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难宠,医妃难〕〔生存的价值〕〔纪三少的绯闻蜜妻〕〔萌妻难哄,首席宠〕〔无敌杀手俏总裁〕〔娇妻在上:霸道总〕〔乱宋之水浒风云〕〔随身系统:花农俏〕〔妙手偷天〕〔人道鼎新〕〔爱情冒险家〕〔草根小师叔〕〔我的脑内作死系统〕〔凡人穿越生存法则〕〔舰娘流浪中世纪〕〔大宋好相公〕〔明末达人秀〕〔龙组战兵〕〔我的邻居是皇帝〕〔抗日之超级战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妻如玉 194章 惹下麻烦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说的话好狂妄霸气,她敢说敢做,因为她是顾含雪,她是花都城绝色美女,所以,她再霸道也有人拥护。而我,在她说话的时候就把背挺直了,在众人的注视下,我指了指身边的黑耗,说:“大家一定记住它的名字,它叫黑耗。”

    这一下,没人再笑话我了,所有人都是全神贯注的看着我和黑耗,许久,有人忽然大声喊了一声‘猪王’,然后全场都喊了起来‘猪王’。

    这一下,我感觉心里无比的畅快!

    正沉醉在这种让气氛当中,楚帆阴沉着脸朝我走了过来,我有种怕怕的感觉。

    楚帆的眼神在我和顾含雪的脸上转来转去,眼睛里透出一寒意,这股寒意可以把人冻死,他说:“好一对姐弟,我都快被你们两个姐弟情意感动得哭了。”

    顾含雪微蹙着眉头,说道:“楚大少这是斗猪场,是看比赛的,如果不是,我们这就不欢迎你了。”

    所有的人又纷纷的议论起来了。

    楚帆是谁?他就是花都城年轻人一代权力的代表,他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像哈巴狗一样要他讨好他,巴结他,拍他马屁。就是垅少,对他也要礼让三分,没有人敢像顾含雪这般对待他?

    楚帆阴沉着脸,我心里叫不好,只听他说:“顾含雪,你这是什么意思?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让你这地下斗猪场,还有你这个鼎湖会所都变成一座无人观顾的死城!”

    一下子场子里气氛变得很紧张,顾含雪低声说:“你想干嘛就干嘛,如果你那样做的话,我一辈子都看不起你。”

    听到顾含雪这么说,楚帆的眼神更加寒冷了,这种冷意真是刺骨,我都打了个哆嗦,哪晓得他气极了,反笑着说:“我就不让你如意,我就要让这鼎湖风风光光的开着,要这地下斗猪场生意兴隆,要你看看我楚帆在花都城真正的实力,要你晓得,你当初抛弃的男人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我顿时给楚帆掬了一把同情泪,顾含雪只是不屑的笑了笑,还真是欺负人。

    楚帆也觉得无趣,何况这么多人,他气得的转身离去,垅少看了顾含雪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跟着楚帆走了。

    我终于松了口气,竖起拇指低声说:“姐,顶呱呱!”

    顾含雪扬着眉看向我,问我为什么夸她?我说:“你刚才用的那招可好了。”

    顾含雪淡然一笑,说:“你都看出来我是用的激将法,那楚大少爷那种心思缜密之人怎么会看不出来?他只是装作不晓得罢了。”

    我问她什么意思,她说算了,不说也罢,只是一场孽缘而已。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明白了几分,垅少说的没错看来楚帆真的嘴硬心软的人,就算他有时口不择言,但他对顾含雪的爱是真心的,他刚才看起来是在生气,他实际上是在告诉所有的人,他是要照顾含雪和鼎湖会所的。

    相信有了楚帆的照顾,谁要是想要动鼎湖的歪脑子,也得掂量掂量自已有多少斤两。

    接着,顾含雪让人把熊振南给架了出去,鼎湖暂时需要整顿也就关门谢客了,熊振南的手下走了一半大半,还有一半留了下来,请求顾含雪收留。

    顾含雪望着他们,说:“我顾含雪也不是一个不讲感情的人,你们即然选择留下,我就会善待你们,但是我平生最痛恨那些看着锅里还想着碗里的人了,如果你们在这里玩什么花样的话,你们就得小心了,看看我是个怎样的人?”

    她说话总是这么轻言细语,但很能憾动人心,留下来的人立刻表忠心,说他们绝对是一心一意跟含雪姐,以后全凭顾含雪差遣。

    顾含雪看向我,说:“你们都抬起头来,我着我身边的这位,他是我弟弟牛根,他跟我一样都是鼎湖的老板,他的话就是我的话,你们要无条件的听他的话,懂了吗?”

    这群人立刻喊道:“懂了!”

    于是顾含雪让大家解散了,正在这时,有人来找她,她让我去办公室,然后便离开了。

    当顾含雪回来后,她的神情好异常,她把我叫到一边,我小心翼翼说:“姐,发生什么事了?”

    顾含雪认真的点了点头,说:“牛根,黑耗今天帮忙打了一个漂亮的胜战,但给你惹下大麻烦了。”

    我不明白的看着顾含雪,她接着对我道:“刚才有人跟我说黑耗被人认出来了,它是城里一个有钱有势之人的宝贝,但八年前消失了。”

    黑耗是我爸留我的,有钱有势之人,我爸?

    黑耗是我爸留给我的礼物,但它的主人还是个有钱有势的人物,难道我爸是有钱人吗?

    这个想法一萌出来就被我给否决了,因为记忆里我爸是个非常普通的百姓的人,不善于言谈,也不喜欢交朋友。如果他真的是个什么人物,就算他要隐姓埋名什么的,也不至于要让自己的妻儿过苦日子吧,自己跑去做苦工。还有一点,如果要真是黑耗能暴露他的身份,他怎么可能要把它领回家呢?

    我跟顾含雪说:“这个黑耗是不是我爸爸偷了那家有钱人的呢?”

    回想一下,我爸有一天是忽然牵了这头猪回来的,细想一下,偷的话还算比较符合你情理。

    顾含雪却立马拍死了我这种设想,她说:“这黑耗就是山野中的小野猪,如果它真的是你爸偷来的,能跟你们这么亲近吗?想想,以它的野性,它能不咬人吗。”

    她这么一说,我也无语了,不由得满心狐疑。

    顾含雪想到了什么,说道:“我晓得了,你爸很可能专门是给那有钱人养宠物的人。”

    我低着头说这不可能,我爸就是一个砌墙工,他是在工地上摔下来后就去逝了。

    顾含雪问道:“你亲眼见到了吗?”

    我被她给问住,一下子傻了,她连忙解释的说:“牛根,你不要误会,我只是说一下我个人的想法,如果你爸真的要隐瞒身份或者职业的话,他很有可能跟你们说了慌话,毕竟不是一般的人家可以把黑耗带走的,那个人告诉我说,黑耗曾经是很名的,它总是不让生人靠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婚心动魄:神秘人〕〔重生空间:慕少,〕〔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最强军婚:首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