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娇俏小军嫂〕〔八零食医小军妻〕〔我在古代卖内衣〕〔重生之八零娇妻〕〔我的灵异笔记〕〔江湖悬案〕〔开启一九九五〕〔史上最强手机地图〕〔逆流非君所愿〕〔最后的道族〕〔魔帝归来之都市至〕〔灵异版红楼〕〔第一侯〕〔七零甜妻撩夫记〕〔超强全能农民〕〔神级咨询师〕〔全球通缉:宝贝,〕〔画鬼先生〕〔我的真身是只鸟〕〔魔王生存指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苏妲己之快穿炮灰女 109.第109章(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如购买比例未超过50%, 可过72小时  苏妲己问乔庭深要去什么地方, 乔庭深笑而不语,说是要给她个惊喜。

    飞机在天上飞了许久, 当要下机时, 乔庭深给苏妲己蒙上了一条长巾。苏妲己但觉得眼前一黑, 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是做什么?”苏妲己娇声笑道。

    乔庭深在苏妲己耳边轻呵道:“不是说了吗?会有个惊喜。”

    说罢, 乔庭深将苏妲己拦腰抱起。被蒙了眼的苏妲己,感官异常得敏锐。她环着乔庭深的脖子,头枕在他结实的肩膀上。乔庭深走路时, 她觉得到他胸膛轻微地起伏。乔庭深说话时, 她闻见他颤动的喉结处有一股淡淡的沐浴皂的香味。他们脸贴得很近,彼此感受得到对方轻微的呵气。

    依稀的,苏妲己觉得被乔庭深抱进了个狭小的空间。随着车门被关上的声音响起,她紧接着听见了引擎发动的响声。乔庭深搂得苏妲己紧了紧, 苏妲己蜷在他怀里。乔庭深怕苏妲己无聊, 一路上说着话给苏妲己解闷。其实, 苏妲己一点无聊都不觉得, 倚着乔庭深的她,心里塌实极了。

    颠簸了许久后, 苏妲己感到被乔庭深抱下了车。又过了一小会儿,她惊觉被乔庭深抱上了一只毛茸茸的庞然大物。侧坐其上的她猜它是匹马, 可是, 又觉得马肯定没这么高大。

    “还没到吗?”苏妲己越来越好奇了。

    乔庭深亲昵地吻她的额头, 柔声说道:“快了,就快到了。”

    之后的路,颠簸得比车上还厉害。苏妲己不会因为无趣而急不可耐,全因乔庭深一直在与她说话。他们亲亲我我地情话说了一路。突然间,苏妲己觉得身下的动物终于站停下来。乔庭深柔声在她耳边问道:“准备好了吗?”

    苏妲己点了下头,她迫不及待地要看乔庭深卖了一路的关子是什么。

    倏地,蒙眼的长巾被摘下来。苏妲己睁开双眼。她黯淡的眼眸,一点点地被一片普天盖地的橙红光芒点燃。目光所及之处,是满眼的黄沙。远处的沙丘,蜿蜒起伏、优美逶迤。脚下的沙海,雄浑浩渺、一望无垠。一轮血红的太阳,直落天际,映得天地间,霞光万道。

    乔庭深对苏妲己说道:“那次,你说喜欢看日落。我想,可能没有什么比撒哈拉沙漠的日落更美了。”

    苏妲己震惊地说不出话。小程站在她与乔庭深骑的骆驼边,正等着扶她下来。

    乔庭深亲自把苏妲己从骆驼上抱下来。迎着落日的方向,他牵着苏妲己在沙漠上漫步。小程与向导们牵着骆驼,远远地跟在他们身后,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

    有时候,乔庭深转过身来,会看见苏妲己在对他甜甜地笑着。一阵和暖的风从侧面吹来,拂地苏妲己的几缕秀发乱到了脸前。只见她眼梢似三月的桃花,娇容俏丽、春光四溢。真是要命的风情。

    不知不觉间,苏妲己被橙色的晚霞与漫无边际的金色沙海醺地醉了。她快走了一步,从背后抱住乔庭深。

    乔庭深宠溺地搂苏妲己入怀,问她怎么了。

    苏妲己媚眼含羞道:“我想要……”

    乔庭深挑了下眉,他望了眼远处的小程,一脸坏笑道:“这里好像不合适吧?”

    苏妲己嗔怪地蹙了下眉。她踮起脚,在他耳边说道:“我想跳舞,但是这里没音乐,我的鞋子又不合适。”

    乔庭深浅笑了下。他弯下腰,轻柔地为苏妲己脱下鞋。他让苏妲己将脚踩在自己的脚背上。拥着苏妲己,乔庭深唱着婉转悠扬的情歌,漫步轻摇起来。他的歌声低沉而富磁性,让苏妲己听得着迷。情不自禁的,苏妲己完全沉醉在了这歌声和乔庭深凝视她的深情里。

    沙漠上起了些风。苏妲己兜起纱巾,蒙在她和乔庭深头上。落日的霞光透过纱巾照射进来,让两人的眼前皆是梦幻样的氤氲。此时此刻,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乔庭深凝视着苏妲己,正如苏妲己也同样情意绵绵地凝视他。

    霞光渐渐退去,红日完全落进了天际,入夜了,天黑了。

    苏妲己掀开纱巾。两人的头顶之上,是璀璨的漫天繁星。

    想到终要来临的分离,苏妲己感到一阵心悸。乔庭深察觉到她不经意间的触动,轻抚着她,问她怎么了。

    “没什么,”苏妲己头挨着乔庭深的肩,搂得他更紧些,“我就是,想你这样抱我更久些。”

    乔庭深不明就里,以为这只是苏妲己的一时感触。他依着苏妲己的话,拥得她更紧了。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感到他们的心都紧连在了一起。

    苏妲己问乔庭深道:“能念一遍,那首歌的歌词吗?”

    乔庭深悠悠地念道:“……今晚我感到美妙,是因为我看到了你眼中爱的光芒。而其中最美妙的,恰是你不会明白我有多么的爱你……”

    沙漠的夜里风冷,乔庭深给苏妲己披上了毛毯。他们的骆驼走在队伍的中间,前后各是小程和向导们骑着的骆驼。星空之下,行进在沙漠上的骆驼们,晃地身上的铃铛阵阵得响。听起来,就像风带来的铃声一样。

    毛毯很厚实,苏妲己又是一直倚在乔庭深怀中。因此即便夜凉,她还是暖和得很。颠簸之中,她问起乔庭深道,如果当初没有继承家业,他会想做什么。

    乔庭深回道:“我想,我会做一个画商。我一直在找一副叫星空之谜的画。他是英国画家高耐生前的最后一副作品。很多人说他在画出来的同时,就将它连着他自己本人一起烧毁了。”

    “那岂不是画也没了?”

    “也有人说,那幅画被保留了下来。只是在辗转了几个收藏家之手后,就不知去向了。”

    苏妲己听得入神,乔庭深忽的转而问她道:“你呢?如果有的选,你想做什么?”

    苏妲己不做声。乔庭深低头看她。苏妲己正仰视着他,嘴角微扬,含笑的眼睛里映着天上的繁星。

    乔庭深心领神会。他不再多话,立时吻上苏妲己向他微启的双唇。骆驼似乎也知道身上的两人亲得忘我,应是没什么精力驾驭它了。它很识相的跟着前面的骆驼,即便没有乔庭深的掌控,依然照着回程的既定路线走了下去。

    驼峰之间的空隙不大,可坐于其中的乔庭深和苏妲己,倒乐得他们能挨得更近些,最好是一直贴着彼此。就像每次他们吻起来时一样,总是想要得更多些,一次又一次的,没完没了。

    离开非洲的前一天晚上,乔庭深与苏妲己所在的小国里,恰逢一年一度的泼水节。几乎所有的平民都涌到了街上。或逛夜市,买卖小吃、小玩意儿,或如传统的那样,互相往陌生人的身上泼水,以示祝福。

    乔庭深护着苏妲己,为她遮挡玩闹地向他们泼水的孩子。两人说说笑笑的。苏妲己见到喜欢的小玩意儿,乔庭深就买下来,让小程收着。苏妲己见到美味的小吃,乔庭深便会与她驻足下来,一起品尝异国的小吃。

    走到街拐角处,苏妲己忽的看见马路对面有一个摊贩。摊贩身前的桌子上,摆满了圆球形状的彩色棒棒糖。

    “我想要那个!”苏妲己对乔庭深说道。

    乔庭深往苏妲己指的方向看了眼,对她说:“你在这里等我。”

    摊贩边上有个水洼,乔庭深体贴苏妲己不想弄脏鞋,便自己到马路对面去买。

    看着乔庭深过马路的背影,苏妲己满含爱意。她的目光始终在乔庭深身上,旁的人和物,她一概都看不见了。

    随着夜深了,越来越多的人涌到街上。乔庭深到马路对面买糖,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可当他转身回来,路上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许多人,将原就不宽的马路挤得水泄不通。

    远处忽的传来一阵连续不断的枪响。众人皆被这些声音震惊到,纷纷朝传来声音的方向看。倏地,又有接连不断的炮声在那边响起来。

    乔庭深焦急地朝苏妲己跑去。可奈何马路上的人太多,再加上从发出骚动声音的方向,突然涌来一群慌张逃命的平民。这些人像潮水一样,源源不断地直冲而来,横亘在乔庭深与苏妲己中间。他们有的往东面逃命,有的往西面去。这两股往不同方向去的人潮,把乔庭深与苏妲己全卷入其中。眼睁睁的,他们看着彼此被潮水般的人群推得越来越远,直至最后,彻底不见了踪影。

    苏妲己不由自主地被人潮推着走。当途径一个空旷的广场时,忽的有一辆辆满载士/兵的卡车开来,把他们团团围住。车上下来的士兵,与非洲小国常见的那些拿杂牌枪、穿破军/衣的兵不同。他们清一色地穿着数码迷彩服,是武/装到了牙齿的雇/佣/军。

    苏妲己不禁推开人群。她看见最后开进来的吉普车上下来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一下车,雇佣兵的首领就热情地迎上去。只见那男人戴了副太阳眼镜,一身的休闲打扮。当苏妲己看向他时,他也朝苏妲己看过来。

    初步沟通了合作事宜后,高俊指着苏妲己,对雇佣军首领说道:“把那个女人给我!我现在就要带走。”

    董事会没能罢免乔庭深的位子,苏妲己也没补签婚前协议。这两样事情,乔韵芝都一样的失望。

    从小形成的教养,让乔韵芝不能发作出来。她难受地闷在心里,最后也只咬着牙迸出一句道:“他迟早会毁在那女人的手里。”

    “他甘之如饴,你也没办法。”高俊在旁悠闲地说道。他正在看工作上的文件,今天这事的结局,他早有料到。

    “那你呢?”乔韵芝忽然担心地问高俊道,“你还爱她么?”

    高俊合上文件,站起身,轻笑地走到乔韵芝身边。他一身的正装,回家脱了外套后,衬衫袖口领口的扣子也都解了。从上到下,松松垮垮的,到更显得比他一本正经时更风流倜傥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人间极乐〕〔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医世神凰〕〔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草莓印〕〔吾乃六耳猕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