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余白杭〕〔养成系超人〕〔重生之修仙玉佩〕〔婚非得已:盛先生〕〔囚婚〕〔放开那个原始人〕〔我的大小仙女〕〔快穿:反派男神,〕〔变声大佬〕〔全球狙杀〕〔穿越七零:农媳翻〕〔燃钢之魂〕〔神级卡徒〕〔权色声香〕〔海贼之不祥暗影〕〔一夜危情:豪门天〕〔女总裁的特种兵王〕〔雨中猎人〕〔大侠给跪〕〔带着地球去封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354章 穷孩子的权力(绿-dear)
    “哪两点?”我问刘悦。

    刘悦也喝了一口茶,说:第一就是要改名字呗,我本来名字叫刘悦嘛,我爸给我起

    的,我爸妈生我那时候,有一个歌星叫孙悦,就唱《祝你平安》那个,我爸喜欢听孙

    悦的歌,就把我的名字,也弄成了一个“悦”字,我叫了十八、九年的刘悦了,舒老

    板非要我改名字,至少他在的时候,我得用那个名字称呼自己。

    “什么名字?”我问。

    刘悦说:舒小诺。

    “哦?这可新奇。”我笑着说。

    刘悦说:至于第二点呢,就比较让我难受,他每天下午过来,让我伺候他喝酒看报

    这段时间,我必须要喊他爸爸!

    “喊他爸爸?”我问刘悦。

    “对啊!”刘悦点头,说:挺让我别扭的,但我想着,既然是做工,工资又这么高,

    喊“爸爸”,没什么受不了的,我也就答应了。

    我说这不对啊,你刘悦从出来打工开始,是完全不能接受“性骚扰”的,怎么到了这

    儿,人家让你喊爸爸,你都乐意了呢?你不觉得人家让你天天喊“爸爸”,算挺侮辱

    人的事吗?

    刘悦说:我们穷人家的小孩,出来打工赚钱,总是要受委屈,但是有些委屈,我们

    能受,有些委屈我们不能忍,性骚扰和潜规则我受不了,但喊“爸爸”的委屈,我受

    得了,所以我就干了这份工——没错吧?

    我刚想说话呢,结果刘悦又说了一句话,让我心里触动不已。

    她说:有钱人可以选择任何喜欢的生活,这是有钱人的权力,咱们穷人家的小孩,

    没那么大权力,但挑选自己能忍受得了的委屈赚钱糊口,这个权力,总得有吧?

    “得有。”我叹了口气。

    刘悦笑着说:不过我这儿过得倒是挺好的,那舒老板从来不跟我说重话,每句话说

    得都特别轻,而且他还说,如果哪天他不在了,他的财产,都留给我——这个我觉得

    他是哄我玩呢。

    或许真不是舒南华哄刘悦玩。

    这里头的事,我大概明白了,我一个多小时前,在花旗日报社的茶室里,不是听叶

    望说了么——他说舒南华有个女儿下落不明,叶望知道舒南华女儿没死,但是舒南华

    却认定自己女儿死掉了。

    舒南华花重金把刘悦雇到这儿伺候他喝酒、看报,并且还开出那么高的工资,应该

    是刘悦有某个地方,很像舒南华的女儿。

    至于舒南华给刘悦改的名字“舒小诺”,我想,“舒小诺”应该就是舒南华女儿的名字。

    这人生啊,总是建立在“误解”之上。

    舒南华把“刘悦”误解成了自己的女儿,他每天那么忙,但总是要在下午,来这个地

    方喝酒、看报,感受到“女儿”陪伴的温情,哪怕这个女儿,只是他花钱雇来的一个

    “替代品”。

    可刘悦总是把舒南华误解成了一个“奇怪”的有钱老板。

    生活总是充满无奈和幽默。

    我和刘悦又继续聊着,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我现在就专门等舒南华了——从舒南华

    重金让刘悦在这儿陪伴他,他每天准时来这儿感受“女儿”的伺候,我就断定,叶望

    说的办法,肯定管用。

    我如果以找到舒南华女儿为筹码,让舒南华说出“观心子”的藏身之处,肯定可行。

    我和刘悦,聊到下午五点半的时候,终于,我听到了沉沉的脚步声,应该是舒南华

    来了。

    我回过头,瞧见楼梯口上,走上来了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他就是舒南华,我

    和他,有过一面之缘,他的模样,我认得。

    舒南华见了我,没有吃惊,他笑了笑,走到了我的身边。

    同时,他的身后,还跟着心镜天王。

    心镜天王是个瞎子,但他的耳朵很灵。

    一个耳聪的瞎子,据说能够听懂从人的呼吸声音、频率,来辨别一个人。

    他当时就问舒南华,说:舒老板,这儿有生人啊?

    “有!”舒南华说道:这生人就是李兴祖。

    心镜天王听了我的名字,哈哈一笑,说道:你就是阴阳刺青师的儿子——李兴祖?

    “对!”我说。

    “很好。”心镜天王说道:我这辈子,有个爱好,喜欢和高手过招,我一直都期待和

    闽南战神陈雨昊一战,但他迟迟没有现身,没关系,我可以跟你先斗斗,都说你李

    兴祖是学百家艺长大,是个顶尖的高手,待会我就来试试,看你李兴祖的实力,到

    底多强。

    舒南华坐在我身边,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心镜天王挑衅我。

    我却扬手,跟心镜天王说道:咱们之间,得斗一场,都说你心镜天王是天王中的天

    王,但在我李兴祖眼里,不过如此!

    “那练练?”心镜天王试探我。

    我说:今儿个不练,今天我找舒老板,是有事要谈。

    舒南华喝了一杯茶,说道:你有事跟我谈?你怎么谈?你被我一直在算计——在你打

    算调查我、观心子、叶望的时候,我们就定下了计策,让你小子查一查,而且还让

    你查一个名堂出来,等你查得快要水落石出的时候,我们就收网!今天,你所有的

    兄弟,都被我们一网打尽了,就剩下你一个人,你是孤掌难鸣,还有什么能跟我谈的?

    我冷笑道:我是千算万算,没算到花颜身上被你们下了秘术,我的计划,全部被你

    们知道了,你们在暗,我在明,输此一局——是在所难免的,但是——我还有一线生机。

    “你能有什么生机?”舒南华冷笑了起来。

    我拿出了叶望给我的照片,递给了舒南华,说道:你看看这个。

    舒南华接过了小女孩的照片,才看了一眼,脸色立马沉了下来,说道:心镜天王,

    你先下楼,刘悦,你也下楼。

    刘悦有些意外,她不知道为什么舒南华今天要喊她“刘悦”——哎,这也是因为舒南华

    看到了亲女儿的照片,自然不需要刘悦这个替代品了。

    刘悦和心镜天王,都下楼了。

    舒南华拿着照片,跟我说:这张照片是哪儿来的?

    “这照片里一半脸被烧了,另外一半脸无比阳光灿烂的小姑娘,是你舒老板的女儿吧?”

    “是!”舒南华没有否认。

    我笑着说道:你女儿还活着。

    “在哪儿。”舒南华猛地站起身,把手中的茶碗,也给捏得粉碎。

    他问完了这句话后,又开始后悔了,他说道:不可能,我女儿死了——我女儿早就死

    了,死了很多年了——你李兴祖好大的胆子,用这么一张照片,来糊弄我。

    我问舒南华,说:舒老板,你女儿是几岁死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老子是不周山〕〔医世神凰〕〔总裁爹地超级宠〕〔逆袭少夫人:军少〕〔炮灰的沙雕日常[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英雄?我早就不当〕〔食霸天下:傲娇夫〕〔穿成男主出轨前妻〕〔锦绣田园:独宠农〕〔农门娇女:神秘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