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水晶翡翠白玉汤〕〔重生国民影后:穆〕〔跟美女主播谈恋爱〕〔凤灵〕〔隋唐大猛士〕〔一世长欢〕〔神医嫡妃:邪王宠〕〔小妻初长成:少帅〕〔护国公〕〔万界登陆〕〔无敌探险家〕〔最强都市神兵〕〔雾阳都〕〔黑暗巨星:Hello,〕〔这门娃娃亲要不起〕〔重生影后:帝少,〕〔超忆大师〕〔山村美娇娘〕〔天下豪商〕〔高冷学霸撩妻365式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苏妲己之快穿炮灰女 5.第005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时间,有关乔庭深新交往女友的消息,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大家都在传,乔氏集团新建的那个复古风格的珠宝皇宫型商场,为的就是她。更有人煞有其事地说,一向精明的乔庭深根本不在乎商场赚钱与否。而他之所以会做这件事,无非为的是给那女人在世界各地搜罗珍稀珠宝当个遮掩的幌子罢了。

    种种风言风语,很快便传到了乔韵芝的耳朵里。她是乔庭深的独女。

    乔庭深刚成年时,由乔老爷子做主,让他与一财阀千金联姻。乔庭深与那女人没有感情,双方结合,全为的是家族利益。

    乔韵芝出生后一年,她母亲便得急病去世了。乔庭深自此游戏人间,做了个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而乔韵芝,则是在其祖父身边长大。

    自从乔庭深接管公司后,乔老爷子几次想把控制权拿回来。他属意乔韵芝做接班人。

    乔庭深与乔韵芝虽是父女,却没半点亲情。于是,说起来,到乔韵芝成年后,两人的关系倒更像是竞争对手了。

    虽然,乔庭深不公开与苏妲己的关系,但是,他也没有刻意隐瞒。因此,为乔韵芝办事的人,没费什么功夫就拍到了两人的亲密照片。

    乔韵芝一眼认出了相片上的林辰。本不想管闲事的她,忽的改了主意,她想再去会会这个摇身一变,竟从她丈夫的前女友变成了她父亲情妇的女人。

    一日,眼见着乔庭深离开后,乔韵芝上了楼。

    系统频频对苏妲己发出警告,它担心地说道:“这个乔韵芝可是出了名的大小姐脾气。骄纵任性惯了。因为林辰不愿打掉高俊的孩子,她甚至当众扇了林辰耳光。”

    系统喋喋不休的话,苏妲己充耳不闻。她根本没把乔韵芝放在眼里。

    当给乔韵芝开了门后,她回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像看戏一样,任由乔韵芝当着她的面,审视屋里由乔庭深所花钱布置的一切。

    “看来他在你身上挺花心思的。”乔韵芝趾高气昂的模样,仿佛她才是这房子的主人。

    “你来,不会就为了说这些吧?”苏妲己话里藏锋。她虽看起来懒懒的,但气势上却压在了乔韵芝之上。

    不觉得间,乔韵芝破天荒地局促起来。她这次上来,本是想来羞辱林辰一番。她爱高俊。因此,眼前这个与他相爱多年,甚至可能是彼此第一次的女人对她来说,就好像根卡在喉咙里的刺一般,不管在任何时候,只要想起来,就会让她浑身不舒服。但凡有让林辰难堪的机会,她都不会放过。

    “你不了解他,”乔韵芝冷笑道,“女人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个享乐的工具。而任何的工具,也终有被他弃之如履的一天。”

    乔韵芝看苏妲己的眼里透着怜悯,而怜悯之下,是由衷地看不起。她以为苏妲己会感到被羞辱了,至少,应该不会再像进门说话时的那样盛气凌人。

    “我倒不这么认为。”苏妲己轻笑道。她的笑声乍听银铃一般动人,可细品下来,竟好似刀刃,裹着甜人的蜜。她自信地对乔韵芝说道:“指不定哪一天,我会做你小妈呢?”

    苏妲己的话音刚落,乔韵芝即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她本以为林辰变了,但现在看来,不过是变得更蠢。她不再把林辰放在眼里,起身离去。临出门时,她回身对苏妲己说道:“你不会那么天真,以为让谁做乔家的夫人,是他乔庭深一人决定的吧?”

    苏妲己嘴角扬起一抹笑。就在乔韵芝出门的那刻,她知道该怎么让乔庭深娶自己了。

    当晚,乔庭深收到了苏妲己发来的一则短信。短信的内容,干净利落,只一句话:“我们分手吧!”

    乔庭深立刻回电过去,苏妲己的那一边,一直无人接听。他慌得放下手头的事,赶回买给苏妲己的御景官邸。进了门,偌大的屋子里冷冰冰的,看不见佳人的半点踪影。所有乔庭深送的财物,她没带走一丝一毫。

    顷刻间,乔庭深感到自己的心被掏空了。原先每日与苏妲己耳鬓厮磨、缠绵缱绻的屋子,不再温馨。明明七八月的天气,却冷得像冰窟一样。

    之后的数日里,放着乔氏集团的一大堆事不管,乔庭深疯了一般,动用他的所有关系,到处找寻苏妲己的踪影。他的样子,最后连系统都看不过去了。

    系统对苏妲己说道:“你还是快点见他吧,他现在不但买了电视台、电台黄金时段的广告,就连各个地标段,公交车上找你的广告都在打样排版了。你总不想到时候,满大街都是你的照片吧?”

    苏妲己刚刚回国。就在乔庭深到处找她时,她拿着问系统要的经费出国度假,这也是乔庭深一直没能找到她的原因。

    苏妲己也看时机确实差不多了,便主动给乔庭深去了电话。

    “庭深……”

    乔庭深一接电话,听到那边响起让他日夜苦想的人的声音,霎那间,这些日子里对苏妲己不告而别的种种不平与怨愤,都消失无踪了。

    没等乔庭深开口,苏妲己紧跟着说道:“你到马会来,我告诉你分手的原因。”

    马会是成立于上世纪,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的顶级富豪私人会所。

    乔庭深赶到时,上一场马赛刚结束,正是中间休息的时候。苏妲己看到乔庭深来了,便打发了个一直陪在她身边的富家子先到别处去。这富家子相貌堂堂,跟苏妲己年纪相当。当苏妲己让他先走开时,他还恋恋不舍,目光停留在苏妲己身上,片刻都不想离开。

    多日不见苏妲己,乔庭深怀着满腔的爱恋,一见了她,恨不得立时就把她揽进怀里。可是当他看见苏妲己与另一人亲亲我我。即便是见到了他,苏妲己也毫不避嫌。当那富家子走后,乔庭深走近她,她看他的眼神冷冰冰的,竟没有往日的半点温情。

    终究,乔庭深还是有自己的自尊的。他立时冷静了下来,将对苏妲己的万般柔情,以及刚才对那个富家子的醋意,全掩饰在了他的冷酷面容后。

    “如果是因为韵芝,”乔庭深开口说道,“我可以替她向你道歉。”

    “用不着,其实她说的对,我这么跟你一起,确实挺没意思的。”

    苏妲己话说的淡淡的,既没有对乔韵芝的生气,也没有对乔庭深的愧疚。恍惚间,乔庭深错觉与苏妲己的各种香艳旖旎都不曾发生过。不由得,他觉得有些心寒,而心寒之后,是对失去苏妲己的彻骨的恐惧。

    “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乔庭深几乎是央求苏妲己道。他不顾什么尊严了,眼下,他只想牢牢抓住苏妲己,不让她离开。

    “只怕有一样,你给不了我。”苏妲己悠悠地回道。富家子在远处看她,她妩媚地飞了个眼风过去。

    “是什么?”乔庭深快被当着自己面调情的苏妲己和那个富家子逼疯了。

    “我要做你乔庭深的夫人。”苏妲己转过头来。她那秋水含情的眼睛蓦地凌厉起来,勃勃的野心简直呼之欲出。到这里,乔庭深终于明白苏妲己离开的真实原因了。

    “你的要求太高了。”乔庭深冷言道。如同斗败了般,他的眼睛黯淡了下来。苏妲己的纤手摩挲着他的脖颈、脸颊,就如同他们过去亲热时的那样。她语气魅惑地与乔庭深说道:“我是个女人。我知道,你们男人都爱面子,可是我也爱啊!那个二世祖钱权不比你差,又能娶我。他能给我的,你根本就给不了。”

    苏妲己所说的每个字,都牵动着乔庭深的心。让他觉得发麻、发痛,以至于被苏妲己渐行渐远的脚步扯出了撕心裂肺的心悸。

    乔韵芝说得没错,乔庭深可以娶谁,并不是他来决定的。这要取决于乔老爷子,还有董事会那一众家族里的股东。也是因为这样,乔庭深不愿再与没有感情的人联姻,便索性做了个不婚主义者。

    从眼角的余光里,乔庭深知道苏妲己将要走远了。忽然间,他站起身来,快步向苏妲己走去。

    苏妲己正与富家子轻言细语。冷不防的,乔庭深拉过苏妲己,当着富家子的面,揽她入怀的同时,狠狠地吻上了她。

    苏妲己抗拒不过。她没想到乔庭深会来这招。她头仰着,后颈被乔庭深一手托着。乔庭深的另一只手则揽着她的背,一点一点下滑,最后停在了她的腰上。

    乔庭深要好好记住与苏妲己的这个吻。他一想到怀里的人再不属于自己了,便迟迟不愿放手。

    苏妲己想从乔庭深的怀里挣出来。可奈何乔庭深锢得她太紧。她觉得乔庭深抱得自己太用力,简直恨不得要让自己完全融进他的身体一般。

    意乱情迷之中,苏妲己依稀看见乔庭深那高挺的鼻梁,细长而深邃的眼睛。那剑眉星目,让她情不自禁地也沉醉其中了。

    猛然间,乔庭深停了下来。狂吻之后,苏妲己脸颊微红,眼神迷离地仰看着他。

    “我们结婚,现在!”乔庭深斩钉截铁地说道。与此同时,他在心里狠狠骂道:“去他的董事会,去他的家族联姻!”

    说罢,乔庭深拉着苏妲己往外走。苏妲己的心狂跳得厉害,半是因为片刻前的那个吻,半是为了就要成功所带来的狂喜。

    当两人赶到民政局门口时,乔庭深的助理已经等在了婚姻登记处外。他带来了乔庭深结婚所需的证件。

    这天是个好日子,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婚姻的登记处外,排了长长的来结婚的人龙。

    乔庭深一秒也不想多等。一路上,他的手一直拉着苏妲己,怎么都不肯放。

    “排在前面的人,”乔庭深吩咐助理道,“每人给一万块钱。就说我要插个队。”

    钱一给出,登记处的桌前立时有了个空位。所有排队的人,皆心甘情愿地站在了乔庭深与苏妲己的身后。

    两个红本子依次从工作人员手里递出来。看着上面敲着的红章,乔庭深心里的一块大石,终于落下来了。

    “怎么样?”乔庭深摇着红本在苏妲己眼前晃了晃,“这回你总不会再跑了吧?”

    苏妲己嘤咛了一声,扑进乔庭深怀里。乔庭深将她拦腰抱起。苏妲己惊得嗔怪道:“你想干什么?”

    乔庭深一脸坏笑:“就近找个地方洞房。”

    好些日子没做,乔庭深难受坏了。抱着苏妲己的同时,他又情不自禁地吻上了她。由浅入深,由深入浅。苏妲己被吻得神魂颠倒间,忽地推开了他,娇嗔地说道:“最少要五星级酒店!”

    乔庭深哪里顾得上这些,他宠溺地点了下头,又再吻了下去。没三两秒钟,苏妲己又想起了什么,再次推开了他,撒娇道:“要豪华总统套房!”

    “行行,”乔庭深吻着苏妲己的同时道,“只要你想,总统府都能买。”

    助理就跟在两人身旁,他听见苏妲己的话,立即电话到距离最近的华尔道夫酒店,订了间总统套房。

    对于乔庭深的猝然转变,系统想不通,便问苏妲己道:“他怎么突然就愿意娶你了?”

    苏妲己啧啧地摇了摇头,叹说道:“你连这都不明白?非要他失去了我,才能让他知道已经离不开我。也一定要他见到我是如何地不在乎他,才会让他心痛,我是随时可以抛下他的。”

    系统听得一知半解,不禁在心里称叹道:“到底是顶级祸水,花样手段还真是多。”

    与苏妲己的婚事,乔庭深本打算知会乔老爷子后,再告知董事会的那些人。之后,便在家里举行婚礼。

    谁承想,乔老爷子忽然急病去世。于是,举行婚礼的事就推迟了一个月。董事会的人知道乔庭深娶了个毫无背景的女人,皆一致反对。甚至,他们以不去参加两人的婚礼做要挟,要求乔庭深起码与苏妲己补签张婚前协议。

    对于这些老古董的要求,乔庭深置之不理。他一心一意地准备与苏妲己的婚礼。对于他们种种不来参加婚礼的扬言,他不屑地说道:“又没请他们,爱来不来。”

    转眼间,婚礼的日子到了。一大清早,各大知名的媒体全聚集在了乔家大宅外。乔家给每个到场的记者发了一万元的红包。大家都好奇极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竟让不婚主义了二十年的乔庭深,如此心甘情愿地结婚了。

    过了中午,各色社会名流、明星大腕陆续到场。一时间,乔家内外星光璀璨。

    到场的宾客们,见过苏妲己的人屈指可数。在宾客之中,有不少美女是乔庭深的前女友,或只是一夜情的,或断断续续地交往了一两个月的。她们虽表面上庆贺,但私底下无不揶揄着新娘。有的说她有手段,贫家女竟就飞上枝头当凤凰了。也有的说她长得一定很普通,否则,怎么过去从不见乔庭深带到正式场合来。

    当过了傍晚,隆重的婚礼音乐响起,宾客们群聚在厅堂之中,苏妲己穿着华伦天奴的高定婚纱,从旋转楼梯上款款走下来时,一切的品头论足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致地对苏妲己的震惊。什么美若天仙、沉鱼落雁,他们都觉得不足以形容苏妲己的美之万一。在她出现的那刻,仿佛夜幕上忽的闪烁光辉的恒星,绚烂夺目。

    往下走时,苏妲己先扫了眼楼下。乔庭深正仰看着她,眼睛里脉脉含情。她再往边上看,人群之中,高俊凝视着她,说不上的复杂情感。在苏妲己看向他的那刻,他转过了头,主动亲吻乔韵芝的脸颊。

    苏妲己嘴角一扬,轻笑了下,继续款款地走下来。

    交换戒指时,由高俊递戒指。乔庭深先给苏妲己戴了戒指后,高俊又递男方戴的戒指给苏妲己。

    单手递戒指给苏妲己时,高俊依稀有些错觉。他错以为这本该是自己向林辰求婚的场景。而苏妲己则浅笑了下,心里暗嘲世事竟如此可笑,林辰心心念念的高俊求婚场景,竟发生在她嫁给另一个男人之时。

    戒指交换后,乔庭深掀开苏妲己的面纱,亲吻她的脸颊。高俊与身边的众人一般,鼓着掌。他缓缓后退了两步,站回到乔韵芝的身边。

    仪式过后,乔韵芝主动走上前来,对乔庭深和苏妲己表示庆贺。

    苏妲己笑吟吟地问乔庭深道:“我听说,后妈进了门,继女是要下跪斟茶的是么?”

    乔庭深立即让人去搬椅子。

    乔韵芝的脸色虽不好看,但为了不得罪乔庭深,她还是忍了下来。毕竟祖父去世后,她羽翼未丰,远还没到能和乔庭深翻脸的时候。

    佣人搬椅子来的同时,还拿了两个垫子。

    众目睽睽之下,乔韵芝和高俊两人,面对着坐下来的苏妲己,跪了下来。

    苏妲己先喝高俊递来的茶。

    递过来时,需改口。高俊唤了声:“小妈”。

    高俊的嘴角带了抹玩味的笑。像是游戏刚掀了一角,终于开始了。他唤苏妲己小妈时,不但没半点被羞辱了的意思,反倒在眉间眼梢里,暗示苏妲己道:“我倒要看你唱什么戏。”

    喝过了高俊的茶后,苏妲己才继续喝乔韵芝的。

    乔韵芝的茶递的心不甘情不愿,但苏妲己却喝得比高俊的还高兴。

    茶喝过后,苏妲己借着扶乔韵芝起身时,悄声在她耳旁轻笑道:“这杯茶,就当你还我的那个巴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总裁太坏,娇妻要〕〔总裁的贴身特助〕〔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引凤决〕〔怀了反派的娃[穿书〕〔网游之十倍暴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洪荒之凤族圣皇〕〔诱妻入囚:霸宠重〕〔成为首富〕〔武道战神〕〔重生六零俏媳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