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魔志·盛世君华〕〔校花的贴身仙医〕〔绝品废材:邪尊的〕〔独宠一世:总裁老〕〔花都绝品小道士〕〔山里那些女人〕〔提拔〕〔首长红人〕〔邪皇霸宠:腹黑儿〕〔逍遥大亨〕〔逆流2002〕〔重生之娇娘军嫂〕〔闲臣风流〕〔神话禁区〕〔水墨田居小日子〕〔我有一个时空门〕〔第一宠妃:遵命,〕〔大仙官〕〔梦游诸界〕〔农门小医妃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妻如玉 134章 满是内疚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如玉被气晕了头,没有看出我害怕的样子。

    她眼神里都要喷火了,死看着我,竟然脸上显出一丝丝难过,说:“好,想死,成全你!”

    我的心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呼吸也快窒息了,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些,做出不怕死的样子,同时努力挤点笑容。

    我感觉如玉用刀划破了我脖子上的皮肤,刺痛感越来越重,隐约觉得脖子上的血正在往外流。

    如玉惊愣了一下,说:“真的不怕死?”

    “我怕呀,但是我现在不会再向你低头了,你杀了我吧。”我说。

    如玉气呼呼的把刀收了起来,吼道:“你有种。”

    当时我心想,如果什么都不顾了,就没什么好怕的。

    如玉丢下我就离开了包厢,我拾起那还没烂的手机,用里面的相机功把自己的脖子照了下,发现脖子的伤口并不深,只是划伤了一点而已,没什么,于是我也出了包厢。

    没走几步,我发现自己全身都疼了起来,可能前面被她左一脚右一脚整麻木了不知疼痛,这下才知有多疼。望着那恶婆娘的身影,想想她的力气有多大。我庆幸自己走运跟她离婚了,不然都会被她打死去。

    如玉回到原来的坐位上,她看了一下随她而来的我,然后对酒吧许老板说:“这里以后就交给牛根打理吧,以后我不管了。”

    讲完,她把手一挥,说:“走!”她的小弟及保镖就跟她离开了。

    大家都是用惊奇的眼神看着我,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让如玉把看场权交了出来,那许老板更是不懂,他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我。

    我从桌上抽了一张餐巾纸,贴在了受伤的脖子上,然后冲着如玉离去的背影说:“老婆,你亲我的时候注意点,看脖子都咬出血块了。”

    如玉猛地转过身来,怒视着我,我呵呵的说:“对不起,我忘了,我们离婚了。”

    “你们是夫妻?”许老板睁大眼睛看着我。从他的神情中可以看出他根本不相信。“如玉是你老婆?”他又问了一遍。

    我说:“没错,正经八百的老婆。”

    他哦了一下,无不佩服和羡慕的看向我,我看着他笑了笑,然后跟他握了握手,说:“真不好意思,刚才吓倒了你吧,酒吧里砸坏东西你写清单给我,我都照赔,以后我们就是合作关系了,以后的生意一定越做越红火。”

    说到这里许老板很认真的看着我,他没有羡慕之情了,然后结结巴巴的说:“这……我想想,我想想。”

    我有些不悦,刚想开口说话,裘劲天就把匕首拿了出来,匕首抵着许老板的耳朵,许老板被逼得退了好些步,一股屁坐在了沙发上。

    许老板吓得脸色发白,身子发软,我说:“许老板,我晓得你现在不相信我能力,但我可以保证只要我接管你了的酒吧后,绝不会出问题。”

    许老板看了一下我身边的裘劲天,他有些紧张的说:“好,就拜托牛根老弟了。”

    我笑了笑对着裘劲天说:“把东西拿出来。”裘劲天便从身上拿出一份早就准备好的协议给了我,接着我就把这份协议交给许老板看,他的脸拉得好长好长,说:“这是分成协议?四和六的分成。”

    我说:“对呀,我四你六,要不要五五分成呀。”

    许老板叹了口气,然后抹了一下头上的冷汗,无奈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拿着许老板签的协议,心里高兴的不行了,但我还是把这份喜悦深深埋在了心底,说:“明天我找人来装修,放心,很快会开业的。”

    讲完,就带着裘劲天陀陀哥及兄弟们走了。

    我们一群人就浩浩荡荡的出了酒吧,我和陀陀哥上了裘劲天的车,我觉得太疲惫了,就靠在座位上反省起来,感觉太危险了,如玉差点要了我的小命,但那个收获同样令我激动不已。

    坐在车里全身还在颤栗,如果自己不是总在提醒自己,裘劲天及陀陀哥肯定会发现的,这是发怵与喜悦所至。

    “牛根,可以呀!”陀陀哥笑了笑,拍拍我的肩膀说。

    我忍着全身的酸痛说:“我也是被逼的,但我晓得了一个道理,人要狠,才能站得稳。特别是我这样的无名小辈,想要爬得高,光努力是没用,要够狠,才可以。”

    我看手里的协议,胜利的喜悦很快就被浓重的自嘲取代。以前自己老实,本分。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别人,唯一的希望就是平平安安,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可大家都欺负我,看不起我,让我无路可走。

    现在的我,装的嚣张,凶神恶煞,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别人怕我了不敢欺负我,还可以被我欺负,也不敢出声,我觉得好好笑。

    陀陀哥递了根烟给我,我猛吸了一口,看着这灯火通明的花都城,低声说道:“我们这群无名小辈,为何求生存这么难?”

    “世界上哪有几个人一辈子都是一帆风顺的?穷人有穷人的悲哀,富人有富人的烦恼,能过的舒心如意的没几个人。”陀陀哥拍拍我的肩膀说。

    我看着陀陀笑了一下,默然了。

    裘劲天突然说道:“牛根,我想你得去一下盛谷溪,谭武兄弟俩想放人,可黄娟不愿意走。”

    怎么回事?心想黄娟这是要做什么?入戏太深了?

    我连忙要陀陀哥上了另一辆车,带兄弟们去四月天酒吧喝酒庆祝,然后我和裘劲天开车去盛谷溪。

    到了西餐厅,我看见黄娟依然保持着我走的时候的姿势,我知道她一直紧绷着神经。于是我招手示意让谭武他们出去,我说:“黄姨,我们走?”

    黄娟看到我,这才缓过神来,白皙的脸上带着几分不安,说:“你……你帮我把绳解了,我不要他们解。”

    我一听笑起来,说:“黄姨,你就是想等我来解绳的吧。”边说我边把绳子解了,这一次,我倒没有那些浪漫情怀,满是内疚,绳子把黄姨的胳膊都勒出了一道道红印。

    我内疚的帮她揉了下胳膊,说:“黄姨,实在对不起,很累吧。我没想到绑得这么紧,把手都绑红了……”我说:“我帮你揉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神医狂妃:邪王的〕〔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