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林浩劫之后〕〔九转神龙诀〕〔九瞳至尊〕〔加特帝国〕〔诅咒之龙〕〔抗战之英雄血〕〔至尊妖神〕〔吞噬世界之龙〕〔至尊兽卡〕〔口袋之数据大师〕〔史上最强赘婿〕〔螳臂〕〔西游封印师〕〔大漠花神的今世来〕〔武道进化〕〔尖端博士〕〔天命修罗〕〔血裔信条〕〔圣武大帝〕〔混沌丹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苏妲己之快穿炮灰女 172.第172章(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如购买比例未超过50%,可过72小时  酒店有专门的车子送客人去沙滩。四人座的观光车。小程陪着司机坐前面,乔庭深与苏妲己坐后面。

    吻着苏妲己的间隙,乔庭深有一句没一句地与小程确认回去的行程,以及这段时间公司的安排。

    小程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前面。一个不留神, 他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香艳的一幕,立时又会脸羞得飞红。

    由于是出来度假,乔庭深穿得比平常休闲。他上/身穿阿玛尼的白色休闲衬衫, 领口的三个扣子没扣,敞着露出了小麦色的肌肤和锁骨,下/身穿粗麻宽松的米黄色西裤, 腰带是zegna的,低调却有质感。

    苏妲己倚着乔庭深。乔庭深搂着她。在乔庭深怀里的苏妲己, 柔若无骨。

    明媚的阳光透过树荫的间隙洒下来, 耀得苏妲己的脸颊暖暖的。

    吻着乔庭深时,苏妲己摩挲着他的脸颊。乔庭深的脸, 远不像年轻人那般圆润,岁月的冲洗下,棱角分明,再配上其高挺的鼻梁和深邃而凌厉的眼神,整个人竟英俊得应了书里所说的“萧萧肃肃、爽朗清举”。

    吻着吻着,苏妲己轻笑着将手往下滑, 有意无意的, 隔着衬衫撂倒了乔庭深那结实的腹部。衬衫的扣子在她手里解了又扣, 扣了再解。倏地,乔庭深一把抓住了她不安分的手。不再像之前那样玩笑一样的轻吻,他拥着苏妲己深吻了起来。

    小程苦恼往别墅去的路程太远。他一遍又一遍地追问司机什么时候到,能不能开快点,再开快点。司机也如坐针毡,明明是休闲观光的车子,不知不觉的,开得像飞起来一样。

    到了目的地,终于就剩下乔庭深和苏妲己两个人了。他们拥吻着进了房,裙子、衬衫、裤子一件件地被他们踩在脚下。跌跌撞撞的,他们终于转到了kingsize的大床上。

    酒店为新婚夫妇的床上铺满了红玫瑰。

    倒在床上的那刻,苏妲己与乔庭深自觉落入了玫瑰花海。

    清新的风在窗外卷地海上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白浪。如同房里的新人一般,从日头落入天际线,再到一轮红光从海平面上升起来,一次又一次的,仿佛永远没有停歇的时候。

    乔庭深醒来时,时间早过了正午。日光被蓝色的大海映衬得格外明艳,从落地窗直射进来,拂过他裸着的背脊、肩膀。他的手臂从床上耷拉下来。趴着的他从床上醒来时,身上中间的部位盖着雪白的被单。

    睡眼惺忪的,他眼见满屋的狼藉。浴室往床边的地上还有水渍未干,从保加利亚空运来的红玫瑰花瓣皱着散落在地上,依然艳得像血。

    苏妲己不在身边。乔庭深听见外面的泳池里有声音,错落有致,一阵接连一阵的水浪声。他提着被单站起身,从落地窗往外面的泳池看,原来是苏妲己正在游泳。

    乔庭深正看着苏妲己出神,手机忽的响了。他接起来,电话那头说话的是小程。他告诉乔庭深,高俊连夜坐飞机赶了来,现在已经到岛上,有急事找他,正往他那里去,。小程问乔庭深,是让高俊在外面等,还是直接进来。

    “直接进来好了。”乔庭深说道。

    挂了电话,乔庭深先到浴室冲凉。

    苏妲己早就醒了。她换上了dior黑色高开叉泳衣,简约大方,性感到了极致。

    刚入水时,苏妲己还觉得有些凉。但是游着游着,渐渐就暖了起来。再加上头顶直射下来的日头。仰看是一望无际的蓝天。往四周遥望,是没有边际的大海。偶尔浮出水面,苏妲己竟错觉到了天堂。

    浮上来,沉下去,苏妲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阵脚步声。再又一浮一沉,她向前游了两米,脚步声听得真切了,是啪嗒啪嗒的皮鞋声。苏妲己游到了池尽头,蓦地从水里起来,水花自头顶流下来,滑至玉一样细腻的胸脯、香肩。她睁开眼,正对高俊那张俊俏的脸庞。

    与乔庭深的成熟相比,高俊的帅气正好介乎于男人和男孩之间。他的笑似孩子般天真爽朗,可黝黑的眸子里却如夜里的潭水,深不见底。不经意的,他会流露出狡黠的坏,但因为他太过俊朗又带了丝孩子气,竟让人不管他做了什么卑劣自私的事,都无法对他讨厌起来。

    高俊单腿蹲在泳池边。苏妲己看向他的一刻,他本能地扫了眼苏妲己瓷白的胸脯,只有短短的一瞬,他便又将眼光上移,停在了苏妲己那如出水芙蓉般的面容上。他面上波澜不惊,嘴角挂着抹似有似无的玩味的笑。

    “你不惊讶我怎么在这里?”高俊说话的声音清冷,话锋之中,刀子般的凛冽。

    “一定不是他让你来的?”苏妲己话说的如蜜糖般的甜,但却不腻。她扫了眼高俊身后,看到乔庭深已经起来了,正在浴室里冲凉。

    高俊挑了下眉:“这么肯定?”

    “因为他根本就没空叫你过来。”苏妲己懒懒地拢了下肩上的湿发。言下之意,她知道是高俊自己要来的。

    高俊笑了,他不禁又好好打量了番苏妲己的身体,调笑她道:“那看起来,昨晚的战况一定很激烈?”

    苏妲己斜眼看乔庭深马上要出来了。她凑到高俊耳边,轻呵道:“他比你强多了。”

    高俊笑着站起身,云淡风轻的。乔庭深穿着浴袍出来了。他不再与苏妲己闲话,倒退了两步,转身向乔庭深走去。

    突然,苏妲己在高俊身上看到了种克制。这种克制,简直被他运用得炉火纯青。一切有碍于满足他野心的情绪,都被严严实实地遮掩到了那克制的后面。

    系统将高俊的性格要点提炼出给苏妲己道:“像他这样的人,一辈子地精打细算,永远都不会为什么而疯狂。”

    “是吗?”苏妲己嘴角一扬,“那可说不准,指不定哪天,他也会兽性大发呢。”

    高俊连夜来找乔庭深这事,并没有让乔韵芝知道。

    乔庭深与苏妲己刚坐上往大溪地去的飞机,乔韵芝便与对乔庭深素有不满的股东们召开了个秘密会议。

    对于乔庭深娶苏妲己,原先倒不是什么太大的事。只不过,当大家知道乔庭深既没有与苏妲己签婚前协议,且在婚前就为了苏妲己挥霍地荒唐了种种后,所有的人,尤其是乔韵芝立时就紧张了起来。

    乔韵芝心想,乔庭深正值壮年,若是与苏妲己有了孩子,难保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地位。而苏妲己之前的各种任性妄为,则让大多早对乔庭深不满的股东,找到了借此来让他下台的机会。

    于是,各方一拍即合。他们商量定了,务必要逼迫乔庭深让苏妲己签下不分财产的合约,否则,乔庭深便要把董事会主席的位子让出来。

    当高俊得知了这事后,假称要出国谈生意的借口,连夜找到乔庭深,把情况告诉了他。

    “你来告诉我这事,”乔庭深听过后,面上风平浪静,没一点波动,“不觉得对不起韵芝?”

    “她还小,”高俊笑回道,“不明白,你若是下来了,那些老家伙也不会让他上位。我们在乔氏集团能待得稳,首先要你的位子坐稳才行。”

    高俊话说的好听,可没半点谄媚的相,不卑不亢,居然和乔庭深的气势平起平坐。

    乔庭深顿时觉得过去小瞧了高俊。他原以为女儿大学没毕业就急着嫁他,为的不过是他那张好看的脸。现在看来,眼前的这位女婿的确不简单,甚至,还危险得很。

    苏妲己忽的从后面搂住乔庭深,吻他刚刮了胡子、略有些扎人的脸颊。

    乔庭深笑了。他就势把苏妲己搂到了怀里,回吻了她。

    高俊看事情已经谈的差不多,便识相地站起身,向乔庭深告别。

    乔庭深顾不上高俊,只对他点了下头。

    高俊出门时,小程等在门外。

    “有说要吩咐我做什么吗?”小程以为乔庭深传唤自己。

    高俊浅浅一笑,搂着小程肩膀,径直朝沙滩外的小路走去。在路上,他对小程说道:“这里一时半会儿的用不到你。我们去喝酒吧!”

    高俊走后,苏妲己娇声问乔庭深道:“他说的事,就是早上小程对你说的?”

    “小妖精,睡着了耳朵还这么灵。”乔庭深笑道。原来,他对股东和乔韵芝早有防备,高俊所说的事,一早就有人通报过来了。

    乔庭深让苏妲己转过身,正对着坐在他腿上。亲昵地,他吻苏妲己秀美的鼻尖。苏妲己坏坏地轻咬他耳垂。

    外面的风忽的大了起来,浪花拍打在岸上,啪嗒啪嗒地此起彼伏,一浪大过一浪。

    至于乔韵芝与股东们煞有其事地搞的那些事,乔庭深半点都没放在心里。在他看来,这个蜜月才刚开始,他该好好享受享受的才是!

    一个月后,乔庭深携新婚妻子回国。从机场出来时,小程推着行李车,拎着大包小包苏妲己在巴黎大买特买的战利品。

    上车后,小程征求乔庭深的意见道:“是送太太回家,还是先去公司?”

    此时此刻,乔韵芝以及所有的股东都已经到场,在公司总部的会议室里等乔庭深。一份苛刻至极的协议书就摆在会议桌上,只等着乔庭深来拿,又或者,他需当场把董事会主席的位子让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