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挨揍系统之魔〕〔基因武道(永恒武〕〔美女的贴身村医〕〔冷王盛宠:萌妃不〕〔我是反派公子哥〕〔重生仙帝都市纵横〕〔重生保安之在娱乐〕〔快穿地府:阎君靠〕〔抓鬼小农民〕〔重生之军嫂奋斗史〕〔惹火娇妻,宠你上〕〔娇妻还小,总裁要〕〔重生七十年代小中〕〔火影之水遁最强〕〔最强终极兵王〕〔位面之金榜题名〕〔庶女绝色,鬼帝大〕〔特种妖孽兵王〕〔妃常霸道〕〔校花的透视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228章 老鼠脸(墨小白冠名)
    我笑着说:得跟着这群人屁股后头,才知道他们玩什么花样呢。

    我觉得,这七个人,都不太正常,他们人本身就不正常,忽然来找我做刺青“梦里

    斩龙图”的目的也不正常,他们应该不只是为了镇邪安魂,驱除噩梦。

    我跟神丑说:丑老哥,我在茶山之上,见识过你的九面小鬼,能寻人踪迹——这七个

    人,你来负责追查他们?行吗?

    “行!”神丑说道:老子也不是不讲道理的麻瓜,我既然逼着你当崔三爷,自然要帮

    你办事了,不过——那六个烧尸工,和那个中人,应该是两伙人,我怕应付不过来。

    “应付不过来,还有我呢。”画心道人一旁说道。

    我问画心道人,说:画心道长也有擅长追人的本事?

    “嘿!”画心道人说道:川西十四盗,各个身怀绝技——我这儿有一门本事,极其擅长

    隐匿,在十四盗里,我是个打探消息的角色。

    说完,画心道人亮出了他的那副“凶画”——仕女梳妆图。

    接着,他把凶画,朝着前方扔了出去。

    在那凶画脱手的一刹那,画心道人忽然不见了。

    那凶画在空中飞行了三四米之后,忽然画心道人从画里钻了出来,凌空捏住了凶

    画,站在了我工作室的门口。

    他露了这么一手,我就明白了——原来,画心道人,能够藏身在他的凶画之中,所以

    才叫画中盗。

    画心道人一抱拳,说道:那个中人白头翁,我来负责打探——丑天王,你去盯住那六

    个烧尸工就好!

    “老画,你这一手还挺霸道,有资格跟我神丑一起办事。”神丑也说:那就这么说了

    ——我去跟住那六个烧尸工人,看看他们玩什么把戏呢。

    神丑说完,就出了我的刺青工作室,去跟那六个烧尸工去了。

    画心道人也出了工作室,去追寻白头翁去了。

    这七个人都有人盯住了,我也出了工作室,潜入了夜幕之中。

    我没有先回家,也是去调查那六个烧尸工去了,不过,我和神丑、画心道人的调查

    方式不一样,他们是跟梢,我则是旁敲侧击,我打算去找找殡仪馆的员工,问问那

    六个烧尸工的情况,尤其是跟着白头翁一起去茶馆找我的李思楠。

    我在给那六人做刺青的时候,我发现,其余五个烧尸工对李思楠的态度,十分恭

    敬,似乎把李思楠当成了大哥。

    我去了红玉茶馆。

    茶馆里,有一个阴人,叫老叫子。

    老叫子,有一把好嗓子,是个叫魂先生。

    要说老叫子,他人很有意思,他是个勤快人,以前的时候,茶馆里有活给他呢,他

    就帮人叫魂去,没事做的时候,就去殡仪馆里去给人“唱丧”,就是人家搞丧葬仪

    式,他就去唱哀乐。

    老叫子唱丧是把好手,他那嗓子一亮,嚎出来的声音又大气又悲壮,像一把给足了

    劲的“铁叫子”,久而久之,他得了个“老叫子”的外号,也成了殡仪馆的明星,出场

    费高了,唱丧一次能拿三四千。

    所以,现在老叫子基本上不当叫魂先生了,白天就去殡仪馆唱丧,晚上就来茶馆喝

    茶、摆龙门阵。

    茶馆对他来说,已经不是接活的地方了,而是一个休闲的地方。

    我到茶馆的时候,是晚上八点多,老叫子正在茶馆里和人聊得火热呢。

    我去找了老叫子,喊了一声:叫叔。

    “哟!小祖。”老叫子说:你最近在茶馆里,风头很爆啊,听说你才来茶馆里喝包茶

    没几天,做了不少阴事,不愧是名门之后。

    我抱拳说:叫叔过奖了,对了,叫叔,我想找你聊点事。

    我指着一张空桌子,问老叫子,说:那边有张空桌子,去那儿聊?

    “行啊。”老叫子提着自己的手工茶壶,坐在了空桌子上,说:小祖啊,你是不是找

    我叫魂啊?叫魂的事我可不去啊……我现在基本上就和阴事绝缘了,做阴事,损阴

    德,我有了来钱的本事,尽量少做阴事,给自己积点阴德。

    “不是叫魂。”我跟老叫子说:是找你打听个人,叫叔,西四那边的殡仪馆,您经常

    去吗?

    “去啊。”老叫子说道:这川西,哪家殡仪馆,我不去啊。

    我又问老叫子:那你认不认识西四殡仪馆里头的烧尸工李思楠?

    老叫子忽然眯起了眼睛,狐疑得看着我,说:你找李思楠干什么?

    “打听打听他的事。”我跟老叫子说。

    老叫子说:哦……我知道李思楠,但你打听他干啥,一个烧尸工,没啥背景。

    老叫子说起李思楠的时候,整个人的神色有些飘,我瞅他这模样,是知道了李思楠

    的事,但不跟我说呢。

    “这个李思楠,不太对劲啊。”我试探着跟老叫子说。

    老叫子咳嗽一声,没说话,他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半后,想了一会儿,忽然抬头问

    我:你要办他?

    “看情况。”我说。

    老叫子笑笑,扬起了右手,他缺了一根小指和一根无名指,他说:我这两根指头,

    就是李思楠做下的,险些砸了我的饭碗。

    “哦?”我问老叫子:你和李思楠,有恩怨呢?

    这叫打瞌睡遇到枕头啊,我正要查那李思楠呢,这才来找老叫子问人的,结果老叫

    子和那李思楠还有仇?

    “有!”老叫子说了起来,他说李思楠有一伙儿人,算李思楠一起,一共六个,这伙

    人都不正常。

    老叫子在三年前的一个冬天,跟着几个朋友,喝酒吃莽子牛肉,吃饱喝足后,就散

    伙了。

    不过,老叫子酒瘾大,没喝过瘾,又一个人接着找了个小店,喝了两瓶白酒,吃了

    小半斤牛肉,吃喝到了凌晨三点,才高兴的回家了。

    他家住在一条巷子里头,他刚到了巷子口,就遇到了一伙人。

    这伙人,全部是人的模样,可是全部弓着身子走,两只手放在胸口蜷缩着。

    本来老叫子和这伙人犯不上的,不过,这伙人身上臭味奇大,老叫子喝了酒,脾气

    有些暴躁,就冲着这伙人叫骂:几个龟儿子,半夜走个锤子哦,身上味道又大得

    狠,掉粪坑里头了嗦?

    他刚刚骂完,那伙人齐刷刷的看向了他。

    这时候,老叫子才看清楚这六个人的模样,差点没吓晕过去——这六个人,长的都不

    是人脸,而是一张张老鼠脸。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灵狐妖妃:邪性鬼〕〔骗婚总裁:独宠小〕〔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