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女受死〕〔逆世魔尊〕〔我得拯救世界〕〔通天帝尊〕〔逐恒〕〔重生之都市仙尊〕〔最强捉鬼炼妖系统〕〔重生女魔头:晚安〕〔以罪之铭〕〔大时代之巅峰人生〕〔BOSS凶猛:陆少,〕〔高冷老公,小娇妻〕〔极品公考生〕〔首辅大人,夫人喊〕〔重生军婚宠妻:时〕〔围棋大魔王〕〔邪帝独宠:重生巅〕〔世界穿越到我笔下〕〔一品修仙〕〔重燃热血年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苏妲己之快穿炮灰女 162.第162章(二更)
    此为防盗章, 如购买比例未超过50%,可过72小时

    高俊进门时, 正巧有两个女佣从隔着外间与浴池的红色幔帐里出来。高俊让她们先出去, 等听到吩咐了再进来。

    高俊不急着进去。站在幔帐外, 他轻轻掀开了条缝往里看。

    幔帐的后面,是雾蒙蒙的一片。

    浴池被称为液体黄金的巴尔萨克红酒灌满。酒池之上,漂浮了厚厚的一层保加利亚的红玫瑰。

    浸在池子里的苏妲己,胳膊肘枕在池边,睡眼惺忪,脸颊微醺得红。高俊望着她, 不经意地失了神。他想起大学刚毕业那会儿,与林辰租了个简陋的房子。房子的卫生间有浴缸, 虽然陈旧, 但很干净。有的时候, 他会搂着林辰一起在里面泡澡。

    恍惚地,高俊仿佛又看见浮着泡沫的浴缸里, 林辰趴在他身上,亲昵地给他刮胡子。他们凝视着彼此。想不起来, 是谁先亲了对方。接着, 他们忘情地拥吻起来。浴缸里的水泼洒出来,溅得地面、墙上, 水渍一片。

    半梦半醒间, 苏妲己听见有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睁开眼, 先看见一双男人的皮鞋。接着, 她抬起头,正对上高俊若有所思的脸。

    苏妲己只看了高俊一眼,便将视线收了回去,继续闭目养神。

    高俊单腿蹲下,挨着苏妲己,坐在池边。

    “传说这里一千年前是个宫殿,”高俊悠悠地说道,“皇后喜欢金子,皇帝为了讨她的欢心,命令这里所有的物品都必须要黄金所制。”

    苏妲己不做声,高俊看了她眼,继续说道:“过去我不明白这种人。可现在我懂了。”

    说到这儿,高俊握上了苏妲己的手,深情地说道:“如果是为了你,我也愿意这样。”

    苏妲己瞥了高俊一眼,将手从他掌心里抽回来,她眼睛也不睁,轻笑道:“还记得吗?这样的话,过去的年月里,你曾对我说了无数次。到后来,你还不是娶了别人。”

    苏妲己的话,高俊无言以对。他只好任苏妲己的手从自己的掌心里抽走。倏地一下,他就再握不住了。

    高俊叹了口气道:“你该记得,我们是有过不少快乐日子的。”

    “只可惜,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你怎么决绝地抛弃我。”苏妲己冷笑道。她的脑海里,闪过一幕幕来自于林辰对高俊的记忆。林辰哭着求高俊留下。她一厢情愿地亲吻他,可换来的,只有高俊冷冰冰的无动于衷。

    高俊略低下头,嘴角一扬,轻笑道:“看来我真是错得太厉害了。”

    说着,他拿出大四方的蓝绒首饰盒,打开在苏妲己面前。首饰盒里装的是条项链,项链之上是18颗拇指大的粉钻,粉钻的边缘皆镶了满满的一圈碎钻。这项链上的任何一颗钻石,都是价值连城。

    高俊柔声对苏妲己说道:“你知道吗?我在得到它的那瞬间,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把它送给你。”

    苏妲己扫了项链一眼。她满不在乎地笑道:“你以为我会为这个而感动吗?”

    苏妲己一脸的不屑,高俊早有所料。他随手从首饰盒里拎起项链,笑说道:“既然你不喜欢,那它也没什么价值了。”

    说罢,高俊将项链轻轻一甩,璀璨夺目的项链即刻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径直落入不远处的池水中,沉入酒红色的池底。

    整个过程里,苏妲己没多看项链一眼,高俊也没有露出半分不舍的样子。

    “乔庭深真就那么好?”高俊转而玩味地问苏妲己道。

    “他有很多是你比不上的。”苏妲己偏了下头,戏谑高俊道。

    高俊嘴上的笑仍淡淡的,但眼睛里闪过一丝冷冽的光。蓦地,他伸手将苏妲己从池水里拉出来。苏妲己出/水的一刹那,高俊搂住了她的腰,强让她贴靠着自己,跨坐在自己的腿上。

    苏妲己从未与高俊如此地接近。由于被高俊所迫,他们的上身几乎贴在一起。高俊起伏的胸膛,和他略微急促的呼吸,她全感受得真切。

    在苏妲己耳边,高俊坏笑地呵气道:“他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

    说着,高俊从领口起,一个接着一个解开衬衫的扣子。过程中,他轻吻苏妲己带了酒香的颈项、脸颊。断断续续的,他喘着粗气说道:“我比他年轻,比他了解你,也更能满足你。”

    高俊的衬衫渐渐地敞开了,露出了里面结实的胸膛与紧实的腹部。到了非洲这些日子,他原先瓷白的皮肤被晒成了健康的古铜色。苏妲己身上的酒渍,沾了他一身。醇香的酒气,引得他愈加得兴奋。

    长达六年的朝夕相处,让高俊对苏妲己(林辰)的身体轻车熟路。有意无意间,他挑逗着苏妲己身上的每一个敏感点。

    当高俊一手解开衬衫下摆的最后一粒纽扣,他另一手搂得苏妲己更紧了些。紧跟着的,一阵金属搭扣被解开的声音后,他抽出了皮带。

    “还是那个问题,”高俊正激动地忘情,苏妲己忽的推开了他,前所未有的,她柔情地问高俊道,“如果将来再让你选,我和你拥有的金钱权利,你选哪一个?”

    高俊明白,这是一个苏妲己要他必须真诚回答的问题。他犹豫了,一时间,片刻前的旖旎香艳全被这问题驱散了干干净净。

    高俊兴致全无,松开了怀里的苏妲己。苏妲己早料到他是这个答案,对他的冷笑中,尽是嘲讽。

    苏妲己站起身来,大方地走到一边,捡起浴衣穿上。在这一刻,高俊竟有一种错觉。仿佛此时此地,赤/身/裸/体的其实是他自己。

    高俊低下了头,久久没有说出半句话。当他回过神来时,苏妲己已经没了踪影,原来是早已离去了。

    高俊沮丧的坐在浴池边,心里一阵怅惘。忽然,有一只纤细的女人的手,摩挲着搭上了他的肩膀。他抬眼看去,一个棕发肤白的异国美人正站在身后,看他的眼神里尽是赤/裸/裸的勾引。想来,这是那些雇佣兵从外面找来的妓/女。

    高俊嘴角一扬,笑中带着邪气。女人看他的眼里闪过道暴戾的光芒,不禁心里一寒。

    一个多小时后,有人来告诉高俊,地下室里的东西已经有了眉目。

    高俊穿好衣裤,脸上又恢复了常时的云淡风轻。趴在他脚边的妓/女浑身淤青,雪白的皮肤上满是血红的鞭痕。他掏出一沓美金,冷冷地甩在女人身上,没看她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高俊赶到地下室时,下面已经被炸出了条通道。在通道之内,一箱箱密封的大木箱被挖了出来。在箱子中,是比钻石黄金都要值钱的铀矿石,多用在一种新型的化学武器里。

    箱子刚被抬出的时候,众人的头顶上炮击不断。又有人来告诉高俊,政府军又攻了回来,已经进了城,现直往总统府来。

    “这么快?”政府军当晚就又打了回来,让高俊吃惊不小。

    “除了政府军外,”通报的人又加了句道,“还有一伙儿火力很强的雇佣军。他们看来是有目的性的,进城就往我们这里来了。”

    “雇佣军?”高俊忽的了然了,他笑道,“来的还真是快。”

    高俊当即下命令道,留原先雇佣军首领手下的人在上面抵抗。剩下的人,跟他先从地道走。

    命令下达后,高俊快步回到地上,径直往苏妲己睡的房间走去。

    苏妲己在红酒里泡得醉醺醺的,如同醉了酒一般。她头一沾上枕头,就沉沉地睡去了。任外面炮火连天,都没有醒来。

    高俊柔声唤苏妲己的名字。苏妲己昏昏沉沉的,嘤声喊了句“庭深”,迷迷糊糊地就搂住了高俊的脖子。

    听到乔庭深的名字,高俊心里颤了一下。他停顿了几秒,又再轻柔地唤了苏妲己一次。

    苏妲己没有回应。高俊便用毛毯裹了苏妲己的身子,抱起她,急赶着往地道走下去。

    地道之中,黑魆魆的一片,看不见尽头。唯有的亮光,只有高俊身边人的手里亮着的电筒。

    急行军一般,他们脚步不停地朝出口走去,与地上的政府军竞争时间,要在那些人攻下来前,坐上他们事先等在出口的车子离开。

    苏妲己醉把高俊当成了乔庭深。她娇声地喃喃着乔庭深的名字,不时的,亲昵地蹭着吻他的脖颈,额头擦着他的脸颊,耳鬓厮磨地撩拨着他的心弦。

    高俊的心,如同不断被掀起的浪潮,一波波地拍打上来,又一波波地退去。浪翻上来时,是引得头皮阵阵发麻的愉悦。浪退下去时,是难以掩映的锥心刺骨的疼痛。因为他清楚,方才那片刻的愉悦,是苏妲己给予另一个男人的。

    出地道口,高俊抱着苏妲己上了一辆吉普车。他们的车子在车队的中间,前面是雇佣军所乘的车辆。后面是装载了木箱的卡车。一切就绪后,车队立时就往首都边的一个小城开去。那里有一处他们预先准备的撤退点。

    在颠簸的车上,高俊抱着苏妲己的同时,还紧握着她的手。他舍不得放。回想起往日亲热温馨的种种,他甚至会情不自禁地亲吻苏妲己的脸颊,哪怕怀里的她正把他当成另一个男人。就是这片刻的满足,高俊竟也心甘情愿地沉醉其中。

    苏妲己醒来时,天刚蒙蒙亮。她从高俊的怀里挣出来。高俊宠溺地依着她,不强求她。只是当苏妲己最后将手从他掌心里抽出时,高俊恋恋不舍,迟迟不愿完全松开,渴望能再拥有苏妲己片刻。

    “这里真漂亮!”苏妲己惊叹眼前车外的风景。一片广袤无垠的葱绿草原上,有一处沉静的水泊上波光粼粼,映着初升的红日。一群艳丽的火烈鸟正从水泊上腾空飞起,霎时间,远远望去,好似被风吹散的艳红花朵一般,漫天飞扬。

    苏妲己看着窗外出神。

    高俊吩咐司机道:“停车,等一会儿再走。”

    司机紧张地回头对高俊说道:“他们会追上来的,耽误在这里不好吧。”

    “告诉车队,全部停下来,让她多看一会儿!”高俊柔情地看了眼苏妲己后,转头冷言对司机说道,声音里透着不容反驳的威严。

    就这样,逃命的路上,本该极速前进的车队,就此停了下来。而在距离他们数十公里的首都城内,总统府已经被黑狐雇佣军团与政府军攻破。在旁人的保护下,乔庭深亲自下到总统府的地下室内。有人告诉他,那里面发现了一条密道以及被深挖出来的大坑。

    “看来传闻是真的,”看见人工挖凿的深坑,乔庭深不禁在心里推测道,“总统府的下面有铀矿石。那伙人的目的是趁两边人交火时,把这批铀石运走。”

    小程在旁告诉乔庭深道,总统府里抵抗的人里,有不少见过苏妲己的。并且,在攻下总统府后,搜索了上下,到处都没有苏妲己的踪影。

    对苏妲己,乔庭深担心得厉害。他极力保持冷静,就着眼下的线索继续推测道:“他们带着那么多的铀矿石,走陆路显然太危险。如果空运的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