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汉魏文魁〕〔总裁带娃绑嫁我〕〔来自地狱的男人〕〔相思扣之殇〕〔都市无限嚣张〕〔意志道〕〔58号实验室〕〔木榭的锦瑟雕年〕〔乱世桃花错若儿不〕〔弈棋者〕〔我的高冷大小姐〕〔狂女鬼君〕〔未婚妈妈之高官爱〕〔宠妻入骨:总裁欺〕〔霸道小叔,请轻撩〕〔(快穿)祖师奶奶她〕〔超级兵王叶谦〕〔官场痞子小说〕〔学霸的诸天神豪系〕〔加州第一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45章水火不容的兄弟!
    伊布原本以安夏儿会过来用晚餐,担心她面对生人会拘束,所以才故意留在下来打算为安夏儿介绍艾尔。

    听到艾尔的咳嗽声,伊布赶紧走过来,“艾尔先生,你还是早点休息吧,西蒙少爷那边先由他去……”

    “艾尔过了好一会才停了下来,收起了手巾,抬起的脸庞上眼神里透出惊人的寒意,“这阵子你先别去管‘mocha’公司,让人去和警方一起调查一下大使馆的事,你亲自跟进调查的进度,我怀疑这件事跟西蒙有关。”

    旁边两个女仆送来了他的药,半蹲着,用绝对恭敬的姿态等着他用药。

    “什么?”伊布瞪大眼睛,“艾尔先生,你是怀疑……怀疑西蒙少爷他想对陆少夫人……”

    后面的话,伊布都不敢接下去。

    因为西蒙好歹是珀切福家族的二少爷。

    如果大使馆发生爆炸的事是有人想对陆少夫人下杀手,这是西蒙做的话——那就相当于西蒙想要取陆少夫人的性命!

    这是个无比可怕的事情!

    可怕到,伊布知道连艾尔都不敢将这猜测告诉陆白,如果陆白知道珀切福家族的人杀他老婆,会怎样?陆白会因为艾尔的关系,而不与珀切福家族计较么?

    悬!

    “之前帝晟集团的新产品都是第一登入北欧的市场,自从我病情加重,西蒙接手珀切福斯能源公司后……咳咳,帝晟集团的产品进入北欧市欧就频频受到阻碍。”艾尔眼底一蒙寒雾升起,带着洞悉,“这件事,只有作为北欧最大的商业巨头珀切福斯能源公司的掌舵者能做得到。”

    如西蒙所说,如今珀切福斯能源公司已经在西蒙那个代理董事长的掌管之下,而艾尔的身体条件并不允许经常外出——

    他基本上大半年没去过公司了,连上回在z国极光岛的‘美利坚商会’会议都是由西蒙代为出席。

    “可……可西蒙少爷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伊布脸上渗出豆大的汗,“大使馆出事,这会引起国际纠纷,会恶化瑞丹与z国的关系,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他若是将陆少夫人炸死在大使馆,一来可以打击身为‘美利坚商会’主席的陆白,谁都知道陆白跟他的妻子恩爱,陆白若痛失爱妻必定会萎靡不振吧?”艾尔说道,“那陆白也许会因此辞去‘美利坚商会’主席一位,西蒙认为,如此一来,他就有机会了……”

    “这,西蒙先生不敢这么做吧?”伊布难以相信,“艾尔先生,会不会有别的可能?”

    “别的可能?”艾尔端起女仆举着的托盘上的药,一口喝完,“就算没有让陆少夫人死在大使馆,z国驻瑞丹的大使出了事,也会引起瑞丹与z国的矛盾,轻则恶化两国关系,重则两国开战,z国与瑞丹的外交关系出了问题,既使陆白是世界首富,也不可能不顾及两国关系,继续让帝晟的产品登上瑞丹市场吧。

    如此一来,西蒙的目的不是达到了,彻底阻止了帝晟集团的产品覆盖瑞丹。谁知道他是不是疯了,敢打‘美利坚商会’主席一位的主意。”

    “可西蒙少爷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伊布始终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冒险做这些事?陆白的手段可一向残酷,那个南宫家族都被他一手灭了,他就不怕连累着珀切福斯家族……”

    “因为他就是个疯子,以为能跟陆白比。”艾尔极平静地骂了一句。

    “……”伊布咽了咽,“会不会是想跟艾尔先生你作对?艾尔先生你的朋友,所以西蒙少爷就一定要对付?”

    艾尔与西蒙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两兄弟的关系一向不好,这伊布知道。

    与大部门名门的嫡庶夺取情况差不多,艾尔与西蒙一向水火不容,亲情?血缘?对他们而言,不存在的……

    有的只是从未退下过贵族历史舞台的名利阴谋的权斗!

    艾尔没回伊布的话,抬起浓密的眼睫,“又或者,他有其他丧心病狂的打算……”

    “打算?”

    “该死的,他就是一天不惹事都不舒服。”艾尔紧握起拳,在人面笑面春风,但暗下也是个心思缜密的阴谋家:

    “如今正是珀切福斯家族与王室联姻的关头,他竟想挑起两国的矛盾,真是找死,若是查出大使馆的事与他有关,别说陆白,女王陛下会杀了他!”

    而西蒙死不死与他无关,他担心的是,女王会不会因此降罪于珀切福家族。

    “艾尔先生,这件事过于重大……”伊布脸色也变了,“如今这些还只是猜测阶段,我们还是别下定断先。”

    “你是说,我会猜错?”艾尔一双咖啡眸子冷冷扫过来。

    “不敢。”

    伊布马上低下头。

    “整个瑞丹乃至北欧,除了他西蒙,我想不到会有第二人敢做这件事。”艾尔将喝完药的杯子扔在女仆的托盘上,霍然起身,“明天派人去协助警方的调查,你既然也在现场,尽量别让大使馆的事牵扯到了陆少夫人身上。”

    伊布对着艾尔的背影低下头,“艾尔先生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直起身后,伊布紧握着手,作为艾尔身边的心腹,他绝不只是被艾尔派去管理‘mocha’公司的顾问而以,他还是珀切福斯家族的家臣,当然,是忠心与艾尔的家臣。

    “你们。”他对正在收拾餐厅餐具的女仆们道,“谁把刚才听到的泄露出去个半个字,小心性命。”

    所有女仆停下手中的动作,垂下头和手站好,“是。”

    但伊布也只是为了保险起见才特地交待,其实在珀切福家族,不论是管家还是下人,都没有人敢违抗当今的家主艾尔,贵族的主人对于仆人来讲,代表一切,是如上帝一般的存在。

    在贵族的强权之下,下人的性命被掌握在主人手中,这一点在欧洲特别是君主立宪制以王室贵族为尊的国家尤为常见。

    当晚,如秦修桀和秦桀下午所商量的一样,秦修桀带着一半的人去休息几个小时,休息,对于高效工作非常重要。

    斯蒂芬管家让下人送吃食过来时,晚上八九点。

    祈雷在门外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接下餐厅,敲了两声门后,亲自推进来。

    “吃点东西吧。”祈雷将餐厅推到一个桌子旁边,一边打开餐碟的盖子,“哦,珀切斯家族里还有z国的厨师么?根本就是我们z国的夜宵样式嘛!”

    对面,安夏儿躺在沙发上,将手机捂在胸口,嘴角带着笑。

    看上去像像通过一个电话,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甜蜜。

    “很正常嘛。”她道,“就像我家有西厨一样,西方的贵族家里有东方的厨师也并不奇怪。”

    说着放下手机,走过来,“好,确实有点饿了,我吃点。”

    “看你笑的,一脸春心荡漾的,不知道还以为你恋爱了。”他们两个人呆一块的时候,总是会无所顾忌的开玩笑,祈雷吐槽说道,“谁能想到你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

    “喂喂喂,你什么意思呢,意思是我老了么?”安夏儿吃着东西,猛地抬起头看着祈雷,“我可告诉你啊,祈雷,就算是普通女孩子,你敢说她老说她丑,你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嘁!哪能呢,谁说你老你丑了,我有那个胆子么?”

    “哦?”

    “咳咳……我是说,我有那么挫的眼力么。”祈雷背后在桌边站好,等着她吃东西,“其实你比读书时候漂亮多了,那个时候怎么说呢,清纯,对,就是清纯,现在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有让人移不开眼睛的魅力。”

    “行啊,学会油嘴滑嘴了?”安夏儿笑道。

    祈雷眼睛到处转,吹吹口哨,他去泡妞绝壁也是高手啊!

    “不过陆白在这,你敢说这话,小心落得一个调戏我的罪名哈。”安夏儿提醒他,“我们之间随便开玩笑,陆白那大叔,他听不得这种玩笑。”

    “切,谁会那么傻。”祈雷说着又思索着什么,“我只是感觉幸好在大学时,你没有被其他男生给追走啊,不然,哪有现在你跟陆白的事啊?哦,还有你们那三胞胎,估记也没了。”

    “喂喂喂!”安夏儿差点被口里的食物呛到,“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不知道当时k大有多少人追我?”

    “那是你自己迟钝。”祈雷嗤了一声,“你没有发出你走在校园内,路上,周围的目光都在你身上?回头率极奇高,让百分之九十的男生行注目礼的那种?眼瞎了?”

    “……”安夏儿咽了咽,“不是因为我是安家的二小姐么?人家想看我笑话么?”

    “得了吧,还安家二小姐,k大出自名门的学生可多了去了,当时的安家一个二三流名门也值得注意?”祈雷摇了摇头,“清醒吧你,夏儿,那些男生在窥觑你的美貌!”

    “……”

    安夏儿目瞪口呆。

    原来是那样?

    “不过那些人觉得你高高在上,不好搞定,所以不敢冒然追求。”祈雷又说道,“对,当时还有传闻你是慕斯城的女朋友,还有安家的三少爷和四少爷也时不时就会来k大,所以才没有哪个男生敢靠近你,连我也被他们用眼神警告过好几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网游之我能看到数〕〔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凝脂美人在八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