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里的冒险家〕〔法师网〕〔重生,将门嫡女〕〔占星诡事:鬼夫大〕〔龙神至尊〕〔三界主宰〕〔鱼姬妖娆:圣主大〕〔甜妻重生:总裁,〕〔天才小农女:学霸〕〔重生之军婚惹火〕〔狂帝尊天〕〔仙域天尊〕〔重生军婚宠妻:时〕〔隐婚甜宠:大财阀〕〔妖妃当道:狐系王〕〔豪门少奶奶:谢少〕〔我的老婆是狐仙〕〔甜蜜娇妻:大神,〕〔都市全能至尊〕〔反派不洗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妻如玉 261章 脑子混乱
    ,!

    陀陀哥担心的说:“我们先别出声了,可能被那个人听到,不要惊动对方了。”

    顾含雪让他不要担心,说窃听器与对方的连接线已经被切断了。

    陀陀哥这才放下心来,他望着我,考虑了一下说:“牛根,不如我们找个高手来,看看这窃听器到底跟谁的手机联线的?”

    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顾含雪便喊来了垅少,垅少又找了这方面的一个专家来查找这个窃听器所连接的手机,没隔多久,就找到了……

    望着电脑上那串熟悉的手机号码,我两眼发黑。

    大家都紧张的盯着我看,生怕我想不开一样,我撇过脸去,不想让他们看到我难受的样子,于是拿出手机就给那串号码拨了一通,对方的手机接通了。

    当听江晓美的声音时,我感觉自已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刚想说话,江晓美就高兴的说:“牛根,我有惊喜给你!快来四月天酒吧!”

    她讲完这些挂断了电话。

    我慢慢的放下手机,说:“我得去一趟四月天酒吧。”

    垅少面无表情的说:“江晓美回四月天酒吧做驻唱了。”

    我应了一声,迷迷瞪瞪的离开了水玲珑,打车去了四月天酒吧,一路上,我的脑子混乱极了,满脑子里全是江晓美身影,想着她为我而来,但我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

    越想越头大,越头痛。

    想着痛着就到了四月天酒吧了,刚走进去,首先看到的是五彩宾纷的花海洋,地上,屋顶,包括吧台,楼梯上,舞台上,全部都铺满了各色玫瑰,处处可见玫瑰花做成的花球和花灯。

    舞台下,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们疯狂释放着白天压抑着的个性,舞池中狂野的躁动着。忽然,整个酒吧一片漆黑,音乐立即停止了,在一片惊叫声中,舞台上忽然打出一束光,一个穿着吊带金黄色的长裙的女子站在舞台中央,她长发披在肩膀上,头上戴着一个漂亮的玫瑰花环,她的裙摆周边全被玫瑰花围着,如同一个高不可攀的公主,衬的她雪一般的肌扶脸蛋更加娇美,她的五官在经过一番精心修饰后,虽然算不羞花闭月,却也让人心动不已。

    “江晓美。”

    当我小声的叫出她的名字时,在场的所有客人也都认出了她这位曾经的夜呈后,兴奋的手舞足蹈的喊着她的名字,她拿起话筒,平静的看着大家,说:“今天,我想给大家唱一首自已写的歌,并把它送给我最爱的人,我想跟他说,我以前犯了错,伤害过他,但现在,我希望能跟他好好的在一起。”

    我的眼睛有点湿润了,只听到她夜莺般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还爱我吗?你是我最爱的人啊。你能抱我吗?你就是我最爱的他。你能吻我吗?我想成为你最爱的人……你还疼我吗……”

    在她唱到最后,她已经是泪流满面。我慢慢的走上舞台,在众人的掌声及口哨声中把她拥入怀里,她羞涩的把脸埋进了我的怀里,温柔问我说:“能让我爱你吗?”

    我的心抽搐了一下把她紧紧的抱着,呜咽着说:“江晓美,我们结束吧……”

    当我听到所有人高喊着在一起,在一起时,我伏在江晓美的耳旁说出我们要结束的时话,我只觉得身体的每一块皮肉就象被人拿着小刀一块一块的在片着,疼痛得没完没了。

    江晓美难以相信的抬起头来望着我,流着眼泪,说:“我不要。”

    看着她受伤的样子,我那种说不出来的痛,让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我紧紧的握拳头,说:“忘了我吧。从现在起,我牛根不会再爱你了,我们结束了,我们就当作从来没有见过。”

    江晓美哭得跟个泪人似的质问我为什么?她的双手紧紧攥着我胸前的衣服,话筒就抵在我的下巴,这时我粗重的喘气声透过话筒传到在场的客人耳朵中,异常清晰。大家好像发现了我们之间气氛不对,台下顿时出奇的安静,所有人都张着大嘴巴等着看我俩的笑话。

    我把手放进口袋里,手里捏着那枚窃听器,还是不忍心揭穿她的面具,最后决定把一切错误和争议都留给自已,我定了定,说:“对不起,我有了心上人。”

    当江晓美听到我这么说,手中的话筒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她慢慢的蹲了下来,就像一个泄了气波儿,一点力气都没了,台下即刻传来一阵叫骂声,这下还有人朝我的身上砸矿泉水瓶,甚至还有人把自己的拖鞋丢向我,有几个酗子冲过来想揍我,很快被看场子的裘劲天他们给拦下了。

    我瞧着江晓美,听着痛不欲生的哭声,很想上前去问她有没有真心爱过我,如果是真的,她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欺骗我?如果不是,她又为什么要哭得这样伤心,看起来她就是真心爱我的。

    我深深看了一下江晓美,我纵身跳下了舞台,在黑暗之处,有人推了我一下,还有人朝我的脸上吐口水,所有人都在骂我是一个渣男,我心里不免有些发笑,这群人总能时不时的就换男女朋友,在这一下居然变成了一个个‘正义卫士’,都在说我是一个‘人渣’。

    浑浑噩噩的从四月天酒吧离开,一辆车停在了我的面前,我猛的抬头看到顾含雪正坐在车里看着我,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她问我要不要找个地方喝一杯?我这下恢复了神智,点了点头说就去鼎湖吧,我想也该去一趟了。

    顾含雪点了点头,开车带我真奔鼎湖。现在的我其实真不想去喝酒,只是不想驳了顾含雪的面子。

    还没到鼎湖,一个从未见过的号码打进了我的手机,我按下接听键,一个极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他说:“如果不想你的兄弟另一条腿也废掉的话,立即带上我想要的东西到地下斗狗场来。”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感觉到眼皮不停的在跳来跳去。

    顾含雪问谁的电话?我说不知道,接着把事情跟她说了,她沉沉的说道:“他们抓了陀陀哥去斗狗场?这么说黑耗被别人盯上了?”

    我肯定的点了下头,说没错。这下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了,想着会不会是我爸的仇人找上门来了吧?这个黑耗是不是他的宠物呢?是不是来找我报复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医世神凰〕〔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吾乃六耳猕猴〕〔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