可宸儿刚刚说摔倒了。”

    “那是昨天,现在没事了。枣泥糕再不吃要凉了。”

    宋长束连忙用手去拿,见还是热的,不免松了口气,又选了一块看着最好的递给顾盼:“宸儿吃。”

    “我不......好好好我吃。”顾盼真怕了他一脸受欺负了的委屈样,只好咬了一口。

    咬了一口便皱起了眉,好甜。

    她虽然也喜欢甜食,却对过于甜的受不了。

    这枣泥糕就到了过于甜的地步。

    “宸儿不喜欢吃吗?”宋长束把顾盼的表情动作都看在眼里。

    “太甜了,吃不下。”

    宋长束点点头,又看向那盘枣泥糕,忽的开口喊道:“把枣泥糕拿下去。”

    有个穿碧青色裙裳的丫头进来,捧了盘子正要走,寸缕却道:“巧雨,带少将军去院子里玩,别叫他乱跑。”

    宋长束有些不乐意,抱着顾盼的手臂:“燕璋要跟宸儿在一起。”

    顾盼见她神色严肃,心知是有话不便当着别人说,便也轻声哄道:“你先去玩着等我,我换了衣服就来。”

    “宸儿一定要来。”

    “好。”

    得了承诺,宋长束才不情不愿地撒开了手,跟着巧雨去了。

    “夫人本也是大家出来的姑娘,怎能做出这等私相授受之事?”寸缕虎了张脸。

    “怎么就私相授受了?他不过借块方巾给我,你就能想到什么地步去了?”

    “方巾手帕一物,岂是随意送人的?夫人与殿下在外面见面也就罢了,在府中竟也如此大胆。”

    “说话注意点,你要觉得我拿着他的手帕不合适,还给他就行了。别一副捉奸在床的样子。”顾盼也有些不耐烦起来。

    原本她看着寸缕在这院中是个管事的,院内院外的丫头婆子小厮府兵也对她带了几分尊敬,又想着她是因对宋长束忠心,才对自己那般,因而凡是也给她几分面子,不想竟得寸进尺,说话也难听起来。

    “还给他,你还想再与康王殿下私下偷会不成?”寸缕提高了音量,只觉得不可思议。

    “何须私下偷会,我可大大方方的请他入府,也可托人把东西送过去。”

    “男女授受不亲,此乃礼数。奴婢从未念过书的人都明白,夫人怎么不知?且夫人现在是少将军之妻,怎能做这等辱没门楣之事?”

    “辱没门楣?”顾盼忍不住冷笑,“礼尚往来,到你嘴中,便成了辱没门楣?”

    “男女私会,私相授受,便是无礼。有夫之妇如此,便是辱没门楣。”寸缕字字掷地有声,毫不相让。

    顾盼怒极反笑,口中带了几分威胁的意味:“最好别逼我做出些真的辱没门楣的事来。”

    寸缕万没想到她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喉头凝涩,不知该说什么好。

    顾盼转身便走,越想越气,连宋长束唤她也没听见,出了院子,随意找了个亭子坐着。

    仔细想后,觉得再这样下去实在不行。

    再呆在这地方,要么被滥用私刑给打死,要么被这些不讲道理的人给气死。

    得想办法逃出去。

    兜兜转转的,回到了那个枯井面前。望着黑漆漆的井底,也无法判断其深度。

    想着昨儿宋长束抱着她下去,还是费了些时间的,估计也不浅。

    她就这么大喇喇的跳下去,说不定就断了腿,然后活活饿死在里面。

    可是,这身体不是会功夫的吗,这高度,对于会功夫的人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吧?

    不对,她打不过宋长束,对宋长束简单的东西,对她来说不一定也容易......头疼。

    顾盼揉了揉太阳穴,开始在四周找寻有没有绳子一类的东西。

    找到一半忽然想起,她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的跑了。

    至少该准备些东西,譬如钱财一类的。不然她逃了出去,可该怎么活啊。

    越想越觉着有道理,顾盼原路返回,到了院中,依旧不搭理任何人。早早地关上了门说要睡觉,便开始整理清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