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速绯闻:机长大〕〔他是言灵少女〕〔华娱之白金年代〕〔剑芒凌霄〕〔垫底主播要翻身〕〔杂家宗师〕〔慕少,夫人又在捉〕〔巨星修仙传〕〔火影极光〕〔战国野心家〕〔霸道小叔,请轻撩〕〔我的时空旅舍〕〔顾少心尖宠:老婆〕〔玄武炎黄纪〕〔苍穹圣界〕〔骜纹〕〔游戏汇聚的世界〕〔(快穿)祖师奶奶她〕〔重生之帝尊归来〕〔大晋太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56章安夏儿的决绝
    第356章 安夏儿的决绝

    安琪儿紧的手看着在发抖,眼里射出来的冷毒之光,直恨不得想掐死安夏儿。

    “安夏儿,你有今天的一切不就是因为陆白么?”她讥讽道,“没有陆白你什么也不是,你带着他的人在我面前狐假虎威,要不要脸?”

    魏管家眼眯了起来。

    安夏儿缓缓回过头。

    “是,我是没有想到你会有今天。”安琪儿似乎想揭安夏儿的短一样,让安夏儿也痛苦一下:

    “但安夏儿你这种人之前又怎会认识陆白?你少在这里装纯情装无辜,你若不是在与斯城的订婚礼上出轨,你又怎会有机会爬起陆白的床呢?用这种不知廉耻的办法嫁给陆白,你还有脸去得意?”

    啪!

    一个清脆的耳光声。

    安琪儿的脸偏向了一边。

    棕发的女子站在安夏儿面前,头发在微风中微微吹动着。

    魏管家和安夏儿吃惊地看着突然下车过来的南宫蔻微,甚至魏管家和保镖都还没动手,这个南宫小姐直接挡在安夏儿面前给了安琪儿一个轻但却响亮的耳光。

    “你太过份了。”南宫举着她那只发抖的白皙玉手,蓝眸怯生生的闪颤着,里面还有些泪花:

    “虽然不知道这位小姐你是谁,但你怎么能这样诋毁安夏儿小姐和陆先生,他们已经结婚了,彼此相爱,这位小姐你怎么能说这么难听的话,安夏儿小姐是这么好的人……”

    “南宫小姐,你下来做什么。”安夏儿马上皱眉,“你发烧了,先上车……”

    南宫蔻微显然刚才看到安琪儿扬手想打安夏儿,不顾自己的病情下来了。

    “安夏儿小姐,是她不对。”南宫蔻微握着安夏儿的手,眼睛的泪花都快漫出来,“她应该向你道歉,怎么会有这么过份的人呢……”

    “……”

    安夏儿抿着唇。

    看着这个南宫小姐的眼泪,心里像倒了五味瓶。

    安琪儿回过神,突然又一个耳光给南宫蔻微打回来,“你算什么东西,你想打我——”

    “啊!”

    南宫蔻微本来就在生病,安琪儿的一个耳光耳光,她步伐虚浮的身子就像风中的叶子一样倒在上去。

    “南宫小姐!”

    魏管家马上去扶她。

    安琪儿打得不轻,南宫蔻微一边的脸颊都肿起了一些,还有五个红红的手指。

    “把南宫小姐带上车。”安夏儿对保镖道。

    “是。”

    保镖马上带着南宫蔻微回车上了。

    “还有。”安夏儿指着面前的安琪儿,眼神一点点变了,“给我抓住她!”

    两个保镖上前,向安琪儿走过去……

    “你们干什么?”安琪儿一边后退,“安夏儿,我怀着慕家的孩子,若是我的孩子出一点事慕家是不会放过你的……你们干什么,放开我!”

    两个保镖左右抓着安琪儿的手和肩膀。

    安夏儿上去,直接一个耳光扇在她脸上,“南宫小姐是我的客人,安琪儿你敢对我的客人无礼,这我自然要替她打回给你!”

    “那是她先打我!”

    “她打你,是替我打抱不平。”安夏儿冷道,“那你冲我来吧,当然,这要看你敢不敢了!”

    “安夏儿,你给我记着!”安琪儿大叫着,一下被她们扇了两个耳光,整个人都像快被气疯了。

    “与你的恩怨,我一定都记着。”安夏儿拍了拍手,“哼,虽然打耳光这种手段已经不新鲜了,但就如你刚才说的,你有身孕,你的孩子无辜,所以我就只有打你这张脸了!”

    “啊!”保镖松开了安琪儿,安琪儿直接向后跌去。

    安夏儿回头对魏管家道,“回头让人帮我去把‘nel’殿堂签收过来。”

    “是,少夫人。”

    魏管家应着。

    安琪儿就看着,一行轿车从她面前开了过去。

    她咬着打颤的牙齿,“安夏儿,这是你逼我的……”

    紧握的手心里,被指甲刺出的血顺着手滴下来。

    突然,她想起刚才安夏儿叫那个女子——

    “南宫小姐?”

    在国内,这个姓的豪门鲜少听到,但国外就不一样了……

    ——————

    医院,医生很快就为南宫蔻微诊治,并很快安排了一间高雅的病房。

    因为在浅水湾外面吹了一点风,南宫蔻微躺在病床上,情况更严重了,护士在一边为她进行的物理降温,安夏儿看着床上难受地蹙着眉头的南宫蔻微……

    一个小时后,南宫蔻微恢复了意识。

    “南宫小姐醒了?”安夏儿微笑看着她。

    “……”南宫蔻微看着坐在病床前的安夏儿,“安夏儿小姐?”

    “刚才在路上,南宫小姐不该下来。”安夏儿道,“你本来在生病,下来又吹了风,回到车上就昏迷过去了……”

    “诶?”

    南宫蔻蹙着眉。

    “……”

    安夏儿看着她,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很抱歉。”南宫蔻微轻声说,带着感冒高烧坚难地喘着气,“我当时看到那位小姐想动手,一时太震惊,什么也没想就下去了……”

    “那是我的事。”安夏儿道,“但南宫小姐你这病情一加重,就麻烦了,估记得住几天院……”

    “没关系。”她道,“反正……我也不想回去,目前也没地方去。”

    安夏儿拢着眉。

    “反正一回去,哥哥肯定是带我去陆家吧。”她难受地微笑着,“我不想给陆先生和安夏儿小姐添麻烦,能在外面呆多久就多久吧。”

    护士长正候在旁边,“那,陆少夫,给这位小姐办住院手续么?”

    “……”安夏儿心情有点复杂,后点了点头,“去吧。”

    “好的。”

    护士退了出去。

    南宫蔻微看着安夏儿,“安夏儿小姐,请问……你和那位小姐的事,解决了吗?有什么麻烦的话还是跟陆先生说一声吧……”

    “不用了。”安夏儿笑了下,将脸边的头发拨到耳后,“……她算是我以前的一个姐姐吧,后来发生了点事,现在关系不好,不,现在是敌人。不过我们敌对的立场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她现在奈何不了我。”

    南宫蔻微听着,点了点,“是吗。”

    安夏儿轻轻点了点头。

    病房安静的空气中,南宫蔻微吹了下冷风后,感冒回发烧,咳了好一会,安夏儿看着她纤细手腕上正在输液的管子,心里一时有些不忍。

    “南宫小姐是否怪我让你搬出了浅水湾?”安夏儿问她。

    “哪……哪里的话,咳咳!”南宫蔻微咳着,“是我打扰你和陆先生了。”

    安夏儿侧开脸,感觉看到她生病难受的脸,心里更加复杂,“虽然是陆白让你离开的,但他多少是顾及我的感受,南宫小姐在生病,让你离开,可能听着有点冷漠,不过希望南宫小姐能理解。”

    安夏儿道,“我不是讨厌你,南宫小姐可以当作,是我想和陆白过安静的二人世界,可能有客人来会让我觉得多少有点不自在。”

    “……我明白。”南宫蔻微微笑看着安夏儿,“安夏儿小姐不用解释。”

    “刚才在路上碰到安琪儿的时候。”安夏儿想了想道,“南宫小姐为我生气,我表示感谢,但为了我和陆白之间不会产生隔阂或矛盾,很抱歉,南宫小姐,我不能接你回我们住的地方。”

    南宫蔻微怔了一下,接着摇了摇头,“……不,安夏儿,你别这么说。”

    “刚才听到南宫小姐不想回去,估记对s城也陌生,没地方去,其实我刚才也想过要不要先请南宫小姐跟我回去。”安夏儿想到这,笑了笑,“不过,还是算了吧,你要是觉得我小气我也不反驳。”

    南宫蔻微似乎没想到安夏儿会说这些,刚才说什么,安夏儿便道,“不过南宫小姐请放心,你既然过来了,怎么说也是我们的客人,你安心在医院养病,我会让医生护士加倍好好照顾你,我若是有空也会过来,并且我会留下两保镖在这里,安全问题南宫小姐不必担心。”

    “……谢谢。”

    南宫蔻微微笑着。

    “如果。”安夏儿想了一下,“南宫小姐病好了以后,还是不想回去的话,你看看你有什么打算或想去哪,我会让你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好。”南宫蔻微睫毛沾着泪花,“谢谢安夏儿小姐。”

    说实话,安夏儿看到这个南宫蔻微只身一人前来s城,如今生病了住在医院……她心里是很不忍的。

    毕竟这南宫小姐在这又没熟人的话,住在医院也太冷静,先接回他们的住处照看着……这也是正常的。

    但安夏儿还是选择用决绝的态度面对。

    因为不管南宫蔻微有没有恶意,但她好歹名义上是陆白之前的未婚妻,跟他们住在一起的话,安夏儿知道自己心里肯定不会好受的——

    这样一来,跟陆白准会吵架。

    “还有一件事。”安夏儿看着病床上的南宫蔻微,“不管南宫小姐心里有没有介意过,但我觉得有必要跟南宫小姐声明一下。”

    “诶?什么?”南宫蔻微看着安夏儿。

    “南宫小姐,就算你是南宫家和陆家给陆白订下的未婚妻,不过,在这件事上我并不打算作任何退让。”安夏儿道,“第一,我爱陆白;第二,我们结婚了,不会离婚;第三,且不说陆白并没有同意你们订亲的这件事,这只不过是陆家和你们南宫家单方面的决定,就算你们说是陆白先毁了婚约娶了别的人,但在我看来,这也不算他毁约……”

    还在找”总裁大人超给力”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医世神凰〕〔吾乃六耳猕猴〕〔老子是不周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