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造物主说〕〔绝代凤华〕〔重生魔神在都市〕〔逍遥医少在都市〕〔乱世成圣〕〔归一〕〔赤曜星城〕〔奋斗吧,姜英秀!〕〔流芳诀〕〔都市之地狱之主〕〔男主们全是我前任〕〔驭兽狂妃:帝尊,〕〔亿万宠妻:入骨相〕〔最强兵王〕〔都市无敌小村医〕〔快穿攻略:女主要〕〔都市最强战帝〕〔第九洞天〕〔神秘帝少甜宠妻〕〔超品神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226章 梦里斩龙
    我摊开了双手,继续对鼠老太和万雄说道:我帮你们查清楚了荆棘的死,他的死和

    我无关,现在你们又来求助我,帮你们找到荆棘——我说句实在的,你们诬陷我的时

    候,和现在求我的时候,都是一个德行——一点退路都不给我。

    他们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跪着求我,这算不算道德绑架?算不算完全不给我拒绝的

    机会?

    “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跟万雄和鼠老太说:你们一线都不留,我跟你们见

    不了面!你们爱跪,那就跪着,荆棘的事,我不会插手的。

    我肯定会去救荆棘,但那也就是为了生死薄,绝对不会是为了原谅万雄和鼠老太。

    两人倒是不依不饶,我在茶馆一楼趴活儿呢,他们就跪在一楼。

    我在茶馆二楼趴活儿呢,他们就跪在二楼,真是让我堵心啊。

    这两人,现在就是一个麻烦,跟狗皮膏药似的,撕都撕不掉。

    那万雄还跟我说,如果我找到了荆棘,他就把他知道的关于昆仑玉教的另外一部分

    秘密说给我听。

    我可去他的吧——这部分秘密,他本来就应该说给我听,这是我上次帮鼠老太和荆棘

    重归于好之后的劳务费!

    他还挺精明,一个秘密想着做两波生意。

    不过……这两个人老是跪着,我这坐旁边,真是坐得不安心。

    最后,春叔出面了,跟我说着好话,他偷偷跟我说,说:其实上次的事,也情有可

    原,万雄和鼠老太,确实太过于关心荆棘了——他们当时那么决绝嘛,也是因为他们

    脑子不太好使。

    “要是他们跟你小祖脑子一样好使,也不至于会误会你嘛。”

    春叔一旁跟我不停的说着万雄和鼠老太的好话,画心道人也在一旁帮衬着万雄、鼠

    老太。

    我也不好拂了春叔和画心道人的面子,但我心里头的气还没消,我就偏过头,跟万

    雄和鼠老太说:你们俩别在这儿跪着,我李兴祖,不吃这一套,你们先回家,我等

    这几天,哪天气消了,再跟你们说荆棘的事。

    万雄和鼠老太没得到我确切的答复,还是没起来,最后还是画心道人和冯春生继续

    安慰他们俩人,才把他们给劝走了。

    “总算走了。”冯春生刚才也是着急。

    他茶馆打开门是做生意的,结果跪两个人在茶馆里,这多影响生意啊。

    我也叹了口气。

    接着,冯春生说:得了,小祖,你今儿个是给了春叔面子,没继续倔,春叔感谢

    你,刚好,我哪儿还有一泡好茶,三千多一泡,我拿下来,咱们四个人,坐着品品。

    说完,冯春生先上了楼,过了一会儿下了楼,把他珍藏的茶叶拿出来,交给伙计去

    点茶,然后,他坐在了我茶桌边上。

    我、冯春生、神丑和画心道人四个人一起喝茶。

    画心道人说:小祖啊,其实万雄和鼠老太,真没什么坏心思,上次他们是真的着急……

    “别说了。”我说道:上次,我没跟他们反目成仇,是他们着急跟我反目成仇的,把

    我逼得和他们没办法相处……哎,我现在怎么跟他们继续相处,这真成了一个麻烦。

    “可不是麻烦么。”神丑说:上次他们诬陷你的时候,稍微留一点余地,也不是这个

    处境啊。

    我喝了口茶,说:可不是么,别说那么多了,喝茶喝茶。

    要说这边鼠老太和万雄才走,新的麻烦又来了。

    在我们四个人喝茶聊天,好不容易把万雄、鼠老太引起的心情不爽一扫而空的时

    候,茶馆里来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人,四十来岁,剪了一个偏分头,额头前的头发,故意染白了,他穿着唐

    装马褂、棉缎裤、千层底布鞋,不过,他两个肩膀溜得有些厉害,这身复古的装扮

    没出来精神不说,甚至让他的形象更加猥琐。

    这人其实我和春叔都认识,他叫白头翁,是个阴行中人。

    “中人”其实就是中介人——厉害的中介人,就像我春叔,开了一个茶馆,自己养上不

    少阴人,靠着茶馆揽活儿,给阴人介绍生意,赚中人费,春叔这样的,在行当里叫

    “茶老板”。

    但还有一种“中人”,就是白头翁这种,自己没资源开起茶馆来,但自己认识几个阴

    人朋友,所以都是自己出去寻找客户,再自己去找一些相熟的阴人朋友来帮忙做阴事。

    这类人,不怎么入流——做的阴事,以骗居多,行当里,不太瞧得上,给他们取了一

    个绰号,叫“流萤”,这外号有点侮辱人的意思。

    不过,白头翁在“流萤”里,就有些独特了,他之所以没开茶馆,不是自己没资源,

    相反,他是有钱也有人,他是现任川西阴行二掌柜的弟弟!

    川西阴行二掌柜在整个川西阴行,地位很高,白头翁为了避嫌,才没开茶馆的。

    不过,他平常里,经常利用他哥哥的关系和人脉,所以生意做得相当有牌面,不过

    这个人听说为人还是比较和气的,很会来事,人缘不错,许多老板愿意带着他赚钱。

    和白头翁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人,这人给人的感觉挺年轻,甭管是看侧面还是看背

    影,最多三十出头,但是看他脸上呢,却满脸的褶子,哪怕是六十来岁的人,也没

    这么厉害的褶子啊!

    这两人进了茶馆,白头翁很客气,他抱起了拳头,说道:请问谁是李兴祖!

    这白头翁来找我的?

    我正要起身呢,冯春生按住了我的肩膀,先站起来,跟那人打了一声招呼:哟!白

    头翁兄弟!今儿个,怎么有空来我这茶馆里坐坐啊?

    那白头翁看了春叔一眼后,哈哈一乐,说:冯老板啊,小弟是来找你们茶馆的阴人

    办事的。

    “不成吧。”冯春生盯着白头翁说道:我茶馆的阴人,是替我们茶馆服务的,白头翁

    兄弟来找我茶馆的阴人办事,只怕不合规矩啊?

    “哎呀,冯老板,咱们什么交情!”白头翁哈哈一笑,说道:今儿这笔生意能不能

    成,得看你茶馆的李兴祖兄弟,愿不愿意帮我了。

    春叔不好拒绝白头翁,他指了指我,说道:那你跟他聊聊。

    “好!好!”白头翁走到了我身边,跟我说:哟!原来你就是李兴祖兄弟啊,长得真

    俊啊,年轻有才,我老白佩服的就是你这种。

    要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白头翁还真是一个不错的生意人。

    我问白头翁,说:白老哥找我李兴祖做什么事?

    白头翁一把抓过了身边那满脸褶子的人,跟我说:他叫李思楠,通过我,来找您小

    祖兄弟,做一副阴阳绣。

    我眉头皱了皱,问白头翁:做什么阴阳绣?

    “做一副梦里斩龙图。”白头翁说。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冷酷总裁霸爱妻〕〔乱伦大杂烩〕〔怀了反派的娃[穿书
  sitemap